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赛场DJ和MC:这是声音的江湖 更是音乐的战场

2018-03-17 06:57:48 来源: 网易体育
0

网易体育3月17日报道:

江苏球迷大骂主场DJ (来源:网易体育)

“你!你……(有3个字听不清)就学学别人的DJ是怎么主持的!妈的,傻XDJ,傻X!”

山东系列赛G1结束之后,看台上,一位江苏球迷用一连串的脏字放肆攻击着江苏主场的DJ。旁边有安保人员在提醒他“别骂”,但并不足以威慑这位情绪激动的球迷。那场比赛,双方打得火药味十足,江苏主场以4分之差饮恨。

在这段十几秒的视频中,被侮辱的DJ并未露出真容。百度山东金斯顿吧里,山东球迷有些“幸灾乐祸”,“疯了,连自己人都开骂了。”一位球迷留言说。

深度|揭秘CBA球场DJ&MC,真的是有好嗓门就够了?

输了球怪一个DJ?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这股无名业火的逻辑起点是什么?我们并不确定。

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这绝不是CBA主场DJ第一次被自己人辱骂,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不过,爆粗的江苏球迷显然混淆了DJ和MC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两者有何区别?又有何联系?他们平时是怎么工作的?相信绝大多数球经此一问很可能秒便“黑人问号脸”。

在进入正文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吉林主场DJ兼MC一阳的真实工作状况。

一阳的工作流程 (来源:网易体育)

两件“不起眼”的小事

新疆被山东揍得毫无脾气
新疆被山东揍得毫无脾气

1月25日,山东主场迎战新疆,这是一场没有征兆的屠杀,新疆毫无还手之力。赛事本身不够精彩,“傻X”骂声便钻了空子成功抢镜,且一发不可收拾,从央视转播的画面中传出,听来非常刺耳。

“亲爱的球迷们,咱别喊其他球队的口号。”场内扩音器里传来MC阿旭的声音。每当骂声响起,阿旭便会出言干预,在这种略带点机智的提醒之下,球迷们逐渐冷静下来,一场素质危机被成功化解。

另一件事发生在1月26日北京主场迎战辽宁的比赛中。此役,辽宁球迷将五棵松“攻陷”,他们反客为主,在北京球员罚篮时将“削他”喊得震天响。“别以为北京没人了,”一位当时在现场的京蜜告诉网易体育,这或许能代表相当一部分京蜜的想法。然而,令人感到些许惊讶的是,当天转播画面中并未出现成规模的国骂。

北京主场MC刘芳宇在活跃气氛
北京主场MC刘芳宇在活跃气氛

这当然与球迷素质的提高有关系,但也有MC刘芳宇的功劳。

王骁辉罚球时,“削他”声再次响起,他第一罚没能命中,“没关系,加油骁辉,不受干扰,稳稳的,”刘芳宇的声音从音响中传来。王骁辉第二罚命中时,刘芳宇又鼓励道:“妥儿妥儿的。”而在哈德森与汉密尔顿相撞吃痛时,刘芳宇也没有因为处在敌对阵营而吝啬自己的安慰,“咱们今儿比赛确实激烈,但是场上不管谁都别受伤,咱们也给他来点掌声鼓励一下。”

第一位京蜜承认,刘芳宇的冷静感染了他,在某种程度上使得他没有情绪失控。

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DJ或MC?

上文提到的阿旭不仅是山东主场MC,还身兼DJ一职。而刘芳宇则仅担纲北京主场MC,DJ一职由55岁的杨雨茂老师担任,后者是业内最高龄的人。

在CBA赛场上,观众能通过场内音响听到的声音来自三种人:MC、DJ和PA(即宣告员)。MC和DJ正是本文所要揭秘的群体。

CBA的DJ可能跟我们想象中不太一样
CBA的DJ可能跟我们想象中不太一样

我们必须厘清CBA场馆内的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MC与DJ。所谓MC即Mic Controller的首字母缩写——掌控话筒的人,也就是那些带着球迷喊助威口号、给球员加油鼓劲、进球之后用极具特点的嗓音呼喊球员名字的人。而DJ则是Disc Jockey的首字母缩写,可以翻译成唱片骑师,亦即那些打碟播放音乐的人。而我们所熟悉的夜店DJ多配合打碟机出现,而这种机器在CBA赛场上已经不复存在,转而被更便捷、功能更丰富的软件替代。

在NBA,MC和DJ是体育展示的在场娱乐板块的一部分,在总导演的指挥下共同为观众提供视听享受。CBA基本不存在带导演的大规模团队,掌控话筒和音乐的MC和DJ的功能就泛化了,有时要履行总导演的某些职责——比如与啦啦队沟通之类。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55岁的北京主场DJ杨雨茂(戴眼镜者)
55岁的北京主场DJ杨雨茂(戴老花镜者)

关于DJ和MC在一场比赛中的地位,出生于1963年的北京男篮DJ杨雨茂(业内最高龄)有一番精辟的论述。“比赛属于球员,但它必须有庞大的体系支撑着,离开体系里的哪一部分,比赛都能继续,但是会失色。”DJ和MC就是给篮球比赛增色的东西。

在场上,音量调多大、音响用哪一组都有讲究,抛开现场观众的感受不说,光啦啦队和转播方就时常“打架”。广东男篮主场DJ兼MC王佳给网易体育举例说,音响声音太大会影响转播效果,声音太小则会影响啦啦队的发挥和球迷情绪的调动,所以需要经常就这些问题同各方进行沟通。这项工作虽不起眼,却也关系到一场赛事能否尽可能完美地呈现给大家。

山东主场DJ兼MC阿旭
山东主场DJ兼MC阿旭

值得一提的是,在适当的时机播放适当的音乐只是DJ明面上的工作,在场下,他们还得对时下流行的各种音乐进行下载并分门别类,阿旭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自己的“存货”有1万4千多首。对于一些流行但不适合在篮球场上的播放,DJ还要负责对其进行混音处理,行业术语为“mix”,这个过程有时要持续数个小时。而这些台下功夫,我们是看不到的。

除了备料,DJ还得绞尽脑汁地推陈出新,如有可能,甚至得挂靠一下民族特色——杨雨茂的电脑里就存着一大堆诸如<How It Is>的中国风嘻哈音乐。给每个球员配备专属助威音乐,应该算是杨雨茂的首创,可这最初也是被逼无奈之举。以前,如果翟晓川进球或有亮眼表现,观众席时常会爆发出“牛X”的欢呼声。作为国家首都,首善之区,这样的欢呼声无疑是刺耳的,“篮协规定不能有脏口儿,我就想到用音乐遮一下,这么一来还真起到了效果。”杨雨茂说。在此后的日子里,他给队内几乎每个球员都配备了专属助威音乐,连板凳末端的球员也不例外。这股风潮后来席卷联盟。

杨雨茂在选用音乐时无拘无束,牛溲马勃皆成旋律,哪怕电影台词、电竞背景音甚至“小霸王游戏机”里的音乐他都能用得恰到好处。

杨雨茂在工作中
杨雨茂在工作中

作为一个55岁的“大叔级”DJ,杨雨茂在圈内算是一个另类。毕竟,做这一行要忍受巨大的噪音,要有机敏的头脑,而这两者显然与刻板印象中的中国老人格格不入。杨雨茂年龄虽大,心态却不老,从年轻的时候就紧跟潮流,“我是北京第一批拥有‘牛头把’赛车(编者:公路自行车)的人之一。”正因为有了这种心态,两鬓斑白的杨雨茂才能工作得自得其乐。

至于MC,拥有一副低音炮般的好嗓子那是天赋,是祖师爷赏饭吃,旁人只有羡慕的份儿。但如果止于天赋,也成不了一名合格的MC。若想做这一行,得掌握一定的发声技巧,干嚎不行,既无美感,还会伤害嗓子。

从另一方面来说,在球场上喊跟在生活中喊,是绝对两不相容的。举例来说,英文名字跟中文名字的发音规则差异巨大,这也得潜心研究。阿旭曾经遭遇过被外援勒令“不要再喊我名字”的囧事,从此知耻后勇,通过观摩NBA比赛录像和与NBA从业者面对面交流,逐渐补上了这一短板。

如杨雨茂所言,MC和DJ是一种点缀,但这种点缀绝不是可有可无的,相反,这行当里大有乾坤。在主场更容易赢球,这是篮球圈的规律,帮助球员打出气势的是主场观众的呐喊助威,而将观众情绪调动起来的关键要素之一便是DJ的音乐和MC的喊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MC和DJ不仅仅是声音的掌控者,更是为球迷情绪竖旗定向的人。他们得知道什么时候把情绪拉起来,什么时候把情绪压下去,所以有很多时候起到的是减压阀的作用。

我们不妨通过一个例子来看前一种作用。新疆客场挑战北京的比赛中,翟晓川曾对李根送出追身大帽,该动作完成之后,观众会条件反射一般地欢呼起来,这时候,DJ和MC暂且不做干涉。片刻,这股高潮就有衰弱的趋势,此时MC刘芳宇便会高喊“翟晓……”,“川”字还没出口的时候,“就这个feel倍儿爽……”就从音响中喷薄而出,观众的情绪会再一次被调动起来。杨雨茂管这叫“气口儿”,如何拿捏节奏,既需要DJ和MC丰富的经验,又需要两人默契的配合,两者缺一不可。

就后一种作用来说,MC和DJ必须善于捕捉球迷情绪的细微变化,反应必须迅速,言语必须得体,稍有不慎就会起到推波助澜而不是平定情绪的作用。前几年,五棵松的“国骂”着实令俱乐部和联赛方头疼,除了MC苦口婆心的言语引导,DJ也得有所行动。杨雨茂就想了个妙招,他用节奏不同于“傻X”喊声的音乐将“国骂”的节奏打乱,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一阳与兰德里在主场合影
一阳与兰德里在主场合影

但是,当球迷在人员密集又拢音的球馆内陷入一种集体无意识时,往往很难克制情绪。而根据联赛的规定,MC无权对客队球迷进行干涉,也就是说,他们的呼吁和号召只能针对主场球迷,在一些不理智的人看来,这是“吃里扒外”“亲疏不分”。

吉林主场MC一阳就给网易体育讲述了一件令他非常伤心和气愤的事情。去年12月23日,吉林主场迎战新疆,前来给客队加油的球迷非常之多,助威声也非常大,一位喝醉了的吉林球迷便指着一阳的鼻子痛骂,并质问他“是不是吉林人”。因为在他看来,客队如此“嚣张”正是一阳“不作为”的表现。不过好在,这只是极端情况,“我十几年生涯就碰到这一回。”

而阿旭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2012年大年三十晚上,阿旭的社交媒体被攻陷,无端冒出数千条留言,里面充斥着谩骂和嘲讽。从语气看,大多来自之前曾因故与山东男篮结怨的球迷,“他们要攻击所能见到的与山东男篮有关的一切。”要知道,阿旭的粉丝并不多,日常留言大多数时候寥寥无几。

阿旭在自己的工作台前
阿旭在自己的工作台前

MC和DJ们必须对球场规则、裁判手势了然于胸,如果播报失误,轻则失颜面,重则会煽动起球迷情绪,“很多朋友开玩笑说,我现在的水平甚至比国家二级裁判还高。”阿旭笑称。山西男篮、女篮主场DJ兼MC任红兵对他的说法表示认可。

在进入篮球圈之前,他们或许只是不同身份的普通篮球爱好者,而在此之后,又多了一重身份——赛区工作人员。他们必须逼迫自己苦学篮球规则,浮光掠影不可,走马观花不可,必须做到精研精通。

在场上,他们的目光和思维必须与裁判齐头并进,往往在裁判做出判罚手势之前做到胸有成竹,这样播报时才能做到心中不慌。但也不能喧宾夺主,一切还得以裁判的临场判罚为准,真正做到帮忙而不添乱,补台而不拆台。

如果一人身兼MC和DJ两角,则必须做到一心二用甚至三用,什么节点用什么音乐,用什么语言、语气带动气氛,这都需要瞬间在脑中成型,这是日复一日的实践所造就的职业本能,如同条件反射一般。

胎死腹中的职业化

“亚洲第一DJ”谢明宏
“亚洲第一DJ”谢明宏

2008休赛期,联赛官方聘请有着“亚洲第一DJ”之称的谢明宏担任导师对各支球队的MC和DJ进行集中培训,阿旭便是学员之一。从此,联赛官方开始对“野蛮生长”的MC和DJ们进行统一管理。配设MC和DJ由部分俱乐部的民间行为,变成了自上而下的官方行为。

从此,MC和DJ们除了参加每年休赛期的例行培训,还得在赛季开始之前递交注册表。但是,各支球队在选人用人方面依然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并在与MC和DJ的长期合作中建立了一种超越雇佣关系的人情关系。换句话说,绝大部分MC和DJ既是从该队支取薪水的工作人员(兼职或全职),又是该队球迷。

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产生了:如何在调动球迷情绪时确保自身的客观中立。

正如联赛草创之时总是不够职业一样,多数都是跨界兼职的MC和DJ们在生涯早期同样不够职业,有些甚至带着球迷起哄、架秧子。

阿旭承认,刚入行时,他经常将身为球迷的情感带入到工作当中,“其实就是带节奏,客队球员被罚下的时候还领着球迷唱《朋友再见》。”

无独有偶,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任红兵身上,只不过他针对的人是裁判。2005-2006赛季是他担纲山西主场MC兼DJ的处子赛季,就因为在场内公开质疑裁判“吹得不对”而遭到联赛通报批评。

参加培训的DJ和MC大合照
参加培训的DJ和MC大合照

一名合格的MC和DJ需要时间的打磨,也需要制度的约束。可以说,阿旭、任红兵们在场上言行的变化,既与个人的成熟有关系,也与联赛的成熟有着莫大的关系。以阿旭的话来说,前者是“时间喂出来的”。而后者则来源于制度的精细化。“开始的时候只是罚款、通报批评,后来处罚就越来越严,发展到禁赛甚至下岗。”任红兵表示。

尽管已有长足进步,但当前联赛中还是存在MC和DJ抢戏的情况。最近一次是上海主场“洋MC”罗思杰以“清洁工”称呼四川球迷而引发的风波。这种情况与专业水准无关,全然是职业精神的产物。

CBA官方当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希冀以职业化倒逼职业精神,首当其冲就是将MC和DJ的职业身份与球迷身份剥离开来。

几年以前,联盟产生了收拢各队MC和DJ管理权的想法,即各队MC和DJ不再常驻某一主场,而是由联盟统一指派,此举的目的是减少DJ和MC的倾向性,使联赛更加纯粹。这一计划后来因种种原因胎死腹中。

一阳的专职工作是记者
一阳的专职工作是记者

原因之一在于,当今联盟的MC和DJ绝大部分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舍弃本职工作的想法和勇气。比如,阿旭的全职工作是山东广播电视台广播体育休闲频道的主播兼音乐制作人,而一阳则是吉林电视台都市频道《守望都市》栏目的出镜记者……

其次,跟裁判分级明确不同,MC和DJ的价格各异,无法量化。“据我所知,有的人参加一场商业比赛可能会赚到一两万,而有的人却没有这种机会。”广东主场MC兼DJ,同时也是广东宏远俱乐部副总经理的王佳告诉网易体育。至于常规赛,某业内人士透露有的人能拿到数千,有的人数百,“如果他是俱乐部员工,那么他的报酬就是0。”

也有一部分人,舍弃了自己原来的工作,并以MC和DJ这个行当为突破口,在篮球圈闯荡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

在成为山西男篮主场DJ兼MC之前,任红兵是一名迪斯科舞厅的DJ兼MC,十几年过去,他拥有了一家体育文化传媒公司。他生涯中做的影响范围最广的一件事,或许就是他一力创建了山西球迷协会,该球迷协会从创建时的一百余人,已经扩大到如今的七千多人。令人稍感惋惜的是,为了不使自己的工作带上太过鲜明的立场,任红兵选择了在球迷协会最巅峰的时候退出。

目前,山西球迷协会依然会组织各式各样的活动,比如球队探班、客场助威等等,同时也热心公益。大家因为篮球而相聚,却不止于篮球,而是以超出篮球之外的形式活跃在三晋大地之上。

王佳接受采访
王佳接受采访

另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就是王佳,2002年入行的他学的是播音主持专业,大学毕业后先是做广东男篮的跟队记者,后来机缘巧合成了广东男篮的MC、DJ兼PA,现在已经是广东宏远俱乐部的副总经理,分管场馆运营、体育展示方面的工作,完成了职业生涯的三级跳。

DJ和MC,是两个我们耳熟能详,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的行当,球迷们对他们的印象可能还非常原始,非常模糊。只以声音示人,或者隐身幕后不应当成为他们被忽视甚至被误解的理由。CBA联赛繁荣发展,离不开任何从业人员的托举,当然也包括MC和DJ。“有这样一篇文章挺好的,起码能让球迷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阿旭说。

采访、撰稿:赵环宇

赵环宇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赵环宇 责任编辑:陈文静_NBJS5236

本期摘要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