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辽足,忽悠至死。

2020-05-24 07:22:01 来源: 网易体育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辽足,忽悠至死。

“如果不欠薪,那还叫辽足吗?拆东墙补西墙,辽足总有能让自己活下去的办法。”

曾经效力于辽足的一名功勋级球员说过这样一句话。

辽足,忽悠至死。

2020年5月23日,中国足球协会正式对外公布新赛季准入职业联赛的球队,辽足名字不在其中。

自此,从1953年建队至今的辽足,正式的画上了一个终结的句号。

“咋忽忽悠悠就瘸了?”

赵本山在小品《卖拐》中最经典的桥段之一,却用另一种更真实的方式,在他曾经投资的这支球队身上发生了。

辽足,忽悠至死。

「赵本山曾短暂投资辽足并迅速离场」

据了解,截至目前为止,辽足的主要债务分别为欠薪和欠税:

欠薪方面共计7000万左右,欠税方面在4亿左右,再加上其他欠款,总计债务在5亿左右。

此前,同为东北球队的延边富德,在宣布解散的时候,总负债才3.8亿左右,辽足又是如何做到债筑高台的境地?

辽足,忽悠至死。

「东北足球的难兄难弟」

对于一家足球俱乐部来说,除了球员薪资以及客场差旅之外,最大的成本支出便是比赛球场的租金及赛事的安保费。

为了更好的控制成本,自1997年开始,辽足曾分别辗转于抚顺、大连金州、北京、鞍山、营口及锦州等地。2014年,盘锦市花费约3000万赞助费并减免辽足一定的比赛球场场租及安保费用,辽足再次进行了一次迁徙。

辽足,忽悠至死。

「盘锦因辽足空降而球市变火」

“草坪条件不堪入目,在这个球场球员没办法踢球。”时任广州恒大主教练里皮带队做客盘锦体育场时,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早就习以为常的辽足为了能活下去,在盘锦驻守了整整两个赛季。

辽足,忽悠至死。

「沈阳奥体内仍有辽足装涂」

随着中国足球更加受重视,沈阳市政府决定召回辽足。2016年,辽足终于如愿的落户沈阳,入驻了刚刚修缮好的沈阳奥体中心体育场。

沈阳奥体中心交通便利,场馆设施崭新,草皮也不再坑洼,辽足破天荒的花费一个多亿从德甲请来了外援乌贾,球场的VIP坐席上还多出了许多高挑的旗袍迎宾人员。

辽足,忽悠至死。

「辽足刚搬到沈阳奥体」

这一切看上去,辽足都是朝着新目标去努力。

一直以卖血、收福利为生的辽足一夜之间暴富,原因很简单,辽足确实有钱了。赛季开始前,辽足和当地政府签下了每年6000万赞助合同,再加上一定的赞助商及广告收入, 辽足完全有能力在中超和中游的球队掰掰手腕了。

然而,从2016年开始之后的赛季,原本当地政府允诺的每年6000万赞助,最终只落实了刚签下合同时的2000万,多一分钱辽足都没有收到过。可以说,辽足被开了一个“空头支票”。

被开“空头支票”的原因很复杂却也很简单,就在辽足与当地政府签署赞助合同的短短几个月后,辽足所属的母集団宏运集团董事长王宝军,因贿选人大代表而锒铛入狱。

辽足,忽悠至死。

「王宝军出事前亲临球场检查球队工作」

梦境破碎,辽足再次堕入深渊。

赞助不到位,此前商议好的奥体中心场租及安保费用也不再被承诺,就这样辽足直接欠下了奥体中心的高昂费用。为了节省开支,球队只得搬迁至铁西体育场。

2017年,辽足迎来了新的冠名商——开新。开新的出现,让辽足再次重燃希望,然而结果却和此前一样,原签订8800万的赞助合同,辽足给了足额的广告曝光,最终开新只给到了2000万左右便拍拍屁股离开,辽足似乎又被忽悠了。

辽足,忽悠至死。

「开新的出现并没让辽足开心」

同年,被欠2亿2000万赞助费同时还欠了9000万债务的辽足从中超降入中甲。

2016~2017赛季(中超时代),辽足每年总运营成本大约在4-5亿。2018赛季,辽足没有重回中超行列,全年运营成本降至了1.5亿左右。与成绩低迷随之而来的,是相关的资金支持和政策也跟着低迷了。

在此前支持辽足的赞助商"开新",也因拒不支付应给的赞助费,被告上了法庭。辽足向已经破产并另起炉灶的开新追讨赞助费的官司,一直未停下脚步,但着实寸步难行。

2019赛季初,辽足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存亡”,经俱乐部万般努力才得到了沈阳市政府的资金支持,这也仅仅是度过了当年的准入危机,其他支持费用,难觅其踪。

为了更好的勒紧裤腰带过日子,2019赛季全年的运营费用相较于前一年,降低了5000万,近乎只有1亿多一些。即便如此,辽足仍难发出工资,几乎整整一个赛季,球员账户未曾进账。

2019年11月,辽足所属的母公司宏运集团做出了经营范围变更,去掉了“房地产开发与经营”业务。在此之前:

宏运集团持有的金融管理公司出资的8亿股权被银行抵押、冻结;

宏运集团出资额20亿元的股权于2015年年底全部被质押给银行;

……

辽足,忽悠至死。

「辽足球迷多次公开diss宏运集团」

辽足之死和实际控股且资金链出现告急情况的宏运集团脱不开关系,而集团董事长王宝军除了贿选之外,宏运还涉及另一乱案——此案最终以判决吉林AMC执行解散而告结。

吉林省国资委控股的吉林金融控股公司(简称“吉林金控”)与宏运集团共同成立吉林省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其中,吉林金控出资2亿元,持股20%,宏运出资8亿元,持股80%。吉林AMC的主营业务是开展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等,这是国内地方性的金融不良资产管理公司。

吉林AMC成立不久,宏运集团在未经股东协商及董事会批准下,将9.65亿元资金以借款名义转给其实际控制的宏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辽足俱乐部、宏运商业集团有限公司,其中,宏运投资公司共借款9.5亿元,宏运商业公司借款5亿元,辽足俱乐部借款1500万元。

你没看错,9亿多的借款只给到了辽足1500万元。宏运集团在内部的核心业务上,早已自顾不暇,又何谈在危机时刻能救一把辽足。

宏运集团已经不止一次公开希望以零转让的方式希望辽足能有个好的归宿,但现实很骨感,辽足就像《动物森友会》里的大头菜一样,烂在了手里。

辽足,忽悠至死。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每年都会在新赛季开始前进行准入审查,球员工资签字单成为能够获取准入资格最基本资料,已经欠薪近一年的辽足实在没有实力解决欠薪问题,俱乐部老总也没能说动球员签字,最终,选择了伪造球员签字以谋求新赛季准入。

据了解,伪造签字的事儿,辽足是第一年这么做,就被球员们举报了。这样的代价大家都心知肚明——解散已然是板上钉钉。

若不是太艰难,俱乐部也不想出此下策;

若不是太艰难,球员们更不想出此下策。

“欠了一年的工资,一年啊!我们是无情的人吗?我们很努力的踢好了比赛不是吗?踢好比赛才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我们做好了我们的事,却没得到任何应得的,还要以违法的方式替我们签字,错的难道是我们?”辽足的一名球员说。

“别再忽悠我们了。”

辽足,忽悠至死。

2019年辽足在中甲几乎创造了一个奇迹,在全年都没有发放工资奖金的情况下,辽足球员还能通过附加赛两回合成功保级,让球队实现胜利大逃亡。险些中途退赛的四川FC、上海申鑫这些最终还是选择解散的队伍,至少还拿到了几个月的薪水。

其实,在辽足悠长的欠薪历史上,欠上一年工资的情况,也是第一次发生,但这一次,确实是致命的打击。

“就算我们今年不和足协反应,明年球队能解决这么大的资金问题?不可能了。”

最早曝出伪造签字的是球迷陈宁,当他发出确认有8名以上的辽足球员并不是本人在工资单上进行的签字后,得到的却是很多自家球迷的埋怨。

“即使我没有发那条微博,足协还是会收到球员上诉的材料,所以球队真的不在了,更多还是因为球队本身的种种问题。”陈宁说道,“而不是因为球员维权或者我发了几条微博。”

辽足,忽悠至死。

同省球队,沈阳城市建设已经成功通过合法程序将名称前加上了辽宁二字,这项决议由庄毅先生作为主席的辽宁省足协同意,最终庄毅先生作为投资人的沈阳城建完成了名称的变更。

这两个庄毅先生,是同一个庄毅先生。

“真是太开玩笑了。”

“辽足解散了,新辽足会给我们补一分钱工资吗?不会。同样的道理,那些荣誉也不会转移到这支队伍上,叫新辽足大概就是'毒鸡汤'吧,人家球队也是有属于自己的历史的,而且人家球队也还有球员呢,我们不可能全都去人家队啊。无论如何,被叫做‘新辽足’的话,对人家是不公平的。”被欠薪的球员说。

球迷陈宁的看法则很简单:

“辽足死了,就再也没有第二个辽足了。”

辽足,忽悠至死。

「部分资料参考:《辽足生死劫:宏运集团的西墙没补住》——网易新闻财经频道,作者王文华。」

辽足,忽悠至死。

李思明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专稿 作者:李思明 责任编辑:李思明_ BJS269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