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体育频道 > 中国篮球 > 正文

篮球往事29:铁军遇新老交替硬伤 别忘其历史贡献

2016-09-06 15:12:03 来源: 网易体育
0
分享到:
T + -

《中国篮球往事》是网易CBA一档篮坛历史回顾专栏,由中国资深篮球记者孙保生根据自己亲身经历倾心撰写。孙保生,资深篮球专家、《北京晚报》资深记者。报道中国篮球已逾30年,曾任中国篮球新闻委员会委员,首位中国篮球新闻奖特殊贡献奖得主。以下为该专栏的第二十九期,2016年是八一男篮建队65周年,本期内容讲述八一新老交替以及八一全华班的相关内容:

虽然没有外援加盟,但是,八一男篮却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CBA联赛创造“八冠王”的“全华班”球队。当然,初期的五连冠与集全军之精英所打下的基础有关。不过,你也不能否认,在面对拥有水平越来越高的外援夺冠对手时,八一队不仅体现了能练能拼敢打的传统作风,而且显示出了攻防战术上的变化与创新。自2007年“拯救大兵运动”成功后,从美国归来的大郅与队友一道夺得第八个CBA冠军。此后,八一队因新老交替出现的硬伤,实力急剧下降,如今他们想打进季后赛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曾经的“八一现象”也无人提及。

王治郅回国后助八一拿到第八冠
王治郅回国后助八一拿到第八冠

记得好像是我刚退休的头两年,篮管中心派我去东莞大朗当新闻监督,比赛客队恰巧是八一队。那晚进入比赛场地后,正在跑篮的大郅见到我便迎上来,问候之后他说:“记得您写过这样的文章,说什么时候把八一队打下来了,冠军易主了,篮球的改革就成功了。现在八一队不是冠军了,改革成功了吗?”这话问的我一愣,多久的事啦?当时没时间跟大郅探讨,但这事多年来一直记在心上,有机会一定跟他聊聊。

对八一队我同样是深有感情的。年轻打球时八一队很多人是我学习崇拜的偶像,因为我是打后卫的,所以对马清盛、陈宝珊、吴忻水等印象深刻。那时我是在看台上看他们打球,后来当了记者后便有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尤其是与60后的队员接触更多。我知道每个有绝活的队员都是苦炼出来的,不仅不怕吃苦流汗,还要动脑筋琢磨,就是今天讲的球商。

初次见识阿的江是在1985年于郑州举行的首届青运会上,那时我在北京电台科教组,负责体育采访,当时北京电台还没有体育组,故只派我一个人去郑州采访。在男篮比赛中,八一队有两个球员表现出众,一个是打后卫的阿的江,一个是打中锋的宋力刚,阿的江运球娴熟,宋力刚跑跳皆灵,深受观众喜爱。那会儿的阿的江头发还不少,只不过是前额突出罢了。赛后采访了解到,来自新疆的阿的江也喜欢足球,考篮球队教练嫌他个儿矮。虽然进了足球队,但他迷恋的还是篮球。个儿矮怎么啦?我苦练技术。阿的江的运球技术就是在月光下的水泥场上练出来的。两个月后,阿的江考入了北京体院竞技体校,1984年入选到八一青年队,由此走上了篮球专业之路。采访青运会期间,首都新闻单位还临时拼凑了个记者队,跟郑州发电厂打了场友谊比赛,当我上场运球过人传球时,有观众说这个记者怎么挺像阿的江的?我哪会头发挺长,有点自来卷,可能运球动作跟表情与阿的江相似,观众才这麽说。转年,北京奥琪化妆品工厂出资在太原打了个“奥琪杯”邀请赛,应邀参赛的有北京、八一、辽宁等队。因为是邀请赛,就没有那么紧张。吃早餐阿的江是来的最晚的一个,还打着哈欠,王非说昨晚上打扑克牌来,玩的晚了,阿的江赖床,叫了好几次才起床。从新疆到北京,从八一队到国家队,阿的江的成长之路印证了一句话:天生我才必有用。

八一两名宿:阿的江+刘玉栋
八一两名宿:阿的江+刘玉栋

“战神”刘玉栋也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1985年秋,北京市体育记协组织了一次赴田径之乡福建采访活动,到达莆田时体委领导同志除了介绍田径运动开展情况外,还十分自豪的谈到了刘玉栋,说:“都说福建少有大个,我们这就出了一个大个,叫刘玉栋,身板特结实,先去了省体校篮球班,后来让南京军区队给挑走了,再后来就进了八一队。”那时虽没见到刘玉栋,但对此印象深刻。知道福建人是非常喜欢篮球运动的。60年代国手赖敬忠、何仁义就来自福建。见到刘玉栋时已经是1991年了,这年的5月全国篮球锦标赛在山西阳泉进行,我随北京队到了阳泉,尽管没有现役国手参赛,但比赛还是很好看的。在阳泉给我印象较深的是八一队的刘玉栋和河北队的梁达。刘玉栋身体强壮,橄榄色的皮肤,投篮半高手,弹跳和力量都很出色,脚步动作扎实,位置是大前锋。在看台上我看到了老教练张子沛,就坐到了他身边,我们俩边看边聊,说到刘玉栋,沛公露出赞许的神色。我说:“刘玉栋应该进国家队。”沛公说:“可不是,但现在不行,在大前锋的位置上已经有马健和巩晓彬了,他去了也打不上球,他还年轻,在八一队多锻炼锻炼对他有好处。“河北队的梁达身条和弹跳都不错,动作也漂亮,但不及刘玉栋硬朗,缺股子狠劲。

大郅就更甭说了,北京孩子,父母原来都是北京队的,打球的启蒙教练是他爸爸王维君。大郅之所以没去北京队而去了八一队,除其他原因外,那时北京队已经有单涛和巴特尔两个大个子,去八一队是更明智的选择,对此我非常理解。

张劲松也是我很熟悉的球员,最突出的特点是拼命,尤其表现在防守上,故人称“拼命三郎“。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聊起中国队被法国队逆转那场比赛,张劲松说:”我在底下都做好上去盯里加多的准备了,但却没让我上去,可惜啦!”跟张劲松接触最多的是在2002年5月初,山西大学百年校庆邀请我们首都记者教练队去助兴,牵头人是孙正平,他从北京插队上山西,后来进了山西大学体育系。当时张劲松在家乡太原举办婚礼,也应邀出席校庆活动。在我们队与山西大学队比赛之前,张劲松做了个人技术表演。表演时观众大喊:“张劲松扣一个!”正在兴头上的张劲松,居然忘了自己是个新郎,真高高跃起了扣篮,我小声叨咕:“真不知道心疼自己!”

接触他们,了解他们,观察他们,才能写出比较准确真实的报道和评论,这是我从事记者职业多年的体会。2000年前后,网络尚未普及,更多的新闻见诸于纸媒、电视、广播,而那时的《北京晚报》,是京城卖的最火的报纸,我虽然没有问过他们,但从接触中他们说“孙老师写的文章懂球,认真,没有虚的,我们常看。”显然,本文开头大郅的问话就说明了这一点。里约奥运会之前,我终于跟大郅约好了电话里聊聊,我旧话重提,大郅说:“您当时写的原话是‘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应该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吧,就是大家所说的‘八一现象’时候吧,篮球改革刚开始那两年吧!”我说:“后来我想起来了,当时对改革的目标及远景还认识不足,起码得冠军易主吧,三强争雄才好呢!说明各队实力提高了,联赛有悬念了,可供国家队挑选的队员多了,算是初见成效吧。你今天看改革成功了吗?大郅回答:“有成功的地方也有不成功的地方,比如成功的地方,联赛的包装推广运作越来越好,运动员的收入提高了,人员流动也在好转,市场见好,观众越来越多了;不成功的地方就是外援成了主角,这是把双刃剑,用不好就伤了自己,国内球员成长太慢,基本功不扎实,特点不突出,很多技术不过硬,运用不合理,导致国家队的水平下来了。”我的话题又转到了八一队现状,大郅说:“这是自有了八一队以来出现的最大低谷,新老交替的工作没有做好,有人说是我们老队员打得年头太长了,我不这么看,年轻队员要是具备了接班能力,老队员何乐而不为?老队员必须退下来,打不动了,轮到了这拨不是竞争上岗的年轻队员生顶上来,都是90后和95后的,欠缺的东西很多,我现在是助教了,责任就是尽最大努力辅助阿导,把队伍带出低谷。”我知道大郅的性格,问八一队能否引进外援也是白问,索性到此为止。

八一受到外援挑战
八一受到外援挑战

考虑到八一队的特殊性,篮管中心在一些政策上采取了灵活机动的作法,比如八一队在遇到有外援的球队时,该队外援上场是4节4人次,末节单外援。这看似不够公平,但我认为CBA毕竟还不是真正的职业联赛,顶多是“号称”,对八一队的特殊规定符合我国国情。记得是在采访了2006年多哈亚运会不久,八一富邦篮球俱乐部才在宁波正式宣告成立。如果死按俱乐部准入条例办事,八一队恐怕就没有参赛权了。我们不能忘记,新中国成立以来,八一队在各个时期都为中国篮球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我们不能将其等同于近年新建立的民营俱乐部,属于体制上的问题,八一队也无能为力。

八一体工大队的历任领导,尤其是近些年的领导,早就预料到八一队会丢掉冠军,毕竟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但是,他们始终坚定地认为,冠军可以旁落,但军旗不倒,精神永存。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这种信念绝不动摇。在采访八一队主教练阿的江时,他说:“面对八一队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困难,放手很容易。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当年我只背了个书包就从新疆来到了北京,是八一队培养了我,在困难的时候我不能当逃兵,逃避对军人来件是可耻的,何况我还是主教练,肩上担着责任。八一队是一代又一代人造就的,接力棒现在传到了我们这一代人手上,我坚信我们会走出低谷,这面旗帜不会倒。压力肯定大,但这种压力不是我一个人的,靠教练组靠全队共同担当。之所以出现低谷,在于前几年新老交替的工作没有做好,我们那批队员打的时间太长了,一下来队伍出现了硬伤,差距太大了。经过这几年的努力,这拨年轻队员有进步,让我看到了希望,现在需要的是继续坚持。‘全华班’没什么不好,在世界大赛里中国队不就是全华班吗?联赛外援的水平确实越来越高,挑战也就更大,我们付出的努力也就更大。重振雄风不是一句口号,需要我们努力奋斗,我相信总有一天观众会说‘八一男篮又回来啦’”!

袁鑫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孙保生 责任编辑:袁鑫_NS59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新婚姑娘突然失踪 被发现时遇害 丈夫:都是我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