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8

"三亿人上冰"离我有多远?

冬奥花落北京能我们带来什么?尽管冬季运动在我国还很难称得上发达,但“三亿人上冰雪”也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也许很快你就会发现,滑雪滑冰已经成为了你我生活里最平常的一件小事。

  • 编辑/Pbb 文/莱昂

三亿人上冰雪!申奥成功带来新目标 冰雪热已悄然兴起

北京在申冬奥的申办报告中提出,申奥成功后中国要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三亿,这个数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以中国人口计算,几乎每五人里就有一人参与,比例相当之高。客观来说,我国冰雪运动参与人数距离发达国家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也让这个“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更加具有挑战性。

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的在接受采访时的解读,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参与者主要是两部分群体,一是直接参与冰雪运动的群体,包括:到冰场滑冰,到雪场滑雪的爱好者、从事冰雪运动训练竞赛的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等。另一部分则是通过冰雪体育比赛和冰雪活动影响到的人群,包括:冰雪嘉年华、冰雪季、旅游节等活动吸引到的参与、体验者、冬季项目体育产业的从业人员等。那么,这两类人群目前在中国到底有多少呢?

北京的什刹海冰场如今每到冬天总是人满为患,滑冰已经成为北京市民冬日里最爱的体育活动。

就专业运动员来说,由于冬季运动的特殊性,专业运动员数量少、选材范围窄已是不争的事实。以黑龙江省为例,中国历届冬奥代表团几乎一半出自这个中国最北边的省份,现在招收人才方面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很多家长担心孩子的出路,导致生源匮乏。2011年黑龙江省体育职业学院招生,仅速度滑冰项目的小运动员就有近600人,但到了2014年底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两个项目加一起才有400人。而冰球运动员则更不好找,冰球一队的队员,一部分去南方教滑冰,一个月可能会有上万的收入,但留下来只就只有2000多的工资,很显然更多的人不愿意留队。

但与专业运动员不同的是,普通民众对于冰雪运动的热情,反而越来越高。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感受到冰雪运动的激情,愿意参与其中。作为申奥城市的北京,冰雪运动的发展已经走在全国的前列。今年冬天,“90后”小伙子杨赫,就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滑雪场上。在北京某房地产公司工作的杨赫,就因为去了一趟河北崇礼,就彻底迷上了滑雪,“我第一次上雪就攀上高级道,还尝试高难度的单板,虽然摔得七零八落,但那种感觉实在太酷太刺激”。如今,像杨赫这样的雪友、冰迷越来越多,不少雪场和冰场迎来客流高峰,甚至出现“下饺子”的场景。

除了滑雪滑冰,一股冰球热也正在京城悄然兴起。作为冬奥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冰球融合滑冰、曲棍球技艺,经常出现激烈的身体对抗,这也令打冰球的孩子越来越多。根据北京市冰球运动协会会长辛铁樑介绍,北京冰球运动协会注册会员已达2000多人,有3000多人经常参加活动,2013-2014年赛季,协会共打了420场比赛,约1000名运动员参加,而在2014-2015年赛季,共打了759场比赛,1900多名运动员参赛,比赛场次和参与人数比往年翻了一番。

冰雪运动,在固定的思维中,似乎只是北方地区的特色,但冬季项目南展西扩,助推滑雪、冰球等运动向更广阔的地区渗透,已经是大势所趋。天然冰雪资源的短缺,并未消减西南方对冬季项目的热情。南北呼应,折射出大众冰雪的潜力与空间。近年来民间开展冬季项目日趋积极,冰雪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这股自北向南的发展力量,正在培育中国冰雪运动的土壤。

10年前,南方有块冰场会很新鲜,电影《冰与火》在上海拍摄时,一群人围观台湾队训练,羡慕“人家会滑冰”。10年后,南方地区送孩子学滑冰学冰球,已经是较为普遍的现象。以体育人口衡量,中国冰雪运动的家底虽然还不厚实,但“冰雪热”的南展西扩,已经为夯实金字塔基创造了可能。[详细]

三亿人从哪里来?南方人也要进冰场 从娃娃抓起是关键

要让冰雪运动更加普及,实现“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其实并不是申冬奥成功之后才开始的计划,实际上我国多年来对冰雪运动一直都投入很大精力,“北冰南展西扩”的项目已经坚持了很多年,也取得了一些成效,青少年也越来越对冰雪运动感兴趣,这都让我们看到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目标的可能性。

今年三月的上海世锦赛,对“北冰南展”起到关键性作用。上海作为一座南方城市,很难见到北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丽景致,但经过多年培养,这里已经充满了对冰雪运动的热爱与期待。

“北冰南展”在上海落地生根已久,全市有七片长年冰冻的商业冰场,有的冰场周末经常是一票难求。此外冬季项目也开始走向上海的学校,2013年上海外经贸大学女子冰壶队代表中国大学生,第一次参加世界大冬会冰壶比赛,并已初步形成青少年冰壶课余训练体系。去年上海第15届运动会,第一次有了冬季项目的位置,64支队伍170多名运动员报名冰壶赛,100多名运动员参与花滑的角逐,都反映出上海青少年对冰雪运动的追捧。

而上海以南,在广西南宁,这是一座冬天没有雪的城市,但一个真冰滑冰场的出现,燃起了无数南方孩子的滑冰梦。从第一次踏上冰面,到参加北京2013年亚洲滑冰邀请赛,南宁女孩伍若云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我以前就从来没见过雪,没想到有一天能站在‘冰刀’上,更没想过还能参加比赛”。在这一刻,伍若云有圆梦的感觉。

南宁冰纷万象滑冰场开张营业,填补了南宁乃至整个广西冰雪项目场地的空白,吸引了众多喜爱滑冰的南方人。与北方相比,刚起步的南方滑冰运动前景大好。在南方,学滑冰以培养兴趣和锻炼身体为主,相比北方以专业训练为主,要求比较高,南方的冰雪潜力无疑无缘更大。

在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冰雪运动培训班让更多的青少年接触到了冰雪运动。

除了“北冰南展”,人才培养机制的改变,也能够点燃民众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2011年9月,哈尔滨市正式批复黑龙江省体育局及哈尔滨市教育局成立哈尔滨冰雪运动学校的申请,2014年10月28日该学校正式成立。哈尔滨冰雪运动学校的学生,在经过九年义务教育后,具备发展潜力的学生可以进入省体校继续从事体育事业,而资质稍差的学生则可以正常考取高中,完成“一条龙”式的发展路径,解决了各种后顾之忧。冬奥会申办成功之后,冰雪运动的影响力必然大幅提高,届时会对冰雪服务业人才产生巨大需求,而像哈尔滨冰雪运动学校这样,培养冰雪运动专业服务人才的机构正好解决了这一难题,为“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提供了最基础的人才保障。

当然,任何运动的普及,都离不开“从娃娃抓起”这五个字。只要冰雪能够成为青少年的“新宠”,就一切皆有可能。为了增加冰雪人口,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家体育总局便开展“百万青少年上冰雪运动”,制订了“冰雪体育长廊计划”和“冰雪阳光计划”,将青少年冰雪活动向更广泛的地区推广,让很多孩子从小体验到冰雪运动的乐趣。北京交通大学附小五年级学生范青,以前没怎么接触过冰雪项目,但今年寒假首体滑冰馆冰雪大世界的举办,让生性好动的他,体会到花样滑冰以及滑雪的乐趣,并且非常期盼到真正的雪场好好地滑一场雪。

1月18日,“世界雪日暨国际儿童滑雪节”在中国上演,15家滑雪场上演丰富多彩的冰雪活动。春节之前,全国青少年“未来之星”冬季阳光体育大会和华北五省“未来之星”冬季阳光体育大会分别展开,两个大会也成为了孩子们欢乐的冰雪嘉年华。借申办2022年冬奥会,冰雪运动在中国,肯定会走上快速发展的轨道。三亿民众参与不是梦,大众冰雪、冰雪进校园借此驶上快车道,也是大势所趋。[详细]

场地少费用贵成最大阻碍 学习日本!冬奥让体育成习惯

当然,尽管冰雪运动近年来在中国发展势头不错,但我们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冰雪国度,发展上还会遇到很多阻碍。场地不足,教练员稀少,都制约着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前进,三亿人上冰雪,还要面对很多困难。不过看看日本在两次举办冬奥会后各方面的发展,这些困难和阻碍在申奥成功的那一刻起,都看到了新的希望。

从事冬季项目的人,几乎都羡慕国外的冰雪氛围。数据显示,欧美发达国家的滑雪人口占到总人口的30%,而在我国,滑雪市场最好的北京也不足5%。曾举办过冬奥会的温哥华,市区人口只有60万,室内冰场有100多个。而常住人口高达2000多万的北京,室内冰场不过十几家。至于滑雪场,看上去数量很多,但以欧美专业标准衡量,国内达标的只有30个,而在日本是350个。

宋安东如今已经被视为是NHL的“姚明”,他的出现必然会给中国冰球带来更多的关注。

以3亿人的标准衡量,我国现有的场地设施短缺,已成“北冰南展西扩”进一步推进的最大制约因素。此外如今中国80%的滑雪人口为初级滑雪者,而欧美这个比例仅为5%。成功申办冬奥会后,京张的确的雪场未来25年预计将迎来1700万人次,这意味着,冰雪教练的供需矛盾将更加尖锐。

同时,从事冰雪运动花费昂贵,一般家庭难以承受,也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六月底,北京小伙宋安东成功登陆NHL(北美职业冰球联盟),这无疑会激励更多的青少年,参与到冰球这项极富魅力的运动中来。但是,并不是谁都可以成为宋安东,他的成功之路并不是可以普遍复制的。

现在在北京练习冰球,一个孩子一年的花费在四五万元左右,但是如果送孩子出国打球,其花费就不是普通家庭都能承受的了。除了经济方面的支出外,父母也要完全牺牲自己的时间,宋安东的父母就是完全放弃在北京的舒适生活,妈妈在国外长期陪他,爸爸也成了空中飞人。此外,宋安东这些留洋球员在技术、战术意识和体能等方面都高出国内同龄选手一大截,而造成两者之间巨大差距的一大原因,就是国外有更多高水平比赛可打,国内的现状却是孩子年龄越大可打的比赛越少。

当然,练习冰球不一定都要成为职业运动员。宋安东登陆NHL,对于中国冰球来说意义非凡,再加上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大背景,肯定会激励更多青少年参与到冰球运动中。随着北京市冰球人口的快速增长,北京冰球运动的实力也得到了很大提升,在普及方面甚至已经超越了东北省份。这两年,已经有越来越多工薪家庭的孩子,参与到冰球运动中。北京和张家口联合申办冬奥会,与北京市目前如火如荼的青少年冰球运动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问题依然存在,困难需要克服,但北京市体育局已出台对冰雪项目的发展意见。在国家队层面,多个冬季优势项目已经提前在为2022年冬奥会进行人员储备。申办冬奥成功,肯定会吸引更多孩子加入到冬季运动的队伍中来。还是以冰球为例,为了让这个冷门项目尽快发展起来,京城部分中小学校,支持孩子在保证学习的前提下尽可能地投入到训练中,未来一些学校不但会出资提供训练装备,在申报专业运动员等方面也会出台相应的举措。花样滑冰方面,我们的发展一直也比较完善,除了各级别比赛,亚洲滑冰协会组织的等级考试以及国家花样滑冰等级考试,也为孩子们提供了考取专业运动员级别的机会。

对北京来说,申办冬奥是难得的发展机会,给更多的青少年带来接触、了解冰雪项目并参与到其中的机会。青少年对冰雪运动的热爱与日俱增,并不一定是让每个孩子都往专业方向发展,而是多一个爱好和技能,进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这也是参与体育的根本目的所在。

看看我们的近邻日本,在1972年和1998年,分别由札幌与长野举办过两届冬奥会。1972年札幌冬奥会的举办,对亚洲国家的冰雪运动的开展,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亚洲历史上第一届冬奥会的举办,令日本经济在二战后迅速复苏,各方面得到全面发展。而对长野市的人民来说,1998年的冬奥会是他们期待了几十年的梦想。长野原本在1940年获得主办权,但因为二战关系停办。能够举办20世纪最后一届奥运会,长野是幸运的,日本的旅游和经济,也实现了更大程度上的飞跃。可以预想,北京张家口冬奥会后,这一地区的受益只会更大。[详细]

结语

尽管我国冰雪运动还存在着参与人数少、场地不足、教练稀缺等一系列基础薄弱的问题,但无法否认的是,普通民众对冰雪运动的热情正不断高涨,冬季去滑雪场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时尚。这种现实和需求的矛盾亟待解决,而冬奥的到来正是一场及时雨,把冰雪之美吹到了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您认为第1088期零度角制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