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颜论讲什么

每周五,网易副总编颜强将在《超级颜论》中,带大家领略足球文化的别样魅力,请大家关注微信、易信进行互动讨论,奖品非常丰厚哦!

本期文字实录

展开更多

一样的足球,不一样的颜论,欢迎来到本期的《超级颜论》。这一期的节目,我们的话题有些特殊,叫做:如何扼杀中国球星。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不少足球天才,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被各种各样的原因扼杀了。我们这期的主角郝海东,也是其中的受害者。虽然他依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是如果没有他口中那些匪夷所思的遭遇,郝海东很有可能取得更大的突破。今天,就让我们通过和郝海东的对话,了解一名中国的球星在成长过程中,会遇到哪些中国特色的扼杀。

颜强:如果郝海东当年去了佩纳罗尔,他会是世界顶尖的前锋吗?那是96年吧?95年。

张旸:我觉得会是。

颜强:有可能进曼联吗?

张旸:那要看发展,看机遇,有机会哦。

颜强:我们请当事人回答一下。

郝海东:最起码我不差,因为这个是你吹牛逼也没有用,打完第一场比赛我们在成都,俱乐部老板,整个俱乐部老板的儿子,具体俱乐部的老板,他的小儿子马上就进我们休息室,当时就进来,跟我讲说,“走吧,转会”,我说打完第二场再说吧。第二场在工体,我们跟他打,我还进了一个,比完赛,当时张金荣当时还是翻译,当时他带着他儿子到我这儿说,马上转会,去打南美解放者杯。95年。

颜强:那时候你二十……

郝海东:25岁,应该是最好,慢慢开始越来越好,当时已经在八一队主力,哦,18岁我也八一队主力,你想,踢到25的时候我已经踢了七年的联赛,像乌拉圭这种南美顶级的俱乐部不会轻易地随便就买个队员,肯定是看我在球场上的表现。

颜强:那时候好象有一个报价,50万美元还是多少。

郝海东:反正给我是20万美金什么,年薪,类似这些,95年,吓死人,两万块钱,八一队都刚刚挣到,但后来我再问八一队,我说我的转会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看看那个邀请函什么。“哎呀你也看不懂!”告诉我都撕了。都这样。你说,在我们那种体制里面,作为一名运动员,真的很可悲,就是你根本无法来自己……而且你是踢得好,都无法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当然我不是说我去了乌拉圭,我成不成为顶级的,这个无所谓,我顶不顶级跟人家乌拉圭看上我,能去,没有什么联系,是因为他们……

颜强:关键是你有这一机会。

郝海东:不,关键是我得到认可了,对吧,我在比赛当中有别的俱乐部来拿钱买我,是国外的俱乐部,那证明我的能力啊,证明我有被人承认的这份能力和一些特点,要不他也不会轻易买一个中国人,当时哪有国外的俱乐部,而且南美佩纳罗尔是最顶级的俱乐部,他为什么要买一个中国人过去干嘛?也没有任何商业价值,就是为了踢球啊,所以专业能力我得到认可,我很高兴。当然作为我来讲,我这么年轻我可以拿这么好的薪水,我当然愿意去。问题是你为什么,你不让我去不要紧,你把我的邀请函都撕了,告诉我看不懂西班牙语,我不会找翻译吗?但是他告诉我说,所谓组织需要我。我说哪个组织?大队长,我们大队长,我们晚上12点钟在他屋里讲,最后我们副队长来说,海东,你让队长休息。我说休息什么休息?讲一讲,WC休息?你们给我撕了?!有天理吗?你说在这种环境里面,你说我怎么踢球?

颜强:最终但是你也没办法,你也只能接受那个事实啊。

郝海东:对,因为那个章是放在他这个抽屉里,而且他说了,我也说了不算,包括后来我转会大连。

颜强:那个过程也挺艰险。

郝海东:95年王健林当时就要买我嘛,当时他在西安,就来八一队我们就聊过,结果96年我们在昆明,他又来,又聊,因为95年没走了嘛,就是不让走嘛。

颜强:因为组织需要。

郝海东:96年当时在昆明讲,当时我说,如果他97年,96年完了,97年再不让我走,我说我真的,这97年一年我就不踢了,说有一年以后不是自由身嘛,所谓的啊,我也不知道,反正规则上是那么写的,我说我不踢了,我就练一年,因为我当时,以当时那种年龄,马上就30了,你再不出去你根本没机会,你30岁再转会?到人家那儿?对不对啊。还好后来政府和总政达成协议,最后卖啊,我97年很幸运,还转会大连,要不可能最后到八一队现在都没了,解散,你说我现在去哪儿?当然我现在也一个人,但是就说,如果我要留在八一队,足球队都没了,我可能到车队啊,到食堂啊什么的,当一个管理,有啊,我们中国队的有的都当了排球队的什么领队了,八一队乒乓球队的领队,原来踢足球的,南京队过来的,还有车队的都当领队了。

颜强:所以这确实是,现在说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种事情其实此时此刻还在中国发生着。

郝海东:天天。还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依然在重复着这些。

颜强:你们现在,大家都知道什么叫叉腰肌,我觉得这就是这么产生的……

郝海东:现在我也不知道叉腰肌在哪儿。

颜强:你呀,当年真没练好这些肌肉。

郝海东:没练好。弄了老半天,我什么也不行,你说我踢干嘛?

颜强:你连叉腰肌都练不好。

郝海东:我踢了30年,我18岁踢的甲A,我什么都不行,你说我怎么踢上去的,我也不知道。踢了世界杯预选赛,现在我国家队进球还是最多,而且好多我都禁赛了,我真的没踢过多少比赛,我都被禁赛了,跑身体素质测验,你们看到了,刚才那个,而且我们可恨的就是,这些人还在说,你看,他们连这都跑不过,他踢什么球?他就拿这个东西来,愚昧。

颜强:最痛苦的一点是因为你没法儿跟他对话,已经缺乏一个交流的前提了。

郝海东:而且你也没法儿证明你说得对。他告诉你,你不是输了吗?

颜强:你跟他说A这件事儿,他跟你说的都是B,甚至是到Z那件事上去了,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但不管怎样,我想把话题再扯回到足球这方面,我们继续在“如果”这条路上探讨一下。张旸,你先想象一下,如果95年他去了佩拉罗尔,先别说佩拉罗尔吧,那时候的郝海东如果去欧洲联赛踢球,你觉得他最适合哪一种联赛的风格,或者说哪一种俱乐部?

张旸:首先这范围得是五大联赛,对吧?

颜强:对。

张旸:我觉得以海东的技术特点,咱们就“如果”啊,速度、技术、冲击力,说实话,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特别不适合的,因为实际上这个以前队前锋的要求来讲,技术、意识、冲击力,这些任何联赛都可以用,所以我真的,我不觉得他有什么很不适合。

颜强:咱们说的非理性一点,你特别希望他如果能够如果的话,在哪个俱乐部出现?

张旸:这就完全个人爱好了吧。

郝海东:没有,张旸还是非常非常给我面子。

张旸:真是,真心的。

颜强:如果你自己回想一下呢?

郝海东:如果现在让我感觉我愿意去西班牙踢,如果当时去西班牙,西班牙确实到了一个水平。

颜强:当时意甲最高。

郝海东:但意甲确实难踢。

颜强:怎么讲?到现在意甲都还是很多前锋难踢的地方。

郝海东:这个只有我们……

颜强:自己踢球能感受到。

郝海东:他们对球场的控制,对前锋来讲,踢起来太难了,很讨厌,作为前锋来讲,反而像德国、西班牙,相对来讲容易很多,德国你看,中国很多球员,包括跟你既不是同时代的,我当时2000年,我1999年不是禁赛嘛,1999年也去哪儿,施拉普纳,当时我们去了柏林赫塔,包括代斯勒,当时都在踢,受伤嘛,我去了,当时我告诉,我说我不试训,施拉普纳的儿子说,海东你来,练一下,不是试训。我去了三天,大家打一场比赛,我进一个传一个,第二天打一场比赛,我打了个门柱,没进球,完了晚上,俱乐部老总赫内斯,那个弟弟,赫内斯,当时谈年薪,当时就要一百多万,可能要得有点多,他们说他们要考虑,但是他告诉我,我们希望你留在这儿,因为刚看了你三天,说现在给你这么高的钱,当时说你就像高空的氧气一样稀少,类似马特乌斯这样的人,他说你让我们看看,你在这儿一个月,因为我老婆孩子都在这儿,所有你的吃住行,我们全包,你就在这儿,我们要看看,咱们再谈,说一下子,因为刚去三天。当时我说算了,因为当时我还可以去英国。施拉普纳从曼海姆跑到柏林来,说海东你一定不要走,如果他们不想要你,他们都不会跟你谈,不会留你在这儿。

颜强:你现在想起这一幕会不会稍稍有些后悔呢?

郝海东:没有没有,人生啊,真的没有如果,包括你说我去不了乌拉圭,包括我去不了德国,包括我后来……

颜强:德国这个是你自己选择的?

郝海东:而且你有些东西,真的,没必要去计较,因为从我踢上足球,到我到八一队,到我到今天,谁会想到,最后我不在青岛了,而且不在八一队了,八一队没了,你想我一个10岁的孩子在那儿,所有的成长都是在那儿的,我认为我是军人,我到那儿都是外地人。

颜强:你到现在都有这种感觉。

郝海东:青岛人人说我外地人,北京说我是外地人,大连人说我是外地人,因为我到哪儿都不是本地人,在青岛也住了十年,所以我认为我就是军人,也没有感觉命运好或不好,没有,我就感觉自己一直很幸运的在每个点上都能踏上,小时候如果没有邓小平当时说改革开放,我出身都不行,我爷爷反革命。

颜强:打断你一下,有一个跟你同龄的也是中国非常出色的前锋,咱们在英国一块儿还看过他,那哥们儿有一次喝多了,说海东小时候跟我们一块儿踢球,没谁信他能踢出来,因为他身体最差。而且说吃药每天是一把一把的吃。我说这个人是老茂,宿茂臻。

郝海东:他还真不跟我们一拨,他年龄跟我们一拨,但后来的,我们年龄是69年,一旦有些伤病的时候,确实很严重,包括腹泻啊……

颜强:他说的还是少年队,国少。

郝海东:我进国少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儿呢,1986年我进的国家队,他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人家都看不见他们,当时踢球的时候巩晓彬跟我们踢过,后来他打了篮球,巩晓彬一直是足球队的,后来他踢踢,感觉在足球上踢不到很高水平的时候他就打篮球了,但是对他打篮球帮助特别大。当时我们,我们跟他踢的时候应该是1984,1985,山东,跟我们八一队,在长春比赛,当时他还都踢球,跟我们一块儿比赛。

颜强:那都是十三四岁了。

郝海东:十三四,十四五。但当时我们赢他们3-0。

颜强:你确实幸运也在这儿,幸运,但另一方面,这还不是恭维,你付出的东西只有你自己知道。

郝海东:对,其实大家都付出啊,所以我为什么说,这东西很辩证呢?不是你付出了你就一定会得到,而且你付出的多就会得到,比我付出多得多,我们一拨的,全国这些,可能比我多得多,但最后可能他们还没有我幸运。但是呢,你要不付出,肯定没机会,我们也有过,打着封闭,两个膝关节,脚腕子,我们有一年,这就是我们不科学的地方,我们有一年,1989年吧,在沈阳我们打一场热身赛,当时还跟辽宁嘛,国奥,晚上确实不知道怎么,酒店吃得不好,腹泻,两卷卫生纸都用完了,拉的,最后非要让我上去比赛,当时还10月份,毛毛细雨,沈阳可能10度、8度,打了70多分钟,你说为什么?一场热身比赛,就是要这样,确实需要你去克服这些,但很幸运的,真的很,我都说老天爷,我很感谢他,我没有大的伤病,到我今天,我还依然可以打网球好几个小时,我的腰啊,膝关节,包括腹韧带、半月板,没有任何的伤。

颜强:按照你当时踢前锋的爆发力,你这十字韧带不断一次奇怪了。

郝海东:别人踢啊,我啊,我只是有时候被打开,头踢开,手臂骨折过一次。

颜强:海东头缠绷带的画面我见过,而且不只一次。

郝海东:就这届亚洲杯的时候,04年,这是最后决赛的时候,之前跟伊朗。

颜强:但是以你这个身体论的话,你并不是最出色的一个足球肌体。

郝海东:不是,我还行。

颜强:你爆发力非常好,协调能力也不错。

郝海东:我是最好,这不是我说,我们当时在科研所去测试,检查身体,每年都是,前边有个灯,我们站着,它一亮你就往上一跳,我当时最小,但我的反应是最快的。

颜强:考即时反应。

郝海东:可能我本身对事物的判断,一下子的反应,我应该是非常高,对事物的判断,对球,对球场,通过训练,我会更敏感一点,我打篮球很好,排球。

颜强:羽毛球也不错。羽毛球加油的时候不错。

郝海东:后来被我儿子打的,我不打了。

张旸:网球也可以。

郝海东:只是我打得很晚,我四十多岁才拿起来,但小孩的接受能力确实比我强,从21-18、21-11、21-15,到第五局的时候打我21-5,我不打了,很伤心啊。

颜强:还有一个话题,米卢曾经列出过世界五大前锋,除了他认可的郝海东,你觉得在那个时代,这个话题有点复杂,除了他认可的郝海东之外还有谁?

郝海东:他这个,我认为你们都有点儿被引导,他有点儿太……他可能在中国他就说我好……

张旸:在墨西哥就说这谁谁谁好。

郝海东:我不认为自己什么世界五大前锋。但是我可以大言不惭的说,我可以跟他们竞争,我也不知道多好多坏,我就说嘛,如果有一过一,一定拿出球来大家一过一,我可以跟他们比。

张旸:所以从这个角度我真觉得特别遗憾,没有过在欧洲顶级联赛球队效力的经历,真的,我觉得对海东来讲,可能现在咱们缺少一个横向比较的粉饰。

颜强:你看他那个时代的人,也有不少获得过去欧洲踢球机会的人,范志毅曾经是接近英超的边上,但范志毅去的时候已经早就过了……

郝海东:没有,他去完就回来了,因为当时水晶宫是因为维纳布尔斯,维纳布尔斯带英国队来看过我们比赛,其实他是要的我和小范,大连不放我,不可能卖我当时,就让继海去了水晶宫,为什么会去了水晶宫?它的球探……

颜强:巴斯顿。

郝海东:因为他来过中国嘛,他跟霍顿都来过中国国家队给我们上过课,他说没问题,这两个人,当时维纳布尔斯就说可以。

颜强:这样的角度来讲继海作为后卫比你幸运。

郝海东:对,而且他很年轻,在他十八九岁,二十的时候他就可以去到那儿。

颜强:跟成年队打,然后去到那边。

郝海东:他就去到那儿了,所以对他的成长非常有帮助。

颜强:水晶宫是他特别好的提前适应期,其实他后来去英超的年龄跟佩拉罗尔找的时候年龄一样,25岁。

郝海东:而且他是从英甲英冠打到英超,所以俱乐部对他非常信任,后卫相对前锋容易一点,而且在英国,继海的这种技术,英国后卫没两个,他可以控制球,可以助攻,可以传出球来,英国后卫只会开大脚。

颜强:跟贾吉尔卡比……

郝海东:他比贾吉尔卡细多了,真的,我在那儿抢圈我都没法儿理解,中圈啊,二十多人,两个人抢啊,两脚球,24赛抢一回,抢20分钟都没有两次,你说,不可理喻都,它的这种就是,对足球的这种真正的技战术,他们的训练从小太少了。

颜强:从小就没有。然后呢,它在另外一方面又特别坚持热血,激情。

郝海东:热血、激情,我们要壮,我们要踢起来,人家不认为比赛要赢,输了要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高兴了,像个男人。

颜强:这也行,说回来,这也行。

郝海东:不功利,守着自己的传统和信仰。但单纯从足球上来讲可以有很多可以提高、商榷的地方,现在你看到西班牙踢的这种,小时候我们就这么踢啊,传球啊,不开大脚啊,就是这样,我们当时,88、89年我们这帮小孩,跟辽宁十连冠我们都踢1-1,天津89年我们一直赢它1-0,赢到快伤停补时,他们罚个任意球,争议的时候碰自己腿上进了,1-1,当时我只有19岁,辽宁队当时他们的李争、赵发庆他们都还在踢。

颜强:赵华庆后来去日本了。

郝海东:其实最好的还有个高升。其实后来,包括施拉普纳来,他们都应该挑大梁的。

颜强:这个问题比较有趣,郝海东未来的模板是什么?有几个备选的,一是莱茵科尔,我们都知道莱因克尔现在是非常出色的体育节目主持人,莱因克尔,这是一类;B是普拉蒂尼,不光是当上足协主席,当上挺大的足联主席呢;C是克林斯曼,这是当上了教练;D是莱昂纳多,莱昂纳多后来变成了一个既当过教练,更多时候是作为一个足球大使、足球代表出现的。这四个类型,你觉得郝海东未来走向哪个方向?

郝海东:我还是喜欢跟足球有关的吧,包括现在你说的,青少年啊、校园足球啊,这些,我也会慢慢慢慢开始做,以后路很多,包括我们坐这儿聊天,我还做了一档《郝大炮》的节目,我感觉人生就是这样,有了这些机会,而且赶上了,我们在发展中可以有更多的发挥空间,这是更重要的,你内心有想法,希望能实施出来,而且你有专业知识,希望能给这些,不管是一个也好、10个也好,哪怕只有一个,能影响到,我对足球、对人生的、世界观、价值观的一些理解,我希望能通过我的一些言谈举止和一些工作影响到一些人,人的正直、善良、独立思考,所谓的这些,我希望未来能跟有点儿关系,而且我能做的,做一些。

颜强:以足球为语言来帮助大家成长得更好,成为更好的人,如果只让你挑一项呢?最想做的事。

郝海东:还是培养小孩。

颜强:儿子现在练得怎么样了?

郝海东:儿子在西班牙读书,他不像我10岁就那个,他专业训练的程度太低了,他就是放了学去踢,而且他在西班牙是2013年去的。

颜强:我那时候找地,你当时在那儿陪他陪了几个月。

郝海东:所以他是真正的太少了,他一直是上学。

颜强:但他当时的水平,早几年就能进国少国青了啊。

郝海东:那他是踢一踢,谁说他进了国青?没有。祁宏在的时候,如果那时候,13岁,就像我一样,专门专业,那应该现在不错,但他还接着上学,在国内读书,完了去西班牙读书,每天去上课,因为他毕竟刚去那儿,他要读完西语,还给他请了家教,四点训练到六点,到监护人那儿,再请家教,西班牙吃饭十点多,然后再休息会儿,他还是学业多一点。

颜强:你是让他自己选择的,到底跟足球有多么近距离。

郝海东:好就好在他现在英语没问题,西班牙语也还可以,11门功课也及格八九门了。

张旸:这个东西不一样,现在咱们家长,11门还不得全优?

郝海东:神经病。

张旸:好多家长都这样。

郝海东:上学的肯定有,而且我儿子去西班牙上学,没听说要择校,也不用给老师送送礼什么的,找关系,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学校门朝哪儿开,他现在那学校我都没去过,他在中国上学我也没去过,当然我也没上过咱们的那些学校,我认为不能成为考试机器,分数的机器,被这种考试给奴役了,那人活着干什么?

颜强:所以,一个寻找快乐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真正通过足球来寻找自己的过程。

郝海东:对,而且你不需要非要成球星,非要以后当多大官儿,挣多少钱你就是快乐的,我都说了,你只要找了成年,大学毕业的时候你该去工作、打工,现在你去了,麦当劳,你在那儿扛大包,耍地摊,你说我在那儿能踢球、踮球,在大马路上能养活自己,OK啊,我女儿愿意做蛋糕,OK啊,甜点师,没什么不好,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非要考到清华北大,就一定好吗?出来,戴着眼镜,没有一点点自由的时间。

颜强:咱们在这儿必须得给现场的朋友两个机会,看有哪些想跟“郝大炮”交流的,我们给两个提问的机会好不好。有吗?这位,果然是戴眼镜的哥哥。

现场提问:你认为好的俱乐部是哪家?

郝海东:咱们俩聊天,你现在大学毕业了吗?(大一)你一定要知道,你问这个问题,你认为,想要的答案,我看好哪家俱乐部是什么呢,是俱乐部拿中超第一名,还是因为它的俱乐部有好的建设,为这些孩子们创造更好的机会,还是它有文化积淀,还是它有一些什么不一样,你认为我应该看好什么?我怎么会看好?“好”的标准是什么?

现场提问:我觉得应该是综合的方面吧。

郝海东:综合什么呢?你认为综合什么?

现场提问:就是对中国足球的贡献,成绩当然也是一方面,对整个,他也许不需要得太多的荣誉或者锦标,但他在这个过程中对中国足球未来的风格或形式有一种塑造的带头的作用。

郝海东:比如像北京国安,当它在输球的时候,比如拿了第五名的时候,你骂它了吗?

现场提问:我就是北京国安的球迷。

郝海东:我就是说它第五、第八的时候,你当时是怎么样的?

现场提问:就是帕切科来之前那个赛季,国安是第五,那个赛季我觉得踢的就是特别特别烂。

郝海东:那它是一个好俱乐部吗?

现场提问:是,从个人情感上来说是。

郝海东:它没赢,你就接受不了?

现场提问:也不完全是吧。

郝海东: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人哪,你一定要知道,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所以我说,你认为我认为好的俱乐部就在这儿,我认为它可以最后给所有的这些人都做了正确的东西,这个俱乐部中国到底有没有,人生观、价值观。

颜强:有吗?

郝海东:我不知道,我在的俱乐部,像八一队,解散了,万达,没了,后来卖给实德了。实德,现在没了。如果所有的这一切,我们没有传承,那有什么好呢?它也许今天第一,花钱嘛,俱乐部没问题,我大量的花钱,小伙子,你如果有一千个亿,你就是冠军了,你的俱乐部,我把所有的人买来,综合综合,三五年的磨合,别的队没有这种能力的时候,慢慢你就会赢,有过,有过这种,没有传承了,一个好的俱乐部得有传承吧,不管他是第几,是因为他的球员培养,他的引进,各方面,没有达到,第五、第三、第十,都没关系,利兹原先都打到欧冠了,但别人的历史,这个球场还在,历史还在。

颜强:它还能有三万人看。

郝海东:问题是我们呢?刚才说到国足前锋,它怎么会有呢?我们唯一一次进世界杯的人放那儿,都被炸了,五里河都拆了,体育场也拆了,有历史、有文化的,所以为什么说我们要给这些年轻人,给一些人,要告诉他们,什么是价值观,人生观,什么是好的,我能感受的,就是你能给所有这些人传递好的价值观的这种,你怎么选教练,怎么培养运动员,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不是也是非常非常按照规则、秩序、公平的原则来的,里面没有这些假赌黑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俱乐部的标准,我是这么人为的。

颜强:现在姑且别说有,有没有达到这个标准的,这个俱乐部有没有都不知道呢,可能隔两三年这个俱乐部都没了,何谈传承,更说不上有没有好的,看有没有其他朋友愿意提问,这个切尔西球迷。

现场提问:郝海东老师你好,刚才您也说了,以后想从事青少年足球这块,我想问一下您未来得发展方向,像徐根宝老师一样全国海选一群孩子来亲手培养,还是像广州恒大或山东鲁能开展自己的足校?抑或其它模式?谢谢。

颜强:青训的两个模式,很具体。

郝海东:我想我要做,我现在也在等待机会,我自己的理想,我要做的就是我不能让孩子脱离家庭,脱离学校,我要有一个架构,但这些东西我最后讲了也没有用,一定要有志同道合的人跟我一起,别着急,可能一年、半年、十年、八年,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做,一定要按照我的理想,我自己的想法,我对足球的认知,你要跟我做吗?咱们俩要这样,一二三四五,就是这样,别人怎么做我无权干涉,我也不会去把所有的照搬,有的模式,专门封闭在那儿,已经不适合了,在现在,就跟八一队一样嘛,弄几个八一队得了嘛,再一个足校这种,它成了拿钱去踢足球了,谁能保证,他踢不出来呢?原先不都在讲嘛,我花钱了,最后我踢不出来,不都在垢病嘛,教练啊这些,因为足校这东西不可能花钱完了之后能踢出来。

颜强:还要有正常的生活和教育体系。

郝海东:而且花这么多钱踢不出来,确实产生家庭负担,社会矛盾也有了,这些东西为什么刚才又说到这个,什么是真正的价值观,你的出发点是什么,你不能以特别特别想去挣钱的,拿孩子来(挣钱),就很困难了,这个我想比较难,现在说恒大的足校,三千人、五千人,多少人,他踢完了,这10个、100个、20个、3000个孩子的时候,现在恒大除了守门员,场上10个人,4个外援走了,就剩6个位置了,3000多人花完钱出来去争恒大,看着很诱人,赢一场几百万,出口在哪儿,而且孩子是付了钱的,你告诉他要是上文化课,我干嘛付钱读这个学校啊?

颜强:不仅是孩子的家庭,牵涉到整个社会生态,可能会牵涉到周边十个家庭甚至更多的家庭,都会受这个影响,也许这家有这个投入,但有十家就不会走这条路了,那这到底是为足球开了一条路,还是封了更多的路,这真不好说。所以海东想说的,他的体系,我的理解就是,希望能够在现在这个社会生态当中跟它结合起来,不脱离家庭,接地气……

郝海东:不脱离家庭、不脱离学校,我们去搭建一个培训的体系。

颜强:这就是海东的一个总结,而且我相信,我们这个节目也能够成为海东的一个出口,我们希望有更多人能够了解到,这应该是一个非常符合中国足球改革的一种新的模式,能够给孩子们带来更多足球的快乐,最重要的一条,能够帮助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这样一种方式。非常感谢,感谢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