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体制滋生性侵?体坛淫魔拍摄4万张儿童色情影片,却逍遥法外几十年

2019-06-18 09:53:09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赖瑞-纳萨尔受审时,三名性侵受害者的父亲伦德尔站起来当庭要求与纳萨尔进密室独处3分钟,法官拒绝了伦德尔的要求,伦德尔眼睛都没眨一下得看着法官问:“那一分钟呢?”法官说:“我们的司法体系不会同意的”。接下来伦德尔从证人席冲向被告席,无法压抑怒火的父亲在挥拳打向纳萨尔的前一刻被法庭警察阻止。

“就给我一分钟,让我痛揍这个混蛋吧!就一分钟!”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你们女儿身上呢?”被摁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伦德尔不停得喃喃自语。

纳萨尔受审

纳萨尔受审

奥运精灵

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最近两届奥运会所有项目中,全美收视率最高的不是拥有梦之队的篮球,也不是美国金牌进账最多的田径,而是体操

2012年伦敦奥运会,美国体操女团开始统治世界,那年,全美共有2960万人收看了体操女子团体的决赛,创造了NBC奥运收视的最高纪录。尽管美国的奥运项目并不像中国一样有体制保障,但体操协会想从美国奥运委员会手里拿到赞助运动项目的资金,就必须保证四年一届的奥运会上,美国体操能够创造足够激励美国梦的成绩。

2012年美国体操女团伦敦奥运夺冠

2012年美国体操女团伦敦奥运夺冠

但就连擅长把体育项目商业化的美国人都承认,女子体操这支金牌之师背后的团队根本无法匹配她们所获得的成绩。千篇一律的枯燥训练、毫无人性的肆意压榨、压抑本能的原始手段,大多数时候的训练室中充满了苦涩的氛围。美国体操运动员琼安-瑞恩曾在自己的书里写到,自己青春期时甚至不被允许吃饱饭,因为教练不希望她们发育,他们希望她永远是孩童的身体。

体罚和冷暴力都是家常便饭,不只在美国,澳大利亚也曾爆发过体操俱乐部用鞭笞、殴打的方式进行集中训练的丑闻,那些平均年龄不到15岁的女孩们甚至不敢告诉自己的父母,因为教练曾恐吓她们:敢告诉父母的话就趁早滚出集训中心。似乎无论在哪都逃不开体操队就像一个集权的小社会,教练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送女儿去练习体操的母亲唐恩说:“只要训练就一定会受伤,但是你不能抱怨,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流眼泪。”尤其是碰上一个严苛的教练,孩子们只有拼命表现自己完美和坚韧的一面,才能讨得教练欢心,才能让自己内心有一个信念:教练还没有放弃我。

教练们希望练习体操的孩子们永远保持孩童的身体

教练们希望练习体操的孩子们永远保持孩童的身体

另一种猥琐的目光也始终锁定着这些还未成年的女童们。《赫芬顿邮报》曾指出美国人爱看体操,尤其是美国成年男性爱看体操,也有不小比例的生理变态。他们喜欢看紧身体操服勾勒的少女身姿,喜欢看年轻女孩张开双腿的样子。她们娇小的身体却有无限的可能,这极大刺激了变态们的猥琐欲望。

从事这项运动的女孩子到了某一个年龄势必要知道自己无可避免要经历这种肮脏的幻想,而这些女孩子最初被“骗”来练习体操,只是羡慕那件镶满人造宝石的紧身衣而已。

白色地下室

赖瑞-纳萨尔不同。

在大多数报道中纳萨尔都被描写成德高望重的资深队医,他到底有多好,能在几十年间让数百个女孩被性侵后还不自知?甚至在第一次庭审结束后,纳萨尔的辩护律师还收到了数千封声援邮件,强烈表示纳萨尔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治愈你的伤病,同时也治愈你的心灵。几十年来,纳萨尔带着这样的人设骗过了几千名少女和她们的父母,毕竟谁会相信一个在自家地下室为女性提供免费医疗服务的“大善人”会是人间恶魔呢?

纳萨尔家的白色地下室

纳萨尔家的白色地下室

密歇根的约翰-盖德体操俱乐部是纳萨尔服务的俱乐部之一,他在俱乐部的训练场边有一间单独的诊疗室。脸上还洋溢着童真笑容的女孩们鱼贯而入,相较于总是冷冰冰的严厉教练盖德,女孩们更喜欢慈眉善目的纳萨尔。“教练不会轻易表扬我们,想要得到他一句称赞简直太难了”。

而这句称赞就变成了年幼时每个女孩都想得到的那根棒棒糖,孩子们愿意为了这一句称赞付出小小年纪所有的一切。她们太需要有个人去释放善意了,纳萨尔恰巧承担了这个工作。在军事化的训练中,纳萨尔会偷偷给女孩们塞糖果,也会私下借手机给她们,前体操运动员贡克扎说每次疗程进行中的时候纳萨尔都会跟她们聊天,鼓励她们继续坚持,而由于纳萨尔还有国家队队医的光环加身,小小年纪的女孩子很容易对他产生信任。而一旦这种信任形成,纳萨尔的所有行为都会被女孩们合理化,“他是我们的朋友,他不会伤害我们”。

无论哪个国家,专业体操运动员都会面临极高的风险

无论哪个国家,专业体操运动员都会面临极高的风险

甚至女孩们和她们的家长从未怀疑过纳萨尔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次诊疗都有三方在场:纳萨尔、体操女孩和她们的家人,孩子们不会怀疑一个大家口中的善人会在父母的眼睛下作出伤天害理的事。并且,纳萨尔会把自己的治疗方案向所有人描述的清清楚楚,“他告诉我的父母,他要把手放在我的敏感部位附近进行治疗”,更多时候,没有家长陪同时纳萨尔会进行“阴道调整”的治疗,没错,所谓的阴道调整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纳萨尔不着手套将自己的手指伸进了未成年女孩的阴道和肛门,纳萨尔宣称阴道内部有一个压力的释放点,只要施力得当,背部甚至脚踝的疼痛都能被治愈。

几乎在所有愿意接受采访的女孩中,当被问到纳萨尔进行所谓“阴道调整”的频率如何时,她们不约而同得说到:“每一次”。有时纳萨尔还会把女孩们带回那个他提供免费医疗服务的地下室进行深入治疗,贡克扎的妈妈唐恩事后回想:“有哪个医生会把年轻女孩带回自己家的地下室呢?”

纳萨尔会让所有人相信他的治疗是合乎规范的

纳萨尔会让所有人相信他的治疗是合乎规范的

“有一次我觉得不对劲,在他对我进行阴道按摩的时候突然坐了起来。他吓了一跳,立刻向屋子的另一边跑去,我那时才发现他勃起了”。

更肆无忌惮的侵犯发生在熟悉的人身上,纳萨尔好友的女儿6岁那年,纳萨尔第一次将她带回自己的地下室,“他给我看他的生殖器,让我用脚去摩擦他的生殖器,还发出令人作呕的呻吟声”“我当时只是一个6岁的小女孩,当时的我完全不应该有性经验,但他却让我有了。”当庭陈述的纳萨尔家庭好友凯尔-史蒂文斯边哭边控诉纳萨尔的恶行,“12岁时,我告诉我父母他会在我面前自慰、还会用自己的生殖器摩擦我的脚,出于某些原因,他们更愿意相信他(纳萨尔)。每当我们碰面时,我的父亲都会要求我当面给纳萨尔道歉,因为我污蔑了纳萨尔先生的清白。”“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逃避自己的父母,他们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从小就满口谎话的坏孩子,直到纳萨尔的行径被曝光。”“我父亲发现他自己才是那个把我往火坑里推的人,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尽力修补着彼此的关系,但2016年他难以原谅自己选择了自杀”。

保护伞

当真所有人都相信纳萨尔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善人么?

当然不是。与赖瑞-纳萨尔一同被调查的还包括约翰-盖德和克雷格,前美国体操国家队的教练和密歇根体操队的教练。他们都与纳萨尔保持着长期的朋友关系,“很难想象,在长达几十年的合作中,这些人真的是丝毫没有察觉吗?甚至在我们对纳萨尔进行了检举之后、在训练室里公开讨论了之后?”

只有一种可能让他们对纳萨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互相之间的利益关系。

美国体制滋生性侵?体坛淫魔拍摄4万张儿童色情影片,却逍遥法外几十年

纳萨尔看起来有一种“老实人”的特征,他甚至反应有些迟滞,总是呆呆愣愣的。前美国体操队主教练、也是著名女子体操选手科马内奇的教练贝拉和卡洛伊都十分欣赏这个老实人,因为在集权的小团体里,除了选手,他们希望其他人也一并服从他们。这种服从体现在,他们要求A选手立即上台,A选手就要立即上台,纳萨尔总是能在最终时间点前让女孩们火线复出,把她们送回训练场。

这可能有些残忍,但教练们当时真的并不关心选手们的死活,他们要的是持续制造金牌的能力,而纳萨尔的存在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心里安慰:看,队医都说没问题了。不过问题也就来了,队医说没问题了就真的没问题了吗?纳萨尔的诊疗并没有任何第三方的复诊,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美国体制滋生性侵?体坛淫魔拍摄4万张儿童色情影片,却逍遥法外几十年

在地方俱乐部,这种情况尤甚。在约翰-盖德俱乐部训练的伊莎贝尔-哈金斯对此颇有体会,12岁时她在一次训练后感到腿部疼痛,盖德带她去找纳萨尔,纳萨尔让伊莎贝尔放心,“他说我的腿并没有大碍,只要缠上绷带就能继续回去训练”。但伊莎贝尔的疼痛并没有随着诊疗结束而结束,“我觉得越来越疼,每次做空翻时我都觉得我的腿就像被刀刺一样,所以我不得不每天都去找纳萨尔帮我祛除疼痛,有时候在队里,有时候也去他家的地下室里。”毫无疑问,伊莎贝尔接受的仍旧是被纳萨尔吹得神乎其神的“阴道调整”治疗。

持续的疼痛让伊莎贝尔不禁怀疑自己对“痛”的定义是否准确,是否别人也在承受这种疼痛,是否只有自己不能吃苦。直到全国大赛前夕,伊莎贝尔对盖德说自己已经到了疼痛难忍的地步,必须去医院接受治疗,盖德对此大为光火,他冲伊莎贝尔怒吼:“去更衣室收拾你的家当,然后他妈的滚出我的训练场。”伊莎贝尔在离开盖德俱乐部后第一时间去医院拍了X光片,结果显示她的左腿胫骨已经骨折,也就是说一个12岁的小女孩拖着一条骨折的腿,不断重复着空翻、跳跃这些危险的动作整整一个月,还不断自责自己无法坚持。

美国体制滋生性侵?体坛淫魔拍摄4万张儿童色情影片,却逍遥法外几十年

2016年,遭遇纳萨尔侵犯的瑞秋-丹赫兰德在目睹“ME TOO”运动造成的影响后,向揭露过美国体操队包庇儿童性侵的《印第安纳星报》坦述了自己曾经的遭遇。几周之内,不断有接受过纳萨尔治疗的女性找过来,美国体操金牌得主麦凯拉在社交平台发布长文控诉纳萨尔在伦敦奥运会期间仍然在对她们进行侵犯。

几周后,FBI在纳萨尔家里搜出了超过37000张儿童色情影像,而已知的受害人达到了256名,其中一名年幼时就与纳萨尔相识并一直信任他与他交好了31年的体操运动员贡克扎被侵犯了846次。在得知一切真相后,贡克扎嚎啕大哭:“曾经有学妹来问我纳萨尔这样做是不是正常的,我告诉她们别担心我们那时候都是这样的,这没什么”,“她们都是我害的啊!”

美国体制滋生性侵?体坛淫魔拍摄4万张儿童色情影片,却逍遥法外几十年

2018年1月24日,密歇根州首府兰辛市女性法官阿奎利娜当庭宣判纳萨尔监禁175年,40年不得假释。

(本文对话来源于HBO纪录片《金牌的核心:美国体操丑闻》,真相比故事更震撼,现实比悲剧更残忍。)

李晓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责任编辑:李晓天_NS647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那些懂得投资自己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