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子冰壶队 不想重蹈女足覆辙

中国女子冰壶队 不想重蹈女足覆辙

关于奥运的梦想,是经过无数次枯燥练习完美的一个瞬间,是无尽的伤痛中细细体会坚持的滋味。只要你爱过,努力过,即使你的梦想寂寂无声,也值得一个响亮的喝彩。为默默无闻的梦想喝彩,不仅仅是伊利索契冬奥会传播主题,这更是我们每个人发自肺腑的掌声。又到奥运时,就让我们以别样的角度去聆听他们的故事,感受聚光灯之外的别样精彩。[更多]

“冰上围棋” 2009年世锦赛夺冠震惊世界

在花样滑冰、短道速滑在中国冰雪项目席卷开来的时候,殊不知在中国还有个冰壶队,在总面积100平米左右的场地,四位选手不断的掷壶、擦冰,在常人看来,这样的反复太过枯燥、无味,然而在这些人中,冰壶是她们的最爱,有人给这项运动起了一个非常生动的名字“冰上围棋”。

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女子冰壶队拿到了一枚宝贵的铜牌,领奖台上姑娘们很开心。

提到冰壶,就不得不提中国女子冰壶队的四位金花,周妍、岳清爽、柳荫和王冰玉。一垒周妍主要任务是占位、布局,她是中国队战术的执行者;二垒岳清爽是“拆迁户”,她将为击打做铺垫;三垒柳荫扮演了四垒助手的作用,粘壶成为她的重点;四垒王冰玉是队伍的主将、也是核心,最后的致命一击由她来完成,因此很多媒体都有了“成也冰玉、败也冰玉”这样的说法。

一年之后,中国队首次站上了冬奥会的舞台,这是她们的第一次奥运之旅,王冰玉赛前曾表示,“练习冰壶这么多年来,自己从没有想过要参加奥运会,当时只是喜欢这项运动,单纯的热爱这项运动,如今既然来了,我们就不能白来,我们一定行。”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女壶克服了慢热、场地适应等诸多问题,成功晋级复赛,虽然她们在半决赛惨败于瑞典队,但在铜牌赛中以12-6战胜了瑞士队,取得了铜牌,首次进入冬奥会就取得了奖牌,这个成绩也创造了中国冰壶的新历史。

夺得铜牌后,四位姑娘们围成一圈,王冰玉对着自己的队友们说“咱们终于做到了!”随后,四位姑娘走到教练席前与教练们拥抱庆祝,此时王冰玉、岳清爽、柳荫和周妍的眼中都留下了眼泪,但可以肯定这是喜悦的泪水。七年的努力,在这一刻终于得到收获。

  伤病+婚姻+读书+“内讧” 中国女子冰壶“一夜回到解放前”

温哥华冬奥会摘得铜牌后,中国女子冰壶队并没有像媒体、专家想象的那样,继续在世界舞台上绽放,伤病、婚姻、学业等等因素,让这支被寄予厚望的队伍“一夜回到了解放前”,2010年世锦赛第七名,2011年世锦赛季军,2012年世锦赛则直接跌至11位,创下世锦赛参赛历史最差战绩……短短的几年时间,同样一批人,中国队迅速下滑让喜欢这支队伍的人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温哥华冬奥会后,姑娘们有出国留学的,有结婚生子的,年龄大了自然要被训练之外的事情牵扯更多的精力。

温哥华冬奥会后,姑娘们各自开始了自己的生活。去年五月,王冰玉大婚。

“这不就是使劲擦地吗”,不少观众在电视机上第一次看到冰壶运动都发出这样的感慨,然而殊不知,连续征战让大家的劳损性伤病也越来越严重,特别是主将王冰玉,她伤得最重,一位圈内人打比方说,左膝严重受伤的王冰玉只能利用助滑器进行比赛,这就好比田径运动员要利用假肢一样。因为作为队伍核心四垒手的王冰玉,掷出壶的细微差别都可能影响比赛的胜负。

三垒柳荫在冬奥会后结婚、生子,她错过了2012年世锦赛,而那届比赛,中国队也创造了第11的历史最差成绩。对于柳荫和王冰玉,在冬奥会还被媒体曝出“内讧”传闻,对此,柳荫在多年后进行了解读,她认为这主要是外教理解偏差所致,“其实有争执是很正常的,如果说有战术上的这种分歧,我觉得这个争执是很正常的,因为每个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你有你的战术思想,我也有我的,我觉得这个不算是队伍的不和,但是可能对于外教来讲,当时觉得我们那种说话的语气各方面,觉得我们可能和冰玉之间有什么矛盾。”柳荫说,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如果说我们真有矛盾的话,我相信这一届奥运会不会是我们四个再在一起站在赛场上。”   “可以说我们几个在一起肯定比家人在一起时间长,有欢笑,有痛苦,比了解家人更了解彼此,我们四个在一起还是感情比较深的。”柳荫说。

冬奥会后的第一年,周妍选择了读书,她明确表示不会参加国家冰壶队日常训练,不过读书期间,周妍每周都会拿出时间来练练冰壶,在她看来,冰壶是她的最爱,这份热爱与执着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

不想复制中国女足女曲女垒女冰 姑娘们选择坚持

温哥华冬奥会夺牌后,中国女子冰壶队状态急剧下滑,世锦赛的成绩也在“稳步下降”,中国女子冰壶距离重温世界冠军旧梦的一刻似乎越来越远。   难以想象,几年前还是世界女子冰壶赛场上进步最快的后起之秀,在短暂辉煌后就踏上了沉沦之旅。从中国女子冰壶队身上,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有着相同宿命的中国女足、女曲、女垒和女冰……基础薄弱却依靠几个人组成一支队伍,撑起一个运动项目,即使有过辉煌,也只是昙花一现。

为默默无闻的梦想喝彩,不仅仅是伊利索契冬奥会传播主题,这更是我们每个人发自肺腑的掌声。

去年的12月,中国队破釜沉舟,在落选赛上取得第一名,在最后时间拿到了索契冬奥会的入场券,因而这四位姑娘才有了第二次冬奥会的梦想。来到索契后,王冰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经历过奥运会的老队员,我们不会把成绩看得那么重,要享受每一场比赛,享受冰壶给自己带来的快乐,比赛中我们做好自己,打好每一个壶就不错了,结果是自然而然的。”

笔者了解到,现在国内冰壶的场地主要在北方,南方的上海有场地;而后备力量方面,除了一支青年队,和哈尔滨、黑龙江冰壶队,现在中国队没有成体系的冰壶训练队,大多数还是业余球队,他们只是在业余时间进行业余冰壶的训练,他们使用的冰壶、场地均不是正规的。

在2012年中国女壶兵败世锦赛后,央视体育频道曾曝光,在中国,从事冰壶运动的不到100人,而有过世界大赛经验的不足20人,这还包括青年选手,这与冰壶传统强国加拿大、瑞典有着很大差距,而无人可用让中国队在选材上没有太多办法。

这种情况下,王冰玉的队伍只能继续坚持,成绩的下滑让这项运动的关注度大大降低,但为了冬奥会的梦想,为了对冰壶的那份执着与热爱,四位姑娘们在索契依然会努力坚持,因为她们相信,坚持就是最后的胜利。

冰壶,在中国并不普及的运动。这几位美丽的姑娘身上的担子很重,他们不仅仅承担着在国际赛场上争金夺银的责任,甚至冰壶在中国能否真正推广开来也和她们的成绩息息相关。索契冬奥,虽然她们最终没有冲入四强,但是选择归来,选择承担责任,她们已经是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