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若琪:没有叛逆期的最美队长 下半场人生的别样精彩

2018-02-04 06:57:12 来源: 网易体育
0
分享到:
T + -

这是江苏女排跻身四强的生死战,也是惠若琪选择退役的日子。比赛刚刚开始江苏女排就落后了对手3分,现场有观众窃窃私语:“让惠若琪脱了衣服上去打。”自从惠若琪离开之后,江苏女排的一传一直不尽人意。坐在观众席的惠若琪有时候也会着急,在她退役仪式开始前的3个小时里,在我们的谈话中她说:“有时候还是会有那种冲动,看到队伍需要我的时候,还是想上去打。”

几个月之前我曾经问过惠若琪想没想过自己退役那一刻是什么样子的,她说目前还没想过,而就在这一切都慢慢来了之后,她的心态反而变得很淡然:“可能那时候会哭吧,但是现在觉得还好。”整个仪式没有预想的煽情,惠若琪淡定得说完自己预先准备好的“稿子”,仿佛这不是离别,而是欢聚和新生。

没有叛逆期的好孩子

惠若琪和排球的缘分几乎是命中注定,她的父母都是排球爱好者,父亲对于老女排也有自己的情节。惠若琪小学时候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打排球她就移不开眼睛,后来出于锻炼身体的目的,家人送惠若琪去学打排球。因为个子高,她很早就被南京体校的教练相中,一边打球一边学习。

童年惠若琪
童年惠若琪

在知乎上有网友说惠若琪的成绩在当时的班里几乎每次都能排到前十,还曾考过年级第一,惠若琪说自己好胜心强,当时去参加比赛都要带着作业和老师的课件,比赛空了就要学习。而回了家,她的父母对她的要求更严格,惠若琪说那时候经常晚上11点还要被妈妈逼着写作业、学英语:“我妈那时候经常恐吓我,说你如果不好好学习将来就怎样怎样,就是吓唬小孩子那一套。”

从自己来说她也有非学不可的理由:“当时转学,因为我个子高,在班里总是特别显眼,很多人就会说惠若琪是不是留级生,当时体育生嘛,不想被人看扁吧。”

后来选择去打职业排球,惠若琪也在学习和打球之间挣扎了许久,因为父母并不想她去打职业,按照惠若琪妈妈的想法,女儿应该好好学习,把排球作为兴趣爱好,将来上一所好大学。出于热爱,惠若琪开始了与家人的“谈判”,最后协商的结果就是父母愿意给她4年的时间让她去尝试,但如果没有成绩的话,还是要回来继续学习。

一向争强好胜的惠若琪没有辜负自己的热爱,没过多久她就打上了江苏队的主力,并且一路成为国家队队长。

越真实越自在

惠若琪自己的微博从2016年初开始就有一个前缀:元气少女,改微博的年份她自己都已经忘了,还是她的球迷清楚的记得:“那是2016年初,她康复训练的时候。”她说当时她看了一部动画片觉得很燃,于是希望自己也能成为那样的乐观积极的人,这个微博名字一直用到了今天。跟大多数90后一样,惠若琪喜欢看动漫,最喜欢“燃向”的动漫;她也喜欢吃,在队里几乎是活的大众点评,她觉得好吃的馆子经常成为女排队中的“网红店”。

元气少女惠若琪
元气少女惠若琪

在国家队中,惠若琪有很多好朋友,她与丁霞和袁心玥的闺蜜情更是常被球迷津津乐道:“她(袁心玥)真的是很爱用表情包,还用我的表情包,她还用自己的表情包你知道吗?有时候你跟她说什么事的时候,她突然给你来个我的表情包,真是都不想跟她说话了。”说到这里,惠若琪笑着翻了个大白眼,“我不跟她斗图,我才没那么无聊去存自己的表情包。”

惠若琪的时尚大片很多都是成熟甚至有一点点小性感的,在问她是不是考虑用更女人更强势的一面面对大众的时候她说:“我都是当天什么心情就用什么形象面对大家。”在惠若琪的心里,大家对于运动员的喜爱除了上场奋力拼搏的一面,更多的就是生活中的真实。所以她很少刻意考虑形象的问题,甚至她曾说自己很少买裙子,去参加颁奖礼穿的都是妈妈买了放在衣柜里的裙子。

刚决定退役的时候,惠若琪进入了自己的休整期,终于可以不训练的时候,她就像高中生刚考完高考一样,睡懒觉、完全不运动:“还有很多人问我是不是会去健身房,那段时间我真的是完!全!不!想!运!动。”如果可以,她也更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

这个忘性重的27岁姑娘会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问别人:“我是不是说得太红太专了。”也会在“黑别人”的时候小心翼翼顾及着对方的感受,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跟她相处起来完全没有负担和压力,她自己也说人设总有崩塌的一天,还是做真实的自己更自在。

下半场的人生

如果说惠若琪的上半场已经圆满结束了,那在连接下半场的中场休息里,她是忐忑的,甚至痛苦的。进入完全不擅长的领域,离开了自己习惯的舒适圈,习惯把所有事情做到最好的她开始体验到落差,她只好安慰自己这个过程早晚要面对。

惠若琪青海支教
惠若琪青海支教

做体育+公益并不是最近才有的想法,在惠若琪的国家队生涯里,她经历了太多的伤病,3次大手术让她逐渐开始关注伤病运动员这个群体,“因我自己承受过那种痛苦,所以有更需要帮助的人他们当时承受的痛苦会比我更深。”在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逐渐开始运作之后,尽管已经资助了很多对象,但惠若琪一直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宣传。

前段时间惠若琪去看望了已故江苏男排队员陆飞的遗孀,“他走的时候,留下两个孩子,小的才只有十几天,大的也就4岁左右。我就觉得这对一个家庭的打击还是挺大的,孩子们是需要帮助的,所以我就提出来要把钱更好的用在孩子们身上,不管他们将来是想打排球还是上学,我们都集合我们全部的资源去尽力实现他们的愿望。”

还有一次,惠若琪看到队友杨珺菁发了一条发关于自己教练身患重病急需资助进行手术的朋友圈时, 便立刻联系杨珺菁,为身患重大疾病的教练解决了燃煤之急。

在逐渐接触公益的过程中,惠若琪最开始设想的专项基金的范围开始慢慢扩大:“在做事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很多人对体育都没有很好的概念。因为我自己是学体育社会人文学的,我觉得体育是很好的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方式,所以我就提出了S for S(sports for society)的计划,希望体育可以成为解决社会问题的一把钥匙。”

去青海支教、把青海的小朋友请到北京来,惠若琪人生的下半场正在徐徐拉开帷幕,而至于很多人关心的人生大事,惠若琪说:“我现在很幸福。”

刚刚下过雪的常州特别冷,而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履行与惠若琪退役约定的粉丝却超过了1000人,我问他们最喜欢惠若琪哪里,有的说:“她身体条件不算特别好,但也正因为这样才让我们看到她的努力和坚持。”也有人说:“才喜欢上她一两年,就要退了。希望自己可以变成她那样的人。”

在采访的结尾,惠若琪一边签着粉丝会送来的排球,一边回答问题:“十年之后你希望自己变成什么样的人?”她没加思索的脱口而出:“不要变成自己讨厌的人就行。”过了一会她又解释到:“就是希望自己成为能够帮助到别人的人、被需要的人吧。”

“那你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有遗憾吗?”她抬起头说:“遗憾就是刚开始享受排球的时候,就要退了。”

白武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晓天 责任编辑:刘頔_NS481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研究发现:自律决定人后天差距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