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体育频道 > 正文

上一次足球停摆,6名英国球员在北非打跑了隆美尔

2020-03-14 07:37:18 来源: 足球大会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英超联赛也不得不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上一次英格兰顶级联赛出现“停摆”,还是在遥远的1939年。看到这里,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猜到了那一次停摆的原因。


战火下的足球

1939年8月26日,1939-40赛季英格兰顶级联赛(英甲联赛)正式揭幕,首个比赛日,总计有多达60万观众来到现场,很多人对和平仍然抱有一丝幻想。

1939年9月1日,希特勒下令入侵波兰,德军装甲师迅速突破了波兰军队的防线,此时英国的足球联赛仍在照常进行。1939年9月3日,英国首相张伯伦正式对德宣战,随即英国政府宣布禁止民众集会,才踢了3轮的英甲联赛就此结束。

顺便一提,在停摆之前,“黑池”布莱克浦3战3胜排名第一,不过英足总并没有颁给他们冠军奖杯。

对于足球的热爱,早已渗入英国人的血液之中。即使英甲没了,他们还是想出五花八门的办法继续踢球。

9月14日,英国政府出台法令,允许各个俱乐部之间进行友谊赛,不过每场观众人数不得超过8000人。之后,这一标准被放宽到15000人。

随后,为了应对“路程不超过50英里”的限制,各地干脆搞起了地区联赛。以伦敦为例,阿森纳、切尔西、热刺、富勒姆和西汉姆等队组成一个分区,布莱顿、水晶宫、沃特福德、QPR等组成另一个分区,整个英格兰联赛就这样被划分成了7个分区。

占领波兰后,希特勒并未立即向西欧各国发动进攻,在长达半年的“虚假战争”期间,一项名为“战争杯”的赛事应运而生。按照计划,全部147场比赛被压缩到9周内踢完。


1940年的“战争杯”决赛

事与愿违,冠军尚未决出,德军就入侵了法国,自欺欺人的绥靖政策再也玩不下去了。

1940年6月,“战争杯”决赛前几天,节节败退的英法联军刚刚从敦刻尔克大逃亡,英伦三岛上空已拉响空袭警报。即使如此,仍然有42300名球迷冒险来到温布利,观看了西汉姆与布莱克本的决赛。1个月之后,德国空军向伦敦丢下了第一颗炸弹。

1940年9月到1941年5月,德国空军对英国进行了127次大规模夜袭,炸毁了200万房屋,造成6万平民死亡,将近9万人受伤,伦敦作为头号目标更是惨遭重创。



许多著名球场在空袭中遭到严重破坏,包括切尔西的斯坦福桥球场、谢菲联的布拉马尔巷球场、南安普敦的山谷球场等,阿森纳的海布里则被临时征用为空袭预警中心,枪手只好与死敌热刺共用白鹿巷球场。

但空袭并没有摧毁根深蒂固的英国足球,各种形式的赛事仍在继续。丘吉尔认为,足球有助于提升国家的士气,因此反倒放宽了对足球比赛的限制。

英雄戈斯林

在名宿辈出的英国足球历史上,哈里-戈斯林的名字并不为多数人熟知。但在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他是不折不扣的国家英雄。

1939年3月15日,德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战争看上去已经不可避免。4月8日,在博尔顿主场与桑德兰的比赛开始前,博尔顿队长戈斯林向球迷们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

“我们的国家正面临危险,但如果每个人都保持冷静,知道该做些什么,我们就能克服它。这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不能留给别人。”

1939年,戈斯林等博尔顿球员奔赴战场

在当时,30岁的戈斯林被认为是英格兰最优秀的后卫之一。《战争流浪者》一书是这样描写他的:他是个高大、强健、直率的男人,出色的身体素质加上友好而坚定的个性,让他成为队长的不二人选,他的领导改变了俱乐部的命运。

戈斯林的演讲极大鼓舞了队友,战争开始后,博尔顿一线队35名球员中有32人都加入了军队,剩余3人也投入了后勤保障工作。其中,戈斯林等17人被分配到了第53博尔顿野战团。

在“虚假战争”期间,这些球员忙里偷闲,回来代表博尔顿踢了几场地区联赛,其中戈斯林还代表英格兰国家队参加了1939年12月与苏格兰的友谊赛。

博尔顿野战团足球队,前排左二为戈斯林

西线战事爆发后,博尔顿野战团被派去支援法国,不料遭到德军装甲师攻击。身手矫健的戈斯林一个人摧毁了4辆德军坦克,因此荣升中尉。然而战争是无情的,17名博尔顿球员中,最后只有戈斯林等6人成功从敦刻尔克撤回到英国。

之后的2年时间,博尔顿野战团负责守卫海岸线,修建防御工事。1942年夏天,他们跟随蒙哥马利来到北非战场,成功阻止了一路长驱直入、进逼开罗的隆美尔。10月盟军开始反击,取得阿拉曼战役大捷,最终将沙漠之狐赶出了北非。


“沙漠之狐”隆美尔

1941年,北非战场上的戈斯林(右)

北非战役结束后,博尔顿野战团又奔赴意大利。这一次,情况却没有那么顺利。横渡桑格罗河时,他们陷入了苦战,戈斯林的几名博尔顿队友身负重伤险些丧命,而戈斯林本人在炮击中被弹片击中背部,几天后不幸离世,年仅34岁。

得知这一噩耗,《博尔顿晚报》为戈斯林撰写了悼词:“哈里-戈斯林是最优秀的职业球员之一,不仅仅在个人意义上,对于博尔顿俱乐部、对于整个足球运动来说都是如此,很遗憾他在战争中牺牲了生命。”

他们已不再变老

一战时,英国组建了全部由球员组成的“足球营”,曾效力曼联的弗兰克-巴克利在这支队伍中担任高级指挥官。1939年,已经56岁的巴克利申请重返战场,但因年龄太大被拒绝。

巴克利当时正担任狼队主教练,报国无门的他,转而号召自己手下的弟子们参军。

据英足总1945年公布的数据统计,从1939年对德宣战到战争结束,先后有700多球员奔赴战场。其中有91人来自巴克利的狼队,76人来自利物浦,65人来自哈德斯菲尔德,63人来自莱斯特,62人来自查尔顿,52人来自伯恩利,44人来自切尔西......

不过,一战的洗礼让很多人意识到了现代战争有多么可怕,并非每个人都心甘情愿踏上战场。

英格兰国脚雷奇-卡特在二战爆发后加入了桑德兰消防队,他的举动被解读为逃避战争。接下来,只要卡特出现在球场,球迷都会用漫天嘘声来迎接他。

“被迫”入伍的雷奇-卡特

在当时的人们看来,球员拥有比常人更出众的身体素质,参战是天经地义的事。无奈之下,卡特最终加入了皇家空军。

二战期间,多数球员在军队中的角色,是与本行相关的体能训练师,并不需要上阵厮杀。但也有一部分球员像戈斯林一样,毅然决然走上了不归路:

沃尔特-西德博特姆是当时英格兰足坛前途无量的新星,18岁就完成了英甲首秀。1943年11月,他乘坐的船在英吉利海峡被鱼雷击沉,他本人不幸溺亡,年仅22岁;

司职门将的比尔-迪恩1940年加盟阿森纳,当时他兴奋地对朋友说:“我的梦想终于成真了!”但还没来得及真正开始自己的枪手生涯,他就在1942年皇家海军的一次军事行动中丧生;

赫比-罗伯茨代表阿森纳出场过333次,曾作为主力帮助球队在1932-1935年完成联赛三连冠。二战中他在皇家步枪队担任中尉,1944年死于丹毒。假如能在战争中幸存,他或许会以球队传奇的身份被更多人记住。


利物浦传奇主帅香克利

比尔-香克利的那句“足球无关生死,足球高于生死”,如今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尤其在疫情泛滥的当下,这句话常被误解为对生命的蔑视。

殊不知,香克利也是当年参加了二战的众多球员之一。正是亲身经历了生死,看到了战争的残酷,他才在日后留下了这句名言。在那个身边人随时有可能饮弹倒下的时代,足球化为一种信仰,成了他们心中最美好的东西。

对于今天正与灾难战斗的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足球大会”:只做最有意思的足球原创】

欧冠-默滕斯世界波格子救主10人巴萨1-1那不勒斯

延伸阅读
冯昊天 本文来源:足球大会 作者:Rosa 责任编辑:冯昊天_NSJS265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