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伟自传《败者为王》:我是一名战士 从未觉得林丹可怕

2019-06-13 12:45:05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文摘选自李宗伟自传败者为王

从童年开始回溯我的过去,记忆经过时间沉淀,已经都不完全真实了。

它们被洗炼、美化成我所期望的样态,我可能已经宽容地看待那些不怎么愉快的经历,而那些美好的记忆又有多少可能经过潜意识的修饰、编造。

自传封面和封底
自传封面和封底

我的故事的开始是再普通、平凡不过的了……

一九八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我出生在马来西亚霹雳州的巴眼色海(Bagan Serai)。

我的爸爸的名字叫李亚财,他瘦小的身影扛起一家生计,为了家庭做过各种性质的工作,开往来霹雳与槟城的长途计程车、油漆工、渔货运输工人,他是社会上中低阶层的典型小人物,一直都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努力维持家庭的收支平衡。而我今天的成就要感谢爸爸给与的机会。

妈妈叫许金水,年轻的她是一个美人胚,十九岁就嫁给了爸爸。她是一个传统的妇人,在家相夫教子,因为爸爸收入微薄妈妈仍要承接一些家庭手工业来补贴生活支出,但对艰苦的生活她从无半点怨言。

从小不断漂泊

我是李家最小的孩子,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大哥宗顺和二哥宗颖在父亲老家巴里文打(Parit Buntar)出生。排行老三的姐姐美琴和我一样在家里搬迁到巴眼色海后出生。后来我们又辗转搬到妈妈在槟城日落洞(Jerutong)的娘家住了一段时期,然后在爸爸朋友的介绍下,举家搬迁至直落巴巷渔村(Teluk Bahang)住了几年。在我四岁那年,我们搬迁至大山脚定居(Bukit Mertajam),这才结束了我们一家不断漂泊的日子。

八十年代初,政府到民间宣导家庭生育计划,妈妈在服用避孕药的情况下仍然意外怀了我。因为当时家中的生活很拮据,在我之前已经有了三个孩子,爸爸妈妈本来没有计划再生育,因此我的出生对李家而言是一个惊喜。所以妈妈更把我的意外出生,看作是上天送的礼物。

至今妈妈谈起我出生的经过还是笑得很开心,她说那时心底希望我是个女孩,家中孩子已有二男一女,若我是女孩,家里可以凑出两个“好”字。

我的出生很快就为这个并不宽裕的家庭迎来了第一个问题,原本就捉襟见肘的生活将更添增沉重的负担。当时身边的亲戚都忧心,因此建议妈妈在我出生就将我送人抚养。虽然在那个年代,把孩子送给亲友抚养是社会可以普遍接受的行为。但是妈妈坚决反对,她始终认为孩子是自己的亲身骨肉,就算日子过得再苦,也绝对不能送人。

遗传妈妈不认输个性

每次听妈妈说起从前的故事,都看到她眼神中倔强的神彩,还有对家庭绝对付出的信念,以及一位母亲保护孩子的天性。

我想我个性中不轻易认输的态度,那对自己想要做好的事情拚尽全力的坚持,应该是来自妈妈。

长大后我看妈妈对别人夸她的孩子都乖巧、都优秀,就可惜家里的环境没有办法让他们好好继续升学发展,自己忙于工作而对孩子疏于照顾,言语中总是流露着对孩子们的亏欠。

其实妈妈一直都不想大哥和姐姐在还在念书书的时候就出来找工作,但是家庭的负担又让她默默的接受这残酷的决定,让大哥和大姐早熟地面对社会的现实。

妈妈的生活矛盾是后来我才逐渐明白的。她口中常常叨念着很多的“如果”。如果家庭环境好一点,原来书念得很不错的大哥不会一早就出社会工作;我们家的孩子都是有天资的,如果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孩子,他们都可能是很成功的专业人士。但是,我想对妈妈说,生命没有多的如果。况且,现在我我们生活都很好。

李晓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责任编辑:李晓天_NS6473
分页导航:
  • 第01页:
  • 第2页:童年四处漂泊 生活艰辛险被送人
  • 第3页:幸遇启蒙教练 第一次比赛就夺冠
  • 第4页:初入国青难适应 打电话回家哭诉
  • 第5页:向女孩默默借笔 两人的青涩爱情
  • 第6页:训练摔拍子 拜师米斯文学会忍耐
  • 第7页:代表国家荣誉 和陶菲克无话不谈
  • 第8页:曾和李矛冲突 林丹一脚踢飞球拍
  • 第9页:莫名陷入低谷 从未觉得林丹可怕
  • 第10页:成为焦点很害羞 陶菲克义气相助
  • 第11页:更坦然接受失败 故事还在继续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