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会让国球重回大众视野,中国乒乓球队一时间成了偶像天团。不过,李晓霞和张继科2位大满贯得主却无联赛可打。国球热能拯救混乱乒超,实现刘国梁教练的三创梦想吗? 编辑/海洋 文/王阻拦

1里约引爆国球热 奥运后首赛开票半小时被抢光

在里约奥运会上,国乒毫无悬念地完成了包揽。这支一度因垄断冠军,在外界看来有些索然无味的金牌之师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在社交网络上,中国乒乓球队成了最火的球队。微博近日公布的奥运热搜Top8排行榜上,国乒可是扬眉吐气,包揽了近一半的位置,张继科搜索热度更是以超4亿次傲居榜首,马龙、丁宁等队员也热度攀升,就连被台湾网友称为“不懂球的胖子”刘国梁,也被冠以“刘半月”的网红爱称。

强大、稳定而低调的乒乓球队,在奥运会期间被更多民众所认识和了解。

而在里约奥运会结束归国后,国乒队内CP、段子和各种视频的病毒式传播,多年前的视频都被网友翻箱倒柜重现网络,点击量更是爆棚。刘国梁四年前的一段队内训话视频因为传递了国乒精神和团队精神,在社交网络上不分年龄地传播。据不完全统计,这段关于国乒的队内训话视频在各个网络平台的点击量超过了1亿次。而这原本只是四年前,央视体育新闻中一条并不起眼的新闻。

张继科的蓝色运动鞋、写诗读诗;马龙的铁刘海都能在社交网络让迷妹尖叫,而伦敦奥运会马琳、邱贻可买菜做后勤的视频,国乒小将方博的网络吐槽都成了热搜,甚至连马琳斗地主、王皓吃鸡脆骨的段子也持续热度。曾经人们印象中如同夺冠机器般呆板的乒乓球队变得有颜有肉、有段子有故事起来……他们正在90后甚至是00后中急速圈粉,在湖南卫视的王牌娱乐节目中,张继科和马龙俨然称为众女神心目中的男神,这在若干年前,是让人想象不到的。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中秋假期,位于成都市人民南路沿线的四川省体育馆里人头攒动。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2016年中国乒乓球公开赛正赛在这里进行。马龙、张继科、许昕、丁宁等中国乒乓球队队员悉数登场。过去,国内举办的乒乓赛事大都缺乏关注,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甚至还曾发出过“比赛基本没有卖票的,赠票还得管人盒饭才会有人去”的感叹。

如今,曾经的尴尬不复存在。9月14日在成都开打的这项赛事,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国乒奥运主力,球票在开赛前10天开售,结果开售后半小时就被一抢而空。这样的热度,堪比周杰伦五月天等娱乐王牌的演唱会。更让人称奇的是,不仅仅是张继科马龙等冠军成员悉数登场的国际赛事,就连9月底在辽宁鞍山举行的全国锦标赛同样也受到了球迷的热捧。

打了这么多年乒乓球,张继科感慨道这是他参加公开赛以来球迷最火爆的一次。

在赛场内外,张继科马龙等冠军运动员受到的追捧,也与娱乐巨星无异。有的粉丝,是专程从外地飞到成都,只为一睹马龙真容。在首轮以4:2的大比分战胜代表美国参赛的陶文章后,他脱下球衣与对手交换时,露出了漂亮的肌肉和纹身,现场“迷妹”们爆发的尖叫声足以将体育馆顶棚掀翻。张继科自己都承认,这是他参加公开赛以来球迷最火爆的一次。

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中国乒乓球队召开了一次五味陈杂的内部会议。当时,中国乒乓球队的成绩依然独孤求败,统治地位如此牢固,以致让乒乓球这项失去悬念的运动的奥运地位不保。在这次会议上,刘国梁再次提出了“第三次创业”的目标,这第三次创业将不再单纯以竞技成绩为目标,而是在“养狼计划”增加赛事竞争性之外,增强乒乓球这项运动的综合影响力。

刘国梁很怀念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这段时间,当时,他与孔令辉构成的“双子星”,成为中国百姓心中影响力巨大的体育明星,很多人都曾被这对“双子星”的奋斗经历所感动。四年前,刘国梁很无奈的感慨“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多少人知道‘双子星’?乒乓球对他们来说,究竟还有多大的吸引力?”如今,老有刘半月,少有科龙蟒,中国乒乓球的第三次创业,莫非已经成功?【详细

2联赛规则混乱让大满贯无球打 卖光门票也亏本

奥运年毕竟是四年一次,要在国内推广乒乓球这项运动,靠在世界各地巡回进行的公开赛、大奖赛等,固然可收一时之功,却不是长久之计。全部在国内举行,汇集了世界上最多乒乓球好手的中国乒超联赛才是“第三次创业”的重中之重。那么,现在的乒超联赛能担得起这个重任吗?

中国乒乓球俱乐部超级联赛是由中国乒乓球协会与中央电视台联合主办的精品赛事,每年举行一届,比赛项目:男子团体、女子团体。作为国球的乒乓球,它的职业联赛,理应成为一项备受关注且有不低商业价值的大IP,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球迷多持赠票身份多为学生,俱乐部有心无力勉强维持,赞助商发现赛事价值低而纷纷离去。

乒超联赛的竞技水平毋庸置疑,但是在商业推广上阻碍重重。

乒乓联赛一直是最近几年央视转播的热门,有时为了转播乒超而放弃中超或CBA关键赛事的做法,还引起过不小的争议。从央视的转播画面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乒超的上座率常能超过八成。但这一切却只是一种假象,里面有很多是赠票。因为乒乓球馆的容量多在5000左右,俱乐部想靠门票赚钱,就得标高价,但限于乒乓球运动的市场推广力度,高票价就意味着无人问津。

于是,每年维系球队运转要花费至少500万的俱乐部,只能放弃靠买票回本的可能,目前很多乒超主场的球票都是被某个企业先包下来,再以赠票的形式来答谢客户,每场比赛能卖出去的票还不到10%,常会出现主场门票收入只有几千元的情况。门票无利可图,俱乐部为了维持生计,还想出了“卖主场”这一匪夷所思的方法。

既然在票务上不能赚钱,乒超俱乐部就只能跑得勤一点,看哪里需要宣传,出钱把主场承办权卖给对方。主场一卖出,不仅可以将举办比赛所需要消耗的费用全部摊销给承办地,同时还可以有一笔可观的收入。据了解,乒超一场普通联赛的主场承办权售价最低为15万元,如果是焦点赛事,加上央视直播,甚至能卖到30万元。按目前乒超联赛10支球队,每支球队9个主场,卖掉主场承办权,确实能为俱乐部带来一笔客观的收入。

两位大满贯得主新赛季无球可打,这种怪现象与联赛规则的不完善脱不了干系。

除了卖主场承办权,乒超俱乐部另一项商业开发,就指望明星运动员了。但实际上,多数乒超俱乐部天价摘牌明星球员,却只能落得赔本赚吆喝的结局。首先,乒超的顶尖球员,归属权基本都是国家队。他们回到地方队打联赛,身份像犹如“特派员”。他们诸如肖像权等有利于商业开发的权力,都牢牢掌握在国家队手里,俱乐部想要染指,只能和运动员周密商议后打打擦边球。

顶尖球员的归属权不在俱乐部手里,俱乐部却要为他们花大价钱。2010年,郭焱被山西大土河以1133万元摘下。根据乒超转会条例的规定,转会费超过150万元人民币时,除120万元运动员薪酬和支付给运动员所属单位或俱乐部30万元外,多出150万元部分的30%,支付 给该名运动员所属单位或俱乐部;多出150万元部分的70%将作为乒超联赛奖金的组成部分。70%!1133万减去150万后的70%是688万,这笔钱是要上交的!

后来,乒超联赛开始限制球员转会费,由最高转会费限制在400万到今年的699万,这样的人为干预,和十多年前的足球甲A联赛多么神似。转会费上限的设置,以及每队一名特级运动员的限制,联手造就了李晓霞今年乒超联赛无球可打的尴尬。前不久的乒超摘牌大会上,特级运动员朱雨玲以608.35万元的交流费加盟鲁能,由于1家俱乐部只能拥有1名特级运动员,李晓霞只得进入与其他俱乐部协商阶段,在协商无果后,没有归属的李晓霞确定无缘新赛季乒超。

不仅转会上层层设限,在工资标准上,乒超联赛也管得很宽。特级运动员(奥运冠军世界冠军)税前纯工资达到50万元人民币,此外,特级运动员的出场一场能获得1万元的出场费,而打赢一场球还有3.5万。这样的限制也让乒超俱乐部为吸引明星球员,不得不签署阴阳合同,阳合同符合乒超联赛规定,阴合同则许诺给明星球员超高奖金。正是因为阴阳合同的龃龉,张继科才会在去年与鲁能俱乐部撕破脸。【详细

33大顶级联赛?遭足篮完爆 乒超只是国家队附庸

这一算下来,人是国家下派的,工资是有规定的,赛制也不利于推广,你让俱乐部怎么做推广?俱乐部无法健康生存,又让赞助商如何敢涉足其中?于是,从2014赛季开始,我们发现,乒超联赛真的开始“裸奔”了。在2014赛季之前,赞助商每年赞助600万,将乒超称为“中国三大顶级联赛”之一。作为赛事官办、球员国有的所谓职业联赛,中国乒超联赛若是按照市场规律来办,恐怕已经“裸”了很久了。

在这个赛季的季后赛,乒超联赛选择了赛会制,诸强齐聚山东微山县。新落成的微山湖体育馆内座无虚席,完美的声光电营造出极佳的舞台效果。但表面的绚丽背后,又是图表面风光而贬损俱乐部和赞助商利益的短视行为。主客场淘汰赛改为赛会制,4天内打完,虽节约了时间,但赛会制必然使得各俱乐部主场利益受损。常规赛阶段,每个俱乐部各有9个主场,但最为关键的决赛阶段,却无法利用主场做市场推广,收入也将受到影响。

刘指导的第三次创业终于踏出了坚实的第一步,但是乒超联赛的种种问题将让他大为头疼。

这也就不难理解,乒超冠名商为什么更换如此之快了,毕竟在赞助商的利益很难得到充分保障。2014赛季裸奔之后,2015年3月18日,乒超联赛登陆北京市产权交易所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这是其首次通过公开竞价的方式寻找投资人。官方公布的招商项目权益列表显示,总代理方案参考起始价格是3000万元;在拆分方案中,冠名赞助商起始价800万元,合作伙伴每家300万元,供应商每家40万元。

中国乒协描述乒超联赛为“中国竞技体育最优质的资产”,但其3000万元的价格还是不那么诱人,公开招商已4天,仍无买家出价、议价。赛季开始前,为了避免再度遭遇“裸奔”,乒超联赛委托第三方机构对独家冠名、合作伙伴、供应商等相关权益进行公开招标。最终取得联赛冠名赞助权的权健集团,赞助费用仅有约1000万元人民币,这不但与3000万元的参考价格有不小差距,比起中超和CBA另两大顶级联赛更是相距甚远。

直通赛是一个很棒的创意,但它也折射出在国家队面前联赛不值一提。

乒协和乒超联赛也意识到了自己应该改变,来保障俱乐部利益,并吸引赞助商进入。2012赛季,乒协出台新规,往年的“摘牌制”被废止,球员将按自身意愿联系心仪俱乐部。郭跃、刘诗雯、许昕、郭焱、马琳等名将纷纷改换门庭。新规明确,除非球员中途退役,否则其签约周期都必须达到4年。这样改变了以往球员与俱乐部松散的租赁关系,也在客观上遏制个别财大气粗俱乐部对大批优秀球员的“独占”。虽然改革触动了地方体育部门的利益,但由于他们从俱乐部得到了相当数目的转让费,因此他们的利益也得到了保证。

但在今年,“摘牌制”又出现了。新赛季乒超联赛一共有18名运动员的名字出现在摘牌大会上,其中以刘诗雯与李晓霞的转会费最高,几乎达到700万元。这个数目是综合运动员本人过去4个赛季在国际大赛的成绩以及乒超联赛的胜率所得,即在有效期内获得世界冠军,并且上一赛季的单打胜率超过50%,这样的运动员就可被归类为特级运动员。

除了转会费的上限更高之外,特级运动员的基本工资也要远高于一级运动。资料显示,特级运动员的税前年薪为50万,一级运动员则为20万。考虑到俱乐部发放给特级运动员的奖金,两者实际的收入会相差更大。鉴于特级运动员无一例外都是国家队核心成员,乒超联赛的规则制定,也透露了对国家队成员的特殊照顾,而这不过是乒超联赛沦为国家队附庸的一个侧面显现。

央视的转播计划,可以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乒超联赛的地位。因为乒超战绩和综合表现不与球员参加世乒赛和奥运会挂钩,乒协组织了“直通”赛事系列,让国家队成员为参加世界大赛进行直接竞争,央视对这一系列赛事的直播力度远超乒超。而奥运会参赛资格选拔复杂一点,重要两个指标是国际乒联巡回赛战绩和对国外选手战绩。这些都跟乒超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注重于为国家队和国手服务的乒超联赛地位如此低下,十余年来仍然摆脱不了“伪职业”的帽子。【详细

结语

明星运动员和明星教练员的蹿红,掩盖不了乒超联赛的黯淡,其根源在于联赛只是国家队的一个补充。想通过联赛做到乒乓球的深入推广?还需深耕出职业化的土壤。

往期回顾

  • $title
  • $title
  • $title
  •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