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戌源:国足技术上没冲击2022能力 归化不会是常态

2019-08-23 10:37:23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体育8月23日报道:

8月22日,第十一届足代会召开,陈戌源当选中国足协主席。上任后的陈戌源接受了央视体育《风云会》的采访。陈戌源主席坦言自己一开始也没有想过要来中国足协任职,对中国足球的了解不多。陈戌源主席还谈到了球迷们关注的归化球员问题,称这不会成为常态和主流。谈到国足冲击2022世界杯和国奥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时,他坦言2支队伍在技术层面不具备冲击能力,但会拼搏和争取。

陈戌源接受央视名嘴张斌专访
陈戌源接受央视名嘴张斌专访

延伸阅读:

陈戌源:"足协=足鞋"鞋好足才好 要摆脱官僚行政化

陈戌源:国家队踢中超 外援进球算半个 都是奇思妙想

新京报为陈戌源"出题":6道多选 历史性欠账怎么办

陈戌源首先表示,自己都没有预料到会来中国足协工作。“我觉得我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想到回到足协来,因为我在上港工作46年,我觉得自己一辈子做一件事情,可能也就在这个岗位上退下来以后,享受天伦之乐去了。当我知道要来足协以后,坦率讲,我的人生规划没有这个规划。”

陈戌源起初并不愿意担任中国足协主席,“我可能一开始的想法是不太愿意过来。我觉得因为我对足协了解不多,我对中国足球了解也不多。俱乐部对足球的了解有一部分,但俱乐部和中国足球的环境,我相信肯定是两回事情。而且我也知道,我曾经也是对足协提不少意见的人。我觉得中国足球不应该这样。”

陈戌源主席也感受到了压力,“一旦知道我要到足协来,我就感觉到这个责任非常重大。我在上港工作那么多年,每天晚上睡觉都很安稳,因为这个企业我很熟悉。但这三个月到足协,可以说每天晚上睡觉都不太踏实,就是想着中国足球会发生什么事情,发生的事情结果人民大众会不会满意。我觉得这个责任真的是非常重大。”

陈戌源主席表示,“中国足球的落后状况和广大人民大众对足球的美好愿望之间的巨大反差,我曾经也领略过中国国家队世界杯出线,在沈阳,十多年前,非常激动过,这种激动的场景以后都没出现过,我希望哪一天再出现这个场景,但我知道这个路非常难走,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并不是我在俱乐部想象当中一样,这个改变很容易,到了足协后,足球所有的转变都不是轻而易举的。”

陈戌源主席认为自己的前任们也不容易,“这三个月,我对中国足球的现状、足球的家底去做了一些了解,了解以后,我就感觉到,包括我的前任,包括前几任,应该来说,他们对足球的发展都做了很大的工作。做的工作的结果和人民大众期待的距离很大。”

陈戌源主席谈到了足球发展的规律和目标,“我在企业做一件事情,我都会设目标,一个月也好,一年也好,五年也好,我要做成什么样的事情,把整件事情分解为目标、措施,期限是什么,目标是什么。我到足协后,目标是怎么去认识及认知中国足球的发展规律,我们必须深刻学习以及了解足球发达国家的一些好的东西,然后和中国足球的一些东西融合以来,在融合中找到一条符合世界足球发展、又符合中国足球发展实际的规律出来。我们现在不能说,我们完全认知了,或者说掌握了一条中国足球的发展规律,但是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陈戌源主席认为中国足球的家底的确不足,“我觉得中国足球的基础是非常薄弱的,很多外界的人看中国足球可能不知道中国足球的家底究竟怎么样,我可以说几个数字。中甲中超的女足运动员,全国只有560多人,和欧洲女足相比,人家动辄十万以上,这个家底太薄弱了,我们现在真正有资格的,国家级教练员、国际级教练员全国加起来400个人不到,青训教练员加起来也就5、6万,而且其中有相当部分基础较差。中国青少年足球的人口同样和世界足球发达国家比,差距也很大。”

中国足球最大的问题并不是缺钱,“基础都比较薄弱,薄弱的不是缺钱,如果钱能解决问题,我看中国足球就比较容易上一个新的台阶。关键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足球人口,足球人口的质量,包括足球的专业化程度差距太大,这个差距太大,这个差距不是短期内能够解决的,也是我睡不着觉的重要原因。”

陈戌源主席已经开始了中国足协的内部改革,“足协自身改革我觉得很重要,足协,我搞个谐音,这个鞋就是鞋子的鞋。足要好,足要争气,足要舒服,鞋就一定要好。鞋好不好足知道,鞋不好,足不舒服,足不舒服肯定没水平,足肯定要生气,足一生气球肯定踢不出来啊,所以鞋要好,所以足协一定要自身改革,一定的要摆脱行政化、官僚机构、效率低,足协要改革。”

陈戌源主席接着谈到了自己对U23政策的改变,“比如U23,我在俱乐部的时候感觉本意是好的,希望培养更多青少年运动员,能够更好的参与到激烈的中超联赛竞争中,有助于青少年运动员的成长。但是事实上,中超每个俱乐部是希望成为中超冠军,向球迷展现俱乐部的风采,所以不可能青少年的培养主要放在联赛这个平台上。反之就感觉到,我们同样要达到这个目标,不一定要采取这种方式,可以多种方式。”

“我说要调整,大家都应该感觉到应该要调整,但是他们感觉到行不通,因为是原来领导定的。我就跟他们讲,我们可以把道理跟领导说清楚,我们很多领导、主要领导是非常善解人意的。我说我们要调整,是不是更加实际一点,上一个,整个90分钟必须保证一个人,这种锻炼比上三个人次,每场比赛上一分钟、两分钟,那效果肯定要好很多。后来做了调整,社会反响是好的。这件事情反映出足协本身要多努力、多思考,领导提出要求、提出目标,足协要善于把这个目标扛起来,能够有效达到这个目标,而不是简单的、不经过我们的思考、不经过我们的加工,不应该这样。”

本届足代会上,杜兆才、高洪波、孙雯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陈戌源主席评论了这些同事,“新任的三个足协副主席,杜局是体育总局副局长,他有丰富的体育竞赛经验,尤其在竞技体育方面他也做到过很多成绩,我觉得他继续留在足协可以对我的工作有帮助。高洪波和孙雯都是运动员出身,专业背景很强,他们对足球的感悟肯定比我深刻。我们四个人,我是企业出来,杜局是行政机关出来,高洪波和孙雯是运动员出来,如果能够把优势做补充的话,我相信对我们团队是有帮助的。”

陈戌源主席也谈到了目前中国职业联赛的问题,“我到足协之后发现,包括我在俱乐部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中国各级联赛面临很大的危机。各俱乐部应该心里很清楚,中国足球这些年投资非常大,俱乐部的回报几乎是非常凤毛麟角,基本忽略不计。如果一个俱乐部在财政上不能持续发展,打造百年俱乐部是空话。在中甲中乙面临的问题更多,我经常可以看到报告哪一个俱乐部财政入不敷出不能比赛了,哪一个投资人可能又撤出比赛了。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可持续的健康发展的联赛,中国足球的根基就可能发生地震般的塌方式的变化,没有联赛就没有青训,就无所谓国家队水平。联赛是根本,让这些俱乐部感受到尊重,尊重俱乐部也是尊重足球规律。”

“到目前为止中超联盟的筹备工作已经建立了,我们的目标是今年10月以前,中超联盟要挂牌。中超联盟必须要组建,原则上让联盟能够自主运行中超联赛,根本着眼点是希望中超联赛各俱乐部增强自我发展的能力,他们有自我发展能力,我觉得比什么都重要。中国足协和中超联盟不是父子关系,而是伙伴关系,足协是足协,联盟是联盟,我们是伙伴,是中国足球发展的两个伙伴。”

中国国家队希望冲击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中国国奥队则在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陈戌源主席表示,“东京奥运会和卡塔尔世界杯,我们没有能力说,一定能确保出线,这个没有能力去说,因为我相信大家能够看到,这两支国家队目前的技战术水平,不讲精神层面上,我讲整个队员的技术层面上,是不具备这个能力的。当然我们不能说因为不具备这个能力,我们不去拼搏、不去争取,应该尽最大努力去争取,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在我们的工作上,就应该尽百分百的努力去争取实现这个目标。”

陈戌源主席还谈到了备受关注的归化球员,“最近大家比较关注的归化球员问题,任何球员的归化,他必须符合我们移民局颁布的这个国籍入籍手续,这个前提、这个规则不是足协的,是国家的入籍规定,你必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入籍法的要求。第二个前提是,符合国际足联和中国足协关于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注册规则。这两个规则是必须符合的,所以个别的少量的归化队员进来,是我们争取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如果说过去是百分之一希望的话,那么归化进来个别几个,可能这个希望从百分之一上升到百分之十,上升到百分之二十。(归化球员)补现役中国国家队的短板,我们明显的短板是在中场和前场。”

陈戌源主席在归化球员问题上态度也有过改变,“去年的时候我是这个政策的反对者。当时我觉得,中国足球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把中国足球的目标去推动实现。屁股发生变化后,脑袋也发生变化,因为那个时候我在俱乐部的角色,不是中国足协的的角色。到了足协后,我更加感受到中国足协面临的压力远远比俱乐部面临的压力要大得多,这是一个俱乐部不能比的,我们面对的是全国球迷对你中国足球的期待,大家希望看到我们中国足球能够再次打进世界杯去。那么要争取这个可能性,就像我在做企业的时候,要达到这个目标必须要配置达到这个目标的资源,否则这个目标就是空的。”

陈戌源主席强调,“从内心来讲我希望就是一个阶段的小插曲吧,就让他过去吧,这不会成为常态,不会出现我们有些球迷朋友说的,我们国家队11个人都是归化球员,那绝对不可能,不会出现。(归化球员)不会成为主导力量,但是是个核心力量。”

陈戌源主席保证不会干涉国家队主帅里皮的执教,“我历来像企业一样,既然我们用了里皮做主教练,而且我们足协也对里皮队伍做了系统的研究,包括我们和里皮团队也做了很好的交流。中国足协在国家队整个备战过程当中,我们的扮演角色更是事前和主教练充分沟通,指挥打仗那是主教练的事情,打完仗以后我会和主教练去讨论,赢了要鼓励他,输了跟他共同总结经验教训,为了下次打仗更好。我不会去他的更衣室。”

陈戌源:国足技术上没冲击2022能力 归化不会是常态

陈戌源主席最后再次谈到了自己担任足协主席的压力和恐惧,“不是一丝恐惧,是很大恐惧,每天睡不着觉,就是因为内心的恐惧。中国足球在我的任上,我当主席以后,我的使命是希望能够为中国足球带来新的发展,让广大人民大众能够看到中国足球每年有一个新的进步。我恐惧我达不到这个目标,所以不是一丝恐惧,很大恐惧。”

刘頔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夫然后 责任编辑:刘頔_NS481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