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张强、邹逸    视频:齐跃海、杨亮     编辑:潘昊、许庆国、李政    59人参与

以前踢球是一份职业,后来是换职业而已,只要一直诚实做人、诚信做事就可以。我都觉得挺好的,没有什么不适应。

——陈文奎 前广东宏远球员

采访手记
  • 1989
  • 1993
  • 1998
  • 2002
  • 2003
  • 2005
采访手记

陈文奎,广东梅县人。1993年入选健力宝留学巴西。

采访手记

1995年,健力宝回国调整。在队里踢不上比赛的陈文奎与杨晓平、韩涛、王磊和余顺平四人离队。

采访手记

1996年,陈文奎随广东队夺得了全国青年锦标赛冠军。

采访手记

1997年随广东参加了八运会并夺得亚军,因此升入广东宏远一线队并很快成为主力。

采访手记

2001年,广东宏远被青岛海利丰收购,陈文奎随队北上。

采访手记

2002年,陈文奎由于跟腱伤病反复,加之待遇问题与俱乐部闹翻,愤然退役。

来自球王李惠堂的故乡,在健力宝成“粤语老师”

回忆片段

● 1995年7月,健力宝队回国,在国内参加了26场比赛,次年3月,球队经过调整后再次前往巴西,杨晓平、韩涛、王磊、陈文奎和余顺平离队。

李惠堂便是出自足球之乡梅州 健力宝时李健曾向陈文奎学粤语

阿奎是健力宝前后一共29名留学巴西球员中唯一一名真正广东籍的“老广”,2002年因伤早早退役,十余年光阴一晃而去,正过着悠然的平民生活。

性格开朗的阿奎为了这次采访,专门穿着印有健力宝明星队Logo的运动服,“这是上次去成都打比赛发的,”尽管温度二十几度的广州很热。说话一口明显的粤式普通话,慢条斯理,不是特别好懂,但比起二十年前在巴西,已经好了许多。

他来自广东梅州(旧时梅县),在这个氛围浓厚的“足球之乡”长大,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因为脚下技术好被梅县体校相中,就此走上足球之路。1993年,健力宝留学巴西选拔,他和来自广东省体校的杨晓平过五关斩六将,成功入选,杨晓平虽然代表广东,但其实是武汉人,阿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广”,健力宝的教练和队友都叫他“老广”或者阿奎。

坊间笑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普通话”,这在当年的健力宝队内成为现实,阿奎说话,教练和队友经常听不懂,说好几次才听懂是家常便饭。不过,这位“老广”成为球队的宝,大家都喜欢学说他的粤语,同住一屋的守门员李健、高中锋王磊甚至成为粤语发烧友。直至今天,李健和王磊还经常在微信上用粤语和阿奎插科打诨,不会说得继续请教。

阿奎家乡梅县的“足球之乡”名号是叶剑英元帅亲提,这里走出远至清末球王李惠堂、近则如古广明、谢育新、池明华等足坛名将,踢球是很多人的乐事。阿奎从小在乡下踢球,经常是七八队人马排队等一个足球场,和大自己十岁的成人踢球司空见惯。但来到巴西这个足球王国,还是让他震撼。“确实是名不虚传。几乎每个人都能踢两脚,小孩子没有经过正规训练,也是脚法娴熟,球性很好。”

不过,身材瘦小、在健力宝提过前卫和后卫的阿奎,最终没有留在巴西,健力宝1995年回国休整,他、余顺平、杨晓平、韩涛和王磊五名球员离队,同时增补李玮锋、姚立等另外7名球员入队。失落,但也释然。“我有这个准备,朱导找我谈话,我说可以。当时,在球队踢不上比赛,只是训练,时间一长,就找不到比赛的节奏,无法提高。与其这样,还不如回地方踢球,这样可以在实战中提高,也可以不断琢磨。”阿奎说。[详细]

无奈退役:“就是不想加钱,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下放后饭都不管了”

回忆片段

● 1997年,广东宏远降入甲B,并在随后的四年四度迁移主场。韶关、柳州、南宁、贵州都曾作为宏远主场。

● 2001年,青岛海利丰足球俱乐部出资1800万元收购广东宏远足球俱乐部甲B资格暨俱乐部一、二线球员。

1997年广东宏远官方合影 青岛海利丰也属于消失的球队

前健力宝球员采访中或多或少言及“健力宝光环”,成为各方关注焦点,也或被光环所累,回国后被故意打压排挤。但阿奎说,他从未感受过健力宝光环,“可以说一点都没有。我选上了健力宝,当时是个大事,可是没有任何广东的媒体采访我,去巴西之前也没有。”

被健力宝调整下来,回到广东宏远,也是如此。“我没有觉得自己是健力宝的,感受到什么光环,也没什么人注意我,教练没有觉得我是从巴西回来的,就保证我位置。我当时就是努力训练,拼命证明自己,打上比赛。”1996年,阿奎所在的广东青年队获得全国青年锦标赛冠军,次年又在广东全运队拿到八运会亚军,因为表现出色,他升入一队,当年就打上甲A,很快成为主力,“在当年那支健力宝队中,很少有人像我这么早打上甲A的。”

回忆往事,阿奎很自豪,他觉得就是因为被调整下来,而且在广东感受不到任何健力宝光环,他自己心态摆得很正,努力打拼,才从刚入队的小字辈快速成长为球队的核心。“我训练中很卖命,态度非常好,教练都看在眼里。我也经常琢磨技战术和比赛得失,所以很快踢了出来。”

也有遗憾和惋惜。他当时在宏远成为核心后,踢得很顺,但他效力的第一个赛季,宏远就降级,从此再也没有踢过甲A。后来更甚,球队因为经营状况不佳被整体卖给青岛海利丰,被迫北上踢球。球场上,他的发挥上佳,甚至超过在广东的表现,但日积月累的跟腱老伤变得日益严重,先是肌腱炎,打封闭咬牙硬挺,半年后发觉再也无法支撑。“当时很害怕,打封闭也不管用了,如果再踢下去,我的脚就废了,而我下半辈子还要生活。所以,不敢再踢下去了。”阿奎透露伤病危及他的职业生涯,2002年,他选择退役。

其中也有“心伤”的因素。阿奎和几名队友认为他们踢得很好,但因为当时升降级取消,老板给的待遇太低,他们同俱乐部谈判要求加薪,结果被一口回绝,稍后又被俱乐部以比赛态度消极为由降到预备队。阿奎解释说,“说白了,就是不想加钱,而我们拼死拼活地在踢。后来,就是心寒了,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下放后饭都不管了,我们就一气之下离开了。”如果不是年轻太冲动,阿奎认为彻底养好伤以他的能力,还能踢很多年,他相信无论在中甲还是中超都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回望自己的职业生涯,阿奎有遗憾,毕竟太短暂,退役里还夹杂着非正常的因素,觉得当年应该更为理性理智一点。但归根结底,也对得起自己,“从小没白踢,选择足球没有白费。”[详细]

远离足球习惯平民生活:“只要一直诚实做人、诚信做事就可以。”

回忆片段

● 在2009年开始的中国足坛反赌风暴中,青岛海利丰被揭发涉嫌打假球。2010年2月23日,中国足协宣布正式撤销青岛海利丰的注册资格。

广东的杨晓平也远离了足球 现在陈文奎与伙伴们几无联系

退役初期,还有足球圈的人劝他复出再踢,阿奎也动过回去的念头,但都以养伤暂时回不去作为推辞。时间长,说得人少了,和家里人一起做生意,人间烟火见多了,“再去庙里念经”的动力和惯性逐渐消失,安心过起正常人的生活。

和足球圈的人联系渐渐稀疏,和昔日健力宝队友联系也不多,以前的主教练朱广沪成为国内足坛名帅,李铁、李玮锋、李金羽等队友声名日隆,阿奎更无叨扰,“人家都是国字号的,不愿意打扰。李铁也是他来广州后,才有了联系。”来往最多的就是同在广东、在深圳海关工作的杨晓平,“都在广东嘛,联系比较多。”

踢球的时间也很少。有消息说陈文奎退役后回到老家梅州,在不同级别的业余联赛摸爬滚打,但其实不然,他从没踢过任何业余联赛,退役后就一直在广州做生意,家也安在这里。一直到这两年,阿奎去一家国企下面的物流公司工作,领导喜欢足球,他才踢球多起来,但也就是出出汗,玩玩票,陪老板过把瘾。更多的时间是在工作,照顾家庭,他有两个女儿,大的已经11岁,但都对足球没有兴趣,他也无意培养,理由是踢球太苦,女孩子不适合,不如让她们学跳舞,做女孩子该做的事情。

这些年,他做过很多生意,现在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很知足,也没有足球运动员退役后转型的不适。“以前踢球是一份职业,后来是换职业而已,只要一直诚实做人、诚信做事就可以。我都觉得挺好的,没有什么不适应。”

尽管职业生涯比较短暂,只踢过一年的甲A,但对于巴西那段留学经历,他无怨无悔,充满感激。“很怀念那段岁月和经历,真的是很荣幸能够入选健力宝。我从小在乡下踢球,从小镇走出来,因为健力宝让我走上了更宽广的足球舞台,才有了我今天。”[详细]

采访手记

昔日的健力宝娇子们如今散落四方,有的还在继续驰骋绿茵场,有的则选择做教练继续和足球相伴,也有的则是像陈文奎一样过着平平淡淡的普通人生活,他们共同怀有的是对那段往昔时光的感激与怀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