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施效颦?欧日韩也"打土豪练小妖",但为啥他们成功了?(全文)

2017-05-26 02:56:09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导读:全文共4509字,阅读需要大约7分钟。关键词:财政公平法案、户口本、劳工证制度、英足总、英超公司

5月24日晚,中国足协连发的两则公告如同春日惊雷,炸响了整个中国足坛。足协这两则新政,说起来其实是两个目的:其一,遏制俱乐部负债经营,推进健康发展;其二,继续加大U23政策的推行力度,让年轻球员有更多上场时间。让我们暂时不去评价新政的好坏,先看看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其他人是怎么做的。

欧洲这样"打土豪":张近东有钱买C罗 但也不敢乱烧钱

2016年中国足球发展论坛上,《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引人关注,数据显示,16家中超俱乐部总支出92.38亿元,总收入87.33亿元,亏损5.05亿元。俱乐部投入和营收长期不成正比,这并不是健康发展的信号。

欧洲足坛也有过类似的疯狂。俄超的安郅,西甲的马拉加,在巨富入主后疯狂烧钱,然而财主撤资之后,俱乐部陷入困境,甚至债台高筑,濒临破产。整个欧洲,亏损经营的现象普遍存在,50多个成员国,顶级联赛660多家俱乐部,一半在亏损运营。正是基于这样的现状,欧足联决定推行财政公平法案(简称FFP)。2009年9月,FFP得到通过,2011年正式实施。

财政公平法案在普拉蒂尼治下坚决地贯彻实施。
财政公平法案在普拉蒂尼治下坚决地贯彻实施。

欧足联2015年版本的《欧足联俱乐部许可&财政公平法案》一书,共有94页,提炼重点的话,大致有以下6条:

让俱乐部的财务更有纪律性和合理性;减少球员薪水、转会费给俱乐部带来的压力;鼓励俱乐部在收支平衡范围内竞争;鼓励对青训和基础设施的长期发展;保护俱乐部长期健康发展;确保俱乐部及时解决负债问题。

具体实施方案,也有明确的规定:2011-12到2013-14赛季,法案实施的前3年,允许累计亏损4500万欧元;2012-13到2014-15赛季,允许累计亏损缩减为3000万欧元,以后每3个赛季允许的累计亏损额,不得超过3000万。不过,FFP法案对基础设施建设与维护、青训投资等费用有豁免条例,这些支出不计入经营亏损之列。

财政公平法案威慑力十足,如果违反法案,会根据违规程度实施处罚,通常是警告、罚款、扣除联赛积分、扣除欧战奖金、削减欧战注册球员数量,情节严重者,取消欧战比赛资格,剥夺未来欧战参赛权。欧足联会将违规俱乐部的罚款,分配给遵纪守法的俱乐部。

曼城作为资本足球崛起的代表,自然是财政公平法案重点“照顾”的对象。
曼城作为资本足球崛起的代表,自然是财政公平法案重点“照顾”的对象。

以曼城为例,FFP法案推行前两年,曼城亏损上亿欧元,远超设定的4500万欧元警戒线。2013-14和2014-15赛季,曼城的欧冠奖金都被扣掉1000万欧元,2014-15赛季欧冠报名人数从25人减少为21人,2014年夏季转会净投入不得超过6000万欧元,2014-15赛季全队工资支出不得超过上一年。大巴黎也因为严重亏损,被欧足联在2014年罚款6000万欧元。

FFP法案对欧洲足坛的生态平衡、健康发展起到积极作用,避免过度的“膨胀”。譬如,张近东成为国米最大股东之后,有足够的财力横扫欧洲转会市场,但正如国米体育总监奥西利奥所言:“苏宁集团可以买下最顶级的巨星,C罗也不在话下,但我们不能这样,因为我们的年营业额只有2亿出头,如果花3亿欧元在转会市场上,这不可能,因为要考虑财政公平政策。”

国米新老板张近东想要扛起复兴的重任光靠砸钱可不行。
国米新老板张近东想要扛起复兴的重任光靠砸钱可不行。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是会有俱乐部会钻法案的漏洞。FFP法案并不是说限制俱乐部花钱,而是要求亏损在一定限度内,于是土豪俱乐部可以人为提高收入,这样就能多花钱。最典型的例子,2011年夏天,曼城和伊蒂哈德航空签订10年总价值4亿英镑的赞助合同,2015年传出曼城和伊蒂哈德航空续约,赞助费涨到8000万英镑/年,这几乎是曼联的2倍。大巴黎则与金主卡塔尔旅游局签订的为期4年、每年赞助费1.5亿欧元的赞助,这就是“左口袋转到右口袋”的玩法。

除了赞助商“内部补贴”之外,俱乐部还有其他规避FFP的方法。“出租车”切尔西,疯狂收购年轻球员(18岁以下球员的签约不计入FFP范围内),再租借给其他俱乐部,打出头的,回收到切尔西,无法出人头地的,转手卖掉。这样的手段,花销为零,转会收入可以记在营业额中。如今,曼城也在设立“卫星队”,用这种方式应付FFP法案。

由于购买青年球员不计入财政公平法案的控制范围,切尔西走上买小妖出租的道路。
由于购买青年球员不计入财政公平法案的控制范围,切尔西走上买小妖出租的道路。

FFP政策推行至今,有成效,也争议,它确实限制了切尔西、曼城这样短时间崛起为豪门的情况,也却给了马竞、多特蒙德这样回归长期平稳经营的球队更多的机会。自从实行FFP以来,欧足联旗下俱乐部陷入破产危机的数量已经减少了30%,各国联赛的总体负债也逐渐开始了下降的过程。

英超两大狠招保护"户口本" 法国也曾5分钟换下U21

足协新政规定,2018赛季起,U23球员上场人数,要和外援上场人数相同。足协的初衷,是给年轻球员创造更多出场时间,这比现行的“必须有1名U23球员首发”力度更大。保护年轻球员、本土球员,这不是中国足协的独创。从世界第一商业联赛英超,到韩国K联赛,都有相关规定,从一定程度上保护本土球员和年轻球员。

在英超新的劳工证政策实施后,中国球员短时期很难再出现在英超赛场上了。
在英超新的劳工证政策实施后,中国球员短时期很难再出现在英超赛场上了。

英超联赛有两项关键制度保护本土球员和年轻球员,其一是劳工证制度,尤其从2015年夏天开始,劳工证制度更加严格:外籍球员所在的国家队,过去两年的FIFA排名平均位列世界前50位,如果达不到排名要求,只能指望通过“特殊天才条款”上诉;过去两年国际A级赛事75%的出战率,改为FIFA排名前10国家球员出战率30%、排名11-20国家队球员出战率45%、排名21-30国家队球员出战率60%、排名31-50国家队球员出战率75%。

劳工证制度的变本加厉,进一步提高外籍球员登陆英超的门槛,英足总对2009年至2013年间获得劳工证的129名非欧盟球员进行调查,在2015年薪的劳工证制度下,有42名球员无法拿到劳工证,超过3成外籍球员没有资格踢英超。

除此之外,每个赛季前,英超“户口本”报名制度,也让很多豪门头疼,从2010-11赛季开始,英超俱乐部报名的25名注册球员中,必须有8名英格兰或威尔士培养的球员。何为“本土培养”?不考虑国籍和年龄,球员在21岁之前,在英足总/威尔士足协所属的俱乐部注册满36个月,就可视为本土培养。21岁以下的球员不需要报名,也能直接参赛,但如果本国青训名额不足,报名名额就要被削减。2016-17赛季的曼城,只有4名本土培养球员,无法满足要求,因此向英超提交的名单只有20人。C米兰在2003年为了签下非欧盟球员卡卡就先把队中的尼日利亚球员阿里尤卖给了比利时的标准列日作为替换。

AC米兰在2003年为了签下非欧盟球员卡卡就先把队中的尼日利亚球员阿里尤卖给了比利时的标准列日作为替换。

意甲15-16赛季开始实施的新规也非常严格:一线队大名单不超过25人,且必须包含8名意大利本土球员,其中至少4名俱乐部青训培养球员,21岁以下的球员不占用报名名额。在非欧盟球员的问题上,意甲规定每支球队每赛季最多只能引进2名非欧盟球员,引进第1名非欧盟球员时没有条件限制,而引进第2名非欧盟球员之前,先得把已有的一名非欧盟球员出售/租借到国外,并且,新引进的非欧盟球员需要签下至少3年的职业合同。这样的话,就能防止从海外大量签下年轻球员,挤占本土年轻球员的空间。

德甲对非欧盟球员没有限制,但同样要求每支球队报名的大名单中,必须保证有8名本土青训球员,其中至少有4人产自本队青训。

早些年,欧洲不少国家的联赛都推行过中国足协类似的U23政策,阿森纳主帅温格就说:“以前南斯拉夫的联赛,要求大名单必须有3位U21球员。不过执行起来没意义,这些球员成为专业的替补,法国也有过这种情况。后来有所改变,要求每支球队必须在比赛中3位U21球员首发。结果,教练在5分钟之后就把这3名小球员全部换下!”

韩国足球联盟主席权五甲上任以后,强制推行1名U-23进入名单的政策。2016年也增为2名。
韩国足球联盟主席权五甲上任以后,强制推行1名U-23进入名单的政策,2016年增为2名。

日本和韩国的赛事,也对年轻球员有明确要求。在韩国K联赛,球队比赛名单中至少要有2名U23球员。禁止外籍门将、外援名额为3+1(亚洲外援)。2016年,韩国推行U23新政时,足协并没有征询意见,而是强行实施。

日本J联赛对年轻球员报名和出场没有要求,但J联赛杯在2017年开始推行新政:决赛外的所有比赛,每队必须派至少1名U21日本球员(1996年1月1日后出生)首发。在日本J联赛,还有一个“二种登录球员”的说法,具体来说,一名年轻球员,属于U18梯队(甚至U15梯队),但俱乐部也给他在一线队注册,这名小球员就可以在一线队出战J1联赛。这其实是一种“请战模式”,越来越多的日本俱乐部,希望梯队小球员踢上J1联赛,J联盟予以回应和采纳,那么,梯队注册的U18球员,也得到提前“登陆”J联赛的机会。


英超联盟捍卫联赛利益无视英足总 中超损失谁买单?

U20世青赛,韩国青年军2-1力克阿根廷,越南U20也拿到历史性的1分;中国的U19在“熊猫杯”友谊赛3战全败垫底,各级国字号青年军表现让人失望;中超赛场上外援巨星唱主角,年轻球员得不到锻炼机会……如此内忧外患的严峻形式下,中国足协颁布两道公告,强令各俱乐部更多的使用U23球员,征收引援“奢侈税”,其出发点,是给年轻人更多锻炼机会,给中超疯狂烧钱的现象降温。意图是好的,可这样做,势必会让中超的观赏性打折扣,损害的是联赛的利益和价值。

总局昨日在官网发表文章,呼吁引援回归理性,给联赛降温。
总局昨日在官网发表文章,呼吁引援回归理性,给联赛降温。

2015年9月,体奥动力公司斥资80亿,成为“2016-2020年中超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版权合作伙伴”,这被视为新时代的开启;包括英国天空体育、美国FOX体育台在内的96个国家和地区电视台,对2017赛季中超进行实况转播;5月22日,中国平安集团以10亿价格买下中超联赛5年冠名权,此前中国平安的冠名费是4年6亿。中超的品牌价值在不断提高,赛事的精彩激烈程度、观众与媒体的热情和关注度,都在逐年提高。中超联赛合作伙伴看到中超一片繁荣,加大赞助力度,这是双赢的局面。

足协此番新政出台,最终效果暂且不说,但短期内对中超联赛的影响显然是巨大的,毫无疑问地损害了中超赞助商、合作伙伴的利益。这样的冲突,过去不是没有发生过:

尽管已经形式上脱钩,但足协显然在这些决策上无法做主。
尽管已经形式上脱钩,但足协显然在这些决策上无法做主。

2001年,时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的阎世铎没有与赞助商美国国际管理集团(IMG)、百事可乐等赞助商打招呼,提出暂停升降级,结果引发不满;2002年,甲A前六轮没有电视直播,百事可乐按照合同扣除中国足协的赞助费,并提前终止与中国足协的合同;2004年发生G7革命,西门子扣除了1/3的冠名费,并且提前终止合同,导致中超在2005年“裸奔”。

由此我们不禁要问,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足球赛事体系中,足协的功能到底是什么?

以历史悠久的英足总为例,英足总的管辖范围是英格兰国家队和足总杯,至于英超联赛,英足总没有插手的权力。英超的管理者是英超联盟——20家俱乐部都是地位平等的股东,敲定转播协议,更改竞赛规则,制定比赛日程等事务,英足总没有发言权。英超联盟代表20家俱乐部的利益,共同打造出世界第一商业联赛的地位,电视转播权卖出天价,垫底队都有1亿英镑的转播分成,联赛的火爆,带动足球生态的发展,反哺青训发展。

英足总和英超联盟二者从来可都不是什么好朋友,为了各自的目的产生分歧是司空见惯的事。
英足总和英超联盟二者从来可都不是什么好朋友,为了各自的目的产生分歧是司空见惯的事。

英足总和英超联盟确实的利益纠葛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比如,英足总主席戴克为了锻炼本土球员,一度提出大胆的想法:2020-21赛季,英超球队25人名单中至少要有12名本土培养球员,其中必须要有2名本俱乐部青训球员;其二是英超每队的非欧盟球员不得超过两名;其三是修改青训培养定义:原来18岁之前来球队踢满3年,可成为青训培养,但改革之后,需要15岁之前来球队。不过,英超联盟CEO斯库德摩尔断然否决,拒绝足总插手英超。

中超确实也在筹建中国足球职业联盟,职能和英超联盟类似,只不过这个筹建,时间好像已经过去挺久了。

结语: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中国足协或是更高级别的决策者们,真的恳请你们三思,而后行。

庞博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庞博、Nino 责任编辑:庞博_NS4698
本文系网易原创稿件,版权属网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网易,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一个月让你的字脱胎换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