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红山口会议,拉开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序幕。从1994年甲A联赛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20年,我们经历了甲A的辉煌,中超的成立,反赌的低谷,但职业化的脚步,从未停止。

<
-->

赌球,无法切除的毒瘤

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交易,回顾中国足球20年的职业联赛,有多少诡异的比赛让人看的一片茫然,其实从中国足球正式职业化的那一天起,足球就在中国足坛这个大环境中就已经不再单纯的是足球了,甲B五鼠,渝沈之战,一层又一层的黑幕被揭开了,但下面藏着的却是更令人吃惊的黑暗。

 

经历了职业化的高峰体验后,中国足球逐渐迷失,
成都足球也在中国足球“黑色事件”中不断沉沦。

【1995】初识黑哨与消极比赛,延边10人蹲门前

2013赛季,一股默契球和消极比赛的旋风席卷中超,天津泰达和辽宁、青岛以及长春的比赛都出现了默契球的传闻,上海滩的申鑫和东亚也是如此,其中辽宁宏运、天津泰达和上海东亚,都有消极比赛的现象出现,全国球迷更是群情激奋地声讨和抨击。 不过,最初的消极比赛还要追溯到19年前,同时,黑哨也在那一年粉墨登场。

1995年10月8日,四川全兴6:0击败延边现代,这无疑是一个不正常的比赛,在上半场,全兴就轻松攻入4个进球,姚夏两球、魏群和何斌各进一球,下半场翟飚再进两球。 在这场比赛中,主裁判戴宇光多次出现不利于延边的判罚,在这种情况下,愤怒的延边队在下半场出现了让人惊讶的一幕:所有的队员全部龟缩到半场,没有人再越过中线,就是在这种尴尬 的氛围中,全兴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这一幕在中国足坛引发轩然大波,从此黑哨开始和裁判密切相连,消极比赛也更多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

让我们再看看当时三个主角后来的命运轨迹: 据说,在比赛后,有媒体曝光了这一事件,戴宇光极为生气,亲自开车要去找记者练练。后来,也有球迷戏称他是“最初的黑哨”。 这一事件有很多延续:1995年,四川全兴成功上演了成都保卫战,但连四川全兴的人都承认,有些比赛就是人情球,像最后一轮四川全兴1:0击败八一,就是一场典型的人情球。当然,放在今 天,就是所谓的默契球。后来的2005年,四川冠城解散。 [详细]

 

1998年,广州太阳神以全年4胜8平14负仅积20分
的糟糕战绩名列甲A14支球队之末,降入甲B。

【1998年】“假A”元年:陆俊起诉,“万达退出”

1994到1997,中国职业联赛最初的四年还算干净,因为当时无非就是一些人情球,但到了1998年,事情变得无法收拾起来。

一,球员赌球:赛季前便传出流言太阳神铁定降级

事情发生在广州太阳神身上,世界杯之后,曾经风光的太阳神日见滑落,也就在这个时候,很多传言表示球员在比赛中赌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赌球逐渐走进球迷的视野,球迷才发现,足球原来不仅仅是用来踢的和用来看的,还是可以用来赌的。

陆俊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最有名的足球裁判,
如今,这位“金哨”已成了阶下囚。

二,裁判受贿:《羊城体育》直指陆俊受贿反被告上法庭

1995年的戴宇光,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收钱了,但1998年,裁判受贿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就在这年的首轮比赛中,3月22日,广州松日主场对阵大连万达,主裁判的判罚引发了主队的不满, 3月24日,《羊城体育》刊文表示万达向陆俊行贿20万元。

1998年11月2日,陆俊把《羊城体育》告上了法庭,法院判《羊城体育》构成名誉侵权。但很多年之后,陆俊东窗事发,很多人才想到,当初的《羊城体育》还曾经蒙受了不白之冤。

三,老板退出:王健林冲冠一怒退出中国足坛

王健林退出中国足坛的举动被认为是对中国足坛由
来已久的假球黑哨现象的反击。

1998年真的是多事之秋,万达刚刚被指行贿,结果在足协杯半决赛中,由于对主裁判俞元聪三个点球的判罚表示不满,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怒发冲冠:“万达永远退出中国足球。”

1999年,万达真的退出了,但万达并不是永远退出,2011年,万达卷土重来,2011年7月3日万达宣布投资3到5亿全方位支持中国足球,包括为国家队选帅,冠名中超。

四,教练受罚:陈亦明被吊销执照欲伸冤被足协警告

年底收官阶段,王洪礼、陈亦明涉嫌消极比赛,被中国足协吊销执照。其中陈亦明扬言进京伸冤,并答应了央视的直播要求,结果足协警告陈亦明:“职业改革成果来之不易,你一个人申冤 ,不要把所有人都搁进去,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中国足球未来生存或死亡的事情……”据说陈亦明吃了一堆包子后啥也没说,后来中国足协也帮他重新拿到了教练证书。

五,球员喊冤:高仲勋绝望一呼导致退役后找不到工作

1998年8月9日,延边敖东在裁判“严格照顾”下,1:2输给了前卫寰岛,其中前卫寰岛打进了一个争议点球,在那场比赛后,高仲勋发出绝望的呼号:“中国足球没戏了。”高仲勋绝 望的呼号,何尝又没有1995年那场比赛的回忆呢,那一刻,恐怕真的是新仇旧恨都涌上心头。

就这么一句话,让天才中场高仲勋在退役后连工作都找不到,不得已给韩国人打工。幸运的是,他培养出来了一个踢球的儿子:1995年龄段的高准翼,目前已经是中国国青队的队员。

应该说,1998年的中国足球已经开始变质。如果,赌球的球员能够被抓起来,如果,裁判受贿的事情能查清楚,如果,陈亦明真能把盖子揭开,如果,更多的人不再忽视延边和高仲勋这样的 弱势群体,一切都可能不一样。 正是没有这些如果,中国足球从变质到腐败,慢慢不可收拾。中国足协说的其实没错:“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中国足球未来生存或者死亡的事情。”正是因为没说,中国足球差一点就死 翘翘了。 [详细]

 

99年联赛最后一轮,沈阳海狮客场挑战重庆隆鑫,
这场比赛可以说是中国足坛公然假球案的鼻祖了。

【1999】千古悬案渝沈之战,陆俊第四官员

在中国职业联赛的历史上,恐怕没有比1999年最后一轮的渝沈之战更明显的假球了,也没有比渝沈之战争议更大的比赛。它的影响力,一直到2010年的反赌扫黑都在持续。

1999年甲A收官战,积分25分的沈阳海狮已经一只脚掉进了甲B,除非比他多两分的松日输球。在这最后一场比赛中,沈阳海狮客场挑战重庆隆鑫,在上半场,重庆隆鑫的外援马克打进了一个 进球,主队1:0领先,此时一切都极为正常。

然而下半场风云突变,首先,这场比赛的开赛时间比其他比赛晚了整整6分钟,随后,重庆队员失误频频,他们先是在第71分钟丢球,双方战平。但此时也没有问题,因为这个结果下去,沈阳 海狮还是会降级。然而,补时阶段,松日输球的消息传来后,沈阳海狮轻松打进了一个进球,最终赢得了保级战,松日降级。

这场比赛的经过引发了国内外媒体的关注,中国足协也很快做出处罚,但处罚却不痛不痒:对下半场拖延时间开球的行为处罚40万,两队主教练罚款5万元,并责成重庆教育和处罚消极比赛的 球员,同时对比赛监督王有民进行处罚。但这些处罚,实在是太轻太轻了。

随后的调查历经两年,但最终因为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继1998年甲A逐渐变质之后,甲A腐烂的迹象更加明显,遗憾的是,中国足协仍旧没有采取措施。

2010年的反赌扫黑,渝沈之战被重提,据悉当时沈阳海狮的负责人章健和许晓敏都被协助调查。不过真正引人关注的是陆俊,渝沈之战,主裁判和边裁来自马来西亚,但第四官员却是陆俊, 晚开场整整6分钟,没有裁判组的配合是很难完成的,而陆俊无疑是关键的人物。实际上,江湖也一直传言,陆俊不只是吹黑哨,他真正的身份是利用他的关系做裁判工作。 [详细]

 

在国足获得世界杯出线权的前夕,甲B联赛爆出的
五鼠案令人瞠目结舌。

【2001年】甲B五鼠案,足协处罚力度颇大

2001年的甲B五鼠案,是中超足坛第一次真正的打假扫黑,应该说,当时中国足协的处罚力度是比较大的,但后来很多牵连出来的案子都不了了之,打假扫黑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果。

事情的经过比较简单:2001年,正是2002年世界杯十强赛预选赛的时候,每个球迷都热血沸腾,为国家队加油,但殊不知,一幕幕极为恶心的现象正在甲B赛场发生: 联赛倒数第二轮,和亚泰并列排名第二的成都五牛,因为净胜球不足,在这轮比赛中和同省兄弟四川绵阳打出了一个11:2的比分,拿到了9个净胜球,净胜球以21比18领先亚泰3个,此轮过后 ,江苏舜天落后五牛和亚泰1分,也有冲甲A希望。

联赛最后一轮,成都五牛对阵江苏舜天,杭州绿城对阵长春亚泰,当时江苏也有希望冲超,只要杭州输球。比赛开始后,江苏上半场1:0领先五牛,绿城0:0平亚泰,这个结果是江苏升级;下 半场,江苏又进一球,2:0领先,但此时绿城开始丢球,江苏舜天冲甲A的梦想被扼杀。在随后的时间,长春亚泰和成都五牛上演了进球大战,双方交替进球,最终五牛0:2落后的情况下连进4 球,最终拿到了23个净胜球。但五牛连续两轮打假球,却仍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亚泰最终6:0击败绿城,净胜球变成24个,不多不少,比五牛正好多一个,获得甲A资格。期间绿城一度 罢赛,也为最终亚泰获得净胜球赢得了时间。

这两轮比赛的过程和结果震惊中国足坛,几乎所有人一致认定,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这三场比赛都是彻头彻尾的假球。中国足协随即作出重罚:长春亚泰取消甲A升级资格;四川绵阳取消甲 B资格,降入乙级,其他处罚还有取消球员1年注册资格,2年转会资格,取消主教练1年执教资格,涉案俱乐部连续两年取消引援资格。

处罚力度不可谓不大,但问题的关键是,以此带动的2002年打假扫黑,确实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也为假球黑哨的重生埋下了伏笔。

当年涉案的5支球队,杭州绿城、长春亚泰和江苏舜天如今都是中超球队,成都五牛(成都谢菲联)也一度冲入中超,但因为反赌扫黑于2010年再次被足协勒令降级。四川绵阳,早已成为中国 足坛发展过程中的一片过眼烟云。[详细]

 

当时龚建平的“良心发现”并未唤醒中国足球,2002
年的打假扫黑虽声势浩大,最后却也不了了之。

【2002年】“冤枉”的龚建平,打假扫黑不了了之

2001年末的甲B五鼠案带给中国足坛的震动是非常大的,2002年,一场打假扫黑在中国足坛开始,而直接导致这场打假扫黑的,便是时任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和甲B五鼠案主角之一的绿城老板宋卫平。

2001年年底,在浙江省体育局和绿城俱乐部的主导下,宋卫平向中国足协递交了一份自己曾经行贿的裁判员名单。当时,一位“有良知的裁判”给浙江方面写了一份忏悔书,浙江体育局和绿城俱乐部公布了神秘的忏悔信,这也成为反黑行动扩大的催化剂。

2002年3月15日,一个特别的日子,龚建平被警方带走,4月17日正式批捕,2003年1月29日,龚建平被判有期徒刑10年,3月28日,龚建平上诉被驳回。

2004年7月11日,龚建平因患白血病去世,去世时服刑尚未结束。龚建平,成为中国足球的一个牺牲品,他的悲剧在于,他试图用良知唤醒中国足球,却突然发现,那些没有良知的黑哨照样逍遥法外,唯一有良知的他却身陷囹圄。

他并不冤枉,因为他确实收钱了,他又确实很冤枉,因为更多昧着良心收钱的人逍遥法外,直到整整8年之后,那些人才得以处罚,或许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问题是,如果2002年的时候, 那些黑哨们就受到严厉处罚,中国足球又怎么可能从2002到2010,度过一段黑暗的8年呢?

2002年的打假扫黑,声势其实是极为浩大的,几乎所有俱乐部负责人都被调查,很多人甚至被关押。当时打假扫黑风暴中心的绿城俱乐部总经理沈强就曾经一夜白头,“其实我一直有点白发 ,但一直染发,那段时间压力很大,白头发更多,因为忘了染发,原来的白头发也出来了,结果有记者一见我就吓了一天,这就是一夜白头的典故。”

不过,除了一些俱乐部交了几十万的罚款,除了部分俱乐部“送钱”的管理人员禁止从事足球活动的处罚外,其他再也没有大的处罚。

正因为2002打假扫黑的虎头蛇尾,不了了之,甲B五鼠案严厉处罚带来的效果被化为无形,假球、黑哨、赌球更加泛滥。中国足球,也便是从这一年开始滑落,虽然甲A后来变成了中超,但黑 暗一直笼罩在中国足球身上,直到2010年开始的反赌扫黑,才真正把中国足球梳理了一遍。[详细]

 

末代甲A国际1-2泰达一战中,国际对中首发四人均
被曝在该场比赛中受贿打假球。

【2003年】甲A末代大案,一个无比完美的策划

你不身处其中,你可能永远不明白那些策划有多么周密,多么复杂,俨然一部美国悬疑片,甚至更胜美国悬疑片。这便是2003年的甲A末代悬案,一个发生在上海申花和上海国际之间的故事, 但其中的中间人有天津泰达、中国足协官员。

这是一个完美的策划,有着完美的成果。只是,纸里包不住火,2010年,这一案件东窗事发,2012年到2013年,涉案人员分别被判刑。

当时的情况其实很简单:夺冠形势,上海申花领先上海国际1分,其中申花客场挑战深圳,国际主场对阵泰达,当时深圳方面并不打算放申花,申花要想夺冠,只要国际输球便可。值得注意的 是,泰达必须赢得比赛,才可以获得中超的资格。

最终的结果很有意思:申花客场1:4输给了深圳,国际主场1:2输给了天津泰达,上海申花输球夺冠。单从结果看,其实比较正常:深圳这是公平竞争,泰达人家是为了生存而战,赢了又有什 么不可以呢?

尽管当时有一些风声和传言,但球迷们很快就忽略了这一事件,直到2010年,这一案件才真相大白,申花、泰达、甚至中国足协的南勇、杨一民,合起伙来导演了这一事件,申花通过泰达和 足协管用,动用超过千万的资金收买了上海国际的球员。而为了获得末代甲A冠军,申花花费了2亿元。

最终,被收买的国际球员受到了判罚:2012年6月13日,申思被判6年,祁宏、江津、小李明被判5年6个月。杨一民、南勇等人,数案并罚判刑10年6个月。此外,上海申花和天津泰达,在2013 赛季被罚6分。上海申花重金打造的末代冠军,也被中国足协取消。

一个完美的策划,却最终零落收场。其实,透过这个甲A末代大案,我们不难发现,再周密、完美、复杂的犯罪行为,只要真正去侦破,没有被破解不了的,正义完全可以战胜邪恶。问题的关 键是,很多时候,我们的主管部门缺乏足够的勇气,就像2013赛季默契的默契球,难道真的仅仅是球员个人心软之后的人情球吗?恐怕未必,期间必定有交易,即便这些交易可能因为不涉及 钱而无法定罪,但只要认真调查和追求,行业内的严厉处罚完全可以取得极大的效果。

关键,还是看你做不做。做,中超清清白白地前进,不做,中超浑浑噩噩地堕落。[详细]

 

这次反赌扫黑,前前后后历时3年多,数十人锒铛
入狱,包括谢亚龙,杨一民,陆俊等足坛“大佬”。

【2009年】反赌扫黑历经三年,但这绝不是结束

2009年10月16日,前广东雄鹰俱乐部老总被控制,反赌拉开序幕,随后广州足协官员杨旭、前广药财务总监、前球员吕东、足协官员范广鸣、王珀等人先后被调查或者带走。

2009年12月11日,成都谢菲联老总徐宏涛被捕,海利丰老总王守业协助调查。扫黑工作开始。

2010年1月21日,足协官员南勇、杨一民、张建强被传讯,反赌扫黑向反腐领域演变。

2010年3月6日,陆俊、黄俊杰等多位裁判涉案被协助调查。

在沉寂半年之后,2010年9月,反赌扫黑再起,9月6日,谢亚龙、蔚少辉、李东升被带走,2010年10月17日,末代甲A大案相关人员申思、祁宏、娄世芳等人被带走或协助调查。期间,漫长的 审讯和庭审工作一直在进行。

2010年初,第一次行业内处罚,广州广药和成都谢菲联被勒令降级,吊射门主角青岛海利丰被注销资格。2012年2月16日和18日,第一批庭审结束,多位裁判、前俱乐部老总和前球员被判刑, 足协官员方面杨一民和张建强被判刑,其中张建强12年,杨一民10年6个月。2012年6月13日,第二批庭审,南勇、谢亚龙等人被判刑,末代甲A大案的涉案球员也被判刑。

2013年2月18日,第二次行业处罚出台,申花取消2003甲A冠军,申花和泰达被扣6分,罚款100万,鲁能罚款100万,亚泰、建业、舜天罚款50万,徐弘被禁赛5年,另有33人终身禁止从事足球 活动。

庭审结束后许洪涛小跑出法庭钻入豪车离开,反赌
到底有多少威慑力和警示作用?

反赌扫黑不能只靠一时兴起,常态化的严格监管才能防止沉渣泛起

这次反赌扫黑,前前后后历时3年多,数十人锒铛入狱,判刑超过10年的也有多人,其影响力极为深远,对于中国足坛的假赌黑势力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但这绝对不是结束,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交易,这面有合法的交易,如国际转会和国内转会,也有非法的交易,比如假球、人情球、赌球、黑哨贿赂、吃回扣等等。这样的现象,绝不是一 次大运动就能够杜绝的。

常态化的反赌扫黑,常态化的司法介入,是维持中超清白的必要手段,只是,在反赌扫黑仅仅一年之后,中超又有沉渣泛起的苗头,或许2013赛季末的默契球未必涉及金钱的交易,但任由这种现象发展下去,反赌扫黑的成果或许会在未来被消耗殆尽,中国足球的黑暗又会重新到来。

我们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电影镜头:好莱坞的英雄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消灭了黑暗势力,但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另一个黑暗又在滋生。

没错,中国足球也是这样。[详细]

此“毒瘤”在暂无法切除的情况下,必须长期用药,一刻也不能放弃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