侮辱女州长、拿医疗物资威胁政敌的川普,为何突然与宿敌NBA和解?

2020-04-06 07:38:15 来源: 网易体育
0

如今,新冠疫情在美国的肆虐犹如火山喷发,确诊病例超过30万,而且暂时还没有缓下来的迹象。

NBA也因此已经停摆二十多天,球员们没球可打,球迷们无球可看,而最焦头烂额的依然是NBA总裁萧华,因为他要兼顾各方利益,包括转播商、联盟和球员等等,不到万不得已,取消赛季永远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与萧华同样焦头烂额的,还有北美其他体育联盟的总裁们,当然往更高层次说,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是一样急不可耐,他要考虑的就更多更广了。

于是在4月4日,特朗普与全美主要体育联盟的总裁进行了一次电话会议。


总统希望体育能尽快回归到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我想要球迷回到球场,只要做好准备,就尽快复赛。球迷都想看篮球、棒球、橄榄球和冰球比赛,他们也想到高尔夫球场呼吸新鲜空气了。”

萧华自然参与了会议,而且他难得与特朗普保持了一致的立场,发言称既然NBA是最先停赛的,他也希望NBA能做到带头复工。而特朗普也投桃报李,建议总裁们拿出可行的税收优惠方案向政府游说,以刺激球迷看比赛的热情。

如此和谐的画面,在新冠肺炎出现之前,是无法想象的。毕竟特朗普跟NBA的过往是极其不愉快的。

从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当选总统开始,NBA就一直站在他的对立面(NBA大部分人都支持民主党,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回到2016年11月8日,那是美国总统大选日。在这一天,许多人仿佛看到了末日来临。

在结果尘埃落定后,乔尔-恩比德发推称:“好吧,美国这是在摆烂呢!!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相信过程了……”

CJ-麦科勒姆也哀嚎道:“上帝啊,请救救我们,现在我们都需要你的帮助!”


之后的4年,NBA更是成为全美反对特朗普最明确也最激烈的体育联盟。史蒂夫-科尔、格雷格-波波维奇、斯蒂芬-库里和勒布朗-詹姆斯带头,让NBA很快成了特朗普的眼中钉。

卫冕冠军造访白宫的传统被中断,总统在Twitter上直接点名批评球员,双方在无数政治议题上进行交战。


如萧华所愿,NBA成了美国进步派的代表企业,但就在特朗普陷入弹劾案纠纷的同时,他也遇到了自己总裁任内的最大考验——NBA先是失去了中国市场上亿的营收,随后,又因为病毒而暂时失去了赛季。


图为NFL总裁古德尔和萧华

在如今全美(甚至全世界)面临极大困境的形势下,再往回看,恩比德等人在2016年的一语成谶,确实令人唏嘘。彼时他们已知大难临头,但人最怕的莫过于未知的恐惧,没想到,这场劫难会是以数十万人感染Covid-19、全美上千万人遭遇失业打击的形式呈现的。

但疫情也让人发现,再多殊途,可能最终也有同归。不管是NBA还是联邦政府,希望尽快复赛的出发点都是一样的:在经济几乎瘫痪的情况下,领导人都已经感到了切肤之痛。

* * * *

这种切肤之痛,正在全美蔓延。

周末,媒体曝出了爵士准备裁员的消息。

自从NBA停赛,一些老板在篮球之外的生意已经受损,球馆的运营更是举步维艰。尽管很多球星和老板慷慨解囊资助了底层员工,但这种救济不可能是普遍现象,也不可能长久。

爵士被下岗的员工不涉及篮球运营部门,没下岗的一些员工也被降薪。

NBA现在才有球队开始裁员,在美国已经属于比较难得了。《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企业3月份裁撤70.1万个工作岗位,而向政府登记领取失业救济的民众已经创下历史纪录,超过了660万人。


NBA作为体量庞大、收入超高的联盟能撑得久一点,但自从停赛以来,联盟就无时无刻不在测算损失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灾难性场景。

复赛遥遥无期,前景也愈发悲观起来。研究指出,NBA、MLB和NHL三家联赛的转播商将因疫情减少约10亿美元的广告收入。其中NBA占了大头,如果没有疫情,其剩余常规赛和季后赛原本可以为转播商带来超过8亿的广告收入。

NBA始终不愿意宣布取消赛季,因为他们知道,取消比赛所带来的无数广告、门票等篮球相关收入损失将会引发连锁反应。

萧华已经带领联盟高管率先降薪20%,但如果无法复赛,所有球员也都会受到影响。他们会损失打不上的比赛的薪水,提前预支薪水的则要进行偿还。

上一次双方在劳资谈判中拉锯许久是为了分钱;而现在,劳资双方虽然还不至于正式上谈判桌,但在目前的磋商中,拉锯已经开始,这一次他们要谈的,则是如何分配承担损失的责任。


据称NBA在与工会商讨从4月15日开始让球员减少50%工资所得的可能。工会暂时没同意,他们拿出的方案是从5月中旬开始每次发薪减少25%。

球员在最近的发薪日(4月1日)之前的薪水,他们都正常领完了。但降薪势在必行,且根据NBA收入损失程度,他们说不定还要把之前得到的钱按比例还回去一部分。

担任球员工会副主席的麦科勒姆表示,这是所有人都没遇见过的情况,这个赛季太过艰难,“更别提我们(工会)对某位老板(指火箭)的意见和在中国遇到的打击,这些事情都让篮球相关收入(BRI)大受影响。”

“可以说亚当算是遇上了真考验,而目前他的应对是能赢得我们尊重的。”他说。

虽然CJ提到了,但或许他自己并没意识到,不管是莫雷事件还是新冠疫情,在很大程度上都模糊了美国政治的传统边界。

为了挽救经济损失,萧华看起来是跟特朗普站到了一起。但这是过去的割裂导致的结果,而未来这种割裂仍将继续。NBA不希望等重开赛季时,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但如果他们能早早团结,也绝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 * * *

3月25日,美国国会通过了2.2万亿美元的经济振兴计划,民主和共和两党无人投反对票。到了生死存亡关头,他们终于可以抛开党派斗争了?不,实际上,真正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在全票通过救助法案之后的日子里,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从关系微妙到矛盾激化,连抗疫方针也都以党派立场为转移。

从2008年以后,联邦政府就结束了州长担任总统的传统,面对“恐怖主义”这个国际大命题,这些地方官员退出了主流媒体的舞台,影响力日渐式微。

有人说一个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但缺少一个强有力的、统一的声音,反倒成了掣肘美国抗疫的原因。

在疫情期间,纽约州和加州州长热度猛增,因为他们的积极作为吸引了大量媒体报道。然而这些作为的背后,全是他们与联邦政府的角力。

纽约的库莫州长(民主党人)3月上旬接受采访时还表示,他愿意放下党派矛盾,与总统通力合作。他的治所是疫情中心,希望能得到联邦政府的积极救援。库莫承认,纽约可能是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最多的地方,但这时候国家需要的是团结。


图为纽约州长库莫

但特朗普驳斥了他提出的3万台呼吸机援助要求(哪怕福奇医生确认纽约有这么大缺口),库莫后来愤怒地说:“就给我400台我还要感谢他吗?”

至于加州的纽森州长(也是民主党人),他应该根本没指望过联邦政府能管这里,在接受采访时轻描淡写说“我们一台呼吸机都没得到”,联邦政府给了他们170台,还是坏的(后来他们自己拿去修好了)。


图为加州州长纽森

但纽森是最早下达居家令的州长之一,他们的迅速行动起码为医疗系统赢得了一两周宝贵的准备时间。目前加州测试了近13万人,1.2万人确诊,2300人住院,约1000人是重症,情况远好过纽约。

包括库莫在内,很多民主党州长早已在世界范围内搜寻可订购的医疗设备,他们早已意识到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他们只能靠自己。

而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态度是如果州长想得到联邦应急储备,最好开始多说他好话,别再给国家添堵。

有学者把他这种执政方式与去年的弹劾案联系起来。特朗普要用物资从州长那里换得好处,跟他用援助从乌克兰那里换得好处——也就是所谓的“交换补偿(Quid pro quo)”——本质上是一样的。


特朗普早前曾如此攻击立场敌对的州长,而且有侮辱女性之嫌,“我说,‘迈克(副总统彭斯),别给华盛顿州长(杰伊-因斯利,依然是民主党人)打电话,那是浪费时间。也别给密歇根那女的(指女州长格雷琴-惠特默,还是民主党人)打电话。如果他们不好好对你,我是不会给他们电话的。’”


(密歇根州长惠特默穿着印有特朗普污蔑言语的T恤接受采访,T恤上印的是‘来自密歇根那女的’)

《华盛顿邮报》也报道称,特朗普的忠实盟友、来自共和党的佛罗里达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提出的对应急储备的需求完全被满足,但其他很多州只得到了他们要求的很少一部分(佛罗里达是最晚下达居家令的地方之一,德桑蒂斯一度非常强硬的拒绝关闭海滩,招致相当多的批评)。

纽约州州长库莫也是个狠人,特朗普不是想要感恩吗?他一不做二不休,公开感谢了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援助,狠狠打了联邦政府的脸。

加州州长纽森则连本地职业俱乐部的面子也不给,特朗普说希望NFL新赛季正常开始,球迷可以入场观看,而纽森立刻在新闻发布会上否定称:“我想这不会发生。”

红蓝(红代表共和党,蓝代表民主党)州之间的争端也很多。田纳西州长(共和党人)迟迟不愿下居家令(一直到4月3日才下),称“保护个人自由非常重要”,搞得隔壁肯塔基州急眼,其州长(民主党人)要民众千万别去田纳西,“我们已经采取了非常积极的措施保护民众,但我们南边的邻居可不是这样。如果你跨过边境去了那边的餐馆或什么还开门的店子,你就会把病毒带回州里。”

这些撕裂和分歧会如何影响病毒在美国二线以下人口没那么密集的城市里传播,没人能准确预测。

脱离了这些语境谈NBA恢复赛季的可能,无疑是痴人说梦。但可悲的是,就跟莫雷事件一样,很多东西都不是萧华能够控制的。他能做的,只有测算并尽力弥补损失,并主导一次(或很多次)公正的劳资谈判。

所有人都是受害者,然而所有人都并不无辜。

三年前,民主党人们聚集在曼哈顿的贾维茨会展中心,准备庆祝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的胜利。如今,这里已经被改建为临时医院。


也是三年前,勒布朗-詹姆斯安抚美国民众称:“如果我们继续保持信仰,那美利坚会没事的(If we continue the faith, we will BE ALRIGHT)”但事实证明,他再怎么做个模范公民也阻挡不了规模过于庞大的倒退逆潮。

如今看他在特朗普当选后发表的那篇长文,竟成了一碗彻底酸掉的鸡汤。

豆豆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杨建坤_NS4215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