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世界杯:波波煮酒论英雄 牛角京城胜钻石

2019-09-16 07:04:55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世界篮球规则有变,天下群雄逐鹿中原。太平之时,世人皆云:“一统天下之英雄者,不过美、希、塞三国耳。”


安特托,希腊勇者也,亦为当今天下第一猛将,善搏疏射。怎奈得是年首次参军,阙乏历练。中计败走巴西之后,被迫下行小路,直面美利坚。

美利坚与希腊一役,波波施离间计于安:重兵御安而弃守希腊众将,使安失信于将帅,而斩希腊于粤。市井皆曰:“今天下能与美利坚一战者,恐惟塞族人耳!”



基奇也防波波谋害,西班牙一役,恶言判官,作巨婴状,以为韬晦之计。马、博二人曰:“兄不顾将来之敌手,而学澳洲土人之态,何也?”基奇曰:“此非二弟所知也。”二人乃不复言。


一日,马、博二人不在,基奇正卧床暴食,杰伦、塔图引数十人入房中曰:“波波有命,请使君便行。”基奇惊问曰:“招吾入刺?”杰伦曰:“不知,只教我来相请。”基奇只得随二人往东莞见波。


波笑曰:“汝身壮若百岁之山!”唬得基奇面若土色。波执基奇手,直至膳房,曰:“基奇增重不易!”基奇方才放心,答曰:“自暴自弃耳”。波曰:“适见东莞群星璀璨,忽感前日征意帝时,训练过度,将士皆疲;吾心生一计,画星于战板上曰:‘若争天下未果,东京之战,吾将携群星而往,尔等休想再披美利坚之战盔。’将士闻之,心生恐惧,由是不疲。今见繁星,不可不赏。又值煮酒正熟,顾邀使君于莞一会。”


基奇心神方定。随至膳房,已设樽俎:盘置五花,一樽煮酒。二人对坐,开怀畅饮。

酒至半酣,忽天降大雨,莞市电止。路上车行困难,波与基奇于楼上观之。波曰:“使君知车之变化否?”基奇曰:“未知其详。”波曰:“车能快能慢,能新能旧;快则风驰电掣,慢则鹅行鸭步;新则亮相于大堂之间,旧则隐身于垃圾之堆。今道路拥阻,车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畅行八方。车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基奇久战沙场,必知当世英雄。请试指言之。”


基奇曰:“约肉眼安识英雄?”波曰:“休得过谦。”基奇曰:“约朝起而训,晚归而食。近日之敌手,皆为鼠辈。天下英雄,实有未知。”波曰:“既不曾交手,亦闻其名。”基奇曰:“欧罗巴法兰西,兵多将广,可为英雄?”波笑曰:“虚张声势,吾早晚必擒之!”基奇曰:“澳洲斗士,民风强悍,势头正盛;去月斩君于马下,极振其士气,可为英雄?”波笑曰:“博古特有勇无谋,有头无脑;访天朝而不敬,图一时口嗨而出恶语,非英雄也。”基奇曰:“有一军连创众敌,勇猛无比——波斯可为英雄?”波曰:“欧洲二流,团队与个人难以兼容,低配希腊耳,非英雄也。”基奇曰:“另一军亦有黑马之势,连战连捷——捷克乃英雄也?”波曰:“萨图远非福将,非英雄也。”基奇曰:“钻石牛角获天朝将领钦点,可为英雄乎?”波曰:“钻牛虽强,难耐主将老矣,青黄不接,何足为英雄!”基奇曰:“如巴西、德国、立陶宛等辈皆何如?”波鼓掌大笑曰:“此皆败者!素未谋八强之面,纵判官昏庸,亦能于众目睽睽之下大展复活之术?”




基奇曰:“舍此之外,约实不知。”波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能屈能伸。可强如天神,弱比拉胯。”基奇曰:“谁能当之?”波以手指基奇,曰:“今天下英雄,惟塞族与吾美帝耳!”基奇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百岁山,不觉落于地下。


时正值交通拥堵,交警执法。基奇乃从容俯首拾瓶曰:“一哨之声,乃至于此。”波狂笑曰:“丈夫亦畏哨呼?”基奇曰:“今判官之威,诸强皆见。尺度刁钻,不解风情,乃至将希腊第一猛将斩于马下,更凭三人之力扭转法兰西与立陶宛之战果,安得不畏?”将闻言掉水缘故,轻轻掩饰过了。波遂不疑基奇。

后人有诗赞曰:“勉从虎穴暂趋身,说破英雄惊杀人。甩锅裁判蔽强敌,随机应变信如神。”


及电力恢复,见两人壮入酒店,手持折椅,突至亭前,左右拦挡不住。波视之,乃马、博二人也。原来二人从馆中训练方回,听得基奇被杰伦、塔图请将去了,慌忙来酒店打听;闻说在膳房,唯恐肉惑基奇,故冲突而入。却见基奇与波对坐而饮。

二人按椅而立。波问二人何来。马扬曰:“听知波波与兄对饮,恐君之椅难承基奇之重,前来送椅。”波笑曰:“吾非科比,何惧稳否?”基奇亦笑。波命:“取龙虾与二将压惊。”马、博拜谢。


须臾席散,基奇辞波而归。马扬曰:“险些惊杀我两个!”基奇以掉水事说与马、博。马、博问是何意。基奇曰:“吾之暴食,正欲使波知我无大志;不意波竟指我为英雄,我故失惊掉水。又恐波生疑,故借惧哨以掩饰之耳。”马、博曰:“兄真高见!”

有道是世事难预料,天难遂人愿,怎料煮酒论之英雄,皆败走中原。

波波兵败法兰西,基奇难敌阿根廷。世人口中三分天下者,无一幸免。捧杯于京城者,乃波口中老难有成之西班牙。


自此天下为暂统之势。此所谓“天下大势,盛极必衰,衰极未必盛”者也。后来塞族之勇士大破捷克位列第五,波波之美军小胜波斯名列第七,皆善终。后人有古风一篇,以叙其事曰:

巨龙之巢燃战火,四年之别血未凉;三十二强落八城,粤沪汉宁与中央。天下皆为名利来,美塞希腊镇三方;九月伊始无战事,豪强连胜美名扬。东道未能开眼看,通奥受阻京城伤;才议字母憾出局,便闻判官哨声响。各方强手如蚁聚,夺冠大热皆吃翔;上下齐心是正道,各自为战难登堂。不问将士何处来,登顶天下即为王;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一家独大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

黄宇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宫昊 责任编辑:黄宇_NS160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