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期

信兰成:宫鲁鸣事件中的最大误读者

2016-04-16 07:48:31 来源: 网易体育
0

宫鲁鸣已经确定继续执教中国男篮,尽管总局领导对其提出的三点要求给予了肯定和勉励,但宫鲁鸣的待遇问题仍然没有一个让各方都满意的方案。宫鲁鸣至今仍无法获得应得的那份工资和奖金,这究竟是因为铁律不可触碰还是领导者缺乏政治大智慧和犒劳功臣的魄力?这是个仁者见仁的话题。不过,在这件事上,有一个人真的已经尽力了,并且还两边吃力不讨好,差点痛失与宫鲁鸣的多年友谊。他就是信兰成,那个被调侃“差点在宫鲁鸣家中打地铺”的篮管中心一把手。

信兰成:宫鲁鸣事件中的最大误读者

信兰成曾遭宫鲁鸣误会

在宫鲁鸣事件尘埃落定后,篮球专家苏群透露,在整个沟通过程中,信兰成曾前后去宫鲁鸣家7-8次反复沟通,随后还有人就此开玩笑说:“信兰成就差点带着铺盖卷去宫鲁鸣家打地铺了。”

信兰成具体去了宫鲁鸣家多少次笔者并不清楚,但在整个事件中,信兰成确实付出了足够的耐心,一度他还被宫鲁鸣误会,两人的友谊还出现了波折。在很多人看来,篮管中心在国家队商务开发方面赚得盆钵皆满,就算真的上面有严苛的纪律,但在篮管中心的职权范畴内,信兰成完全可以以其它名义补偿给宫鲁鸣,但濒临退休的信兰成却毫无魄力,丝毫不敢承担风险。持这个观点的不在少数,恐怕在某个时段连宫鲁鸣本人都曾对信兰成感到失望,相交多年,没想到老友却在关键时刻退缩了。

信兰成:宫鲁鸣事件中的最大误读者

信兰成真的可以在自己职权范围内这么做吗?“他(信兰成)比任何人都希望宫鲁鸣能拿到那份工资和奖金,如果这个事情他真的能做主,他肯定会批准。可事实却是,篮管中心在涉及到男、女篮主帅重大问题时都需要上报,真正能拍板的只有总局领导层面。篮管中心能做的就是拟定一些名单和方案,然后报上去等候领导批准或驳回。”

从1997年篮管中心成立至今,中国男、女篮的历任主帅虽然都是由篮管中心筛选和推荐,但真正拍板的一直都是总局领导。包括起用宫鲁鸣时,信兰成虽然内心一百个支持,但最终拍板的还是当时分管篮管中心的副局长肖天。当向宫鲁鸣传达领导意图时,信兰成没有煞有介事地宣读领导指示,也没有专门召开中心会议,只是径自推开了宫鲁鸣的门,然后轻描淡写说了句“总局定了,就你了”,然后扭身就走。在旁人看来,这种做法太不正式也对宫鲁鸣略欠尊重,但这种“随便”恰恰是两人友谊的体现。信兰成和宫鲁鸣相交多年,虽然君子之交淡如水,但彼此早已无需客套。

如今大家均已知道,在肖天敲定宫鲁鸣之后,负责分管国家队的胡加时曾拿着《国字号教练工作人员待遇规定》文件(2014年修订版)和宫鲁鸣谈过具体待遇:“帮你争取每月25万的薪酬,之后又说25万多了,扎眼。每月15万吧,加上完成任务奖金200万”(详情可参看孙保生老师在网易体育的专栏)。再后来,李金生开始分管国家队,宫鲁鸣却没能拿到月薪15万的工资,每个月只是多了1万元的训练补贴,而且还被告知“2014年就当白干了啊”。

信兰成:宫鲁鸣事件中的最大误读者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除了八项纪律利剑高悬外,2014年7月28日-9月3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总局的巡视是更直接的因素。在巡视结束后不久他们给出了四点意见,其中第三点明确指出,必须加强对各(体育总局)中心及企业的财务管理和捐赠物资管理。据笔者了解,在此之后,体育总局多次开会部署,要求各个中心必须加强财务的审计工作,总局层面也曾派人对各中心进行严加督查,而身为正处级干部的宫鲁鸣无法领取篮管中心承诺的月薪15万恰恰就是因为这一点。

在宫鲁鸣待遇陷入僵局后,信兰成不是没想过办法。事实上,他研究了很多方案,包括让财务处拟定补偿方案,也有人向他建议让国家队的赞助商出面给宫鲁鸣一些补偿,但这些方案报上去后都被毙掉了。“如果真的这么做,这不仅信兰成自己要承担风险,更是在坑宫鲁鸣。”知情人如是说道。

两人友谊将继续遭遇考验

既是上下级又是私交不错的朋友,这让信兰成和宫鲁鸣每次就这一问题进行对话时都略显尴尬。宫鲁鸣一度还质疑过信兰成:“(篮管中心)财务处已经拿出了可行性的方案,但他们不批准通过,就只是一味往上级打报告。”不过,信兰成内心也不好受。于公,宫鲁鸣人才难得,但篮管中心承诺过宫鲁鸣的工资却不能发放,有失信于人之嫌;于私,两人相交多年,自己却在这件事上无能为力,还被朋友误会,内心同样纠结。信兰成知道在行政层面已经走不通,他只能从朋友角度去劝说宫鲁鸣,毕竟他深知宫鲁鸣从内心深爱着篮球,为国出力是其毕生的梦想。

信兰成:宫鲁鸣事件中的最大误读者

正是基于朋友间的交情,信兰成才多次私下去宫鲁鸣家中交谈,言辞恳切,毫无架子,有时虽遭抢白也总一笑了之,这显然和媒体描述中的那个“寡言少语、面色冷峻”的信主任有着极大的差异,但这同样也是信兰成真实的另一面。在为国家队招揽、培养人才方面,信兰成绝对竭忠尽智、百折不挠。至于打趣“信兰成差点就在宫鲁鸣家打地铺”一说,虽然幽默感可嘉,但考虑到一位厅局级领导能够如此谦恭、礼贤下士,多少也让闻者戚戚,听者动容。

由于始终无法谈妥,国家队则到了必须集训的关口,而信兰成内心也不想让老友继续打黑工,于是篮管中心拟定了新的教练人选上报,但上报的方案却被体育总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杨树安直接否决。领导要求篮管中心必须继续找宫鲁鸣谈话,直到宫鲁鸣同意接受任务为止。于是3月29日,信兰成硬着头皮奉命紧急约见宫鲁鸣,但谈判依旧未果。

好在,此后出访在外的刘鹏局长回国并对此事给予了批示,并对宫鲁鸣的三点要求给予积极肯定,宫鲁鸣这才以一名老党员的觉悟毅然领命。就这样,宫鲁鸣一声叹息,只能被迫继续“牺牲小我”,而作为他的直接领导和多年之交,信兰成同样很难高兴起来。他很珍视与宫鲁鸣的友谊,但如果迟迟不能解决这个难题,两人的友谊只会不断经受残酷考验。

信兰成:宫鲁鸣事件中的最大误读者

纵观整个事件,全世界都很理解宫鲁鸣,同样不少体制内的人也都理解当前的这个政治氛围,但偏偏就是没有人理解信兰成。有些人是不能理解,有些则是不愿理解,更有些人就是坐等看其笑话。无论信兰成在CBA联赛方面究竟有多少开倒车举动,但单单在宫鲁鸣这件事上,他已经倾其所有。

事实上,在整件事情中,宫鲁鸣、信兰成、广大媒体球迷一直都在同一战壕中,虽然路线方法各异,但目的始终如一,可真正站在我们对面的不是某个具体的官僚,而是一堵冰冷厚重的体制高墙。这堵墙,信兰成遭遇过并仍在遭遇着,李元伟也曾遭遇过,将来信兰成的继任者同样也会遭遇。目前来看,想要突破这堵高墙只能依赖于更大的特权来主导改革,至于有人把这次宫鲁鸣留任视为是舆论的胜利,民众呼声的胜利,但你真的相信高高在上的那些人会在乎民意?

付政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中篮产业说 责任编辑:付政浩_NS2936

本期摘要

信兰成被戏称“差点在宫鲁鸣家中打地铺”。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