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张强、邹逸    视频:齐跃海    编辑:潘昊、许庆国、李政    59人参与

如果他们在那里(踢假球),事先告诉我一声,我可以不上场,他们可以自己玩,我不搀和……

——黄勇 现长春大众卓越女足助理教练

采访手记
  • 1993
  • 1998
  • 2003
  • 2008
  • 2009
  • 2010
  • 2012
  • 2013
采访手记

黄勇出生于吉林长春,1989年11岁的黄勇进入沈阳部队队踢球。1993年,黄勇入选了健力宝青年队,并远赴巴西受训。随后便开始了5年的海外训练生涯。

采访手记

1998年回国后,因为部队的关系黄勇最终进入了八一队踢球,并在当年就入选了中国国家集训队。

采访手记

2003年,八一俱乐部正式解散。在球队表现优异的黄勇早已收到了上海国际队抛来的橄榄枝,并最终加盟。

采访手记

之后黄勇跟随上海国际迁移至西安。2008年初,西安浐灞正式将黄勇挂牌。黄勇以270万的转会费成为球队标王。但当时并没有球队感兴趣,心灰意冷的黄勇最终挂靴选择了下海经商。

采访手记

2009年赛季开始前,已告别足坛一年多的黄勇又出现在原健力宝队友张效瑞执教的乙级队天津松江的集训队中,出任球员兼助理教练,并在中乙联赛打进三球。

采访手记

2010年,因不符合比利时籍主帅德维尔德的战术要求,黄勇离开了天津松江。下半年,黄勇加入新组建的天津润宇隆教练组。随后球队更名为沈阳沈北。

采访手记

在沈阳沈北,作为助理教练的黄勇曾一度搭档过阿里-汉。2012年,他临危受命成为沈阳沈北的代理主教练。

采访手记

2013年,黄勇接受了恩师刘友的邀请,出任长春大众卓越女足的助理教练,负责球队的进攻训练。

对足球的绝望时期:“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踢球”

回忆片段

● “假球”是2008年的中超最刺眼的关键词。黄勇的母队陕西队也发生了“赵作峻内鬼案”,中国足坛走在反赌前夕最黑暗的时刻。

● “我并不是踢不动了,可能当时自己也是有点赌气。不过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什么可后悔的。”选择挂靴后的黄勇说。

在巴西的训练生活艰辛但是快乐 挂靴后黄勇自己开了一家饭馆

“一分钟都不行,我绝对不踢了!”多年前,某场中超联赛上半场只剩下3分钟,一个瘦小精干的球员气愤地走到场边,拒绝再上场。教练一旁劝说:“就只剩下两三分钟,坚持打完,下半场你可以不上。”但又被他一口回绝,教练无奈,只得挥手,叫上了场边的替补……

“我当时下来不是因为体能问题,我可以踢完全场都没问题。我是心寒了,都在那里瞎踢(假球),就我一个人在那里拼命。我一个球下底过去,插到禁区里接应的就一个人,这不是太假了吗?如果他们在那里(踢假球),事先告诉我一声啊,也不告诉我。如果告诉我一声,我可以不上场,他们可以自己玩,我不搀和……”时至今日,提起昔日那场比赛,黄勇还是胸中块垒难消,如鲠在喉。

这位昔日健力宝的“金左脚”,却曾经是一名赛场上的“逃兵”。在对那些年充斥的假球厌恶透顶之后,黄勇选择了彻底远离足球。他尝试过开工程公司,也经营过餐馆。但是转了一圈,他还是回到了原点——重拾教鞭,即便他现在只是长春女足的助理教练。

2008年,离开西安浐灞的黄勇心灰意冷,回到沈阳的家中,决意挂靴,过安稳日子。“觉得没意思,当时的足球环境太差了,都不是在真心踢球,就决定退了。”

不仅不踢球,连家里人看电视也永远不能调到CCTV5的频道,谁看就和谁急。“谁都不能看,也不准提足球,彻底远离它。朋友给我打电话,说黄啊来踢场球,我说: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踢球。”黄勇言及当时对足球是彻肺及腑地失望和厌恶,不愿有丝毫触碰。西安浐灞主教练成耀东专程来沈阳劝说黄勇复出,后者坚决摇头。黄勇很坚定:“成指导对我一直很好,我挺感谢他的,但是我当时就不想踢了,给多少钱都不踢。”

快乐,不快乐,是黄勇踢和不踢的一个准则,甚至是铁律。这个长春走出来的瘦小孩子,1993年第一批入选健力宝,三批都入选,提起那段五年巴西留学时光,黄勇说得最多的是“快乐”和“学习”。他本来在健力宝选拔阶段分在最没有希望的C组,因为一场比赛的大放异彩被推荐到A组,就此入选。在巴西条件不好,伙食差,他经常和助理教练一起去钓鱼,然后做汤给大伙解馋。每天晚上他还会到一个院子的工人家,捧着一本书向人家讨教如何说葡语。并最终成了队友们的翻译。[详细]

只想为快乐而踢:“在八一六年不如地方队半年挣得多”

回忆片段

● 从巴西回国黄勇曾满腔抱负,但现实是他们就像矿泉水倒进了大染缸,技战术与踢法与当时的中国足坛格格不入。

● 2003年,有着52年历史的八一俱乐部解散轰动一时,黄勇随之转会至上海,而那一年也是甲A联赛的最后一季。

八一解散黄勇告别14年军旅生活 黄勇加盟上海国际并在此安家

1998年,健力宝解散,球员们回归地方,黄勇来到八一,成为绝对主力,一踢就是六年。也有过闹心的时候,回国后的黄勇觉得八一钱少,心理不平衡,“踢六年不如一些地方队半年挣得多”,想过转会,但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开心,“无忧无虑,在部队虽然钱少,但是稳定,福利好,社会地位高,也挺好的。后来想一直留下来的时候,结果球队解散了。”

2003年,八一足球队解散,球员们各走各路,最为抢手的黄勇转会上海国际,开始的心迹也是快乐。大俱乐部,正规,待遇丰厚,走训,等等,都是职业球员的路子,黄勇很适应,也觉得满足。但后来,足球的“大环境逐渐变差”,球队迁往西安,黄勇的心气越来越低,和快乐绝缘,直至最终决定出走,告别这块是非之地。

他不愿意同流合污,踢不是足球的足球,但到了2012年6月,昔日上海队友申思、祁宏等在沈阳受审以及被判刑的时候,黄勇还是心有戚戚。“毕竟都在一起踢过球,我这个人平常和谁关系都不错,本来想去看看他们。但那时候是风尖浪口,周围的人都说别去看了。”[详细]

倔强的代价:“这点钱就可以进国家队,也太不值钱了”

回忆片段

● 阿里汉时期的国足污浊不堪,抛开国脚交钱入队不算,各种邀请赛、友谊赛都涉嫌幕后交易。这些都在几年后的足坛反赌中被曝出,幕后黑手即是南勇。

● 因为与米卢的矛盾,黄勇最终遗憾的错过了世界杯。每当谈及此事黄勇都十分后悔,他称之为“青春的代价”。

霍顿与米卢都曾十分欣赏黄勇 05年恩师朱广沪招黄勇回国足

熟悉黄勇的人都知道他不善言辞,但很有主见,有时还很倔。黄勇在霍顿、米卢和朱广沪分别执教中国男足时期多次入选国家队,惟独在阿里-汉时期(2002-04)没有入选。阿里-汉去年担任沈阳沈北主教练,黄勇是助理教练,看到黄勇依然出众的技术和意识,老汉诧异,“黄,你其实还可以踢啊”黄勇苦笑,反问说:“那你当国家队主教练时候,怎么不选我啊?”老汉也苦笑:“当时我拿到的国家队大名单就没有你的名字,我怎么选你?”黄勇点头,终于明白自己还是败给了潜规则。

“我知道以我的能力入选肯定没问题,但当时入选都得送钱啊,有人和我说过,也提过具体的价格。”黄勇说,嘴角一撇,似笑非笑,“我当时就说了,就这点钱就可以入选国家队了啊,这也太不值钱了。如果价格再高点,我或许就送了,就想进去了。哈哈。”

黄勇的傲让他躲过了那场人尽皆知的灾难,但倔强不是没让他吃过亏。米卢执教国家队,对黄勇很是喜爱,但在一次训练中,黄勇惹火了米卢,后者就此将他打入冷宫,再无征召。缘起一件小事,分组比赛时,米卢一般都是以他率领的那组获胜即宣布训练结束,但那天平常总让黄勇发角球的米卢没让他发,让黄勇不爽,分组的时候就不好好踢。待到米卢将黄勇分到另一组成为对手后,后者踢得分外精神,让米卢那一组始终无法获胜,老头怒了。回国飞机上,翻译告诉黄勇,已经和米卢说好,只要黄勇道歉就没事,但黄勇不愿意走过去认错。

如今,再提起这段往事,黄勇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想肯定是我不对,当时年轻,不懂事。我当时还是不成熟。”[详细]

离不开的足球:“带女足钱少但很快乐”

回忆片段

● 2012年沈北保级形势岌岌可危又传出换帅消息,李争辞职,黄勇与昔日健力宝队友李金羽将共同执掌沈北帅印。

● 来长春女足之前,很多朋友说,“黄儿你肯定不行,你脾气那么急!”但执教女足4个多月,黄勇没骂哭过一个队员。

两位健力宝同窗共同执教沈北 黄勇说回长春是为家乡做点贡献

2008年,暂别足坛的黄勇开过餐馆,打理过工程公司,但他慢慢发现自己的心思并不在上面。他不喜欢左右逢源地应酬。这样的生活,黄勇觉得累。

更关键的是,他依然牵挂着足球,能让他心思活泛得还是足球。2009年,来自昔日健力宝队友张效瑞的邀约让黄勇动了心,效力天津松江,身兼助教、队员、队长三职,而后逐渐挂靴,做起教练。沈阳沈北接盘后,黄勇去年还担任过临时主帅,但觉得很累,人际关系太复杂,“每天早上起来后,想得不是如何训练,而是如何站队。”今年2月,长春大众女足主教练、也是黄勇早年市体校启蒙教练的刘友,打电话给自己的弟子,让他过来帮帮忙,带带女足姑娘,黄勇欣然应允。做女足的助理教练,待遇很低,税前7000、税后6000,比带男足“差了太多”,但黄勇还是干得很起劲。

这也让恩师感到很欣慰。“我是从小带他的,他小时候技术就很有特点,后来入选健力宝还有国家队,经历过很多世面。他也很喜欢学习,参加各级教练员训练班,热衷于提高,擅长用计算机分析技战术。大家对他的教练能力还是很认可的。”“我作为球员,入选过国家队,现在作为教练员,我也想冲击一把国字号。给自己十年时间吧。”黄勇说,昔日健力宝的那批队友中,郝伟目前是中国女足主教练,李铁是助理教练,李金羽是沈阳沈北主教练,他们和黄勇的关系都很好,交流甚多,这对于黄勇来说,是压力也是动力。

黄勇现在很淡然,很享受。九月末,秋高气爽,长春大众女足的小场地,准备离开的黄勇看到守门员在扑救,一时兴起,在离场地很远的地方右脚拔射,女足守门员判断准确,左侧扑到皮球,但力量太大,球还是在姑娘“妈呀”的惊叹中脱手入网。黄勇笑着说:“她们不让我用左脚……”[详细]

采访手记

“金左脚”黄勇,曾被称为中国足坛最有天赋的球员,却在30岁当打之年选择急流勇退,更多的是因为对当时大环境的无奈。而现在早就以教练身份回归绿茵场的黄勇收入不多却很满足,正如他说的:踢球,更多的是一种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