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车队愤然退赛环塔 抗议组委会将比赛变儿戏

2016-05-19 13:57:15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6环塔第一赛段103台赛车仅4台在规定关门时间内完赛,创下了中国汽车运动有史以来的一个完赛最低纪录。

网易体育5月19日报道:

2016年环塔拉力赛第一赛段就出现了爆炸性新闻,在全场103台赛车中,仅有4台在规定的关门时间之内完成比赛,共计27台车完成全程到达终点,创下了中国汽车运动有史以来的一个完赛最低纪录。当天夜里,赛事组委会先后发出两个自相矛盾的仲裁决议和成绩表,将比赛规则和成绩进行了修改。次日早上6点,在第二赛段的发车现场,江西东方赛车队的四台赛车集体以拒绝发车的名义进行抗议,并最终形成了事实上的罢赛。车队经理徐军和主力车手钟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无论采用哪个公告的方案运算,他们的成绩都不会差,但他们抗议的不是成绩结果而是这种无视规则的随意态度。

公告1
公告1

公告2
公告2

微信通知
微信通知

记者:请问一下徐经理,昨天你们车队的比赛情况是怎样的?

徐军:昨天的比赛确实非常艰难,来新疆比赛很多年,我们一直都是考虑防暑降温、防风防沙,很少把防雨防水这些问题当作头等大事,所以比赛中我们车队的四组赛员与全场大多数车手都一样,经历了陷车、挖土等等一系列的困难,但幸运的是,我们的四个车组历经艰辛都抵达了终点。

记者:那么在比赛中你们是否预料到赛后可能会有政策放宽的可能性?

徐军:这个是有例可循的,在国际汽联的规则中,如果一个赛段里50%以上的车手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就说明最初设定的最大给时不合理,需要调整。历届环塔也多次调整赛段最大允许时间,所以我们的车手完全没考虑关门时间,只是努力去完成比赛。这种情况在达喀尔并不鲜见。去年的环塔某个赛段也有先例,后来组委会把最大给时从6小时调整到了9小时,这种情况都是比赛规则允许的。

钟磊:虽然组委会在新闻声明中承认“对赛段难度估计不足,面对SS1所发生的突发状况,处理不及时”,但是,依照现有的比赛通则、补充规则,完全可以处理各种突发状况。组委会不但没有依据规则处理SS1突发状况,而是直接废除了规则中处罚条款。当时,我们曾两次向组委会提出我们对此判罚的意见,应该在规则规定范围内处理这一突发状况,但是我们得到的答复是为了照顾“所谓的大多数参赛者”。

在SS1赛段到达赛段终点完成比赛的赛车有27辆,这27辆赛车与其它赛车一样,都是在赛段中遭遇不同的困难,他们通过各种自救措施,千辛万苦到达终点。仅凭 他们“永不放弃的体育精神,就应该得到鼓励”本身各种比赛规则就是支持遵守规则的参赛者,可是组委会认为他们只是少数参赛者。因此,遵守规则反而受到了不利的判罚。

记者: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抗议呢?

钟磊:我们抗议的焦点问题有两个,一个是组委会擅自取消了未完成赛段的固定罚时,这个取消没有任何的法理依据,比赛规则是“如果50%的车组未在最大允许时间内到达;经仲裁同意后;赛事主管可以更改最大允许时间”,而晚上第一份仲裁决议废除了上述比赛规则,改成“原定最大允许时间内完赛率未超过50%的情况时,将取消该赛段固定罚时”。我们来比赛,不想看任何人的脸色,只想看着规则来进行。赛事仲裁怎么能更改越野拉力赛通则和赛事补充规则呢,随意取消赛段罚时就是无稽之谈。第二点,组委会不能这样任意妄为,19点刚刚出台了一个仲裁决议,夜里凌晨1点50分又出一个,而且第二号决议直接废除了一号决议。我们感觉这样的比赛太不严肃,也不公平,简直就是儿戏。

记者:广义上说,无论关门时间定为3小时还是延迟到4个半小时,对所有车队、车手都是一视同仁的,为什么你们会感觉到不公平?

徐军:在众多体育赛事中突发状况并不少见,即使比赛规则无法处理,只要组织在大胆承认组织缺陷,按照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突发状况,同样可以得到参赛者的谅解。例如:2013年在英格兰举行的“北部马拉松”比赛中。在这项有5000人参加的比赛中,除了一直跑在首位的杰克-哈里森严格按赛程标线正确的跑完了全程,其余4999名参赛者全都因为在路口提前右转,跑错了路线。究其原因,竟是跑在第二名选手中途受主办方误导,认错了方向,把身后所有的参赛者都引入了歧途。比赛结束时组委会并没有临时修改比赛规则,而是大胆承认是由于组织调度原因造成此次比赛事故,按照比赛规则同样产生了参赛者可以接受的结果。

今天的比赛难度很大,这是组委会没有预料到的,但是比赛还是有近三十台车到达的终点,如果不是PC1的裁判中止后面的比赛,其实后面的28公里赛道高速且没难度,他们都能到终点。整个比赛期间天气没有任何变化,而且完赛的车辆既有前面发车的也有最后发车的,根本不存在赛道断路一说。如果今天组委会尊重规则,尊重体育竞技精神,鼓励完赛,赛事完全可以在规则下处理的很好,而且这条赛段也将成为环塔拉力赛的又一条经典赛道。

钟磊:我在2015达喀尔比赛中就曾经遭遇到类似的问题,我跟上届冠军罗马在赛道里都都遭遇翻车,我们两车的防滚架同样轻微受损。第二天起点裁判不给我发车,也同样不给他发车,这样的结果我无话可说。这就叫同一标准,这样的规则我信服,我尊重。但是在环塔比赛中,我认为最缺乏的就是这个契约精神,规则可以任意删改,毫不尊重。

记者:这么看来,是不是在一号公告的基础上继续比赛,大家就都能接受了?

钟磊:一号仲裁决议最大的问题是删改比赛规则,仲裁有权修改赛段最大允许时间,但你依据什么废除固定罚时呢?而且4.5小时的最大允许时间修改的依据不足。所以我们向组委会表达了异议。

记者:听说,在一号公告之前,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通知?

徐军:不是一个,是两个,第一次说是赛段取消,通知到了各车队经理。第二次又说是赛段关闭,仍然是在车队经理群里通告的,大家都有截屏存证。

记者:既然有些车手已经抵达终点、有些还在赛段里挣扎,那么胜负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徐军:不是这样的,长距离比赛,前十名的车手之间发车间隔是2分钟,之后是1分钟,103辆赛车全部发完,用时将近2个小时。也就是说,当头车抵达终点的时候,尾车刚刚进入赛道1个小时左右,人家还有2个小时可以去证明自己能否完赛,但组委会一刀切的通知,让这些赛车没有了再继续跑下去的可能。因为组委会宣布取消赛段之后,各个裁判点都会撤掉,就算你跑过去完成了比赛也得不到承认,作为车手只能服从赛会命令。

记者:你们车队没有向组委会提出申诉吗?

徐军:我们提出了,但环塔组委会没有接受。我们也向中汽联观察员提出了书面申诉和抗议,但那不是一时就可以得到结果的,所以我们只能被迫以拒绝发车的方式来表达我们的抗议。

钟磊:其实做出这个决定我们很痛苦,因为车队大队人马来比赛不是件小事情,我们十多天之前就到了鄯善,车队技师队伍里有两名法国人、两名马来西亚人和一名立陶宛人,跟他们解释组委会这两个自相矛盾又词不达意的公告是件非常羞愧的事情。人家怎么看待环塔组委会是小事,但他们会怎么看待中国越野赛、怎么看待中国汽车运动?这件事情我们认为责任肯定在组委会,可是作为参与环塔比赛的一份子,我们自己也认为很丢脸,很不严肃,很没面子。

记者:看起来这个环塔组委会命里注定里外不是人了,无论他们做出怎样的决定,都会遭致一半车队和车手的抗议。那么我们姑且置身事外,就当这是发生在达喀尔的一场比赛中的故事,你们认为,组委会应该怎样做,才不至于四面楚歌而合情合理又合法?

徐军:2015年的达喀尔,我们车队两个车组参赛,刘昆/廖岷和钟磊/马淼在比赛第二天的赛道里遇到了非常类似的情况,赛道后段烂掉了通过难度超出了组委会的预估,但前面的赛车已经完成了,那比赛就只能继续,那天共计发车138台,赛段最大给时10小时,我们两台赛车上午10点左右赛道发车,到晚上天黑20:30时只有三分之一的赛车回到营地,钟磊/马淼凌晨4点回来,第77名,刘昆/廖岷第二天上午11点回到营地,第99名,赶在当天发车点关闭前3分钟继续下一赛段,两台车都超了最大给时接受了固定罚时,后面的39台车直接就退赛回家了,这就是达喀尔,这就是规则,后来和组委会沟通这件事情,他们说:我们必须遵守规则,如果规则有需要修改的地方,赛后讨论,为了下一次比赛。

钟磊:其实昨天的比赛发车之前组委会是确认赛道没问题的,为了赛道安全他们让所有的车手在起点签字了一份赛段修改通知,所以赛道是可以使用的,摩托车汽车才正常进入赛道。作为一个举办过12届的国际大赛,他们理应有这个技术能力和水平。就算他们看到有大半赛车不能在最大给时之内完赛,打算延长关门时间,这也可以接受,因为现在的赛车上都有电脑监控,完全可以看到每辆赛车的赛段时间。所以组委会可以把最大给时延长到第二天早上发车之前,把关门地点更改到大营,这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但是他们偏偏采取了最令人费解的一个做法:匆忙出台两个通知加两个公告,把比赛弄得面目全非,怨声载道。

记者:那么你们这样的抗议又有怎样的诉求呢?

徐军:我们车队买的全都是达喀尔版的超级赛车加知识产权,耗费了巨资,技师来自世界各地,阵容强大、规模超群。我们参加了今年的达喀尔比赛,还将参加大越野和丝绸之路的比赛,目标是各种国际大赛。我们希望在任何赛事平台上都能够被一碗水端平,我们抗议任何不公平的对待。像环塔组委会这样的任意妄为,我们会向中汽联乃至国家体育总局投诉,需要环塔组委会给我们一个说法。为了中国汽车运动未来能有个绿色生态的发展,让中国汽车运动早日真正做到国际水准。而不是嘴上说是国际赛事,其实让国外赛手和技师来看笑话。

记者:尽管你们可能在事后得到一个说法,但是此刻车队和车手已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不觉得遗憾吗?

钟磊:其实我们车队做这个决定的时候非常纠结非常难受,我们车队全体成员在赛前半个月就在鄯善集训练车,调试赛车,花费巨额费用不说,赛前几个月就准备这次比赛,去国外采购必须的配件,请国外合作车队的技师,花这么多人力精力都为了这次比赛,足以证明我们车队对这次比赛的尊重,对赛事主办方的尊重,对所有赛员及裁判的尊重,这个结果我们非常遗憾!可是不抗争一下,将来遗憾的会更多。如果环塔拉力赛组委会不遵守比赛规则,比赛岂不成了小孩子过家家,还谈什么伟大谈什么走出国门呢?希望我们这一次的抗争行为也能够带给大家一些思考,能推动中国的越野拉力赛更专业,更规范。

国王祭坛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163 责任编辑:吴斌_NS295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