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欣彤/郑汛 不期待成绩的奥运舞者

黄欣彤/郑汛 不期待成绩的奥运舞者

关于奥运的梦想,是经过无数次枯燥练习完美的一个瞬间,是无尽的伤痛中细细体会坚持的滋味。只要你爱过,努力过,即使你的梦想寂寂无声,也值得一个响亮的喝彩。为默默无闻的梦想喝彩,不仅仅是伊利索契冬奥会传播主题,这更是我们每个人发自肺腑的掌声。又到奥运时,就让我们以别样的角度去聆听他们的故事,感受聚光灯之外的别样精彩。[更多]

被迫转行 奥运最好成绩仅为19名的中国冰舞第一

在本来就很冷门的冬季项目中,黄欣彤/郑汛所从事的项目要比短道速滑、双人滑、空中技巧等项目更加冷门。一来是因为这一项目在中国基本没有群众基础,二来也是因为中国在这个项目上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没能在国际上取得较好的成绩。

在国内,黄欣彤/郑汛是冰舞界绝对的王者,可是在冬奥会上,他们的最好成绩仅仅是第十九名。

冰上舞蹈,这就是两位来自哈尔滨的年轻人所从事的项目。当黄欣彤/郑汛组合在冰上翩翩起舞时,你会发现这真是一项美丽的运动。然而,由于国内基本上没有冰上舞蹈的群众基础,再加上这原本就是起源于西方国家的运动,所以很长时间以来中国在这个项目的国际比赛上一直没有什么太好的成绩。

虽然是奥运项目,但冰上舞蹈在中国并不像其它那些奥运项目一样知名,从事这项运动的黄欣彤/郑汛组合也不像其他奥运项目运动员一样过的光鲜亮丽。虽然十多年来一直是他们俩代表中国征战国际赛场,即便在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是第19名,但这依然不能阻挡黄欣彤/郑汛两人心中的奥运梦想。

接到笔者电话时,中国花样滑冰冰上舞蹈选手郑汛正在哈尔滨随国家队一起集训,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索契冬奥会就将拉开战幕。虽然距离冬奥会开幕的时间越来越短,但郑汛和他的舞伴的状态却依然没能到达最好的情况。“上周黄欣彤病毒性感冒,还发高烧,一直在治疗。”郑汛告诉记者说:“其实技术上倒还好,也不存在什么太大的问题,现在就是体能上的问题,因为这周才刚开始恢复体能。”

冰上舞蹈这个项目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都比较陌生,这一点郑汛自己也十分认同。“虽然现在有很多人都开始练习冰舞,但基本上都没有太好的苗子。”郑汛告诉记者说:“一般都是练单人滑练不下去了,才会转到冰舞上来,我和黄欣彤也是一样,都是从单人滑转过来的。” 在中国,特别是冬季项目中,不少项目的运动员都不是从小专门练习这个项目的。例如很多练体操的、跳水的,因为身体条件好、空中翻腾的感觉好,就开始转练滑雪空中技巧等项目。冰上舞蹈也是一样,对音乐理解好的、肢体表达好的苗子,就会被从单人滑或者其它项目中选中转练冰舞。

文化差异大中国风不受欢迎,动作做作就像"老外唱京剧"

正如上文所说的那样,冰上舞蹈这个项目在中国几乎没有群众基础,所以在各级运动队选材的时候就会遇到许多难题。 冰上舞蹈起源于西方国家,这个项目的文化底蕴是来自于西方国家,所以无论从舞蹈风格、肢体表达方式还是舞曲编排上来说,只有西方文化底蕴偏重的内容,才会受到亲睐。

中国特色在国际上并不总是受欢迎,黄欣彤/郑汛也因此不断地向国际风格靠拢。

而从这一点来说,中国运动员本来在西方文化上的基础就不好,也根本就没有从小开始往这方面培养的材料可选。所以,即便是通过长时间练习,也不会比欧美国家那些从小就接受纯正西方文化熏陶的运动员好到哪里去。用黄欣彤的话来说就是“同样的动作他们做得自然,我们却显得做作,有点老外唱京剧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建议黄欣彤/郑汛组合在国际比赛中尝试“中国风”的东西。但苦难的是,抛开选手自身的技术因素不谈,要想改变裁判们已经养成的口味就不是一件易事。如果学欧美风,毕竟不是自己文化的东西,想在一年之内达到世界高手的水平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走自己的路,国际裁判们一时半会儿还理解不了中国的民族艺术。 黄欣彤提到了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时的一段记忆,她说:“我们今年的创编舞是民族风,但中国有56个民族,外国裁判不可能一一了解,出于稳妥的想法,我们最后选择了希腊风格,因为以前也有我们的选手选择中国民族乐器演奏的音乐,虽然看上去很美,但人家不知道你滑的是什么,结果就不是很好了。”

很长时间以来,中国在冰舞项目上始终无法在国际上取得较好的成绩,自身的群众基础差肯定是最大的原因,但东西方文化差异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战胜伤病走向冬奥 索契唯一愿望不被冰迷埋怨

在中国,黄欣彤/郑汛基本上就是冰上舞蹈的代言词,可能这样的说法稍稍有些过,但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中国在冰上舞蹈国际赛场上取得的成绩,最高名次都是他们两人创造的。 “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有人能够破掉我们两保持的纪录,因为不管是多少名,国际赛场上中国冰舞的成绩都是我们两创造的。”谈到梦想时,郑汛开玩笑的说。 早在2008年,郑汛的舞伴黄欣彤便被查出患有严重的甲亢,在这种情况下,如若不是从事的冰上舞蹈这样在中国极其小众的运动,黄欣彤可能很早就会退役,而郑汛也很有可能早就换了舞伴。 不过一直到今天,黄欣彤和郑汛二人就这样一起坚持了十多年,即将到来的索契冬奥会上,他们两人也将携手登场亮相。

为默默无闻的梦想喝彩,不仅仅是伊利索契冬奥会传播主题,这更是我们每个人发自肺腑的掌声。

“在国外,换舞伴的情况很常见。”郑汛告诉记者说:“可能前两年他们因为默契的关系会没有什么成绩,但一般到了第三年都可以拿到很好的成绩了。我不是没有想过换舞伴,也不是我不想,是因为国内实在没有人可换了,没有后备人才。再一个,就算我换了舞伴,磨合个两三年,到时候我也不行了,冰舞对体能的要求很高。” “黄欣彤身体一直不好,我们一直在维持,我们已经不像年轻选手那样可以往上冲了。”说这话的时候,郑汛显得有些无奈。“这么些年来我们遇到最大的苦难就是她的身体,生病了就无法训练,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也退出过好多比赛。”郑汛说:“感觉每次我们训练要到赛场上去证明自己的时候,总是没有办法拿出最好的真正的水平。” 事实上,在去年(2012年)12月的时候,黄欣彤的身体相当不好,郑汛和她放弃了很多比赛,两人大概休息了5个月左右的时间。“肯定是想过放弃,如果不是为了索契,那个时候就放弃了。”郑汛说:“但是没有办法,国家任务来了,我们必须为了索契冬奥会继续训练。不过这肯定会是最后一次了,完了之后黄欣彤应该就会退役养病了,然后结婚生子。”

谈到索契冬奥会,郑汛告诉记者说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不要被冰迷们埋怨。

“你要说奥运梦想,小时候刚练习冰舞的时候肯定是想过,当时就希望有一天能够站上奥运会的舞台,领奖台是没有想过。”郑汛说:“2010年的时候这个梦想已经实现了,现在的话,一心想的就是不要让我们的成绩下滑。” 郑汛说,他自己在成绩方面连突破都不敢想,“我是觉得名次能够不下滑,最好能够再往上升一点,就已经是很好了。”郑汛说:“突破我觉得不太可能,也没有想过,因为确实自身的能力达不到。”

在去年9月份,黄欣彤/郑汛组合才通过索契冬奥会的落选赛获得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而在即将到来的冬奥会上,两人还要面临资格赛的挑战。 “要说现在的愿望,我们唯一希望就是不要被大家埋怨,因为冰迷们肯定希望我们的成绩越来越好,但如果资格赛上我们拿不到好成绩,自己心里就会很过意不去。”郑汛说:“我们会尽量去做到我们能做的最好,至于最终过的结果真的没法预测,只能到那时候再揭晓吧。”

有些项目,有些运动员站上奥运赛场就是为了争金夺银。而对于黄欣彤和郑汛来说,他们能够站上冬奥会的舞台就是最大的胜利。为了最初的梦想,为了这项运动在中国的发展,他们选择坚持。让我们祝福这对组合能够在索契滑出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完美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