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最恨的队友,到底触犯了什么种族禁忌?

2020-10-29 08:59:40 来源: 网易体育专稿
0

虽然NBA是一个对球场恩怨喜闻乐见的联盟,但在私底下,球星之间真走到水火不容地步的情况其实少之又少(尤其是在这个台面上也都是朋友的年代)。

这也是为什么最近JR-史密斯在接受采访时直接点名“生涯最讨厌的队友”,会让整个圈子都感到惊讶。

不管JR以前做过多少奇葩事,被批评过多少次不是个“好队友”,但他到底不太会在没有被激怒的情况下对某人进行言语攻击。可萨姆-德克尔却让他破例了。

搞笑的是,如今闹起来的这两位主角,在NBA的存在感都已经不强了。2019-20赛季,JR常规赛一共打了79分钟;德克尔则跑到了俄罗斯联赛淘金。他们俩的生涯交集,也就是在骑士的短短几个月而已。而JR就说德克尔是他整个职业生涯里最讨厌的队友?


两人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矛盾,JR并没有从头到尾还原。根据他的说法,德克尔是在原则问题上冒犯他的。他们在球队大巴上可能发生了一场争执,JR说德克尔“讲了些关于特朗普的话,我实在受不了”。

他还表示,从那天的争执中,他看穿了德克尔是个怎样的人。“从他提出的问题,就能知道他的思考模式。他是被教出来的。我是觉得那种仇恨是被熏陶出来的——被他享受过的特权培养的。”

更确切一点说,JR指的是“白人特权(white privilege)”——白人把自己的顺遂生活视为理所当然,不但看不见“非我族类”的挣扎,反而认为他们不该抱怨,正如JR描述的,“有些人是过自己日子不管他人,但他不一样,他非常了解他人的挣扎,还希望保持现状,根本不想帮助他人挣脱困境。对于这样的人,我是毫无尊重可言的。”

JR这话放在如今的美国大环境堪称诛心,等于指控德克尔是“川粉”和种族主义者。这两顶帽子在如今的篮球圈基本是“见光死”,不可能得到舆论容忍。

德克尔和他的妻子奥莉薇娅也都在社交网络上做出了回击。德克尔没有为自己辩解太多,只说“特朗普粉丝”这种断言是无稽之谈,但没多久他又把这条辩解的推特给删除了。


而他的妻子与JR互喷了两条,则更加让人迷惑。

奥莉薇娅说JR的指控“完全错误,也不公正”,同时还讽刺JR为人和说话都不靠谱。

JR的反击很奇怪,他说,奥莉薇娅大可以去问问她老公,为什么连“N打头的那个词(Negro,即黑鬼)”这个词都不能说。

德克尔和奥莉薇娅
德克尔和奥莉薇娅

奥莉薇娅表示,她老公从来不会说那个词,她也没听他说过。

至此,两位主角就有点鸡同鸭讲了。众所周知,白人是不能讲“N打头的那个词”的,按照奥莉薇娅的逻辑,德克尔不说这个词才是对的。但看JR的说法,德克尔不能说这个词到还有别的难言之隐了。

“我不是说他说过那个词,而是好奇他为什么不能说!”JR写道。

就这样,一个无厘头的“黑鬼”争议又把德克尔的种族问题扯上了台面。

如果深究一点,会发现德克尔作为白人,不止一次被卷进种族争议。2018年,他曾因为这个问题与大学前队友布朗森-凯尼格引发了一场网络战争。

这件事是凯尼格钓鱼在先。他在Twitter上转发了一则非常夸大其词的评论文章,标题是《白人一点没文化》,内容主要讲的就是白人的所谓文化,不过是“殖民、种族灭绝和掠夺”。


这篇文章是站在美国原住民立场上所写的,所以通篇都是控诉,如“白人的文化就是死亡文化”云云。凯尼格之所以转它,是他既有白人血统,又有印第安人血统——显然,他对这两个族裔的态度是有明显喜恶的。

平心而论,这种文章跟其他贩卖焦虑、煽动仇恨的标题党没什么区别,但德克尔看凯尼格转出来,立马就炸了。

他这样斥责自己的前队友:“别把这种东西转到我眼前,就好像我应该为自己是个白人而羞耻一样。我为我自己的身份骄傲,你也应该这样。你是原住民,但也是白人。这篇文章很多都是假话,那些所谓的文化都不是我们的……”

德克尔驳斥那篇文章的本意是没错的,然而当他表达出“我是一个骄傲白人”的态度后,互联网炸开了锅,尤其是当时他效力于曾经种族丑闻缠身的快船。

让快船陷入种族丑闻的斯特林
让快船陷入种族丑闻的斯特林

无数网友因为德克尔的言论开始掐架,甚至到了有人坐飞机约架的地步。有些快船球迷说看他在快船效力就尴尬,而还有人给恶意地给德克尔起了个绰号:萨姆·德KKK尔”,直接把德克尔跟臭名昭著的3K党划等号了。

比起很多热衷政治的NBA球星,德克尔在这方面其实已经非常低调了,但显然,他的发言似乎总能引来舆论的失控,甚至连JR都直接否定了他的为人。

德克尔真的做错了什么吗?

* * * *

自乔治-佛洛依德在明尼苏达州被警察跪杀以来,美国出现了自1968年后规模最大的街头抗议活动。对于大部分80后和90后运动员来说,他们从未在这个国家经历种族矛盾如此尖锐的时刻。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原本就敏感的种族问题更加成为禁忌,“黑鬼”这个词就是如此。

前不久,南加大一位中文教授(白人)因为在网课上讲到中文里“那个”一词的用法而被学生投诉、被学校惩处,就因为“那个”与“nigger”发音相似,挑动了一些学生的敏感神经。


这件事简直让人哭笑不得,以往美国不少教授都苦恼于如何在课堂上规避“N打头的那个词”,有老师甚至在引用带有“黑鬼”一词的著作或纪录片时都会被投诉。但跟种族歧视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中文“那个”也被附上了歧视的意思,就太荒谬了。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黑人群体其实一直在寻求将自己从“黑鬼”一词中解放出来,他们用这个词称呼彼此,表达善意和理解,逐渐的,“黑鬼”带上了轻松积极的含义——但这仅限于黑人之间的交流,对黑人之外的种族来说,它仍是个禁忌。

成龙在好莱坞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尖峰时刻》也拿这个文化差异(或者说是隔阂)做过调侃,当成龙扮演的角色看到他的黑人朋友用“黑鬼”和人打招呼的时候,也有样学样讲了这个词,结果引来好大一场混战。


2018年,著名说唱歌手肯德里克·拉马尔在演唱会上禁止一位白人女粉丝唱自己的歌,不想听她重复歌词里无数的“黑鬼”。

他是这样解释自己的:“我在地球上活了30年,听到白人说过无数件我不能去做的事。不能有好的信用,不能在城市里买房,这不能那不能——所以,这个词是我的词,至少让我能拥有这个词。”


基本上,按照约定俗成的社会习俗,德克尔这样的白人,是绝对不能用“黑鬼”这个词跟他的队友玩哥俩好那一套的。(JR声称德克尔为什么不能讲“黑鬼”这个词又是另一回事。)

黑人将自己从“黑鬼”的羞辱含义中解放出来,却仍要其他人种束缚其中,这个逻辑看起来很矛盾。

但种族魔咒还未能消失,少数族裔尚未得到平等对待,仍有大量白人在得意洋洋地宣称“美国从来不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种族歧视”,而这样的现实,只能说明奴隶制的遗毒,以及“黑鬼”的羞辱含义在现实中从来都没有消失。

人只要还被社会偏见浸染,这种现象就无可避免。不管是“黑鬼”、“痴呆”,还是“基佬”,“直男”或者“娘们”。

LGBTQ群体经常会用“faggot”一词互相调侃,但在他们之外,这个词也是禁忌。科比就曾经在比赛中用这个词辱骂裁判,结果被联盟重罚10万美元——哪怕在现实中,科比的政治立场距离恐同不能再远。也有一些女性主义者为了对抗“婊文化”羞辱,发起了“我们都是X子”的活动,用“bitch”称呼彼此,把女性从荡妇羞辱中拯救出来。

当下“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在美国如火如荼,NBA大多数白人球星都站在了抗议前沿,德克尔其实也在转发过各领域运动员下跪抗议的场面以表达支持,但JR对他的控诉,以及他以前捅出的篓子,都说明了在种族平权运动中一些白人的尴尬处境。


支持BLM,难道必须要否定自己吗?为自己的白人身份感到骄傲,怎么就要被打倒了?

德克尔没有意识到,把制度问题混淆成个体问题,看到“白人文化都是垃圾”的说法,他当然会委屈。

但他以个例(“我从来不歧视”)去反驳对不公正体制的批判,无视或是不承认被压迫群体的处境,还强调对白人制定规则的体制(亦可形容为“文化”)感到骄傲,当然会被当作靶子——就像现任美国总统还在不断吹嘘自己为黑人做过的贡献“史上最多,或许只有林肯能比得上”。

困难就在于,在动荡和愤怒(以及当下的社交网络环境)中,发起关于此类议题良性讨论的可能太小了,大多数净土最终都会被各色偏见占领。

或许有一天,黑人——以及我们所有人——都可以从“Negro”这个词里获得解放,让这个词将回归它原本的西班牙语义“黑色”,跟黑人群体彻底脱离关系(当然,中文的“那个”也终于能在西方世界得到解放)。

但JR也好,德克尔也好,只要人心还有偏执,我们“nigger”哥俩好这话,确实是不能轻松说出口的。

黄宇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专稿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黄宇_NS1604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