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超级面罩+叫停体育+封城,蝙蝠侠死敌在疫情之下成了"全美偶像"

2020-04-15 08:26:21 来源: 网易体育
0

4月14日,前NBA球星吉诺比利更新社交网络,分享了一张来自他的家乡阿根廷的照片。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尊吉诺比利雕像的脸上被蒙上一块又大又厚的布罩,作为对市民抗击疫情的建议。


吉诺比利看了很高兴,他也利用自己在社交网络上的影响力用英西双语呼吁民众记得出门戴口罩

“越多人戴口罩,这一措施的效果就会越好!”他写道。

同时,他还转发了物理学家埃里克-托普尔推荐的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证明口罩能够预防Covid-19——这一由新冠病毒引起的疾病。

美国在一月底出现感染病例,一直到现在,“人人戴口罩(#Masks4All)”才终于成为Twitter上的一个热门标签。而在吉诺比利晒出戴口罩的雕像的这一天,全世界确诊Covid-19的患者已经突破192万。

除了吉诺比利之外,马刺也在积极呼吁当地民众戴口罩,邓肯配合工作,晒出了自己戴自制面罩开车的样子。莫宁与热火在本地做慈善,同样做了防护措施,戴了口罩和手套(但他接触的市民还是没有戴)。


可能会有人问,病毒在全世界传了那么久感染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他们到现在才意识到口罩的防护作用?政府部门、卫生机构的官员之前在做什么?一向热衷监督公权力的西方民众又为什么不就口罩问题问责?

其实,4月4日特朗普在每日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国疾控中心关于戴口罩的建议时,自己都不忘吐槽,“反正我是不会戴的。”

他所宣扬的信息非常矛盾,但也反映了无数美国人的态度。这是他们“无口罩裸奔”三个月也不没人问责的根本原因——传统习惯使然。疾控中心之所以改口建议戴口罩,也是因为在确诊和死亡病例的恐怖数字面前,他们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不管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这次新冠疫情几乎把当前人类社会各个层次的矛盾都凸显了出来。全世界也才发现,对于一个简单的该不该戴口罩的问题,都能引发旷日持久的争论,导致无数人可能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

* * * *

从中国政府1月份开始对外公布疫情信息以来,官方防控指南中始终包含佩戴口罩这一要点。

那时候特朗普还在批评美国卫生部长给他的警告是“危言耸听”,大部分美国人看到东亚人人戴口罩的样子还觉得好笑。不管是世界卫生组织还是美国疾控中心,给出的指南都是除了医护人员和病患,普通人“无需佩戴口罩”。

一直到三月底,世界卫生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迈克-莱安还表示:“没有具体证据表明,大众戴口罩有任何潜在的好处。”

到了4月初,美国和新加坡都开始建议民众出门要戴口罩。世卫组织的态度也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莱安又说:“我们的确看到,在社区一级使用口罩,包括自制和布制口罩,都可能有助于应对这一疾病。”


但早在意大利还是疫情新中心的时候,一位在前线拼命的医生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他在医院会佩戴口罩,但当回家面对孩子,他是绝对不戴的,“因为不想给我的孩子留下心理阴影。”

这答案恐怕会令很多早已时刻在外遮面的东亚人感到匪夷所思。在欧美国家的疫情暴发中,民众不戴口罩可能起到多少推动作用,没人能够量化。

而正像那位意大利医生所说,口罩的象征意义(疾病、隐藏)在社会文化中早已趋于负面。

西方发达国家大多人口稀少,空气质量良好,而且优渥的生活已经放松了社会警惕,基本没有人认为有必要进行这样的自我保护。他们喜欢社交、肢体和眼神接触,喜欢户外运动,这与口罩所代表的一切都背道而驰。

有一位美国网民就说:“如果不是万圣节,谁会戴口罩(注:Mask这个词也有面具的意思)呀?”

但在亚洲,为了防止空气中的污染物和过敏源,随处可见戴口罩的人。再者,亚洲偶像文化也一度把口罩变成了时尚潮流。口罩所意味的保护、内向在这里有扎根土壤。

再者,人们对17年前SARS的爆发仍记忆犹新,当一听到可能出现神秘传染病的风吹草动,会本能想去囤积口罩、酒精和消毒液,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集体主义”倾向就能解释完的。

* * * *

而疫情的肆虐,让欧美国家在戴不戴口罩的立场上出现了动摇。本来被污名化的口罩,也开始成了暂时的"救命稻草"。

比如说法国,这个屡次遭受过恐怖威胁的国家曾推出蒙面禁令,就算是穆斯林妇女的蒙面纱巾也在被禁之列,然而新冠疫情改变了法国人的态度。

捷克是欧洲最先强制民众戴口罩的国家,这个人口与武汉市相当的小国到3月底一共出现3237例确诊,31人死亡。比起有自由选择的意大利和西班牙,情况显然要好得多。

3月以来,效仿捷克的欧洲国家也在增多,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要求民众去超市购物必须佩戴口罩,他说:“我很清楚,口罩与我们的文化格格不入。这需要你们经历一个极大的适应过程。”

美国一直到4月才有了这样的共识,最终也才做出“建议”戴口罩的决策。之前阻止国民戴口罩的亚当斯也发布了视频,手把手教民众如何自制口罩。

但口罩令就跟居家令一样,都不是强制性的,一切都靠民众自觉。现在出门不戴口罩的美国人当然大有人在,但在不同地区可能遭到不同的对待。

有些地方种族歧视严重,黑人戴口罩上街总会被警察盘问,甚至不允许进入商店;黄种人本来就已经是随时可能面临被歧视的群体,他们更不愿意戴口罩出门引起更多注意。对于他们来说,戴口罩是罪,不戴也是罪。

而在费城,就出现一位坚持不戴口罩乘坐公共交通的黑人被执法人员强制抬出去,场面十分荒诞(而且其中一位执法人员的戴口罩的方式也是错的)。

笔者特意找了在洛杉矶留学的朋友,让他询问身边的三位美国同学,是否已经开始戴口罩,以及为什么开始戴口罩(原因显而易见,那就是疫情的严重程度,更多的是想问受什么影响开始戴口罩)。


这位甲同学(姑且这么称呼)说自己是从三月初开始戴口罩,媒体的报道是促使其戴口罩的原因之一,当然他的母亲是个医生,也给了他足够的建议和提醒。另外,甲同学还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在公共场所戴口罩,而且在疫情控制住之后,至少还要戴一个月。


这位乙同学开始戴口罩的时间很早,他是从媒体上看到了意大利(乙同学是意大利裔)疫情严重的相关报道,促使他尽快戴上了口罩,而当时美国的确诊病例还没有多少。


这位丙同学表示,只有去公共场所的时候,他才会戴口罩。至于为什么开始选择戴口罩,他的回答是受母亲的影响。

从统计学上说,这三个样本太过稀少,但美国年轻人的态度却也能说明一些问题。早前,在疫情高发阶段,美国学生正好赶上春假,即便媒体和公众苦口婆心的劝说,很多学生依然无法抑制度假的热情,佛罗里达的海滩上就挤满了年轻人,这一度引发全美的争论。

如今全美的人(甚至是全世界的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然而这个过程却看起来太过荒诞。当然了,对于无数因疫情失去工作、失去亲属的人来说,这几个月以来的经历本就是彻头彻尾的荒诞。

有美国网友也感慨道,现在的美国让他想起了《蝙蝠侠》系列电影中被大反派贝恩接管的哥谭市(贝恩虽然是个反派,但他的存在,甚至是行为,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社会体制的挑战和反讽,也一定程度的暗合了人们在疫情失控层面对体制的不满。此前关于小丑的文章里,我们也提到过蝙蝠侠身上的悖论,富人制造了社会问题,然后又以英雄的名义出来解决问题)。

在推特上,很多人纷纷提到贝恩,并且希望能拥有像贝恩一样的面罩,“贝恩戴着面罩、封锁了城市、取消了体育赛事和集会,问题的根源还跟蝙蝠有关,他可是真够超前的。”

* * * *

斯洛文尼亚社会学家米哈尔-瓦薛兹卡说:“人们只是在关键时刻学会了服从。”

但所谓服从的程度,确实因人而异。前不久还在圣安东尼奥当地帮小餐馆送外卖的吉诺比利如今是戴起了口罩,但像呼吁服从居家令那样呼吁服从口罩令的球星还是极少数。

即便是居家令,也引发了不小的反对,尤其是对那些虔诚的宗教信徒。

TMZ就报道称,加州有一群教堂领袖打算把州政府告上法庭,称政府让教堂关门的命令违背了宪法精神,因为宗教服务“对会众的精神健康至关重要。”


但正如韩国的先例所揭示的那样,教堂是最可能出现聚集性疫情的地方之一;在意大利,也已经有上百位牧师感染病毒后去世。现在仍坚持教会服务的牧师有很多也戴上了口罩,这不过是被灾难打破的社会规范之一。

美国一位记者分享了丈夫感染新冠病毒、且出现严重症状的经历。因为他没有出现无法呼吸的情况,所以不能得到医院的收治。当她戴着口罩,陪着丈夫走路前往诊所照CT的时候,还有接待人员连口罩都不戴。

等他们看完医生回家,诊所门外站着两个正在交谈的年长女性,她们都没戴口罩。

于是,他们等着两个人聊完走远才出门。看到街上稀疏的行人,她突然觉得自己和丈夫像是来自未来的造访者:他们带着先知和预感,身边这些还不清楚病毒威力的人,在不久的将来都会成为他们:要么是感染患者;要么是照顾感染患者的人。

如果人们能从这场疫情吸取什么教训,无非是意识形态、社会传统和文化霸权在自然科学规律面前从来都不堪一击。然而在现实中,后者基本永远被放在更次一级的位置上,一如永远得站在特朗普身后的安东尼-福奇(白宫新冠病毒工作组负责人)。

豆豆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 kewell 责任编辑:杨建坤_NS4215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