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张强、邹逸    视频:齐跃海    编辑:潘昊、许庆国、李政    59人参与

当这样的球霸没有错,如果每一个球员都能够当到这样球霸的话,中国足球会更好。

——李玮锋 现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队员

采访手记
  • 1990
  • 1995
  • 1998
  • 2004
  • 2005
  • 2008
  • 2009
  • 2011
采访手记

12岁的李玮锋从长春老家到了火车头青年队。

采访手记

因年龄小身体单薄在落选了1993年健力宝的第一次选拔之后,努力训练,入选了健力宝的第二次选拔,留学巴西。

采访手记

健力宝解散,球员们“各找各妈”,李玮锋效力于深圳健力宝,深得主帅车范根重用,后又在朱广沪手下成长为队长和绝对核心。

采访手记

2004赛季,他以队长身份带领深圳队夺得首届中超联赛冠军。

采访手记

“球霸事件”:刚刚被深圳健力宝俱乐部解职的迟尚斌连同愤而辞职的俱乐部代董事长杨塞新公开发炮,指责李毅、李玮锋等球员是“球霸”。

采访手记

转投武汉的李玮锋在与北京国安的比赛中故意蹬踏对手,事后被足协追加8场禁赛重罚,武汉光谷愤然退出中超,湖北足球跌到谷底,李玮锋成为“罪人”。他也被国家队再次封杀,长达1166天之久。

采访手记

李玮锋以自由转会的形式加盟韩国联赛冠军水原三星,合同为期两年。李玮锋也成为了中国球员效力K联赛的历史第一人。

采访手记

虽然李玮锋和水原三星的合同还有一年才到期,但为了球员个人发展的前途,水原三星和李玮锋提前解约。其后天津泰达官方宣布正式签入李玮锋。

关于巴西:“踢这么多年还跳的起来全靠朱导的小板凳”

回忆片段

● 李玮锋的童年很不幸,在他小时候惟一的哥哥在迈进大学校门仅25天时就因为劝阻同学殴斗被刺死。

● 李玮锋小时候非常淘气,有时逃课出去踢球,打台球,和老师顶嘴。但在足球时,他却从来不含糊。

12岁在火车头的李玮锋和李毅 在巴西时的李玮锋和朱广沪

天津水滴体育馆内场,李玮锋先是自己活动,然后跟随球队一起热身,教练要求的每一个动作,他都做得很认真,一丝不苟。旁边有人嘀咕:好多年轻球员,都不如这位老将认真呢。稍早一点,在咖啡馆里接受采访的李玮锋告诉我们,球队下午三点训练,如果不是接受采访,他会在一点左右就去健身房练力量,然后再和球队一起合练。

35岁的李玮锋,正在天津泰达征战他职业足球的第15个赛季,他训练刻苦,准备充分,这一点在中国足球圈有口皆碑,再不喜欢他的人都无法否认这一点。这个好习惯,缘于他当年留学巴西。

李玮锋小时候入选火车头体校,当时并不用功,“我在队里很突出,所以就比较懒,训练不刻苦。”但1993年健力宝第一次选拔落选,给了李玮锋很大震动,意识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回去之后动力十足,练得很勤。等到了1995年, 他第二批选上的时候,加入到全国俊彦汇集的健力宝,训练刻苦更是有目共睹。

“李玮锋第一批落选不是因为能力,而是当时比较小,身体比较单薄。等到了两年后,他身体发育了,能力也很好,于是就召他入队了。”当年健力宝主教练朱广沪回忆说,“进队来到巴西后,他不太适应,训练和比赛都显得很急。他是第二批的,当时第一批球员无论对于当地生活,还是比赛都很适应,他刚来,训练练得非常苦。我当时就找到他,让他放平心态。”

健力宝球员当年都有绰号,有的一直被叫到今天,李玮锋的“大头”就是如此。这个绰号一方面是因为李玮锋岁数较小,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头很大,显眼。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他头球出色,“铁头功”成为其职业生涯一绝。

“那个场面很熟悉,就是在巴西的时候,在俱乐部后面的山坡上,我带着个小板凳,朱导带我加练。每一次都是我从板凳上跳下来,然后再跃起头球。我头球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踢了那么多年球,还能跳起来,跳得动,就是因为这段在巴西的训练。”[详细]

关于球霸:“我就是为球员讨个公道”

回忆片段

● 面对球霸风波,李玮锋并未选择逃避,他坦承与当时的深圳教练组之间存在沟通问题,但不涉及个人恩怨。

● 李玮锋曾表示,球霸事件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遭遇到的最严重的危机。“这件事造成的影响之大是我没有想到的”

曾有球迷贴出标语声讨李玮锋 李玮锋比赛中锁喉日本球员

“当年的‘球霸事件’对我伤害相当大。很多人都不知道球霸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当年的‘球霸’(定义)是褒义还是贬义。当时不应该啊,你处在球队举足轻重作用的时候,当时的教练还有所谓即将下课的领导,用球霸这样一件事情就把你否定了。无论我走到哪里,对我都指指点点。”即便“球霸事件”过去已经八年多,李玮锋提到此事,还是愤愤不平,语调高昂。

1998年8月,健力宝解散,球员们“各找各妈”,李玮锋效力深圳健力宝,深得主帅车范根重用,此后朱广沪执掌深圳,李玮锋成为球队队长和绝对核心。同年年底,他入选国家队征战亚运会,也很快成为核心,2003年戴上中国男足队长 袖标。无论在地方还是国家队,李玮锋都是领袖人物,2004年率领深圳获得中超元年冠军,也在国足获得世界杯出线权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

但这位功勋级球员也被恶评不断,成为中国足坛的“大恶人”——数不胜数的红黄牌,凶狠粗野的犯规,场上大骂裁判,甚至与队友动手,主动申请红牌下场;国际赛场上,掐日本球员的脖子,扇韩国球员的耳光,被亚足联列入“黑名单”。2005年,球霸事件发生后,李玮锋更被推到风尖浪口,接受舆论的“拷打”。

李玮锋非常委屈,“我当时都谈不上出头,就是说了该说的话,让俱乐部把欠薪还给球员,讨一个公道。我自己还好,踢球早,有积蓄,但年轻球员呢?他们好几个月都没有生活费,有的电话费都是女朋友掏。你说这正常吗?很无奈。“球队没有赢球,我还在外地养伤,媒体说为什么没有赢球,就是因为李玮锋在控制着球队。我真是太无奈了:球队在深圳比赛,我在北京看腿,我李玮锋怎么那么大能力,都能够把整支球队控制住?!如果我能够把球队控制住,那我买下球队得了。”

类似风波并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2006年亚冠联赛,效力上海申花的李玮锋再次吃到红牌,被撤销国家队队长职务,取消入选国家队资格。2008年,转投武汉的李玮锋在与北京国安的比赛中故意蹬踏对手,事后被足协追加8场禁赛重罚,武汉光谷愤然退出中超,湖北足球跌到谷底,李玮锋成为“罪人”。他也被国家队再次封杀,漫长达1166天之久,直至2011年卡马乔上任,他再次出任国家队队长。[详细]

关于K联赛:“这里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拼命”

回忆片段
视频:韩国球迷为李玮锋加油

2008年,武汉光谷因为李玮锋被重罚退出中超,后者也被国家队封杀,在中国足坛没有了立足之地。“我知道很难有球队再要我了,当时想过退役,不踢了,而且意愿很强烈。后来有机会去韩国,我是带着负罪感去的。”李玮锋平静地说,但其时心灰意冷,前程迷茫。

包括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在韩国赢得新生。他加盟韩国K联赛的豪门三星水原,无论韩国球迷还是俱乐部内部对他都有误解,认为这样的恶人会扰乱K联赛秩序,韩国媒体发出得多是不友善的声音。李玮锋压力巨大,“当时没有想要代表中国足球什么的,只是不能给自己抹黑。我也意识到没有退路,必须成功。”

那是一段暮鼓晨钟、头悬梁锥刺股的岁月。一月份,韩国最寒冷刺骨的时节,早上七点,他就迎着寒风跑步,紧接着是一天两练的高强度训练。“我在国内都很少出操跑步,但在韩国却这样做了,我自己都没想到会有那么大的潜能,跑完步,还能参加训练。也就是那段时间,我的潜能被彻底挖掘出来了。”

踢起来也感觉舒服。李玮锋自认球风和国内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只是踢球的环境,“我还是那样踢,只要是正常范围内的,什么动作都可以做,你这样踢,身边队友也是那样。我融入很快,也觉得轻松,以前在国内是做得多,错得也多,身边的队友也没有韩国人那样尽力。但在这里,每个人踢球都像我那样不要命。”

以前,李玮锋在国内踢球“被有色眼镜看待”,而在K联赛,他强硬凶狠的球风,精准的卡位,强烈的拼抢欲望,逐渐赢得了球迷、队友、教练的尊重,第一年就入选韩国明星队和日本队打对抗,获赞“真汉子”、“K联赛超级巨星”等美誉。在韩国两年,他连续两年被提名亚洲足球先生,最终都位列前五位,让李玮锋非常自豪,“我知道自己选不上,因为我没有国家队的任何加分,其他入选的都有。但一个中后卫,能够在比自己国家水平高的联赛中,能够被如此肯定,是最大的褒奖。”

他其实从未变过。记者在李玮锋家乡长春采访,当年小时候踢球的队友和教练都表示,“大头”从小就是火爆脾气,动作很大,拼抢凶狠,后来踢职业就是“三岁看大”,惯性延续。

风轻云淡,拨云见日。这是李玮锋职业生涯感觉最宁静的日子,开心,再无国内足坛的各种纷纷扰扰,一心踢球。“没有了欠薪、复杂的人际关系、各种小团体等等,就是开心地踢球,踢完回家陪太太和孩子。”[详细]

关于改变:“腿折了都要上那一下,谁敢做?只有我!”

回忆片段

● 2011年亚洲最佳11人阵容中,李玮锋成为最佳中后卫入选,而他也是唯一入选这个阵容的中国球员。

● 对于泰达的感情,他如此形容:“我是天津足球的匆匆过客,不过我要做一名让天津球迷记住的匆匆过客。”

2009年与家人在一起的李玮锋 2012年入围全球最受欢迎球员

2008年,是李玮锋职业生涯的一道坎。05年,他在“球霸事件”爆发后,想过退役,08年退意更切,但因为当年3月女儿“妞妞”的出生,改变了他的想法。“这是藏在我内心的一个秘密,现在我可以对你们说了:如果不是孩子,我肯定退了,但当时想坚持踢下去,让孩子懂事后看看球场上的爸爸是什么样的球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觉得这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这个目标,让我支撑了下来。”

跨过了这道坎,海阔天空。李玮锋赢得的肯定越来越多,国家队的大门重新向他敞开,2012年,英国权威杂志《Goal》评选李玮锋为亚洲最佳中后卫,他在2011年也以自由球员身份加盟天津泰达,效力至今。足球圈对于李玮锋的认识在转向,不再是过去一刀切的“恶人”评价。

“在国内足坛打假扫黑之后,在我效力韩国之后,对我的认识都在转变,而且很大。可能现在大家才会明白李玮锋到底如何,无论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一名球员来说,都是这样。”李玮锋说,对于过往伤害他甚大的“球霸”标签,他并不排斥,正如文首提到的那样,他喜欢球霸这个名头,“换到今天说,当这样的球霸没有错,如果每一个球员都能够当到这样球霸的话,中国足球会更好。”

还有进一步的阐释。“就是因为别人当不了球霸,所以在球场上踢球缺乏霸气气质,缺乏舍我其谁的气势。我哪怕是腿折了,我都要上那一下,谁敢做?只有我!我受过那么多次伤,都是在踢球的时候,但是我都没有下场,坚持在踢。”

李玮锋说,他会一直踢到不想踢的那一天,目前觉得身体尚好,踢球依然快乐。“就是享受足球,因为完全没有金钱的因素了。不会勉强自己,觉得脑子太累的那一天,不会勉强支撑,就会决定退役。”[详细]

采访手记

至今仍然奋战在中超一线的李玮锋,是当年留学巴西球员中还在踢球的“独苗”,知他不知他者皆称他是天使和魔鬼融于一身的争议性人物,但“大头”李玮锋我行我素,并无改变,“我要做真实的李玮锋,有棱有角,有血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