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着机枪抗议,与医护人员对峙,NBA老板资助危险的"复工革命"

2020-04-27 07:54:01 来源: 网易体育
0

在NBA宣布停赛的45天后,已经感受到了萧条危机、快被憋疯了联盟终于敲定了复赛计划的初步实质性措施:从当地时间5月1日起,部分球队可以开放训练馆供球员使用了。

NBA在3月11日停赛,随后球员一度照常训练。但当篮网曝出多人确诊的消息后,NBA再也不敢冒险,直接关闭了所有球馆。

为了尽可能减少亏损,NBA始终不愿宣布取消赛季,这段时间都在拼命商讨复赛方案。如今决定重新开放部分训练馆,听起来是个好消息:我们是不是距离恢复比赛越来越近了?

可另一方面,美国确诊新冠病毒的人数还在不断攀升,目前已经超过96万,连早已经控制住疫情的中国都没有哪家体育联赛敢轻举妄动,NBA真的不怕再重演一次聚集性感染?

事实上,NBA在这个节骨眼上宣布这样的决策,绝不仅仅是基于让球员保持状态的“篮球因素”。


前不久,特朗普亲自与全美多家体育联赛的负责人开会,虽然他一直对NBA颇有成见,但萧华也参与了会议;独行侠老板库班也曾公开表示会与总统讨论疫情和复工形势。

半个月前,特朗普非常倚重的保守派经济顾问斯蒂芬-莫尔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如果我们到5月1日还不能重启经济,就真的会陷入大麻烦了。”

再看NBA宣布5月1日开放球馆的决定,如果你还以为这只是巧合,那就太过天真了。

或许萧华还在犹豫是否要复赛,以及如何操作复赛,但他所服务的球队老板中,至少有一位已经开始积极动作了:在美国疫情尚有很大未知风险的情况下,奥兰多魔术的大老板德沃斯家族已经掀起了一场危险的“复工革命”。

* * * *

事情还是要从半个月前说起。4月13日,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市政府大楼前出现了一撮抗议人群。他们举着牌子,要求复工。


疫情在美国暴发后,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以一周四五百万的速度递增。虽然联邦政府批准了救济法案,但也只能缓解部分人的燃眉之急,打不通服务热线、不能登记失业情况、钱没法及时到账的大有人在。

很多人逐渐忍受不了每天隔离在家的生活了。

4月14日,北卡罗来纳州首府罗利市也出现民众集会抗议,一些抗议者还遭到逮捕。

4月15日,更大规模的抗议出现在密歇根州首府兰辛市,这次抗议更吸引人眼球:人们高喊着自由口号,汽车一起鸣笛,甚至还有部分戴着面罩的黑衣人扛着机枪在市政厅门口示威。



有抗议者对媒体表示:“现在只有沃尔玛超市能开门?太荒谬了,我们就是来抗议这个的。”

密歇根州已有超过3.7万人感染,属于美国疫情严重的地区。州长惠特默(就是被特朗普称为"那个女人"的惠特默,此举曾引发极大争议)的封锁令也非常严格,州内居民出行自由受限,甚至不能前往自己拥有的其他房产,这直接违背了私有财产理念,被保守派形容为“法西斯主义”。惠特默早就向联邦政府求助医疗设备,但反被特朗普公开嘲弄。

随后,抗议潮开始蔓延,总统本人也亲自发推:解放明尼苏达!解放密歇根!解放弗吉尼亚!


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抗议者和医务人员对峙的场面,触目惊心。


在亚利桑那,医护人员在ICU病房上完班后还要去抗议现场苦口婆心说服抗议者居家隔离,然而这种说服往往升级为对骂。

在德克萨斯首府奥斯汀,抗议者喊起了“逮捕比尔-盖茨”的口号;休斯敦市政厅官员迈克尔-库波什带头违抗居家令外出就餐,并呼吁称:“有时候,非暴力反抗是推动事情向前发展的必要条件,我们应该都铭记罗莎-帕克斯。”


“非暴力反抗”和“罗莎-帕克斯”几乎是所有抗议团体都在反复提到的名词。但其实,半个多世纪前帕克斯(黑人女性,时间1955年,地点阿拉巴马州,当时阿拉巴马仍盛行严格的种族隔离政策)在公交车上拒绝给白人让座而被逮捕的“非暴力反抗”行为掀起了黑人平权运动的浪潮,跟如今这些白人反抗居家令的行为在本质上其实是南辕北辙的。

这些抗议运动并非凭空出现的。在诸如“印第安纳州公民反抗过度隔离”、“宾夕法尼亚人反抗过度隔离”、“田纳西州僵持行动”等组织背后,其实有一套成熟的政治运作架构。

而在这里,就是德沃斯家族进场的时刻了。

资助密歇根州抗议团体、甚至公开为其宣传代言的组织名叫“密歇根自由基金(Michigan Freedom Fund)”。其负责人格雷格-麦克内利与德沃斯家族关系紧密,德沃斯家族也是这一组织的金主之一。

这些组织在各个社交平台煽动民众,鼓励非暴力抗议,甚至还会为他们报销保释费用。

美国现任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
美国现任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

被抗议者斥为“纳粹”的惠特默州长(密歇根州)显然已经不怕跟他们撕破脸皮了,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组织基本就是靠德沃斯家族的资助。我觉得这么一位美国现任内阁成员对州长发起这样的政治攻击,都是不太妥当的。”

惠特默所指的内阁成员,就是美国当今的教育部长、魔术去世的前老板理查德-德沃斯的儿媳,贝茜-德沃斯。

* * * *

德沃斯家族的大家长理查德出生于密歇根,二战期间在美国空军部队服役。他是位白手起家的富豪,1959年与高中同学杰-范安德尔在车库中创立了安利品牌,在随后几十年时间里,安利成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跨国企业。

作为硬核保守派,老德沃斯的发家史伴随着无数争议。


1969年,联邦贸易委员会就曾以非法传销罪起诉安利;到80年代他们又被加拿大政府起诉欺诈,被罚了2500万美元。不用说北美了,就是在中国,当“安利”两个字能从名词变成动词,你大概也能明白这个品牌争议在哪里了。

几十年来,他一家都是共和党大金主,支持了为数众多的高官,他本人还在1987年被总统里根任命为总统艾滋病委员会的成员(值得一提的是里根在他的首个任期还压根不想承认艾滋病的存在)。

德沃斯家族在美国新右翼的崛起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从1970年开始,他们为这一政治团体陆续投入了至少2亿美元的活动资金。

1980年,他们资助里根当选总统,老德沃斯被任命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财政主席。


他的政治立场其实用“安利(Amway)”这个品牌也能概述,这个英文词,是“American Way”的缩写,他觉得自己能代表最“正统”的美国之道,也要向所有人宣讲最“正统”的美国价值观。

比如大力倡导基督教、反对同性恋婚姻、支持枪支自由等等。2009年,老德沃斯这样抨击同性恋婚姻:“我不是反对同性恋,但婚姻是神圣的,同性恋别来乱搞好不好。我认识很多很棒的同性恋朋友,我们都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但别来互相打扰好不好,别总想着改变这改变那。”

老德沃斯之子迪克多年来也在各地政府活跃,游说反同婚姻,并取得了成果:2004年,他们阻止密歇根州反同公投的通过;2008年,迪克据传斥资百万美元,保住一项在佛州禁止同性婚姻修正案的通过。

(2016年,奥兰多一家同性恋夜店发生大规模枪击案,造成至少50人死亡。德沃斯家族为死难者家属捐出了50万美元,被指伪善。)

这不仅仅是老德沃斯一人的事业,他的战友几乎包括了所有掌握美国命脉的保守派家族,贝茜-德沃斯自然也是其中一员。

特朗普与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
特朗普与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

她也来自富豪家族,父亲在90年代中曾以13.5亿美元现金的价格出售了汽车部件生产企业,哥哥埃里克则创立了军工企业“黑水”,参与了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的战争,2007年曾闹出雇佣兵杀害平民的丑闻。

贝茜做过密歇根州共和党主席,她最关注的政治议题就是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这种学校独立于政府公立学校体系,吃着政府拨款自行搞教育。

几年前,密歇根州政府计划通过立法,增加对特许学校的监管措施,这就动了德沃斯家族的蛋糕,贝茜带头进行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骚操作,靠砸钱硬是让州内共和党人的态度从增加监管变成了减少监管。

据统计,当州议会投票否决法案,并把法案打回给让议员们往减少监管的方向修改后,德沃斯家族在7天内拿出了145万美元的政治捐款,每一笔几乎都达到当时法律规定的上限。


这些年来德沃斯家族给共和党拿了多少钱一直众说纷纭。2017年,在国会山的一次听证会上,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这样质询贝茜:

“德沃斯夫人,我认为有人越来越担心这个国家正在走向寡头社会,一小部分非常非常富有的亿万富豪在很大程度桑掌控着经济和政治生活。你能否好心透露一下,你的家族这些年来到底给共和党捐了多少钱?”

贝茜说她也不知道。桑德斯又问:“我听说的数字是2亿美元,靠谱吗?”

贝茜说:“加起来的总额吗?”

桑德斯说:“是的。”

贝茜说:“也有可能。”

那次听证会上贝茜跟桑德斯打了不少太极,二十年前她的态度可直白多了。她曾在1997年这样说过:

“我已经决定不再对我们用钱买权力的说法感到生气。现在我干脆承认了,他们说的没错。我们就是期待一些回报。我们期待培养出保守的执政哲学,包括限制政府权力、尊重美国传统价值观。我们就是期待得到投资的回报。”

* * * *

德沃斯家族在1991年斥资8500万收购魔术,因为留不住巨星、战绩平平、市场不温不火,球队总处于亏损状态。

魔兽与理查德-德沃斯
魔兽与理查德-德沃斯

2001年,老德沃斯想通过游说政府通过建造新球馆的计划,但因为要占用纳税人资金,遭到强烈反对和批评。9·11事件发生后,他也不敢太过作妖。

但到2002年,他突然宣布自己计划出售球队,让很多魔术球员都震惊不已。愤怒的球迷认为,这就是老德沃斯威胁市政府的办法。

最终在2007年,双方各退一步,德沃斯家族出资1亿美元兴建新球馆,政府则出了3到4亿美元。新安利中心于2010年投入使用,但两年后德怀特-霍华德还是离开了。

老德沃斯在2018年去世,享年92岁。近几年,魔术股东做出了调整,老德沃斯的四个孩子目前是最大持股人,次子丹-德沃斯担任球队总裁,并在NBA董事会上代表魔术讲话。


疫情期间,德沃斯家族将安利中心让给市政府改建物资中转站,服务佛罗里达中部地区50多家医院。

国会通过了“关怀法案”,准备向高等教育机构拨款140亿美元,但贝茜横插一脚,给获得补助的学生设置了门槛——在奥巴马执政时期通过“青少年暂缓遣返项目”(DACA)留在美国读书的小孩没资格拿这笔钱。这自然代表了保守派反移民的核心价值观。

而面对长期停工带来的经济萧条,德沃斯家族也开始推动眼下的复工革命。

有类似影响力的权贵家庭还包括WWE总裁文斯和琳达-麦克马洪夫妇,因为与特朗普关系密切,WWE甚至没有停工,3月底在佛罗里达空场录制比赛,随后还获得了佛州政府“必要企业(essential business)”的认可,在禁足令期间照样可以开工。(推荐阅读:川普和麦克马洪,美利坚亿万富豪的"剃头大战"

原因很简单,跟贝茜一样进过特朗普内阁,曾经担任美国中小企业管理局局长,目前正在忙着帮特朗普竞选连任的琳达所主持的“美国第一行动”超级行动委员会(Super PAC)通过决议,将在大选期间向坦帕湾和奥兰多市场投放1850万美元的广告。这就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或者说是变相贿赂),还能受到法律保护。

NBA不是德沃斯家族的私产,他们不能替萧华做复赛的决定。但说实话,魔术的生意毕竟跟麦克马洪的WWE生意不一样,在德沃斯家族这里的优先级别是极有限的。

魔术什么时候能复赛他们其实无所谓,让整个美国复工,保住经济大盘和特朗普的连任机会,才是他们眼下最在乎的问题。


虽然目前民调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还是赞成居家令,对复工持谨慎态度,但在以自由为名义的政治煽动下,渴望复工和自由活动的人(特别是企业主)必然越来越多。

就像因疫情损失惨重的火箭老板费尔蒂塔,复工革命绝对让他看到了曙光。反正不管多少服务员和客人可能感染,他自己都会安然无恙。

正如我们之前在探究勒布朗与骑士老板吉尔伯特关系的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球员的能量就算加起来,可能也比不上吉尔伯特这些白人权贵的起点。(推荐阅读:骑士老板与特朗普大搞钱权交易,涉及几十亿美刀,詹皇跟他决裂并非"篮球原因"

而当这些权贵挟持民意盘算起复工赚钱,NBA球员们能做的,或许也只有自求多福了。

豆豆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杨建坤_NS4215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