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乘风破浪》为致敬他 中国赛车第一人成韩寒启蒙

采编/李晓天

亭林镇,这是赛车手、作家、导演韩寒的家乡,也是他新片《乘风破浪》中故事发生的地方,主人公徐太浪是一名颇有天分的赛车手,生死时刻穿越回过去与父亲成为兄弟并最终和解。徐太浪这个名字并非完全迎合剧中“做人不要太浪”的梗,而是致敬韩寒在赛车圈亦师亦友的兄弟——徐浪。

徐浪,1976年出生在浙江金华的一个小县城武义,他是中国最好的越野赛车手,2006年他参加达喀尔拉力赛获得第19名的成绩,这是中国车手参加达喀尔的最好战绩,至今也没人能超越。

徐浪曾是中国最好的拉力赛车手,其保持的国内车手达喀尔战绩至今无人超越。

然而就在9年前俄罗斯的穿越东方拉力赛上,一场意外带走了这个当时中国最好的赛车手。

由于当年达喀尔拉力赛的取消,徐浪改道参加穿越东方拉力赛,比赛中他一直稳定在前十位,但在第5个比赛日,一场大雨改变了这一切。大雨导致的赛道泥泞使得不少车辆都陷入泥里无法再前行,为了帮助前面的赛车脱困,徐浪走下车来与一众车手一起帮助拖车,要负责指挥沟通的徐浪并没有佩戴安全头盔,而就在这时拖车绳意外坠落,车钩直直砸到了徐浪的头上。

徐浪当即被直升机送往医院,一同参赛的中国车手卢宁军目睹了这一切,后来他在自己的博客写到:“擦干眼泪,继续向祖国东方前进,而这次我们却把徐浪永远留在了俄罗斯。”后据好友爆料,由于车钩直接砸中了徐浪的面部导致其面部严重受损,葬礼化妆师花了很长时间才得以还原他的脸。

在韩寒心中,徐浪不仅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赛车的启蒙。2002年韩寒刚进赛车圈就将自己的车开去了武义,他称徐浪是中国最好的拉力赛车手。在韩寒纪念自己拉力赛十年的文章最后,他说:“我从你身上学到如何开车,我赛段里的每一个动作也许都有你的影子,你让我知道有些东西是不会磨灭的”。

韩寒的老板夏青说韩寒之所以与徐浪十分要好是因为两个人都没有心眼,小孩子脾气,在夏青眼里或许韩寒还要更加成熟一点。

徐浪第一次摸车只有十一二岁,家里买了一台铃木100摩托车,这也是镇上第一台日产车,徐浪经常趁着爸爸午睡的时候偷溜出去骑车玩。与电影里徐太浪爱车他爸就把他送去开救护车的情节相同,生活中徐浪爱车他爸就把他送到了公安局,去开警车。

武义公安局的老警察至今还记忆犹新,徐浪出警车速奇高,把坐在副驾的民警吓得脸色发青,那之后公安局没人敢坐徐浪的车。每次徐浪在武义后山练车都会先轰三下油门,村里的人知道徐浪要练车了就开始奔走相告:徐浪下山了!快把孩子收好!鸡鸭鹅狗都圈起来!

2000年徐浪瞒着家里人偷偷报名了中汽联的赛车培训班,从此开始了职业赛车生涯,那一年徐浪开着改装的捷达去参加了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并且拿回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这是徐浪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放眼望去一众车手和车队,只有他没有赞助、没有教练独自参赛,这次参赛的经历也让徐浪在2001年被上海大众333车队相中成为了一名职业赛车手。

韩寒曾说无论赛车圈内圈外,徐浪算得上他最好的朋友。

此后徐浪一路狂飙,曾经拿到过达喀尔拉力赛第19名的成绩,这个成绩也是中国车手达喀尔的最好战绩,至今仍无人超越。这个成绩徐浪本人并不满意,在他眼中只有进了前十才有意义,但是韩寒曾在自己的博客上透露徐浪当时的赛车只进行了一点改装,与其他参加达喀尔的厂车根本无法相比,用他的话说那些厂车“可以直接从三楼掉下去继续开”。

在韩寒心中,徐浪对赛车有着一颗赤子之心,不掺任何杂质。2007年徐浪所在的云南红河车队宣布退出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一心想参赛的徐浪就和几个朋友一起组建了一支无名车队。原本大家对车队的发展都一致看好,怎料车队一直拉不到大的赞助,徐浪只有自己出钱维持车队的正常运转。据当时同在无名车队的黎庆洪回忆,拉不到赞助徐浪仍十分乐观得对他们说团队更需要努力,把“无名”变“有名”。

在圈内车手和赛车媒体人眼中,徐浪是一个仗义的大哥。徐浪的生前好友也是赛车记者的柳凌告诉网易体育,有一年他去丽江散心,徐浪就从昆明飞到丽江去陪柳凌,回去的时候徐浪开了一辆三菱evo6,那是他车队老板的车,在十八弯的山路上徐浪把车开得飞快,一路上被超车的司机看得目瞪口。

徐浪不愿开场地赛是因为觉得场地赛就是互相超车、相撞,他觉得这样太伤感情。有一年中汽联组织捐款,徐浪的无名车队原本想捐50万出来,后来发现有赞助的车队也捐不出这么多,他担心驳了别的车队面子于是少捐了一点。

能捐50万并非意味着徐浪是个有钱人,相反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一直为资金所困扰,参加国外的比赛自费一半、在国内的拉练还是自费,徐浪自己说从没因为赛车赚过钱,都是一直在贴钱,直到徐浪去世,他的爸爸还直言他为了心中的理想欠下了近百万的外债。[详细]

02徐浪离世时妻子已怀孕5个月 灵前告白:来生还嫁他

尽管赛车占据了徐浪的大部分生活,但他也有自己心中柔软的地方。车手徐浪的博客是徐浪最常抒发情感的地方,2007年徐浪曾在博客说自己可能更年期到了,想结婚,然后生个儿子好好培养下一代。这个女人他找到了,儿子也有了,只可惜他没能在活着的时候好好看看儿子。

徐浪的妻子名叫寸丽珍,二人相识在赛道旁,寸丽珍是云南红河车队的车模,寸丽珍回忆最初遇到徐浪时徐浪就找自己来合影,正在她惊讶飞车王竟然认识自己的时候,徐浪如数家珍得说出寸丽珍曾经参加过的大大小小模特比赛获得过的名次,寸丽珍这才知道原来这位飞车王竟早已对自己倾心。

徐浪儿子明年满10岁,现在健康活泼。

2008年清明节,徐浪趁着训练放假回家扫墓的间隙,与寸丽珍领证成为了夫妻。5月份的环塔拉力赛上,寸丽珍告诉徐浪他要当爸爸了,徐浪喜不自胜。但这对新人一直没有宴请宾客,只因徐浪心中还有拉力赛的梦想没有实现,穿越东方拉力赛之前徐浪曾允诺寸丽珍,自己回来就会办喜宴,将以武义最隆重的仪式迎娶寸丽珍,让她体体面面得嫁进徐家。不想这个承诺永远实现不了了。

徐浪遗体运回武义时,寸丽珍忍不住心中的感情扑向灵柩,嚎啕大哭着质问徐浪为什么说过回来就娶她的话不算话。葬礼举办时,寸丽珍在徐浪的灵台前泪眼婆娑得说:“如有来生,我还嫁你”。

徐浪生命中另一个最重要的女人就是徐妈妈,徐妈妈豪爽,喜欢喝酒,徐浪老家公安局的同事几乎都陪徐妈喝过酒。柳凌告诉网易体育不管去哪,徐浪总把徐妈的照片放在自己的钱包,不训练时还常陪徐妈一起去旅游。

并不富裕的徐浪还一直资助着云南东川的一个贫困女孩,女孩在北京上学,她和徐浪一直未曾谋面,所有了解都来源于书信。女孩时常会给徐浪写信,聊些近况表达感激,她不知道徐浪是谁,只知道一直资助自己的好心叔叔是开赛车的,并且车开得非常好。

直到徐浪逝世,赛车记者陈博宇给女孩打电话说他今后再也读不到你写的信了,女孩在电话那头一边哭一边不停地问“为什么会这样?”

徐浪善良,有时善良的失了原则,徐爸提起徐浪说有一次他把翻进家里的小偷抓了个正着,小偷求饶说人生无奈自己也有难言之隐,徐浪心一软不仅没有计较反而给了小偷食物和钱,还把他送去了车站。


  我从你身上学到如何开车,
  我赛段里的每一个动作也许都有你的影子,
  你让我知道有些东西是不会磨灭的。
  ————韩寒

而对待朋友,徐浪又像个孩子。柳凌告诉网易体育在他眼里,徐浪与电影里的徐太浪并不太相像,反倒是更像徐正太,爱玩、好动、有用不完的精力。车手王睿提到徐浪,说他们比赛间隙一起打牌,输了要趴在地上学狗叫,而柳凌说徐浪脑子好总赢钱,而且还是赢自己老板的钱,后来他就跟徐浪搭档,徐浪负责打牌他负责收钱。

在老家武义公安局的同事回忆,有一次他们在徐浪家吃饭,桌上所有人的BB机都响了起来,他们都以为有大事发生排着队在徐浪家打电话,却发现怎么也打不通,最后他们才发现原来就是徐浪在传呼他们,而他们都被徐浪耍了。韩寒文章中说徐浪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当着小情侣的面开玩笑说你上次带过来的好像不是这个女朋友哦,然后加一句你踢我的脚干嘛。[详细]

03百人车队为徐浪送行 这是中国最有人情味的圈子

相传文豪雨果去世时,200万人聚集在巴黎为他送葬,而徐浪去世时,200辆车把徐浪家乡的小县城围得水泄不通,前来送葬的车手、车迷、亲友把武义的宾馆全部定光。徐浪的遗体从上海浦东机场运回武义的一路上,每个高速路口都有加入车队希望最后送别徐浪的人们。

周勇再战达喀尔为实现他与徐浪共同的梦想。

为徐浪抬棺的是韩寒和周勇,周勇是韩寒的师傅,也是徐浪一同征战达喀尔的战友,他们都是新千年中国最好的赛车手。中汽联每年都会给当年最快的车手颁发“飞车王”的称号,周勇和徐浪都曾是这个称号的拥有者,在徐浪去世后中汽联再也没颁发过这个称号,他们将永远的“飞车王”留给了徐浪。

徐浪去世后,他的博客由赛车记者也是徐浪生前的好友陈博宇接管,每年徐浪的生日和祭日,他都不忘在博客上向徐浪寄托思念之情。徐浪家乡的好友傅军飞在徐浪去世之后与韩寒一同出资在家乡建立了徐浪纪念馆。

另一名家乡好友洪俊超从徐浪走后也走上了赛车的道路。从最早跟着徐浪一同去参赛,到有一定积蓄后自己也开始玩车,洪俊超每次每次飞驰在赛道上就像回到了他们年少时,还和徐浪在一起的时候。

2008年10月,徐浪的遗腹子出生,韩寒等一众好友前去看望,早在徐浪的葬礼时韩寒就曾表示兄弟们会待徐浪的孩子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孩子出生后韩寒还曾向徐家老人表示希望把孩子带回上海培养。徐父希望孩子能陪在自己身边就没有同意,但每年暑假孩子还是会跟着妈妈到上海小住一段时间,去会一会韩叔叔。

徐父说韩寒每年都会来武义,徐浪的祭日一次不落,在徐浪离开后韩寒对二老说以后徐浪的兄弟们都是二老的儿子,他们都管徐父叫老爸。《乘风破浪》的拍摄计划韩寒也跟二老提起过,说想拍一部纪念徐浪的片子,徐父透露此前曾有别的公司找上门来说希望能将徐浪的经历拍成电影,当时徐浪的父母没有同意,他们不想炒作儿子的名声,更不想用儿子名义来赚钱。

韩寒曾主动要求把徐浪儿子带回上海培养。

但韩寒不同,在徐家二老看来,韩寒对徐浪的感情和他们对徐浪的感情一样,所以这部片子只能由韩寒来拍。据徐浪老家媒体《金华日报》报道,早在去年四五月份韩寒的班底就开始全国寻访徐浪的旧友,希望借此能更多得了解徐浪的一生。

徐浪在武义的老家中,三楼的房间仍保持着徐浪生前的样子,奖杯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汽车轮胎做成的茶几一尘不染。只是徐家二老很少踏进这个房间,他们年事已高害怕睹物思人,而最多跑进这个房间的是徐浪9岁的儿子。

孩子小名小涛涛,这是徐浪给孩子起的名字。电影里徐太浪没能见到母亲,只能凭借一张模糊的照片去辨认母亲曾经的容颜,现实中徐浪的儿子也从未见过爸爸,他只知道爸爸是很伟大的赛车手,现在在天上开赛车,而自己将来也要开赛车。

赛车媒体人兔子曾在微博写到自己没见过徐浪,但至今仍常常听到,这说明他一直活在赛车圈。离开9载,或许江湖上再也没有了飞车王,但这个江湖将一直流传着他的传说。[详细]

=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