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体育频道 > 中国篮球 > 正文

疫情下,这些靠打球谋生的人失业了

2020-02-27 23:09:09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的肆虐,CBA联赛被迫延期,官方宣布剩余的CBA比赛将不早于4月1日恢复。在近一个月的休赛期内,已有多名CBA外援因此离开了球队,另寻下家。

逃离潮!8名现役CBA外援离队加盟欧洲联赛

截止到2月27日,本赛季效力于CBA联赛的外援中,共有8人已经离开并加盟了海外联赛。他们是山东队曼尼-哈里斯、深圳队的拜克斯、天津队的托多罗维奇、同曦队的亚布塞莱、江苏队的詹金斯、广厦队的韦伯斯特、北控队的杰森-汤普森和唐纳德-斯隆。

以上这8名外援,他们离开CBA联赛后的具体去向如下表所示:

疫情下这些靠打球谋生的人离开中国,在异国重就业

这其中北控队的两名外援情况特殊:杰森-汤普森在今年1月5日,已被新外援摩尔特里所替代;唐纳德-斯隆则是北控队的备选外援,本赛季尚未替北控男篮正式登场。如今他们二人都已经确定了新的下家。

此外,上海队的内线外援莫泰尤纳斯,之前被曝出受到多支NBA球队及男篮欧冠球队关注,但他本人并不打算终止与上海队的合同;天津队的另一名外援兰德尔,被曝在过去一个月内曾两次收到NBA球队的10天短合同,但因天津队拒绝开出澄清信而未能成行。

莫泰近期返回立陶宛国家队保持状态
莫泰近期返回立陶宛国家队保持状态

从上表可以看出,这些外援在离开CBA之后,清一色选择了加盟欧洲男篮联赛,这与当前的大背景有关:目前NBA已经进入全明星周末后的关键冲刺阶段,球队呈现出两极分化——冲击季后赛的强队多数已确定了轮换阵容,而排名靠后的球队为了争取更有利的选秀顺位,对战绩的追求不再是第一目标。因而此时的NBA容纳新球员的空间极为狭窄。

而地理位置毗邻中国的日韩联赛,近期同样受到了疫情的影响。韩国KBL联盟宣布剩余联赛将安排空场进行,直至疫情改善为止;日本B联赛则将2月28日-3月11日的99场比赛延期举行。至于澳大利亚等国联赛,其平均薪资水平跟CBA相差甚远。因此从疫情程度、薪资待遇、竞技水平综合考虑,欧洲联赛就成了外援们的首要之选。

近日韩国联赛决定空场进行
近日韩国联赛决定空场进行

如此大规模的外援“逃离潮”,在CBA历史上尚属首次。待到联赛恢复之日,这些外援的离开,必然会对联赛格局的变化造成影响。

外援因何离开?除了疫情还有非保障合同的新规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导致CBA的延期,暂时无球可打只是外援纷纷离开的其中一个因素。除此之外,本赛季CBA全新的外援合同政策,同样促使了不少外援做此抉择。

根据2019-20赛季的CBA外援签约新规,全体CBA球队初签外援采用的是“试用非保障制”。只有在试用期结束后,外援才能由球队决定是否留用,从而转为保障合同。

按照这一新规,CBA各球队与外援签订的非保障合同,可分为两种方式:1、按月签约。前两个月外援合同非保障,两个月后如果球队决定继续留用该外援,其合同将自动转为全保障合同;2、按场次签约。前20场比赛外援合同非保障,20场过后球队继续留用该外援,其合同也将自动转为全保障合同。

疫情下这些靠打球谋生的人离开中国,在异国重就业

相比起以往的全保障合同,这样的外援签约方式不确定性极大,CBA的暂时“停摆”严重影响到他们的收益。本次休赛期最早曝出离队签约的山东外援哈里斯,正是本赛季资历最短的CBA外援。他仅为山东队打了1场比赛,距离转为全保障合同的条件差距巨大,因此果断选择了离开CBA。

除了哈里斯以外,江苏队的詹金斯和广厦队的韦伯斯特,同样因加盟时日和参赛场次甚少,短期内无望获得全保障合同而离队。北控队的斯隆更只是球队的备选外援,根据规定北控如想留用他,需在2月份与其签订一份正式合同。但如今CBA已经延期,未获得正式合同的斯隆,自然选择了走人。

签下保障合同的拜克斯,依然离开了CBA
签下保障合同的拜克斯,依然离开了CBA

深圳队的拜克斯和天津队的托多罗维奇,尽管已经获得本赛季CBA的全保障合同,但他们本身并非泛泛之辈,不甘心陷入遥遥无期的无比赛可打的状态,从而选择了另攀别枝。这二人分别加盟了希腊奥林匹亚科斯队和西班牙巴斯克尼亚队,均属欧洲男篮联赛的知名劲旅,他们自身的能力可见一斑。

由此不难看出,目前“逃离”CBA的外援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非保障合同,而那些已经转为全保障合同的外援,则相对安稳地等待着联赛的重启。莫泰尤纳斯面对海外联赛合同的诱惑,仍坚持留守上海队,就跟他获得保障合同有关。广东外援“小科比”马尚-布鲁克斯,更是通过社交媒体上“我想要夺冠”的表态,表达了对于联赛恢复的渴求,毫无离开CBA之意。

疫情下这些靠打球谋生的人离开中国,在异国重就业

如何应对?CBA俱乐部应进行多方协调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带来的外援人心浮动问题,CBA各队应该怎么办?这恰恰考验的是联赛各个俱乐部的专业程度和协调能力。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不单单只涉及到CBA,全社会大部分行业均涉及到这一问题,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劳资双方的协商,尽量保障双方利益前提下努力寻找平衡点。CBA俱乐部的处理方式,理应照此而行。

近日网上的一个段子,疫情之下被锁在小区外的姚明
近日网上的一个段子,疫情之下被锁在小区外的姚明

按照惯例,如果CBA联赛没有被中断的话,最迟在5月3日结束,没有季后赛任务的球队将早至3月12日就结束征程。这样很多外援都可以在离开CBA后,再前往海外联赛继续打球赚钱。现在CBA的重启和结束时间迟迟不能确定,自然影响到了外援们的“B计划”。

而对于CBA俱乐部来说,如果允许外援利用这段间隔期去其他联赛,按规定需要开澄清信,这样外援就可能一去不复返;即使不如此,还要承担外援海外征战期间的伤病风险,因此对于俱乐部也是两难的选择。

疫情下这些靠打球谋生的人离开中国,在异国重就业

因此具体该如何处理这一问题,可能需要俱乐部、联赛公司、国际篮联等多方进行协调,制订能够共同保障各方利益的政策。如规定外援可以去其他联赛打球,但一旦CBA重新开战,外援需要及时归队。各方面需要签订一个比较细致的补充合同,尽可能避免出现争议。

阿乐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阿勇 责任编辑:马必乐_NS48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