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体育总局天坛南公寓,宁泽涛依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刚刚过去的仁川之旅,就如同一部梦幻的电影:他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一条属于全民偶像的康庄大道,已经在他的面前徐徐铺开。

称谓悄然从"包子"变"涛哥",队友:有涛哥,怕什么?

9月22日的50米自由泳是宁泽涛在本届亚运会的第一个决赛,确切地说,是他今年第一项正规的国际大赛。由于此前最为牢固的200米自由泳丢了,游泳团部弥漫 着凝重的气氛。对于宁泽涛而言,这也是对自己实力的一个检验。这几年,他总是流年不利,在病理上,竟然出现胸椎错位这样生僻名词。好不容易在年初入选国家队,并有幸和队伍一同前往澳洲集训,师从澳洲短距离教练韦尔姆(也是唐奕等短距离运动员的外籍教练),信心爆棚,但他却在一次拿东西的时候将手腕扭伤,为此几乎放弃了5月份在青岛的全国冠军赛。

八块腹肌,帅气面庞,成绩顶尖,丁泽涛已经晋升中国体坛新男神。

但执教他6年的教练叶瑾深知,宁泽涛是典型的大赛型选手,越有压力越有动力。果然在决赛中,面对全程实行无呼吸战术的日本名将盐浦慎理,宁泽涛急了,在最后25米憋气冲刺,最终以21秒95的成绩夺冠。赛后叶瑾问他,知道憋气的重要性了吧。他点了点头。在此前的50米自由泳训练中,叶瑾曾专门让宁泽涛练习过憋气,但他从来没有成功过,但这次,他却在本能中调动气力,尽管没有处于憋气的最佳点,多少影响了他的节奏,但足以让他拼出一块金牌。叶练,回去之后我会认真练习的,宁泽涛说。

这是中国男子游泳在本次比赛中的第一块金牌,也是宁泽涛良好竞技状态的开端:接下来,无论是4×100米自由泳接力,还是众人关注的100米自由泳单项决赛,他都能一次次刷新自己的最好成绩。在最后一天比赛前,他已经悄然发现,自己在队友面前的称谓,已经从过去的“包子”,换成了涛哥。

压轴大戏,4×100米混合泳接力决赛前,几个接力的小伙子开会。我有些紧张,“涛哥”率先开口,毕竟日本队最近连续在世界大赛上稳居前三。有涛哥,怕什么?队员们你一嘴我一舌,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这块金牌,我们拿定了。叶瑾也同意这种说法:最后一棒,只要差半个身位,宁泽涛绝对有能力!最后一天的接力赛,轮到宁泽涛时,他和对手还有一个身位的距离。宁泽涛用了一次搏命的方式,数据显示:他接棒时间为-0.01秒,真正飞一般的感觉。前50米,宁泽涛本想用前程爆发力冲击老对手盐浦慎理,但转身之后,他还是落后近半个身位。他急了,闭上眼睛,拼命向前,再次运用他那搏命的憋气战术,向着终点前冲前冲。46秒91,一个新的传奇数字诞生了。

“这一刻,让我们忘记了孙杨,”有媒体说。但宁泽涛清楚,这种褒奖对自己来说太过拔高,这其中,饱含着人们对100米自由泳这个项目积淀了多年的项目的殷切期待。“我最近进入国家队,和杨哥(孙杨)有过很多的接触。我学习到了他很多玩命训练的态度,我们还交流很多接力的话题,比如日本队。”但不管怎样,2013年底入选国家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

宁泽涛昔日训练环境全国最苦,无手机电脑生活枯燥也曾叛逆

那是2006年,正在备战北京奥运会的名教练叶瑾临时回基地取东西。队里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萝卜头,主动欢快地问这问那,并将她送到基地大门口。“我当时就想,这孩子太聪明,太有心眼了。他的印象一下子进入我的脑海。”叶瑾说。等到年底这个小孩由海军领导牵着送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叶瑾一下子和对方挂钩了,他拍板说,这个孩子,我要了。

宁泽涛光鲜的背后,却是多年半军事化管理的严格军人生活。

在叶瑾看来,当时的宁泽涛的优势和劣势同样明显:水感好,聪明,很多其他人很难领会的技术动作,他一点就通;但他的蝶泳和仰泳水平太差。当时他的主项是蛙泳,但她觉得自由泳更有前途。由于备战奥运会任务紧,叶瑾开始让助理吴萌萌来带。等到一年之后,她决定亲子雕琢这块璞玉,也开始了两人艰辛的创业之旅。他们训练的海军游泳队馆,应该算是全国游泳队中,环境最为艰苦的地方:6条泳道,25米长,每天要和水球队等一起训练。练习短距离的他,和对方发生冲突是家常便饭。而陆上的力量房,器械也非常陈旧。

在这个环境中,少年的宁泽涛却要忍受最为极限的训练模式。曾培养出齐晖等名将的叶瑾,是以大运动量着称,一般的100米自由泳运动员一天的训练量只有6000米,但宁泽涛一上来就是8000到9000米,最多的一次甚至到了15公里。这其中,还夹杂各种冲刺训练。“我们训练中有即刻脉搏这个指标,有时一堂课下来,宁泽涛的脉搏是180下,一般人是70-80下,” 叶瑾承认。

而在赛场外,部队半军事化管理非常严苛:周一到周五不能用电子产品,只有周六周日才能给家里打电话。平时有空就看看书,每天晚上6点到9点可以看电视。他没有电脑,因为只有全国冠军才有的待遇。和很多少不经事的孩子一样,宁泽涛也曾叛逆过:他吃饭有些挑食,早餐不喜欢吃鸡蛋和牛奶,有时候偷懒耍滑。遇到训练困难,或者各种突发情况,他也曾向其他队友甚至教练抱怨。但叶瑾从来不为所动。

“当年三次打破世界纪录的齐晖,也曾在我这里哭泣过,但我扭头就走,”叶瑾说,“尽管很心疼,但这是教练的威严。运动员不是普通的事业,你必须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极限挑战,否则你不如不干。”在叶瑾严师般的敦促下,宁泽涛的成长增长很快,他也慢慢体会到教练的良苦用心。在宿舍床头,他用字条写下——“我一定要破亚洲纪录!”

2013年年全运会的游泳比赛,宁泽涛实现了这一目标:先是赢下了和孙杨的飞鱼大战并打破亚洲纪录,随后又在肩伤的情况下连续三次在50米自由泳比赛中进入到22秒。这就好比百米跑中的10秒大关,此前从来没有亚洲人敢于尝试。随后,他和教练得以进入国家队,也开始他崛起的第一步。国家队热火朝天的氛围,让他异常兴奋,状态非常好。让宁泽涛印象深刻的有两件事:第一件,国家队分长池和短池两个训练水道,他自己会经常申请去长池训练。尽管长池使用频率高,经常会出现互相扭打的情况,且作为短距离训练,他的训练多少会受到影响,但这个长池对他来说,更是一种象征,一种更大的舞台。第二件,他有机会在一二月份前往澳洲训练。当看到那些国外队员凌晨5点和中国队员一起训练,一起自觉地按照教练在黑板上布置的量执行,他感觉到了极大的震撼。“这就是真正的职业,”宁泽涛说。

宁泽涛看菲尔普斯林丹自传,没骄傲资本里约才是终极考验

按照前游泳队总教练陈运鹏的观点,宁泽涛的发展趋势相当惊人。在分析了伦敦奥运会进入100米决赛的8人之后,陈运鹏得出结论说:21岁的宁泽涛年龄有潜力,身高1米91中等偏下,体重78公斤偏轻。和又高又壮又大的欧美人比起来,他身体和肌肉线条,能大大减少水的阻力。另外,他属于短距离中偏耐力型选手,而随着年龄的增加,肌肉和力量将大大增强。而且,军旅的生活,将对他的自律打下良好的基础,这些都是他成为一个世界级的优秀运动员的有力因素。

亚运会绝非宁泽涛极限,而2016年里约奥运也才是检验他橙色的真正舞台。

但陈运鹏提醒宁泽涛和教练,要想在世界大赛中有所表现,必须在新的模式上有所检验。亚运会竞争较弱,选手们只需要在决赛中“一次性”全力拼搏,但在国际大赛,200米以下距离选手需要在预赛、半决赛和决赛连拼三场,也就是“拼三枪”(三场比赛听三次发令枪响)。比如,他如果想在国际比赛100米自由泳决赛中实现47秒50的目标,必须在上午预赛中游出48秒5左右,晚上半决赛游到48秒左右才有可能跻身决赛,次日晚决赛倾尽全力。这三场比赛的体力分配原则如下:预赛97%,半决赛99%,决赛100%甚至超水平发挥。这些,都是宁泽涛和教练下一步需要做的。但他首先是要适应的,是自己成名之后的生活。

“走下领奖台,一切从头来。”这也是叶瑾对他的规劝。“在队伍中,我算是中间力量吧,前面有孙杨等奥运会冠军、世界冠军,我要紧跟着他们的步伐。”宁泽涛回答说,“作为我们来说,未来的路还很长。自己要做队伍的中流砥柱。”宁泽涛平常喜欢翻阅人物传记类的书籍,最近刚刚看完菲尔普斯和林丹的传记。“菲尔普斯虽然是游混合泳的,但他是一个最伟大的传奇,另外一个偶像是百米飞鱼波波夫。教练跟我讲,他当年被捅了一刀,肝脏受损,但在复出之后照样能拿奥运冠军。这些,很多都需要我们踏实学习。”

对于成名之后的生活,他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正如他在微博签名中写的——保持专注,别因为后悔而放慢脚步。微笑,原谅,遗忘,然后继续向前。“我要时刻提醒自己,专注,做好每一件事。我现在还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资本,一定要脚踏实地。”他很享受自己在部队的氛围,在这里,自己可以去掉很多的打扰,教练就好像自己的父母,没有普通运动队的勾心斗角。他可能会拥有自己的电脑,但他绝对不会让外面的世界影响到自己。明年的游泳世界锦标赛,后年的巴西奥运会,才是他真正时代的到来。“届时,我希望能实现中国游泳人的夙愿,为中国游泳队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宁排长最后表示。

他有着双鱼座的典型特征,外表开朗随和,感情深埋心底;无论是对于感情,还是事业,他都奉行:宁缺毋滥,就算孤独,也不愿违背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