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美国母亲用人墙堵枪口,高喊"别开枪打你妈妈",利拉德:政府在镇压人民

2020-07-26 09:20:16 来源: 网易体育
0


“我最近在准备复赛,都没有上网关注新闻。所以当我看到网友都艾特我,问我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

7月23日,波特兰开拓者球星达米安-利拉德在接受视频采访时表示。

“于是我上网看了新闻,看了其中一个特别可怕的视频。我不理解为什么联邦政府的部队有必要来到波特兰,把抗议的人民强行拖离街道。我认为这是不必要的做法,这样的情形太可怕了。”

利拉德为什么怒了

或许还有球迷记得,早在6月初——即乔治-弗洛伊德刚被警察跪杀后不久,利拉德就已经上街参与民众抗议。

利拉德胸前有大大的X


利拉德胸前有大大的X

他当时穿了一件纪念民权运动领袖马尔科姆-X的T恤,与队友走在抗议人群的最前排。加入他们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演变成了万人抗议,非常和平也非常成功,利拉德也因此被奉为城市英雄。

但利拉德说到底并不是全职社会活动家,他关注波特兰本地抗议活动的精力是有限的,而就在他埋头准备奥兰多复赛期间,波特兰的抗议活动已经迎来好几轮激化和升级了。


开拓者的主帅特里-斯托茨也对波特兰目前的局势表达了担忧:“在酒店房间隔离的时候我看了很多新闻,是的,我们现在是在努力了解当地发生了什么,至少我是如此。听起来,没人希望在波特兰看到联邦警察的部队,州长和市长都在要求他们离开。”

“我觉得原本的和平抗议很好,母亲之墙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这才是对这个国家的发展有好处的事。对于暴力事件,我也没有解决问题的答案,我只觉得应该由当地政府处理才对。”

开拓者已经全员在奥兰多进行复赛,他们发出了反对联邦警察的声音,但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现在利拉德所能做的,就是在社交网络上转发联邦警察对波特兰人民施暴的视频表达自己的愤怒和谴责。


那么,波特兰的抗议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波特兰的失控以及母亲之强的出现

弗洛伊德去世后,波特兰的民众已经连续56天进行抗议,矛盾格外尖锐。

首先,波特兰是美国最“白”的大城市,制度性种族问题根源很深,比如1844年曾通过的“鞭刑法”,规定任何黑人(不管是自由人还是奴隶),如果不离开波特兰,那TA每年都必须挨两次鞭刑。而在20世纪初,俄勒冈州的立法机关也被3K党成员把持,他们都是秉持着白人至上主义。

与此同时,这里也有反法西斯和无政府主义组织的活跃历史。如今在这里上街抗议的大部分都是白人,他们所喊的口号是“这不是暴动,而是革命”。


波特兰是全美30座大城市中白人比例最高的,占到71%。这里黑人群体的收入只有白人的一半,注定了财富分配、医疗、教育和法律等制度存在巨大的种族差距。

因此,白人群体在这次抗议中的活跃,以及他们对黑人抗议者的主动保护,令不少黑人感动和钦佩。

一位女性黑人抗议者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支持我们的人越多,他们对我们的伤害就越小。”

波特兰的抗议活动从5月开始,大抵都是和平示威,包括利拉德参与领导过的万人抗议。

但特朗普6月签了部署联邦部队的行政命令之后,波特兰的抗议活动也转变了风向,抗议者开始有目的性的针对起当地属于联邦政府的法院和行政机关。


这两幢大楼的外墙都已经被涂鸦占据。惯常来讲,保卫政府大楼的部队应该属于联邦保卫署,但如今在波特兰现场执行任务的,包括美国法警、边境巡逻署战术部队、移民及海关执法局,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内部文件,这些部队并没有经历过平息暴乱或大规模示威的训练。


对抗就这样不断升级。此前波特兰当地法院曾限制警方使用催泪弹的数量,但他们目前还管不了联邦警察的行为,因此街道上随处可见催泪弹、橡皮子弹和闪光弹,即便抗议者不断高喊“要和平抗议”的口号。

7月11日,警察的橡皮子弹瞄准击中了一位举牌骂脏话的抗议者(白人)的头部,导致其头骨骨折。一周后,一位曾在海军服役的退役士兵(白人)被多人警棍围攻,并被喷撒辣椒水,他当时并没有任何攻击动作,他的右手被打骨折。


后来,巡街警察开始在逮捕抗议者的时候不自报家门说明从属部队,他们所开的车也没有任何部队标记,抓人仿若绑架。

在这样的背景下,“母亲之墙”悄然出现在抗议者与警察对峙的街头。

在白人警察跪杀弗洛伊德的8分46秒的时间里,将死的弗洛伊德曾经绝望呼喊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渴求母亲的保护。后来,弗洛伊德也被葬在了母亲墓地的旁边。

弗洛伊德生前与母亲的关系很亲密,这也符合美国黑人社群对母亲这一身份的普遍尊重——众所周知,黑人单亲的比例往往比较高,而母亲抚养孩子遇到的困难也更多。

因此,弗洛伊德的呼喊引起了无数共鸣,“母亲”这个标签被赋予的社会含义,也催生了“母亲之墙”的出现。

参与这一新抗议形式的大抵是女性,她们身穿黄色T恤,头戴自行车头盔作为保护,在抗议者前组成人墙,以将他们与警察隔开。


她们呼喊着“不要朝着你们的妈妈开枪(Don’t shoot your mother)”的口号,在抗议现场以唱摇篮曲的方式唱出反对警察暴力、支持平权的宣言。这一运动很快在纽约、芝加哥、华盛顿等城市推广开来,一些父亲也加入进来,扛着鼓风机吹散警察投掷的催泪弹。

母亲之墙背后的讽刺

一位35岁的波特兰女性成为抗议组织者之一,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表示:“我在发出行动号召。说实话,我并不知道该如何抗议,但我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还有一位27岁的黑人母亲表示:“我是为我女儿来争取安全居住在自己家里的权利的。”

她所指的,是数月之前被警察枪杀在自己家中的黑人女性布蕾奥纳-泰勒。在她的死亡案例中,警察获取搜查令的行为本身就已经充满争议,而“不敲门搜查”的行为更是导致了她无辜丧命。到现在,勒布朗、乔治、麦科勒姆等多位球星在奥兰多接受采访时也不断提及她的名字。

虽然“母亲之墙”行动得到了无数网民和抗议者的支持,但这些女性的和平抗议还是遭到了催泪弹攻击。


如果连象征着平和、温柔和保护的“母亲”都无法缓解对峙局势,那可能谁都拿不出一个解决问题的答案了。

认为受到国内抗议威胁的国土安全局此前在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就强硬表态,将不惜一切代价对抗“国内恐怖主义行为”(这个定性在后9·11时代的美国可以具有非常严重的政治意义),保卫国家安全机关。

但嘴上说打击部分极端暴力分子,但他们最终的行为,还是变成了针对大部分和平抗议的人群。

特别是抗议者要求拆除象征奴隶制历史的纪念碑时,引来了特朗普政府的怒火。特朗普称这些抗议者是“恶徒”,而他们的行为,显然也被定性为“恐怖主义”了。


从目前来看,特朗普政府根本无力平息疫情和社会公众的愤怒,而他们所能做的,只有疯狂抹黑攻击国内外的政敌(首当其冲就是拜登、奥巴马和中国),转移头顶上的压力,寻求连任。

特朗普还希望把自己对波特兰的策略施加到美国其他由民主党控制的大城市,比如芝加哥。他在白宫表示,芝加哥出现的暴力甚至比阿富汗还可怕,“那可比任何人见过的都要糟糕。”

作为回应,芝加哥市长洛瑞-莱特福特表示,她绝不会让芝加哥变成下一个波特兰。而在她这番讲话发表后几小时,波特兰市长泰德-惠勒与民众一起上街抗议,并遭到联邦部队的催泪弹攻击。


惠勒表示:“联邦警察的过度反应实在是太恶劣了,这不是什么缓解冲突,这是彻头彻尾的都市战争。”

目前,俄勒冈州检察长已经以“联邦政府越权”为由起诉特朗普政府,要求他们不再逮捕人民。但特朗普依然强硬,承诺一定会在地方部署更多部队。


就在利拉德指责联邦警察管太宽的三天前,特朗普在白宫表示:“纽约、芝加哥、费城、底特律还有巴尔的摩、奥克兰这些一团糟的地方,我们不能让国家再发生这样的事!”

而当开拓者的社交网络账号发出利拉德的言论后,其评论区就被极端化的网友攻占,到现在也没吵出一个结果。

豆豆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杨建坤_NS4215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