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北京时间7月18日,2011年德国女足世界杯决赛落下帷幕,日

本队在120分钟内和美国队打成2-2,最终在点球大战中击败

对手,首次捧起世界冠军。事实上,女子足球在日本的境

遇同样不容乐观,很多职业球员甚至都无法养活自己,

但正是从小扎根心中对足球的爱,让这群下岗工、

兼职超市收银员们坚持至今。[详细]

日本女足捧起了世界杯奖杯时,却并没有多少人了解,这群姑娘大多数都是业余或是半职业球员,不少人甚至都要靠打工来维持生计。甚至夺冠的奖金也不到男足的十分之一,她们踢球的目的其实很简单:爱足球。这是这份爱才让她们有坚持的动力。

2011德国女足世界杯落下帷幕,日本队凭借顽强的意志和精湛的短传配合,在120分钟内两度逼平美国队,最终在点球大战中战胜对手,历史性地捧起了世界杯冠军奖杯。

33岁的老将泽穗希在比赛第117分钟时为日本队打进起死回生的扳平进球,为日本队最终捧杯立下了汗马功劳。而泽穗希这样的球员只是日本女足中的一个典型的缩影。

日本女足奇迹的背后:她们是福岛电站下岗工、兼职超市收银员

近年来一直在中国工作生活的专栏作家加藤嘉一在回忆日本青少年足球发展的时候曾经表示:绝大多数的孩子刚开始踢球时,其动力首先是为了锻炼身体,培养毅力,学会与他人相处,并寻找学习之外的乐趣。孩子们不会被家长逼着踢球,而纯粹出于自愿。正如加藤所描述,已经成长为日本女足国脚的姑娘们,也是因为对足球的热爱,才坚持至今。

大多数日本女足国脚效力于本国联赛,职业合约寥寥。即使待遇最佳的神户INACB,月薪也不过10万日元(1万日元约合800人民币)左右,房租、伙食全部开支于此,有球员甚至不得不带着便当训练。能够在白天参与训练的也是一种奢侈。

多数队员白天不得不在超市收银打工维持生计。即便是五届世界杯元老的泽穗希,到了神户后年薪也仅为360万日元,甚至不如日本普通工薪阶层。美女球员鲛岛彩,曾以半员工半球员的身份效力于东京电力队。东京电力队在核电事故发生后终止了活动,鲛岛不得不远走美国。而四分之一决赛攻入德国队制胜球的丸山桂里奈在千叶联队收入微薄,不得不靠在超市、便利店打工赚取生活费。

日本足协世界杯的奖金,也是男女有别。男足冠军奖金3500万日元(女足150万日元),亚军2500万日元(100万日元),第三1500万日元, (75万日元),第四800万日元(50万日元)。至于胜利奖金,男足在南非每场可获200万日元,而女足只有10万。[详细]

“女大空翼”泽穗希为国家队出场125次打进80球,为足球与美国男友分手

2008年北京奥运会,泽穗希向全体队员宣言,“当痛苦的时候,就望望我的背”。这句话成为日本年度流行语。这名五朝元老至今仍然驰骋在德国女足世界杯,她的传奇,背后是日本女足的艰辛奋斗史。

泽穗希6岁在大阪生活的时候,因时常去探望踢球的哥哥而爱上了足球。8岁搬家到东京后正式开始踢球。泽穗希15岁就入选日本国字号,在1993年亚洲女足锦标赛上场,一举攻入4球,17岁那年参加了亚特兰大奥运会,但是日本队却以惨败告终。1999年,泽穗希大学中途辍学,转会加盟了世界顶级水准的美国职业联赛。后来,美国女足职业联赛却突然终结。此时泽穗希已有了一名美国男友,在她倾向于留美结婚之际,男友问她是否真的能够割弃足球。一度倾向于结婚生子泽穗希,封存心底的足球激情被再度点燃。她认为,要拯救陷于低迷的日本女足,国家队必须打入大赛以唤起国民的关注。她无法想像来年雅典奥运会没有自己的身影。就这样,她和恋人分手。在结婚与足球之间,她选择了回归日本。[详细]

日本女足队员对足球的热爱让她们登上了世界之巅。然而这份对足球执着的爱,则要归功于日本足球和日本漫画产业对她们的培养。这才让这一全世界都“男尊女卑”的运动在日本全国蓬勃发展了起来。

可能很多人对日本足球的直观印象是:硬件条件非常出色,这样才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日本足球的发展。其实不然,日本的足球场地确实非常多,但大多都是这样的沙地,日本的青少年(包括女孩子)都是在这样的场地中一步步地实现着自己的足球梦。

高桥阳一(左)笔下的《足球小将》影响了日本足球几代人:这部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漫画风靡了全日本乃至全球。不但让无数日本男孩梦想成为大空翼那样的足球英雄,也影响了无数泽穗希这样的女孩子。高桥为鼓励日本女足在世界杯上取得佳绩,还特地赶赴德国为国家队的姑娘们送上了一幅绘有女版的大空翼的日本国旗。

2002年的“川渊革命”让让女足运动走进校园,这令当时日本落后的女足状况发生了质的改变。图为当时相模原市内唯一的高中女足球队——弥荣希的主力队员。

1978年将足球引入学校体育课堂备受欢迎,足协推动足球成中小学必修课

1978年,日本学校的体育课堂正式引入了足球项目,这让闷头读书的孩子们尝到了释放压力的甜头,因而立即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在随后的日子里,在日本足协和教育部的共同努力下,足球成为了日本中小学的一项必修课。几乎每个孩子都会加入一支俱乐部,或是参加学校组织的球队。日本除了职业队的一线队、预备队和梯队之外,各地还有不同年龄段的足球队。其中女生是可以和男生一起参加U15队和U12队比赛。而日本蓬勃发展的校园足球也给女孩子们提供了踢球的广阔空间,日本每年几乎都有两万多所中小学参加各种类型的校园赛事,这就会让很多女孩子和男生一起参加正规的比赛,也能和男生一起接受培训和锻炼。

加藤嘉一在回忆他的童年时说起:记得上小学期间,早上8点半上课,我们(包括女生)6点半就到学校操场踢球,中午12点到1点午休期间也到操场踢球,3点半放学后还要踢球,直踢到天黑。我们有近一半的人会参加校队或是俱乐部,这是有专业教练和以专业的管理方式训练的,并会参加各地区少年队之间的联赛。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学费大概每个月200到300人民币,除了基本学费之外,不存在杂费等费用,更不会有家长给教练行贿。[详细]

发达漫画产业为青少年足球梦想启蒙,“大空翼”成为无数孩子奋斗目标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热衷足球的青少年是非常少见的,但有两件事让情况彻底改变:1978年,日本学校的体育课堂正式引入了足球项目,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1981年,一本名为《足球小将》的漫画风靡日本,更是让关注足球的青少年数量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足球小将》这部连载了30多年的漫画对日本足球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高桥阳一受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的启发,开始创作这部漫画,随后三十年间,《足球小将》在日本掀起了足球的狂潮,《足球小将》的第一代读者中,有不少追随大空翼的脚步,以各种途径到足球王国-巴西去学习和深造。在日本参加2002年世界杯的23名成员中,有16名球员表示是因为看了《足球小将》才开始踢球的。中田英寿、城彰二、稻本润一以及现在效力于中超的乐山孝志都承认是在《足球小将》的召唤下从棒球转投足球走上职业道路的。同样,也有很多女生也是因为看了这部漫画而走上足球之路的,女足队长泽穗希就是其中之一。

实际上,影响日本青少年的远不止一部《足球小将》,自由撰稿人岩松妙美夫妇就是专为一家以小学女生为对象的足球杂志提供以日本女足拼搏世界杯漫画的系列稿件谋生的。她骄傲地说:“在我们日本,这样的杂志有好几十本。”[详细]

“川渊革命”:不仅让女孩喜欢上足球,更要帮助她们普及这项运动

2002年,日本足球变革的领军人物川渊三郎入主日本足协,为夯实日本足球根基,提出了11项“主席使命”,其中一条就是着眼落后的女足运动现状。自2002年起,日本足协联手各都道府县协会,让女足运动走进校园,目的不仅是让女孩子喜欢上足球,更是要在女孩子当中普及这项运动。当下,日本女足社会基础大为增加,2010年度登录在册的女足球队1226支,各类女足队员25278人。

普及的同时,女足还进入了“国家训练中心”制度,形成了由地区、都道府县、地域、全国构成的四个层级的训练中心制度,即日本式的精英青训制度。为了发现和培养U15这一年龄最佳育成阶段的女足苗子,日本足协还从2004年起专门建立了“超级少女企画”、“女足国脚挑战企画”,选拔U15以上的女足球员以未来国字号预备军身份参加年度各项集训,期间由日本足协提供经费。这一制度保证了热爱足球的女生能够得到必要的高水准训练。

此外,日本足协近年还专门为女足出台了“海外指定选手制度”,出资送国足核心队员留洋,目的是提升其个体实力。[详细]

在中国的足球圈,除了很少一部分人是因为热爱足球而走上这一行,更多的人则是为了挣大钱,或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只能押宝体工队、职业足球。而对于大部分热爱足球的青少年来说,巨大的选择成本让他们无力走上足球之路。

中国女足职业队员的生活和训练环境其实在全世界内都前列的。我们不是不提倡李指导这样的快乐足球,但女足的姑娘们或许真的缺少了一些艰苦条件下才有的发奋精神。

中国女足人口有多少?大概只有一千人。不是孩子们不愿意练球,而是我们国家现在很少有人重视这一块的基础发展。上海的张翔(图中红衣者)夫妇埋头做青少年女足基层教练,一做十七年,培养了几百名女足球员。但这样的人,在中国实在是太少了。

中国没有自己信仰的足球文化,孩子从小就被功利意识侵蚀

中国足球与日本足球相比,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差距,就是足球文化的缺失,缺乏足球文化的传承,直接导致了近些年来从事足球运动的青少年,特别是女孩子越来越少。

日本的足球文化从上《足球小将》中就可见一斑。漫画塑造的追求上进的大空翼成了千万日本少年的模范和追逐的榜样,漫画中构想的日本青少年足球联赛,变成了日本校园足球发展的蓝本。日本足球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向巴西足球学习,确定了明确的发展方向和发展目标,并逐步培育起自己的足球文化。这种足球文化影响了几代日本球员,帮助日本足球一步步超过了中国足球,并把中国足球远远抛在身后。漫画里充满昂扬向上的精神,也刺激了一代又一代的日本足球工作者。前些年,一则关于日本某老人几十年如一日在学校里从事青少年足球工作,最终培养出了中村俊辅这样的球星的故事,便是这样一种足球文化的传承。

反观中国,上世纪九十年代职业化热潮中球员的高收入曾引起无数家长的艳羡,他们将孩子送上球场。中国足球陷入低迷后,很多人又放弃了足球。没有文化的传承,足球失去了它应有的吸引力。中国的青少年足球太早就被功利意识侵蚀,偏离了足球原本追求的励志向上的主旨。[详细]

足球文化落后源于教育的落后,青少年没有选择足球的机会和成本

在日本,体育与教育同归文部科学省,这种内部的协调显然比较顺畅。经过多年的实践,足球的教育功能在日本已经逐步显现,而足球教育同时也要服从日本国家的教育大纲,小球员首先是学生,必须在踢球的同时要完成学业――高中毕业。学生和家长对足球的态度也产生了极大转变。以前,日本的大学足球完全没有人气,现在J2联赛中已经有了东京大学毕业的职业球员,很多学生在进入大学后,将成为职业球员作为自己的理想。

而在中国的校园里推行足球运动,却不是足协一家可以决定的。中国足协竞赛部主任戚军表示,中国的青少年体育、学校体育、竞技体育的培养体系没有更好地坚持,或者说没有更好地研究问题。我们现在所说的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水平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其中就有校园足球体育和教育的配合问题。中国校园足球的发展,离不开教育部门的支持,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需要进行协调,做出长远的发展规划。

中国足协青少年和社会发展部主任孙哲东的话更是一针见血:“中国的孩子不是不喜欢足球,但是独生子女、应试教育和场地匮乏,阻碍着孩子们从事足球运动。”而在就业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很少有家庭能够负担得起选择的成本,足球这条成功概率很小的路,对于一般的家庭根本不在选择范围内。[详细]

无论是日本足球之父川渊三郎还是J联赛的秘书长中西大介,在参加中国足球发展论坛时谈到日本青少年足球的培养,始终提及的一个词是“享受足球”,让体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至于日本足球的成功,用川渊三郎的话说:“是孩子们的梦想,‘迫使’日本足球变得更加强大。”

网易零度角官方微博。

 
钢管舞的奥运会之梦
第602期:钢管舞的奥运会之梦
全能战士:灭不了的热火?
第601期:全能战士:灭不了的热火?
别拿“软蛋”否定勒夫
第600期:别拿“软蛋”否定勒夫
朱骏欠薪质变:从赔钱到吸金
第599期:朱骏欠薪质变:从赔钱到吸金
“玩命”的体育运动
第598期:“玩命”的体育运动
“吃人”的非洲足球
第597期:“吃人”的非洲足球
编辑:华烨| 策划:张涛、华烨| 撰稿:华烨| 零度角微博
推出:2011.7.19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