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4亿投入甩掉"升降机"大帽 17年坚守画上句点

文/许松 编辑/Pbb

“我接手足球的时候,重庆足球是甲A相当于中超,现在我把主导权交出去的时候,仍然是中超,我没有让这座城市失望。”

话音未落,掌声经久不息,这位已近耄耋之年的老者,本已无欲则刚的他,还是有一丝的“哽咽”。身穿中山装,脚踩黑皮鞋,精神矍铄,头发打理的一丝不乱,戴一副眼镜,更彰显了他的儒雅。

说起足球,谈到重庆,他神采奕奕;本可滔滔不绝,但他深知自己已不再是这片土地上足球的主人,不到3分钟的讲话,简短却饱含深情,是告别,更似在告白。

“我79年没有离开过重庆。在重庆,我从一个穷人变成了一个老板,从重庆的一介草民变成了都市文明市民。我非常爱这个地方,我愿意为重庆的经济建设、文化教育做一些贡献。还因为我热爱足球,从小就爱足球、玩足球、踢足球,所以到老了投资足球。足球给了我很多,给了我强健的体魄,我虚岁80岁了,怎么看都还没有弓腰驼背嘛,这都是拜足球所赐。”

“足球培养了我坚韧的性格,办一个企业、办一个足球俱乐部多难多难,如果性格不坚定,很快你就会撤退。当然,足球给了我欢乐。我和广大的重庆球迷一样,有时候高兴得手舞足蹈,高兴得泪流满面。”

“繁荣昌盛”,这是尹明善对重庆足球未来的最后寄语,说完,他鞠躬,缓步下台。

第一次举起力帆的牌匾的尹明善当时肯定没想到,重庆足球这个大旗他一举就是17年。

“一个孩子如果在我投资足球时出生,现在已经上高中了......”

17年,占据了这位老者迄今将近1/4的生命时间,“我不后悔,从来没有过。17年来,虽然起起伏伏,但总算是坚持住了。尤其是我看到,在这里热爱足球的人,从少数变成了多数,从一般看球变成了激情燃烧,我觉得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岁月倥偬,伴随着的是尹明善近8.4亿真金白银的投入!

1997年之前,重庆还没有一支真正在顶级职业联赛的球队,那一年武汉的前卫寰岛俱乐部搬迁至重庆,于是重庆足球第一次有了万人助威的盛世场景。2000年,尹明善斥资5580万元买下了前卫寰岛俱乐部,并将其更名“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

11月12日,在4万重庆球迷的雄起声中,当时冠名为重庆隆鑫的寰岛队4-0战胜北京国安,夺得了足协杯冠军,力帆同时在现场揭牌,这也成为了力帆队史上的第一个全国冠军。

同一年,尹明善还斥资8000万元收购了重庆洋河体育场,并打造成为了力帆洋河训练基地,这也成为了力帆一直以来的大本营。

2001年力帆排名甲A第9名。2002年夺得第6名,按照中国足协制定的算法(2002年排名X0.5+2003年排名=中超积分),力帆在冲超的道路上占到了先机。

可未曾料想,风云突变,2003年力帆成绩一落千丈,在末代甲A的最后一轮,更是遭遇了“只有输球才能进中超”的尴尬。

最后一轮比赛前,力帆、天津、青岛三个队中超积分相同,依据中超积分相同球队看2003年排名的原则,力帆排名最后,而力帆最后一轮面对青岛,如果青岛赢了,而天津不赢,青岛2003年排名就会超过天津,而天津的中超积分就会超过力帆,这样力帆就能抓住最后一个中超名额。

但那是个疯狂的时代,志在冲击冠军的上海国际“意外”输给了天津,力帆也输了,但已成无用功。

2003年底,尹明善以3800万买下了云南红塔的中超壳,力帆也成为了中超元年的参赛俱乐部。

借壳还魂的力帆在中超并不好过。2004-2006年,尹明善每年投入将近3000万元,但由于俱乐部青训难出好苗子,又没有引进好内、外援的情况下,连续3年垫底,侥幸逃过两年降级的力帆在2006年中超恢复升降级后,成为那年唯一的降级球队。

虽然降级,但尹明善对俱乐部的投入却没有大幅缩减,2007年和2008年每年约投入2500万。2008年,力帆在魏新的带领下,以中甲第2的身份神奇杀回中超。

重回中超,尹明善将投入提升到3000万,但这仍无法改变球队降级的命运。被称作“升降机”的力帆,却借着2010年中国足坛反赌,再次重回中超。

2010年,尹明善将投入提高到5000万,但因为球队自身实力不足,排名联赛倒数第2,再度降级,这也是力帆队7年内的第四次降级。

力帆虽然多年挣扎在升降级边缘,但尹明善对足球的热爱和支持从来没有动摇过。

这次降级对于力帆的影响是巨大的。由于力帆的成绩乏善可陈,重庆市政府出面、重庆市体育局牵头,成立了重庆足球俱乐部(重庆FC)。很多原本属于力帆的资源倾斜到了新球队,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力帆主场从奥体中心被迫远走到了永川和涪陵。

尹明善在那时萌生了将球队转让的想法,但因为他对重庆足球的热爱,还有要将球队留在重庆的坚持,最终他选择了坚守。接下来几年,他每年投入都在3000万左右。

2013年底,重庆FC俱乐部解散。2014年,尹明善加大投入,砸下7000万,力帆又一次冲超成功。

同样是在2014年,力帆集团开始搞战略转型,大规模投资新能源汽车,首期投资就要50个亿以上,后期投资甚至超过100亿。

2014年年底,尹明善选择转让力帆俱乐部。

“转让俱乐部也是出于集中经济力量的考虑,当时希望找到一个有实力、且愿意承诺永远坚守重庆的合作伙伴。”

2014年底,尹明善以1000万(实际华夏国瑞只支付了200万)的“白菜价”将俱乐部转让给了一家名为北京华夏国瑞的公司,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把球队留在重庆。

但随着这个空壳公司的真面目被揭开,中国足协最终叫停了转让,尹明善也收回了球队的所有权。

为了保住球队,同时让球队在将来有一个好的归宿,2015年尹明善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全年投入超过1个亿。2016年,俱乐部总投入超过1.2亿,其中一半是尹明善出的,最终球队排名中超第8,顺利保级。

1月5日,武汉当代集团入主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的发布会召开,当代集团正式收购力帆俱乐部90%的股份,俱乐部更名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重庆足协已批复同意,并已在中国足协办理股权转让、更名等公示以及备案、审批手续。

拿到5.4亿的尹明善正式退居重庆足球的幕后。[详细]

02“一年2、3亿负担太重,要对重庆城有个交代”

“当我利润3个多亿的时候,拿3千万,小事情,但现在我利润只有4、5个亿的时候,要拿2、3个亿的话,负担就沉重了,并不是我不喜欢足球了,并不是我厌恶足球了,实在是觉得自己的能力不相称了。”

2016年初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上,尹明善以21亿美元身家排在第955位,一年1-2亿左右的支出,对他来说也并不是大数目。“钱不是我们转让的决定性原因,我们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接受者要承诺球队永远留在重庆。”

“我投资足球的时候62岁,当时我觉得自己不老,这就是足球的魅力。但如果我还继续坚守下去的话,重庆足球难免会像我一样衰老下去,所以需要吐故纳新、新陈代谢。”

79岁的尹明善说得从容又真实。

在经历过一次转让风波之后,尹明善这次的决定更加慎重。

虽然没有弓腰驼背,但他毕竟已是年近耄耋的老者,精力已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充沛。从47岁创业,到62岁杀入中国富豪榜前50,再到力帆集团转型,尹明善真得很忙。

尹明善之前就曾对外界称,将在最近两年内退休。本已在2015年选好的力帆集团接班人尚游,却在仅仅2个月后突然请辞,尹明善自己直言不讳,“肩上压力太大”。

“我确实年龄大了,本来打算是把足球这块交给家人的,但是子女的兴趣往往跟父母不一样,所以我不强迫他们做什么,他们喜欢什么就干什么,比如说我儿子对赛车比较感兴趣,他去干那个就去干吧,我也不强求他们。如果家里人跟我一样这么痴迷的话,那么我肯定会继续干下去。”

本着对重庆足球负责的态度,尹明善仍保留了俱乐部10%的占股,“我要对重庆城有个交代”。

“我投资足球的初衷不是为了赚钱。我原来是个穷光蛋,现在有了一些钱,为父老乡亲制造点欢乐也没什么,而且我自己也喜欢足球。看到那么多重庆人喜欢足球,我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我从不后悔投资足球。能够为重庆足球做一点贡献,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我现在去看球也尽可能不让大家看见,低调一些,因为觉得有时候球迷对我很感激,很尊敬,这让我承受不住。”

“这几年我们也在慢慢寻找合作对象,有很多很有钱的企业跟我们谈,但是他们除了钱,对足球事业没那么热爱,甚至会把足球弄成赚钱的工具,那就对不住重庆和重庆足球了。”

为重庆足球挑选“对象”,尹明善煞费苦心。“当代集团对足球的热情和热爱,这一点在其他企业身上并不多。而且他们实力比我们更强,经营足球的经验比我们更丰富。他们就是我们最合适的伙伴,虽然不一定是实力最强的,但确是最门当户对的。”


  我投资足球的初衷不是为了赚钱。
  能够为重庆足球做一点贡献,
  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据了解,早在2016年6月,力帆俱乐部就和当代集团签署了转让协议,但直到今年1月才正式对外宣布,而这也是尹明善对当代集团设置的一关小小的考验。“过去的半年,力帆俱乐部和当代集团就像是两个搞对象的人在谈恋爱,到今天可以说是正式结婚了。”

据知情人透露:“在2014年发生了转让被叫停的事件之后,力帆这次转让相当谨慎,一是为了确保俱乐部的平稳过渡,二是考察新东家对投资足球的决心和运营球队的能力,当时双方有个重要约定,如果俱乐部运营不理想,力帆有权收回股权。”

中国有句古话,“扶上马,还要送一程”。

“未来至少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力帆都会在俱乐部拥有股份,出力出钱,接下来我们也会在年轻球员培养和梯队建设上继续提供帮助。因为当代集团在武汉,许多事情还需要我们引领,新建一些基地也来不及,也有必要把现有的场地和设备提供给他们使用。同时,武汉虽说不远,但也不近,万一发生了比较紧急的事,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需要力帆先站出来把担子扛起来。力帆总的态度是支持,不干扰。”

退居幕后的尹明善和重庆足球的故事,未完,待续......[详细]

03中国足球少有的坚守者 真正爱足球的“摆渡人”

说起曾经的老板,这几年在力帆焕发第二春又从这离开的王栋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在力帆,俱乐部从没有拖欠过一分钱的工资,老板是真的爱足球”。

“即使力帆这些年不断升降级,但我很庆幸的是,重庆一直都有足球,真的想对尹老板说声谢谢。”一位重庆60多岁的老球迷哽咽的说到。

在鞠完这一躬后,尹明善正式作别,但他永远不会告别重庆足球。

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而尹明善就是重庆足球的“摆渡人”。没有那么多的丰功伟绩,但他让足球的火种一直燃烧在山城,这已是了不起的功绩。

中国足球不缺钱,缺的是那些甘愿为中国足球而坚守的人!

面对媒体们一轮又一轮的“轰炸”,尹明善对答如流,睿智又不失风趣,夹杂着重庆方言的普通话,听上去更有味道。

“小摩托(费尔南多)可是重庆的一块宝贝啊,一定要留住他,我们的球迷也要多多爱护他。他可是中超现在的第一外援,你不要看价格,要看他的价值,现在我看他的进球集锦都会热血澎湃,别人根本防不住啊。”

本来是提给力帆俱乐部新董事长蒋立章关于球队外援调整的问题,尹明善在蒋立章说完后,接过话头,眉飞色舞地侃侃而谈。

那一刻,他更像是一个看了很多年球的重庆资深老球迷。[详细]

=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