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恋童癖富豪开主题狂欢派对,拉拉队员成"玩物",特朗普为啥特别仇恨NFL?

2020-07-14 22:27:37 来源: 网易体育
0


最近,华盛顿红皮队(NFL球队)的改名风波在美国体坛闹得沸沸扬扬,因为涉及对美国原住民的歧视,红皮队引来了大量抗议和抵制,重压之下,他们宣布将计划改名。

红皮队其实非常无奈,球队老板丹-斯奈德多年来都对名字争议冷处理,甚至放话说永远不会改,但面对球迷、赞助商、社会机构等多方压力,他还是顶不住了。(具体详情,可以参考这篇:站着OR跪下?6200亿美元的资本力量逼着NFL球队改名

没想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他来了一次“两面夹攻”,在Twitter上批评红皮队和印第安人队的软弱:“球队的名字来自力量而不是软弱,但现在华盛顿红皮和克利夫兰印第安人这两支著名体育球队为了政治正确,都要改名了。”

随后他还将政敌伊丽莎白-沃伦参议员(同时也曾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一)带进来一起攻击道:“印第安人,就跟伊丽莎白-沃伦一样,现在应该非常生气!”

特朗普与NFL的历史恩怨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公开抨击NFL。自从2016年科林-卡佩尼克掀起下跪抗议国歌国旗的活动以后,这位总统就把NFL当成了某种固定靶,时不时就对着他们放两枪,让NFL总裁罗杰-古德尔非常难做。


但其实,特朗普对NFL的成见,并非从卡佩尼克才开始有的,他们之间的恩怨早就持续数十年了,这涉及到文体圈和政坛的水,也是深了去了。

事情要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正当年的特朗普还是美国崭露头角的房地产大亨,走到哪都受欢迎。他对体育很热衷,跟拳王泰森称兄道弟,积极帮麦克马洪的WWE张罗赛事,对已经是收视香饽饽的NFL,他当然也想分一杯羹。

1982年,拥有12只球队的美国橄榄球联盟(USFL)创立,其联盟总裁大卫-迪克森最看重纽约市场,而他自然看中了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特朗普,邀请他担任新泽西上将军的老板。

右边的就是当时的特朗普


右边的就是当时的特朗普

他看到特朗普家族的财富帝国,但却看不到唐纳德本人金玉其外的本质(毕竟他80年代在大西洋城的雄心以破产告终)。1983年,特朗普支付了支付了收购球队的初笔特许权经营费(后来的费用他一直拖欠着),不久就开始跟NFL针锋相对,公然从对手处挖人。

1985年,他又和其他几位老板投票决定修改联赛赛程,把比赛日期从春季改到秋季,此举意图是想挤压NFL的收视,迫使他们跟USFL合并——就好像想凭借企业上市大发横财一样。

而特朗普这种理念跟迪克森出现了根本分歧,但已经被他煽动起来的USFL对NFL的挑衅不止于此,他们还在1986年对NFL提起反垄断法诉讼。但他们只获得了名义上的胜利,USFL仅得到了1美元的赔偿,根据反垄断法翻倍到3美元(USFL要求的赔偿数额最高达到17亿美元)。

这个裁决结果根本就是在打USFL的脸,也直接导致整个联赛无法继续正常经营,负债近2亿美元,整个1986赛季的比赛都没打,很快就进入停摆状态,彻底退出体育市场。

1990年,USFL受到了法院裁决的赔偿支票,一共3.76美元,那76美分是在诉讼继续期间的利息。USFL从未兑现这张支票。


简单来说,这短短几年的闹剧足以让美国橄榄球的人都恶心透了特朗普。

USFL坦帕湾匪徒队的老板约翰-巴斯特就曾在给特朗普的公开信中写道:“或许其他人可能容忍你那些麻木不仁的污言秽语,但我不会再忍受了。”

“你比我高大、年轻、强壮,而这就意味着如果下次你再对我或者其他不愿意跪舔你的人出言不逊,我绝不后悔一拳打你嘴上。我真希望你自己对此无知,但你不止伤害了自己和同僚,同时也在分裂他们。”

这封在三十多年前写下的信放到如今来看简直是加倍讽刺。但当时的美国并不能预见未来。而特朗普当然会继续跳下去,毕竟NFL太赚钱了。

特朗普组织NFL主题狂欢派对 前NBA球星和恋童癖富豪是座上宾

2019年8月,66岁杰弗里-爱泼斯坦在曼哈顿监狱自缢身亡。

爱泼斯坦


爱泼斯坦

这位美国富豪的被捕和身故,被称作“可撼动欧美政坛”的悬案。与英美上流社会的权贵交往甚密的他被指控安排未成年人性交易,让她们在曼哈顿和佛罗里达的豪宅内与权贵发生关系。

克林顿女装画


克林顿女装画

就像当年的韦恩斯坦(好莱坞大佬,被多名女星指控性侵)一样,爱泼斯坦的丑闻被曝光后,与他来往过密的人也立刻引来了媒体和公众的怀疑目光,这些人包括英国皇室(安德鲁王子受到指控),克林顿夫妇(爱泼斯坦在曼哈顿的豪宅中挂有一幅比尔-克林顿穿女装的巨幅画像),当然也少不了特朗普。

特朗普与爱泼斯坦


特朗普与爱泼斯坦

哪怕特朗普在爱泼斯坦案发后就竭力撇清关系,但越来越多的历史证据表明,他们曾经有多么塑料的兄弟情。

早在爱泼斯坦自杀前,《华盛顿邮报》就曾揭露特朗普、爱泼斯坦和NFL之间的“那些事儿”。

那是在他把USFL搞破产、在大西洋城搞赌场失败、第一次婚姻也彻底失败的时候了。

特朗普与爱泼斯坦


特朗普与爱泼斯坦

1992年底,特朗普还想在橄榄球圈东山再起,他在自己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玛尔拉戈庄园内举办了一场狂欢派对,爱泼斯坦就是其中的贵客,而多位NFL球队的拉拉队员也被请来助兴。他甚至还邀请了NBC电视台来拍摄这一盛会。

于是,NBC的镜头忠实记录下特朗普如何对拉拉队员们上下其手,与爱泼斯坦热络交谈。

派对现场的特朗普与爱泼斯坦


派对现场的特朗普与爱泼斯坦

他当时还得意洋洋接受了NBC的采访,说自己不会竞选总统,“因为我这个人争议太多啦。我喜欢漂亮女人,喜欢跟她们约会。我爱女人,人们觉得这话很难听。”

特朗普与拉拉队员们在泳池嬉戏,还邀请她们留在庄园过夜,其中很多人都答应了。这些拉拉队员大抵来自布法罗比尔队和迈阿密海豚队(两支NFL球队),她们当时基本都20出头,都还贪慕虚荣。

麦克米伦


麦克米伦

出现在那场派对中的面孔还有曾担任国会议员的汤姆-麦克米伦——此人参加过ABA选秀,曾在NBA效力多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角色球员,但据信却是美国国会有史以来身材最高的议员。

爱泼斯坦事发后,他也赶紧否认自己跟他很熟,说他们不过是点头之交,20年没有交往云云,并对爱泼斯坦的罪行感到“震惊”。

就算是专职挖料的媒体,也很难洞悉爱泼斯坦丑闻的全部真相;对于普通人来说,爱泼斯坦的丑闻可能更多像是猎奇传说,让他们得以窥见所谓“上流社会”的一角。

特朗普与NFL持续不断的"拉扯"

在那场派对后的几十年时间里,特朗普在商界起起伏伏,丑闻堆积如山而他毫不介怀,他也从没有停止对NFL的关注和兴趣。

出于对球员脑震荡风险的担忧(主要还是随之而来的舆论批评),NFL在2013年禁止球员用头盔顶部进行撞击的行为,引发了很多争议。


特朗普自然是禁令的反对者,他当时抨击道:“这项运动怎么回事?我觉得这简直算得上终结的开始了。”

但他依然喜欢橄榄球,点名夸赞蒂姆-蒂博,还会守着电视等着看NFL选秀。

但当他在2014年竞标收购布法罗比尔队(他1992年的派对上邀请过比尔队的拉拉队员)失败后,就对NFL开始了漫长的嘴炮进攻。

他开始批评NFL总裁罗杰-古德尔“屁股歪”,整个联赛从头到尾都透着软蛋气息,“我再也不看NFL的比赛了!(2014年10月6日推文)”

到2015年,传奇巨星汤姆-布罗迪和新英格兰爱国者队陷入了“放气门”丑闻,特朗普又不服气了,说布罗迪遭到NFL的针对,“NFL球员就算被起诉谋杀都不会被禁赛,然而联盟却在没证据的情况下针对布罗迪,狗屎!”

同时,他也亲昵的称爱国者队老板罗伯特-克拉夫特是他的好友——去年,克拉夫特也遭遇佛罗里达警方“引诱他人卖淫”的指控(多么意外),很多受害女性还都来自中国。

而在今年4月,克拉夫特那架喷有爱国者队队标的私人飞机也出现在中国,是他在购买和运送医疗物资,爱国者队在官网上发稿宣传称:“这是一次爱国任务。”

但等到卡佩尼克下跪,与克拉夫特的交情也不能让特朗普对NFL嘴下留情了,他就这样无止境喷这个联赛喷了四年,如今可真是有点累觉不爱的感觉了。


反正,就跟他的拳击梦赌圣梦一样,他应该很清楚自己的橄榄球梦是做不成了。

曾经他一度无限接近的联盟,如今做着他在集会演讲中所斥责的“叛国者”会做的那些事:支持有色人种平权,反省过往的制度性歧视,这被他称为“试图改写我们的历史”。

他口中的“我们”,其实有很大误导和欺骗性,因为他所指的只有白人——更具体来讲,只有白人男性而已。

但或许爱泼斯坦的惨烈下场就已经是个预兆,如今这个世界对“特朗普们”的容忍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

豆豆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 kewell 责任编辑:杨建坤_NS4215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