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2019-05-07 07:45:02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撰文:赵环宇

5月3日,广东男篮豪取第9冠这天,红山体育馆出现罕见一幕:数千名新疆球迷,几乎无人退场,而是用“留步”烘托着九冠王的荣耀时刻。满屋满场的主队球迷承受着“二次伤害”观看客队颁奖礼,此情此景,在NBA恐怕都很难见到,也无怪乎知名篮球媒体人苏群感慨道:“新疆球迷真好。”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被圈粉的不止苏群,还有敌对阵营的球迷们,有位广东球迷在评论中称赞说:“有温度的城市,有气度的人民。”还有一位表示:“我作为广东球迷,实在太佩服新疆球迷的大度,换我,做不到。”拥有53万粉丝的博主“广东宏远球迷俱乐部”则认为:“难能可贵的体育精神,说实话,绝大部分新疆球迷的体育精神很好。”

在新疆主场MC罗鸣看来,新疆球迷有许多优点,他轻轻松松就举出了两例:一是“不记仇”,“这一场某个球员动作不干净了,小动作多了,他们只会在这一场嘘你,第二场该怎样还是怎样,你打的好了,还会为你鼓掌。”二是“听劝”,“他们也会因为裁判的某些判罚,有过嘘裁判、骂‘黑哨’的举动,但只要我开口拦,马上就能停。”

哪怕对于敌对阵营的球员,新疆球迷也从不吝惜掌声。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2017年总决赛揭幕战,周鹏在防守时受伤,罗鸣向球迷喊话:“虽然他(周鹏)是我们的对手,但也是中国男篮的队长,希望他不要受伤!”

局势尚不明朗时能为对手祈福,这或许不足为奇,但已打过两场白刃战且陷入绝境时还能保持风度,就堪称难得了。

今年总决赛G3,广东后卫赵睿在跳球时重摔在地,罗鸣呼吁说:“现在赵睿是我们的对手,但在国家队他和我们的很多球员都是队友,也是中国男篮不可或缺的一份子,真的不希望看到场上有任何一位球员受伤,把掌声送给赵睿好吗?”

周鹏和赵睿,无一例外都得到了主队球迷的掌声。“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从来都是知易行难,而新疆球迷总能用实际行动完成践行。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时至今日,罗鸣可以颇有些自豪地告诉记者:“我们的主场从未集体骂过‘傻x’。我去过全国很多球场,不是我夸新疆球迷,(文明程度)妥妥地排进前三。”就连中国篮协主席、CBA公司董事长姚明也对新疆球迷表示非常满意,还说以前在其他地方很难看到。

甚至于在场外,新疆球迷也能让客队球迷产生宾至如归的感觉。

追随辽篮数十年的老李,是辽宁球迷当中的意见领袖之一,半决赛移师红山之后,他也跟着辽宁队就“远征”到了新疆。在乌鲁木齐短短数日,身处敌对阵营的他却多次体会到新疆球迷的热情好客,“我走过的地方也很多,新疆球迷不错,确实不错,这是心里话。”老李告诉记者。

他曾经和许多新疆球迷把酒言欢,场面温馨和谐。有个给姚明做过饭的大厨亲自掌勺,还给我们送饭,“每天早上起来都问候,很友好,确实很友好,”老李说,“有天下球迷一家人的那种感觉。”

老李(左一)与朋友们
老李(左一)与朋友们

老李的“奇遇”不止这一件。有一场比赛结束后,老李和伙伴们想快点赶到辽篮下榻的酒店,给输了球的小伙子们的加油鼓劲儿,这时有辆“红色跑车”一溜烟停在了他们面前,并招呼他们上车,到了目的地,面对老李他们掏出来的20块钱车费,车主说啥都不要,老李用方言转述他的话说:“你们这么老远来的,要啥钱啊,这不外道了么。”

萍水相逢的一帮人,却能抛弃非我即敌的褊狭,无视以地域为边界的门户之见,团结在篮球这面大旗之下,令老李倍感亲切的同时又有些意想不到。

为什么走在联盟前列的偏偏是新疆球迷?

提到新疆,人们脑海中难免会蹦出以下内容:西北边陲、地广人稀、资源丰富、经济落后、多民族杂居……稍有文化的可能还会念上两句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狂沙路万里,关山月朦胧”……总之,不怎么能跟“先进”沾边,但新疆球迷还是做到了。这或许值得被当做一个文化现象来研究,但碍于篇幅,本文仅做浅析。

除去外部因素,新疆球迷的“文明之谜”可以被大致归纳为3个原因:

1、称职的MC

罗鸣怀抱女儿与俞长栋交谈
罗鸣怀抱女儿与俞长栋交谈

众所周知,一个称职的MC,既得知道何时把球迷的情绪撩起来,又要知道何时把球迷的情绪压下去。任何一座篮球场馆,如果既想营造魔鬼主场的气势,又想维持文明主场的体面,MC和观众的良性互动就必不可少。

以结果而论,已经在新疆主场“服役”6个赛季(期间曾短暂缺席)的MC罗鸣担得起“称职”二字。

——总决赛结束之后,他的嗓子一直处于接近失声的状态,接连两场嘶吼让他“场均4瓶水”的消耗量毫无意义。

更关键的是,他对场上局面的把控堪称教科书级别。

在谈到“控场”的诀窍时,罗鸣有一番高屋建瓴的言论。“球迷也是人,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块儿最柔软的地方。他们来看球,不是来发泄的,是来享受比赛的。”他告诉记者,随后又调侃说,“发泄的地方都在酒桌上。”

罗鸣与广东主场MC王佳(左)合影
罗鸣与广东主场MC王佳(左)合影

说归说,闹归闹,罗鸣之所以能让球迷听从他的指挥,是因为他把工夫都下在了平时。“每次赛前暖场,我都会提醒每一位球迷:走进红山就是这座球馆的一份子,就是这座城市的名片,我们在支持主队的同时,客队如果有精彩的表现,也别忘了送上掌声。每场比赛致开场词的时候,都会首先邀请所有球迷欢迎客队来新疆,完了再去鼓舞主队。”罗鸣说。

对于自己的言行,他同样有着严格的要求:“我们MC作为在现场掌握话语权的人,理所应当把自己从球迷这个角度择出来,让更多文明的举动出现在赛场上,而不是一味的谩骂。”带入情绪,但绝不涉及个人恩怨,是MC行业的铁则。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传播学者格伯纳通过对一系列电视暴力内容的研究,提出了著名的“培养理论(Cultivation Theory)”,其中一条重要的论点就是:大众传媒会在长期的、潜移默化的“培养”过程中,改变人们的现实观。

打个或许不太恰当的比喻,在红山体育馆,扮演大众传媒角色的,正是罗鸣手中的话筒。他一遍遍地通过喊话“培养”着疆迷们的现实观,最终在他们心中形成一个固定的看法:篮球,就是要这样看的。

2、真正的意见领袖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根据二级传播理论,大众传媒的影响力往往不是直达受众的,而是先作用于意见领袖,再由意见领袖向下传递。所以,我们看到媒体苦口婆心地倡导“文明观赛”,却总是起不到什么作用;意见领袖振臂一呼,却应者无数。在红山体育馆,十年间从未在看台挪过位置的员外叔就是合格的意见领袖之一。

2017年总决赛前夕,在员外叔等资深疆迷的倡导下,新疆男篮球迷联盟旗下的微信公众号“这儿是红san”,发表了一篇《给疆粤两地球迷的一封信》,呼吁两队球迷文明观赛。经过媒体报道和球迷转发之后,反响热烈,成为了那年总决赛最值得铭记的注脚之一。总决赛的氛围,也的确为之一变,与前几年的川辽、京粤截然不同。

“广东球迷也来了,大家都有接触,就像开party一样,少了一点攻击力,我们也觉得很好。”员外叔表示。

这封信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它将新疆球迷抬到了一个很高的道德高度,如果滑下来,就是自己打脸了。受此影响,包括员外叔在内的许多球迷,只要出现在红山体育馆内,就会时时刻刻对言行举止进行自查自纠。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今年总决赛G4终场后,员外叔和身边的球迷相互招呼着说:“来来来,我们共同见证一下吧,这个系列赛没有失败者。”他坚称,数千球迷留下观礼,不是受了他一个人的鼓动,而是“整体的素质到位了”。

不过,他可能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一位球迷就在他的微博留言说:“我是看到你离场了我才走的。”可想而知,跟这位球迷抱着同样心态的人,肯定不在少数,正面的影响力,就是这样扩散开来的。

令员外叔欣慰的是,新疆球迷释放的善意被粤迷接纳,并得到了正向的回应,一位粤迷表态说:“倘若……新疆在莞夺冠,我会保证我自己会用新疆球迷的方式回报新疆队。”有意思的是,该粤迷拒绝使用“疆粤一家亲”之类的词汇,他觉得“太假”。的确,竞技体育的对阵双方总是你死我活,哪来的“一家亲”?那些给人“一家亲”假象的,是球迷们超越了简单门户之见的风度。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对于人数很少的客队球迷,新疆球迷没有仗着人多势众就欺负人——有个别的疆迷对着客队球迷、球员破口大骂,但形不成规模——最具侵略性的口号恐怕就是半决赛时的“送你回家”了。

“1234,我爱辽篮”和“广东加油,宏远必胜”来势汹汹,数千疆迷保持克制的诀窍,或许就在于换位思考。员外叔如此倡议:“算了,大家不要去为难人家了,如果是咱们的孩子在客场被人家欺负,你们什么感觉?咱们先做做让别人看看,也许他们以后不会为难他们了。”

他自己或许影响不了4000人,但若干个他就可以了。

当然,员外叔不是绝对超然的人,他也有情绪和脾气,在网上遇到诋毁和挑衅,经常会坚决地怼回去——但也仅限于网上。他认为:“在微博上打打嘴仗,反驳两句,也是难免的,但我觉得在总体上,我们做的是挺好的。”

3、逐渐成熟的球迷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当数千名球迷因为相似的目标和归属感聚集到球馆内,他们就组成了一个松散的临时性的群体,这使得他们的感情、思想和行为变得与他们单独一人时颇为不同。有的人藏身群体之中,将它当做一重掩护,进而放纵自己卑劣的本能;而有的人将群体挡在身后,将它当做一种约束,进而表现出高尚的品德。所以,高速路上会有哄抢货物的暴民,而1848年“人民之春”时的杜伊勒利宫里,也会有对金银珠宝视若无睹的起义群众。

新疆球迷(不管是在外还是在地,线上还是线下)在强敌面前所展现出的集体性格及其采取的一切行动,都是出于对新疆男篮的爱护和对家乡的维护。

不止一位新疆球迷向记者表达过类似的看法:新疆娱乐生活远不如东部丰富,但凡出现一支在体育方面有建树的队伍,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新疆男篮是新疆唯一一个顶级职业体育俱乐部,而且多年来始终屹立在CBA豪强之列,新疆球迷没法不热爱它。甚至有人说:新疆男篮不仅仅代表新疆,也代表整个广袤的西部。

保护心爱之物通常有两种做法,一是不允许别人诋毁它,二是不允许自己玷污它。引导红山球迷屡造“惊人之举”的,正是第二种心态。他们太热爱新疆和新疆男篮,所以不允许它以任何方式蒙羞。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员外叔的手机铃声有些与众不同,不是歌曲不是广告,而是一段倡议:“乌鲁木齐是全国文明城市,请您不要在公共场合……”

“因为地理原因和经济原因,(新疆)养着这样一支球队很不容易。10年6次进入总决赛,全国20支队伍没有几个能做到。”员外叔表示,“新疆的一些媒体人,包括我在内的老球迷,都在不断影响大家:享受每一场比赛的过程,不要去计较一场比赛的得失。”

常言道:“三代才能培养出一个贵族。”同理,富有体育精神的球迷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刚开始看球,聚在一起,难免不服气,以前我们赛区也被篮协处罚过,包括扔水瓶、水杯啊什么的。”员外叔告诉记者,“可我们从来没有指名道姓地骂过球员。”

2014年,北京男篮在红山夺冠,看台空空如也
2014年,北京男篮在红山夺冠,看台空空如也

另外,新疆球迷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愿意以失败者的身份观看颁奖典礼的,广东男篮、北京男篮此前都曾在红山夺冠,但留给他们的无一例外都是稀稀拉拉的看台,“因为接下来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员外叔回忆说,“现在,新疆球迷越来越懂球了,这是一个逐渐成熟的过程。”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还有一个重要的事实无法被忽略,那就是新疆男篮在2017年夺到的队史首冠,在某种程度上让疆迷“没有那么燥了”。当言行不再被亢奋的情绪和炽烈的渴望所支配,才会有更多球迷真正去“享受每一场比赛的过程”。

当我们讨论新疆球迷,不应忽视在外的新疆人

26岁的巴亚迪尔是在京疆迷的代表人物,他三个月大的时候就随父母搬来了北京,如今,他的长相还是标准的维吾尔族长相,生活方式甚至口音却都彻底北京化了。他回新疆的机会寥寥无几,至今只在红山看过一场比赛,可他绝对铁杆。

他的父母不是篮球迷,但父母在生活中的言行——哪怕是家里餐桌上的新疆菜,都会让他对那个遥远的故乡生出依恋。他能融入北京当地的圈子,“但新疆人都聚在一起就特别开心,我听几个朋友说,‘在北京遇到几个新疆人,真不容易,太开心了’。”巴亚迪尔告诉记者,“那是一种凝聚力吧。”

新疆男篮,就是巴亚迪尔和在京的老乡们维系感情的纽带之一,他从新疆男篮连年第二的时期开始看球,“每年第二都特别难受。”但不管多难受,他们几十个人去现场为新疆男篮加油助威的热情都没有减弱。

直到2017年新疆夺冠,他和老乡们才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心情激动得不行了,也睡不着,夺完冠我就跑到工体那边玩去了,玩了一夜才回家,还是睡不着。早上起来,第二天脑子里边还是新疆夺冠的画面。李宁官网的夺冠T恤、帽子什么的,全都得买下来。”

巴亚迪尔自嘲表达能力不好,他没办法把自己的乡土情结转化成煽情的语言倾吐出来,倒是另一位新疆球迷的表述言简意赅:“这些(对新疆男篮的热爱),你要从我们新疆孩子出去上大学,坐50-60个小时的火车开始说起。回趟家不容易,什么都会变得格外宝贵。”

@全体新疆球迷,请收下姚主席对你们的称赞

39岁的左刚,在北京生活了将近20年,他的名字不被人熟知,但他所创建的“劳道吧”在疆迷群体中可是赫赫有名。它的微博粉丝(约80万)比新疆男篮官方微博还要多,它的活跃度比新疆男篮官方微博更高,它的新疆男篮资讯更及时,它制作的视频、海报经常成为爆款……

不明就里的球迷很容易把它当成新疆男篮的官方媒介。然而,诚如它的自我介绍所说,它是个““新疆球迷文化传播机构”,绝不是俱乐部的传声筒,甚至,它还在刻意与俱乐部保持距离,从而保全的独立性,“做自媒体要是没有态度,要是没有自己的有个性的东西,那就不要做。”左刚告诉记者。

左刚创立劳道吧的想法,源于2015-2016赛季的一次偶然观赛。那场比赛是新疆客场打北控,左刚误打误撞坐到了新疆球迷所在的区域里,“我一下子就融入到那个氛围里面了,我找到一种归属感。”左刚说,“再上升一点,就是对家乡的眷恋。”那次观赛,让多年来忙于工作,已经不再关注新疆男篮的他找回了看球的热情。

劳道吧早期海报
劳道吧早期海报

晚上回到家,广告行业出身的他,自然而然就去微博“看看有没有宣传新疆队的海报什么的”,结果一无所获——即便有,也是相对简陋的,不登大雅之堂。于是,左刚就立志做一个开放式的平台,要酷,要让疆迷们有地方去展示自己对新疆队的喜爱。

最初,劳道吧占用了左刚大量的精力,“做一张海报通常要四五个小时,还有平时的维护,赛季期间平均每天要花五六个小时。”那时,他妻子刚怀孕,他一边照顾妻子,一边熬夜剪视频,第二天还得上班,“虽然累,但我觉得是最热血的一个时期,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3年多的时间过去,左刚慢慢找到了节奏,劳道吧不再是他的负担,而是变成了他的一种习惯,跟钢琴爱好者每天弹钢琴、书法爱好者每天练字没什么区别。“我快40岁了,在(身体和精力)能够允许的情况下, 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如果做不动了,我会把它传给更有热情的年轻人。”左刚说。

他心痛于球迷流失之快,当那些狂热的球迷到了结婚生子、养家糊口的年纪,支持新疆男篮会是他们优先放弃的爱好,“之前跟我聊得比较好的球迷,现在差不多都消失了,有的连在微博上点赞都懒得点。”所以,他现在会带着儿子去看球,然后告诉他:“这是咱们家乡的球队。”他要把这种血统、这种文化传承下去。

劳道吧球迷们的趣味P图
劳道吧球迷们的趣味P图

如今,劳道吧的团队逐渐壮大, 微博、微信公众号都有专人在运营,甚至还做起了球迷社群。大家目前都是义务劳动,却能乐此不疲,尽管他和伙伴们散居在全国各地,北京有之、成都有之、乌鲁木齐有之……但大家的心,都是向着一个地方的。

未来,左刚盘算着把观赛团做起来,“你看广东宏远的观赛团,统一服装,口号不断更新;还有上海的小黄鱼球迷协会,搞得也特别现代;首钢、国安的球迷文化也很良性,在北京,国安的衣服随处可见。”左刚说,“我也希望把球迷文化做得潮一些。”

毫无疑问,巴亚迪尔和左刚们,以及全体“温柔”对待对手的疆迷,都是儿子娃娃!

小红军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赵环宇 责任编辑:赵环宇_NBJ1004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一年读100本书,这位学霸做到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