采访:张强、邹逸    视频:齐跃海    编辑:潘昊、许庆国、李政    59人参与

八一不是俱乐部,不给找外援,和外面待遇差距很大,又是打甲B,对于个人发展不是很好,很难进入国家队的视野。

——隋东亮 现国安青年队教练员

采访手记
  • 1989
  • 1993
  • 1997
  • 1998
  • 2004
  • 2008
  • 2009
  • 2010
  • 2012
采访手记

1989年,12岁的隋东亮离开家乡大连,来到北京八一体工大队红山口训练基地,加盟八一队。

采访手记

1993年,隋东亮被当时的健力宝青年队主教练相中,开始自己的巴西留学生涯。

采访手记

隋东亮与李金羽、李铁、李玮峰、郝伟被国家队紧急召回参加世预赛亚洲区十强赛,并在对马来西亚的比赛中打进国家队处子球。

采访手记

1998年,健力宝解散后回归母队八一队,尽管表现抢眼,但未能帮助球队摆脱降级甲B的厄运。

采访手记

由于八一队在2003年底解散,隋东亮加盟北京国安,很快稳居主力位置。

采访手记

2008年,隋东亮得到国家队主教练朱广沪征召入选国家队大名单,但最终遗憾落选。

采访手记

2009年,随国安队夺得2009赛季中超冠军。

采访手记

2010年初,隋东亮退役,进入国安俱乐部成为梯队教练。

采访手记

2012年,隋东亮率领北京国安青年队开始征战中乙联赛。(图左为隋东亮)

一战蹿红跻身"四小天鹅":子承父业干足球 健力宝是人生财富

回忆片段

● 从1993至1998的五年时间,健力宝集团在健力宝队身上总共投资900万人民币,除了广告效应外,健力宝集团在账面上亏损的一塌糊涂。

● 健力宝留学巴西期间,隋东亮和李金羽、王文华同住一间,三人退役后都开始从事教练工作。

隋东亮在巴西接受外教指导 与张效瑞、李金羽备战世预赛

国安梯队的孩子们都知道隋东亮喜欢喝健力宝,一边喝还会念叨着,“健力宝一开,好事自然来。”记者打趣说他是否已经为健力宝代言,隋东亮哈哈大笑,“没有,没有,就是自己爱喝这个。”

一梦二十年。从1993年对世事懵懂的青春少年,到如今差不多走进人生的中年,当年远赴巴西深造的那批球员都有着深厚的“健力宝情结”。一直到今天,很多人被外面路人认出来,开头的第一句话通常是,“你是健力宝出来的吧。”

隋东亮爱喝健力宝,也珍惜那段经历,他说:“没有当年去巴西留学,我踢不到今天这样的层次,在对足球的理念理解、感观乃至世界观等等方面,都不会有现在这样深。不止是我,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那都是一笔财富,不是金钱的,而是人生的财富,足球事业的财富。”

这样一笔“财富”的获得,隋东亮感谢父亲从小悉心的培养。隋东亮出生于足球城大连,他父亲从小就爱踢足球,水平不低,和迟尚斌等日后国内足坛名宿曾在同一批大连少体校踢球,私下关系也颇为熟稔。只不过,隋东亮的奶奶因为其时家境困难,不让家中最小的他父亲踢球,才做了其他工作,父亲后来就把延续足球梦想的愿望寄托在儿子身上,打小就带着隋东亮练球。他们家当时住在大连体育场附近,“来往无白丁”,朝夕碰见的都是迟尚斌、王振杰等足坛名将,耳濡目染,受益匪浅。

5岁就开始踢球的隋东亮成长很快,大连实验小学希望体校、区体校、市体校、入选八一,一步一个脚印,扎实而快捷,一直到1992年,健力宝选拔赴巴西球员进行全国海选,在八一接受全国最为完善和健全训练的隋东亮顺利入围,波澜不惊。忆及当初“四小天鹅”的美誉,隋东亮淡然回答自己最初在队伍并不是很快就拔尖,“当时,大家都其实是差不多,都是全国选拔过来的尖子,能力都很强,只是特点不一样。或许,可能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还有外籍教练的引导培训,我们逐渐取得了明显的成果。”

1997年,隋东亮和李金羽、李铁、张效瑞、李玮锋、郝伟等5名球员被征召进国家队集训,前四人最终留下,“四小天鹅”初出江湖,在当时的国家队,高峰等老将称呼他们为“健力宝小将”。踢左前卫的隋东亮冒得很快,第一场国家队比赛对阵美国国家队,他首发。国家队征战登喜路杯,他在对马来西亚的比赛中打进一球。随后的世界杯外围赛小组阶段,隋东亮都作为主力先发登场。[详细]

生涯"毁"于八一:"八一不是俱乐部,不给找外援,和外面待遇差距很大……"

回忆片段

● 八一队历史后期曾多次试图脱离军队行政体制向职业化俱乐部过渡,但是始终未能成功。2003赛季排名倒数第二,同时软硬件条件也不符合首届中超联赛参赛资格的八一队宣布解散,球员全部转让。

● 2004年5月,在北京现代与四川冠城的比赛中,隋东亮在上半场严重犯规,造成冠城队刘玉建右腿小腿腓骨、胫骨粉碎性骨折,后者赛季报销。

99国奥时期与李金羽庆祝进球 隋东亮到医院向刘玉建致歉

圈内人提起隋东亮的球风,“意识好”、“踢球合理”是两个被用得最频繁的评价。早在他1997年征召回国踢国家队的比赛时,他就是当时健力宝四名小将中表现最为出彩、印象最为深刻的球员,他在场上表现沉稳,临危不乱,进攻组织得条理清晰,深得当时国家队主帅、也是大连老乡的戚务生重用。戚务生当时对这批健力宝小将印象尤深,“他们踢得和别人不一样。”

职业生涯如此高开的隋东亮却在健力宝1998年解散回到八一之后,逐渐走低。

他和黄勇等表现突出的健力宝球员被八一重用,打首发,表现也很抢眼,他的远射和助攻尤为突出,但“形势比人强”,八一当年名列甲A倒数第二掉级,隋东亮心理波动很大。

“当时回八一是应该的,这是母队,而且我们是军人身份,回去磨练两年对于我们的足球生涯肯定有好处。但当时,八一不是俱乐部,不给找外援,和外面待遇差距很大,又是打甲B,对于个人发展不是很好,一般不是甲B很强的球队,你很难进入国家队的视野。而我在2000年左右,其实是状态最好的时候……”

想走,走不了,有很多球队找过他、黄勇等拔尖的球员,他们也心思涌动,离意深切,他2004年加入国安,早在2002年,国安俱乐部就诚意邀请他加盟。但军令如山,即便闹转会,但当时八一体工大队大队长李富胜就说了一句话,“你是军人,要抛弃一切想法,服从命令。”,就打消了他的念头。他后来得以加盟一直对他有意的国安,是因为八一足球队在2003年大裁军的背景下被撤。

真要离开部队,脱下军装,和往事回首作别的时刻,当时已经是副营级的隋东亮还是不舍,26岁的他哭了。“很难过,毕竟在八一呆了十几年,穿了那么多年的军装,感情很深。一直到今天,到过节的时候,我还会去看看当年的老队长,电视上有八一篮球和排球的比赛,我还会看。到今天,我家里还保留着我的军装,拍过的照片都在。小时候入伍,没觉得什么,但是大了,就不一样。”时至今日,隋东亮还和王治郅等隶属于八一系统的运动员都有联系。

高开低走的隋东亮在效力国安的六年期间,迎来了“U”型上升的快速反转,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我职业生涯巅峰时期”,基本踢出了他的最高水准。

不少圈内人士认为,隋东亮足球天赋突出,但在职业足坛却没有踢到应有的高度,在八一的五年耽误了他,同时,其间的心气变低、自律不严等,也是原因。八一降级后,很多朋友再次见到隋东亮,都吃惊地发现他发福了,居然有了将军肚。当年国家队让人惊艳的“四小天鹅”那段经历之后,隋东亮从此和国家队绝缘。但他在国安其实踢得不错,很快成为球队主力后腰,是国安这段辉煌时期的功臣之一。

“国安打法是小快灵,和我的特点很吻合,队里也有陶伟、李云东以前的老队友。我在巴西留过学,和外援的语言交流没问题,配合很默契。这六年,我拿过了冠军、亚军和第三名,非常满足,我踢得也舒心快乐。”隋东亮说,他将2009年国安夺冠形容为足球人生不可忘怀的两个时刻之一,另一个是1997年国家队世界杯没有出线,“那应该是中国足球历史上最强的国家队,但却压力巨大,大赛经验不足,同时我们其他的科研、技战术等配套也不足,导致最终的失利。”

2007年,联赛表现出色的隋东亮引起了时任国家队主帅朱广沪的主意,2008年他也进入国家队大名单,但最终还是没有重返国足。“应该说是种种原因吧……现在我也能够理解,为国家队效力当然是好事,但没有入选,就好好比赛和训练,尽力而为,我没啥遗憾。”隋东亮如是说。[详细]

从"天鹅"变身"足球奶爸":用8年做多走多看的足球行者

回忆片段

● 2009赛季国安队拿到了中超冠军,赛季结束后,国安俱乐部高层找隋东亮谈话,希望他率领国安预备队去参加新加坡联赛。

● 国安梯队队规规定备战时队员不许玩手机。面对贪玩的小队员,隋东亮并没有图省事儿把手机全收上来,而是经常在半夜搞突袭,谁的电话被拨通第二天就要被罚款。收上来的罚款再让人买洗衣粉之类变相返还给大家。

隋东亮、陶伟退役同在国安执教 带领国安青年队征战中乙

“带一支一线球队一直是我的目标,我想带出成绩来。无论是中甲还是中超,我想带,但我知道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我喜欢足球,喜欢这样的挑战。”提起未来执教的愿景,快言快语的隋东亮没有任何地掩饰,他希望登上更大的舞台。

但他也不着急,2010年退役下来带国安梯队的时候,他说给,有时候头脑发热,就会不计后果,2007年联赛京陕之战,时任国安主帅李章洙下半场为了扭转落后困境,将隋东亮换下,结果后者脱下球衣,愤然摔到板凳席后返回休息室。后来,隋东亮被停训。但当教练就需要耐心,尤其是管理一支二、三十个孩子的球队,事无巨细,都要操心。检查孩子们的房间,不让他们玩手机太晚,去客场打比赛提醒带上身份证,谁感冒了还要特别关照,等等,吃喝拉撒,不自己八年的时间,好好学习和充电,现在只是“中盘”。2009年,国安夺冠,俱乐部高层希望隋东亮能够带预备队,培养后继人才,其时,黄博文、杨昊等国脚和隋东亮的位置重叠,后者的上场机会并不多。恭敬不如从命,隋东亮虽然觉得自己还没踢够,但也欣然接受,“足球不可能踢一辈子,新老交替才是良性循环,不可能占住一个位置不放,该让给年轻人了。”

成为梯队教练三年来,是又一段足球人生的开始。踢球的时候,隋东亮脾气急一而足。

最初,隋东亮带1993、1994年龄段的国安梯队很不适应,瞧不上青年队的水平,但后来意识到不能拿一线队的水平去要求青年队,逐渐转变了心态,尽心尽责,天地为之开阔,梯队成绩也很好,在他治下一直是全国前四,涌现出了一些好苗子。他很欣慰,“我就想把自己的东西传授给他们,看到他们三年来不断成长,比赛后的喜悦,我感觉自己心血没有白费,看到一两个好苗子上调到一线队,我很骄傲。”

足球这条道,隋东亮注定“走到黑”,他想做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行者。“明年夏天,我想观摩一下欧洲联赛,看看人家国家队是怎么训练的。多走走,我看看,现在足球发展很快,不学习就要落后。我还想学几门外语,能够方便交流。”[详细]

采访手记

隋东亮的职业生涯中,八一队成了绕不开的关键词。“成也八一,败也八一”,昔日营造坚实的平台让隋东亮起飞,最后,特殊的军队体制也让他折翼。但褪去往昔健力宝光环的隋东亮仍走在足球的路上,从未想过转弯。足球给了他一片天地,他也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