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4.45亿!萧华为了赚钱铤而走险,NBA或涉赌坠入黑暗深渊?

2019-10-18 07:55:55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泽西虽然已经没有NBA球队,但在今年9月,这里却传出了一件整个NBA应该都会关心的消息。


4.45亿美元——这是新泽西单月体育博彩投注总额,是自当地体育博彩合法化以来的最高纪录,距离内华达州单月6亿的历史纪录已经相去不远。

新泽西体育博彩合法化仅过了一年多就做出这样的成绩,美国体育圈和博彩圈想必为此振奋不已,毕竟,这可是流入赌场和联赛的真金实银。

NFL赛季和大学橄榄球联赛已经开打,顿时刺激了一波消费。据新泽西州博彩执法局公布的数字,当地所有赌场在9月的单月利润数额也高达3800万美元。

体育博彩在欧美国家早就是传统了。前不久,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一名19岁大一学生,其朋友对校橄榄球赛下了重注,他害怕球队赢不了,就报警谎称球场有炸弹,希望比赛取消。结果执法部门排查了整座球场没发现炸弹,就把报假警的学生抓了起来。

比较玄幻的是,据报道该场比赛的赔率是路易斯安那州大让14分,虽然他们在比赛里一度落后,但最后就赢了对手14分。

等到NBA常规赛正式开始,相信在美国体育博彩已经证实合法化的13个州,投注数额又会迎来一轮上涨。

美国最高法院在2018年5月彻底解除了体育博彩禁令,几大职业联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其中就包括NBA。

正如NHL总裁加里-贝特曼所说:“联赛若不寻求新的发展路子,早晚会被市场淘汰。”

* * * *

曾几何时,NBA是把体育博彩视做洪水猛兽的。

斯特恩担任总裁期间,NBA极力反对体育博彩在美国合法化。1992年,美国国会推出职业及业余体育保护法案(PASPA)时,NBA是其热切的支持者。这一法案的主题,就是基本禁止所有州级法院将体育博彩合法化(俄勒冈、德拉维尔、蒙大拿和内华达除外)。

巧合的是,当初也是新泽西带头推进立法,因为其州议员比尔-布拉德利(前NBA全明星)的积极倡议,这一法案又被称作“布拉德利法案”。

斯特恩当年坚决与赌博二字划清界限,无非是不想惹得一身骚,别忘了在他任内可还出了多纳西的裁判赌球丑闻。


可谁面对大把钞票不会动心呢?当2007年斯特恩同意在拉斯维加斯举办全明星赛,就已经被看作是他态度的松动了。

但这场全明星却极其失败,恶评无数,不是比赛不好看,而是当NBA巨额资本涌入,全明星周末三天的“罪恶之城”彻底沸腾了,短短时间内有超过300人在赌城被逮捕,博彩巨头米高梅幻影公司的老总直接对ESPN表示,他不希望在赌城看到任何跟NBA有关的比赛了。

“来参与全明星周末的不是黑帮就是坏蛋,这些人对拉斯维加斯没有一点好处。斯特恩先生请让他的那些球队离赌城远一点。”

于是,面对当时创下的史上最高全明星正赛票价纪录(均价2546美元一张),斯特恩也只能望洋兴叹,这块肥肉是没那么容易吃下去的。

但时移势易,布拉德利法案实施的二十几年时间里,虽有明令禁止,但非法体育博彩仍然处处可见。很多人意识到,堵不如疏。

在很多西欧国家以及澳大利亚,体育博彩都是合法的。然而黑市规模之庞大,已经到了不可不遏制的地步。2014年,国际体育安全中心给出的数字,是全世界80%的体育博彩赌注都进入了黑市。

2017年,内华达州体育博彩下注总额为480亿美元,但这只是明面上的数字,在美国,体育博彩的年下注总额约在500亿到1500亿美元之间,位于灰色地带的钱,几乎没法计算。

萧华担任总裁后,放宽了很多管控政策,在体育博彩上的态度,他比斯特恩激进得多,直接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社论,称:“我相信体育博彩应该合法地走入光天化日,得到妥善的立法监管。”

于是,当新泽西前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开始推进州内体育博彩合法化时,萧华就成了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NBA在全国各地州级政府都安排了不少说客,希望最高法院能废除“布拉德利法案”。

等到2018年法案终于被废除,NBA也是最先开始与博彩公司签合作的体育联盟,当年就跟米高梅集团达成了3年2500万美元的协议,让他们成为合作伙伴,为他们提供官方数据流。

虽然以前没跟NBA合作的赌场也能拿到数据,正常开盘,但NBA认为,他们的数据流有质量和速度的保障,当未来市场规模扩大,特别是赛内赌博风靡起来的时候,NBA的官方数据就价值连城了。

成立于1934年、一年营收超过20亿美元的英国博彩公司威廉希尔也在今年10月跟NBA达成协议,成为其官方博彩伙伴。他们可以获取NBA的数据流,同时也将帮助NBA建设监管系统。

* * * *

NBA两任总裁对待博彩的态度为何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首先,职业体育市场的发展,让所有人意识到,不管体育博彩是否合法,这个东西一定会存在。既然一定存在,为何不立法监管并进行受税?

反对者虽然认为赌博有瘾性,会危害社会,但既然国家可以监管烟酒大麻,对博彩应当一视同仁。

其次,从联赛经营角度看,允许博彩可以极大提升球迷参与度。在社交网络成为互联网民的主要消遣,电视收视遭遇危机的当下,博彩可以创造参与互动。虽然看比赛的人不一定都下注,但基本上,下注的人一定会看比赛。

赛内赌局(in-game betting)将会是巨大的商机,因为这种赌局虽然无关比赛结果,但会带给参与者同样的刺激。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博彩的创收,谁都不想错过。NBA创造了一个收费名目,叫做“廉正手续费”,抽取比赛赌注总额的1%。

发言人麦克-巴斯这样解释道:“联赛是博彩的根基,允许合法博彩,联赛照样需要承担了很大风险,必须花钱建设好的博彩环境。我们相信1%的佣金是对联赛风险和开支的合理补偿。”

不过这个提案一度遭致美国博彩协会的强烈抗议,换句话说,双方该怎么分钱,将会是谈判桌上的重点议题。

NBA的吸钱手段还不止这些,到今年,连非正式比赛都可以下注了。在“NBA Last 90”游戏中,比赛不是现实进行的,而是又过往比赛片段组合而成,让玩家投注结果。

* * * *

就算要收廉正手续费,体育博彩合法化的风险仍然存在,多纳西不可能是个孤例。

萧华称联盟已经向所有球员和球队员工发出了必须观看的反赌博宣传视频,警醒他们底线所在。但当人们可以用手机在任何时间为任何联赛下注,不仅能赌赛果,还能赌你难以想象的细枝末节,贿赂恐怕会更加无孔不入。

体育博彩在全美各州合法化是个时间问题。等到这片市场彻底起飞,美国职业体育的面貌会有怎样的改变,是个值得观察的过程。

欧阳焱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欧阳焱_NS489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