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幸存者,被母爱和体育拯救的人生

2020-06-04 06:58:21 来源: 网易体育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赢得八枚奥运金牌后,奥莎娜-马斯特终于捧起劳伦斯年度最佳残疾人运动员的奖杯。

“妈妈,感谢你拯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为我打开体育之门,然后等着我,直到我做好准备穿过那道门。”

转播镜头切向了奥莎娜的妈妈盖伊-马斯特斯,她微笑看着女儿,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从来没有拯救过她,是她拯救了自己,这个孩子是一个幸存者。”

奥莎娜-马斯特斯获得劳伦斯奖
奥莎娜-马斯特斯获得劳伦斯奖

切尔诺贝利事故三年后的1989年6月19日,奥莎娜出生于乌克兰的赫梅利尼茨基。根据乌克兰卫生部的统计,有2397863人因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患病,其中,453391人是儿童,奥莎娜就是其中一员。


奥莎娜有很多先天缺陷,两只脚都有6根脚趾,手指像鸭蹼一样连在一起,没有拇指,左腿比右腿短6英寸,更糟糕的是,两条腿没有可以承重的骨头。

亲生父母只看了一眼,就把奥莎娜扔进了孤儿院,再也没有出现,她的童年时代没有母爱,只有虐待和饥饿。奥莎娜记得,孤儿院里种着一片向日葵,还有一颗李子树,她和小伙伴们经常摘果子来充饥。向日葵的记忆固然美好,然而更让她难忘的是,长期挨饿引发的胃部痉挛。

盖伊-马斯特斯和奥莎娜的母女情缘从一张照片开始。盖伊是布法罗大学的教授,独身的她想收养一个孩子。按照最初的想法,盖伊想要一个婴儿,然而看过奥莎娜的照片后,她一下子认定,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朋友们都劝盖伊,别收养这么大的孩子,尤其身体还有那么多缺陷。“对我来说这不算什么,”盖伊说,“我帮助过很多脑瘫孩子,他们甚至不会说话,而且我已经知道有一个孩子就在那里。别人告诉我,如果奥莎娜跟我回美国需要截掉双腿,我觉得这没什么,如果她能坐轮椅,仍然可以有很高的生活的质量。”

盖伊想要带走奥莎娜,然而乌克兰为了杜绝拐卖儿童,已经不再接受外籍人士的收养请求,领养机构负责人建议她转道俄罗斯。不过盖伊下定了决心,她给孤儿院留下一张自己的照片,并转告奥莎娜,一定等着她。

盖伊与奥莎娜
盖伊与奥莎娜

“当时我只有5岁,被叫到办公室,他们说对我说,‘给你一张照片,这是你未来的新妈妈。’我看着她的脸,眼神温暖,带着微笑。”奥莎娜回忆。

奥莎娜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问管理员:“我能见妈妈了吗?”每当奥莎娜调皮捣蛋的时候,管理员就收走照片,还吓唬她,说新妈妈再也不回来,因为她是坏女孩。即使挨打,奥莎娜也保持微笑,因为这是唯一无法被抢走的东西。


两年之后,奥莎玛终于等来了新妈妈,她记得那一天走廊很昏暗,充斥着发霉的味道。水管突然爆裂,到处都是水,上床之前还摔了一跤。

奥莎娜睡得昏昏沉沉,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盖伊和一个翻译跪在旁边。“我说,‘我认识你,你是我的妈妈,我看过你的照片。’”奥莎娜说,“她微笑着,用手轻轻抚摸我。她说,‘我也认识你,你是我的女儿。’”

奥莎娜来到美国
奥莎娜来到美国

盖伊带着女儿回到美国后发现,这个孩子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奥莎娜被诊断为严重的发育不良,8岁时身高才34英寸,体重36磅,相当于三岁正常小孩的水平。此外,奥莎娜只有一个肾,牙齿上没有牙釉质,这是长期核辐射造成的后果。

盖伊的处境同样艰难,美国对领养孩子的单亲妈妈非常苛刻,必须进行多次精神测试,普通人也很喜欢嚼舌根:你为什么单身?你哪里不对劲?你丈夫在哪?

最难的是母女俩语言不通,盖伊不懂乌克兰语,奥莎娜不会说英语,多亏了史酷比的动画片,没过多久,她们就可以正常交流,盖伊对女儿的了解加深了一层。有一次,奥莎娜不小心,一头撞在桌子上,摔在地上,站起来后,她竟然笑了,因为在乌克兰,眼泪换来的只有殴打。盖伊意识到,与截肢相比,更重要的给奥莎娜一个温暖的家。

盖伊与奥莎娜
盖伊与奥莎娜

回忆母女第一年的生活琐碎,奥莎娜笑着说:“我和妈妈截然不同,她喜欢看书,而我热爱爬树。”有一次,奥莎娜看到一个孩子玩秋千,也想试试,可是无法抓住秋千的绳子,盖伊告诉她,玩这个需要有拇指。奥莎娜不服气,说服保姆带着自己去尝试。

“不到两周,她就能玩秋千了。”盖伊说,“事实证明,没有拇指也能做到这一点。这个孩子让我感到惊奇,她总是在挑战不可能。”


奥莎娜快乐地成长,然而虚弱的双腿无法承受日益增长的体重,9岁时她的左腿被截掉了,13岁时右腿开始疼痛难忍,医生告诉她,剩下的这条腿也保不住了。奥莎娜只有一个要求,保住膝盖,她不想失去所有的关节。上了手术台之后,医生告诉奥莎娜需要切除膝关节,此时她已经注射了镇静剂,神志不清。

在医院醒来,奥莎娜觉得愤怒而沮丧,因为她没来得及和那条腿说再见,再也无法像个普通女孩一样登上高跟鞋,更别提参加校园舞会了。“我意识到再也不能跑步,体验那种微风穿过头发的感觉了。我还是个孩子啊,日子还长着哪。”

奥莎娜与男友艾伦
奥莎娜

六年级时,盖伊带着奥莎娜搬到了路易斯维尔。为了帮助女儿尽快适应新的假肢,还有新的环境,盖伊给奥莎娜报了马术课,告诉她,肯塔基的法律规定,每个人都要学会骑马,另外一个老师建议她参加针对残疾人的适应性划船项目。


奥莎娜不喜欢骑马,更讨厌赛艇,她渴望成为一个正常人,而不是作为残疾人被区别对待。在这件事上,盖伊罕见地强硬,她告诉女儿一定要坚持,不完成训练不准回家。

大多数时候,妈妈都是正确的。奥莎娜爱上了赛艇,尤其是在俄亥俄河上劈波斩浪的感觉。“只要下水,她整个人就好了起来,”盖伊说,“体育拯救了她的生活,把她所有的恐惧和愤怒都化解了。”


天赋和好胜心让奥莎娜很快成为当地最好的选手,俱乐部总监兰迪-米尔斯建议她挑战一下残奥会。“我看了2008年北京残奥会,”奥莎娜说,“天哪,简直太酷了。我从来没想到,像我这样没有腿的人,也可以代表美国参加国际高水平赛事。临近伦敦奥运会,我意识到,我属于那里,然后倾其所有。”

为了备战奥运会,奥莎娜和罗布-琼斯,一位在阿富汗执行任务时被炸断双腿的海军陆战队老兵,组成双人搭档。2012年9月2日,这对组合以4分05秒56完赛,获得一枚奥运铜牌,这是美国队在混合双桨上拿到的第一枚残奥奖牌。

奥莎娜获得奥运会铜牌。
奥莎娜获得奥运会铜牌。

就在这一年,奥莎娜全裸上阵,登上了ESPN的人体特刊,向世人宣告,即使没有双腿,也有权利展现自己。“作为一个女孩,我一直缺乏自信,如果发型很糗,或者拍校园合照时脸上长了一个痘痘,那就是世界末日了,更别提像我这样缺胳膊少腿的,大众会强行给你贴上残疾人的标签,无论你认同与否。为什么一个经历了事故或先天残疾的人,就不能过正常的生活呢?”

因为背部受伤,奥莎娜拿到铜牌后不得不放弃了赛艇,在美国残奥北欧滑雪项目总教练艾琳-凯里的劝说下,她开始转战冬奥赛场。“妈妈是我的精神支柱,”奥莎娜说,“没有她我根本做不到,她一直在鼓励我。”

奥莎娜转战冬季项目
奥莎娜转战冬季项目

在科罗拉多集训时,奥莎娜认识了亚伦-派克,一个来自伊利诺伊香槟分校的轮椅田径运动员。“亚伦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应付我的混乱。我们几乎同时开始练习滑雪,整个冬天都在一起,在训练中互相督促。”奥莎娜回忆。两个年轻人渐生情愫,对奥莎娜来说,亚伦不仅仅是男朋友,还是最好的朋友,让她始终保持竞争力的伙伴和队友。

奥莎娜与男友艾伦
奥莎娜与男友艾伦

只练了两年滑雪,奥莎娜就站上奥运领奖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她获得北欧滑雪12公里银牌。对她来说,这枚奖牌很特殊,同时获得夏季残奥会和冬季残奥会的选手屈指可数。另一方面,金牌获得者是乌克兰的柳德米拉-帕夫伦科,颁奖仪式上她听到了乌克兰的国歌,看着乌克兰的国旗冉冉升起。“就像回到了原点,”奥莎娜说,“这不是我的金牌时刻,但是感觉很像。”

四年之后的平昌冬奥会,奥莎娜已经成为夺金大热门,要知道在2017年世界残疾人滑雪锦标赛上,她独揽四金。然而在奥运会开始前三周,奥莎娜在冰面上不慎摔倒,导致肘关节脱臼,很多人为她捏了一把汗。

奥莎娜在 Instagram 上写道:“我不是在追逐金牌,而是代表我的国家,代表那些被告知无法成为运动员的女孩,代表那些曾被告知无法走出伤病,无法参加奥运会和冬奥会的人们,我代表他们,追逐梦想。”奥莎娜圆了金牌梦,获得越野滑雪1.5公里的金牌以及5公里的金牌,此外她还拿到了两枚银牌和一枚铜牌。

奥莎娜与男友艾伦
奥莎娜与男友艾伦

如今,奥莎娜的运动生涯还在继续,她的近期目标是,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自行车项目。

妈妈盖伊不在乎女儿拿多少金牌,“观看她的比赛很兴奋,我也为她紧张,不过我在那里只是为了支持他,而不是因为我在乎结果,最重要的是,无论输赢,她都为自己感到骄傲。”


劳伦斯的颁奖礼,奥莎娜用这几句话作为结尾:“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如果你们看起来不一样,或者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永远不要让外界的偏见决定自己在镜子里的模样,不要让别人的观念先入为主,放手去做吧!”

此时此刻,盖伊-马斯特斯是全世界最骄傲的母亲。

欧璐婷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专稿 作者:蓝剑十三 责任编辑:璐婷_NS52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