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发育!吸毒绝食只为保持小女孩身材,这些女运动员最终都输给了自己的身体

2019-07-17 07:38:54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中国跳水女队又换了一波主力。

这支中国历来的梦之队掌门人周继红在赛前说:“对于女台这个项目来说,体重就是她们的天敌,无论什么时候都一样。“2016年里约奥运会00后小将任茜女子10米台折桂,当时16岁的任茜是当届中国奥运代表团中最年轻的冠军,被中国的体育迷视为00后登上世界舞台的标志。但仅仅两年不到,2004年出生的张家齐就在跳水世界杯中再一次上演了青春风暴的交替。

里约奥运会时夺金的任茜(右)
里约奥运会时夺金的任茜(右)

虽然只有18岁的任茜放在其他项目里正是应该冲向巅峰的黄金时代,她也没输给任何人,她输给了自己的身体。


成长的烦恼

任茜的烦恼来自于过于凶猛的青春期。

18岁的任茜身高已经超过165cm,对寻常女孩子来说这是一个标准身高,但对练跳水的女孩子来说,就显得过于高大。去年的跳水世界杯武汉站的比赛中,第二名的任茜和手拿金牌的张家齐比肩而立,从任茜圆润的小脸上也能嗅到青春期少女的感觉,相比两年前的青涩,她甚至还多了一丝女人味。

18岁的任茜相比夺金的张家齐已经显得有些高大
18岁的任茜相比夺金的张家齐已经显得有些高大

身高体重的增长让任茜在难度上很难突破,10米台的项目对运动员在空中体态和动作的要求都极高,尤其是入水的一瞬,因为“水花是骗不了人”的。

伏明霞14岁就拿奥运冠军常被人津津乐道,殊不知那才是跳水运动员的最容易出成绩的年龄,若不是后来国际奥委会修改了规则规定16以下不允许参赛,伏明霞的纪录可能早就被打破了。有趣的是伏明霞第一次退役也是在18岁,生长发育时,而重新复出的10米台女王却只能在奥运赛场上选择3米板。14岁拿世界冠军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真正困难的是陈若琳以24岁“高龄”卫冕了里约奥运女子双人10米台冠军。

3届奥运会,陈若琳身边的搭档换了3个人,她却依然在双人10米台上称霸
3届奥运会,陈若琳身边的搭档换了3个人,她却依然在双人10米台上称霸

同样有过此类烦恼女运动员不胜枚举,中国泳坛的天才少女叶诗文在面临生长发育后一度难回巅峰;因为“身材发福”上了热搜的程菲在职业生涯的末期已经肉眼可见得长胖;日本花滑名将浅田真央的妹妹浅田舞原本跟姐姐一同入选了国家队,却因青春期发育太好无法控制体重和胸围而被下放二队,尝试各种减重方式仍无法回到“小女孩”身材的浅田舞干脆放弃了花滑;因为相似原因放弃花滑的还有华裔选手张圆圆,她16岁世青赛夺冠时,美国和中国的冰迷都以为第二个关颖珊要来了,殊不知两年后张圆圆就迅速陨落,无法在成人赛场占得一席之地。

浅田舞无法控制自己过好的发育,放弃花滑后索性成了一名写真女优
浅田舞无法控制自己过好的发育,放弃花滑后索性成了一名写真女优

年轻时有类似境遇的哈勒普痛下决心进行了缩胸手术,今年捧起温网女单冠军奖杯的哈勒普再次被问到有没有后悔过当初的决定时开心得说到从来没有后悔过,如果时光倒流自己仍然会毫不犹豫走进手术室。


冠军的代价

1995年美国《旧金山纪事报》的体育评论员琼安-瑞恩出版了一本名叫《盒子中的漂亮小女孩》的书,在瑞恩长达几十年的采访历史中,上百位体操、花样滑冰的女运动员都曾向她倾诉过自己成长过程中的各种困惑。在美国体操队队医赖瑞-纳萨尔被揭露出来后,美国体操圈更是呼吁所有人都再去看一看这本书,因为人们在纳萨尔一案中苦苦要求的“他为何能逍遥法外”的答案,十几年前瑞恩就已经回答了,封闭和独裁的训练环境让一切不合理看起来都合理了。

琼安-瑞恩所著的《盒子里的漂亮小女孩》
琼安-瑞恩所著的《盒子里的漂亮小女孩》

瑞恩在这本书里描写了青春期少女在集训队遭受的各种“非人”对待,首当其冲就是被要求“滞后”发育。教练们对待即将迎来青春期的少女非常简单粗暴,保持体重的要义就是控制饮食。被选进精英体操队的小女孩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催吐,这是老队员的经验之谈。

悉尼奥运会铜牌获得者唐茨舍尔在为《盒子中的漂亮女孩》做序时提到自己15岁时就整日被教练嫌弃太胖,并要求自己必须减到一个固定体重,为此唐茨舍尔也开始了催吐,但当她为这个行为感到忧虑的时候,教练却告诉她:”我不在乎你做了什么,我要的只是你减重。”16岁唐茨舍尔月经初潮,进入发育期的她开始发胖,当时她并不知道自己会发胖的原因只是因为开始了发育,当她为维持体重加倍努力减肥时,教练却对她说:“你太胖了,你体内的脂肪太多了。”

美国体操名将肖恩-约翰逊退役后身材发福也成为了被嘲笑的对象
美国体操名将肖恩-约翰逊退役后身材发福也成为了被嘲笑的对象

为了“阻止”唐茨舍尔发育,教练开始给她服用麻黄碱,唐茨舍尔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每天服用这种致幻的毒品。

前美国体操国家锦标赛冠军得主詹妮弗退役之后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从这本书的名字中就能看到体操职业运动员所经受的考验——《职业体操:毫不仁慈的教练、过度热心的父母、无法规律的饮食和限量贩售的奥运梦》。詹妮弗回忆自己第一次参加职业俱乐部的训练后吃了一块妈妈带过来的奶油面包,这一口下去遭到教练的破口大骂,以至于在自己以后的人生中再看到奶油她都会感到恶心。

然而除了对抗发育,女孩们没有任何其他途径去实现奥运梦想,当你选择这些项目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自己将会面临一个痛苦的青春期,但当时小小年纪的女孩子根本无法预知未来的故事。甚至唐茨舍尔在退役后患上了厌食症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她无法掌控自己的食欲,也无法扭转自己的感情。她发现自己已经习惯被“虐待”,“我对被虐待和痛苦的敏感度都越来越低,让我痛苦的门槛越变越高,以至于我必须与那些在身体和情感上虐待我的男性建立关系,这样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在女子体操运动员中绝不算瘦的唐茨舍尔曾经被教练用“吸毒减重”的方法保持体重
在女子体操运动员中绝不算瘦的唐茨舍尔曾经被教练用“吸毒减重”的方法保持体重


“真希望自己成为永远不会发育的小女孩,生理上,和心理上。”

李晓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责任编辑:李晓天_NS647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一个月让你的字脱胎换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