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9金王朝崩塌谁之过?注册人口3千vs美国10万(全文)

2016-08-17 12:05:39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体操队拿到9金,宣告一个王朝的诞生。伦敦也拿到4金,如今1银难求,创造了历史最差战绩。做为一个主观打分项目,“中国被黑”早就不是新闻,拨开重重黑幕,背后到底有些什么?

体操仅2铜32年最差 中国没有“裁判缘”

体操项目最后一个比赛日,中国参加了男子双杠和女子自由操。双杠中邓书弟发挥平平排第五,尤浩下杠时坐倒在地直接垫底。王妍动作完成度高但难度太低无缘奖牌。最终,中国体操队收获0金0银2铜,这是自1984年以来战绩最差的一次。

随着尤浩下地失误,中国队失去了最后一个夺金希望
随着尤浩下地失误,中国队失去了最后一个夺金希望

体操是一个打分项目,裁判带主观性的打分直接决定比赛结果。这届奥运会资格赛开始,裁判问题就一直是中国体操队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女子资格赛,中国高低杠最强的范忆琳全套没失误排名第九,刘璇评价说“这(裁判压分)都赶上中国跳水队压水花了。”陈一冰作为解说参与了所有比赛转播,几乎每一次都会提到裁判问题。女队队长商春松个人全能0.116分不敌俄罗斯的穆斯塔芬娜,无缘奖牌令她困惑不解:“我的难度分都很高,也没有出现失误,但是完成分总是打不高。”那场比赛中,穆斯塔芬娜2个项目上有较大失误,商春松4个单项只有高低杠上了15分。

那么,裁判真的集体黑了中国队?男子双杠,尤浩最高难度的动作下法直接摔倒在地。男子吊环,刘洋倒十字不到位下法草率。范忆琳在平衡木决赛里失误不断,险些掉下器械……

中国队失误连连,这与裁判的关系不大
中国队失误连连,这与裁判的关系不大

确实,裁判有压分嫌疑,但失误并不是裁判的打分造成的。那么多个单项进不了决赛,也没什么借口可找。原因只有一个:中国体操已经不复08年在北京的辉煌,我们正处于最艰难的阶段。

第一个问题,今年体操队10人都是菜鸟,仅张成龙参加过伦敦奥运会。之前的体操队,总有李宁、李小鹏、李小双、杨威、邹凯等领军人物。缺乏这样的定海神针,让年轻选手顶不住心理压力失误频频。去年全国锦标赛,获得银牌的毛艺表示,“心情非常紧张,适应比赛需要一个过程。”短短一年时间,从国内比赛直接走到奥运赛场,几乎所有年轻选手都发挥失常了。最后一个项目中,陈一冰也不再谈裁判问题,他感慨道:“年轻选手有实力缺霸气,总是差了那么一口气。”中国体操,终究不再是8年前的王者之师。

教练庆祝商春松完成比赛,但是国际上对她的动作认可度并不高
教练庆祝队员完成比赛,但是国际上对中国队擅长的动作认可度并不高

第二个问题,体操队在选材和动作编排上方向不对。一直以来中国体操女队选材偏向于矮小、灵巧。这样重心低,在空中可以做出更高的难度动作。但过去一个奥运周期,裁判的偏好已经有所改变,绝对的力量型如拜尔斯,高大舒展型如穆斯塔芬娜和维沃斯,中国选手两头不占一味追求难度,得不到裁判的青睐。

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问题,中国运动员没有“裁判缘”。裁判在打分上有偏好不是什么秘密,他们的个人喜好、选手民族、偏爱风格、选手出场顺序,甚至选手在国际上是否足够有知名度都会影响打分。而”缘分“这种东西本来可以培养,无奈中国体操队近来十分忽视这一点。

体操新王拜尔斯在比赛,她曾一年内拿出数个超越当时的高难度动作
体操新王拜尔斯曾一年内拿出数个高难度动作,一举折服了裁判

想要造势捧红一个选手,必须让他在好状态下出现在合适的比赛里。一名选手生涯前几场国际比赛给裁判留下了什么印象是个基准线,比如个人全能被“压分”的商春松,她在11年德罗斯邀请赛上出道拿下平衡木金牌和高低杠、自由操两枚银牌。按这个趋势,她本可成为裁判的宠儿。结果12年的全国锦标赛,商春松成了各省权力争夺的牺牲品,遭遇了职业生涯最糟糕的裁判缘。在国内被拖后腿的商春松此后再不顺利。

中国女子体操成功造势的案例有没有?这个周期有一个——姚金男。业内有人感慨过,姚金男自出道以来,E分(完成分)就没有被压过。姚金男也是11年走上国际赛场的,那届世界杯斯图加特站一人拿下三金,且在随后的世锦赛上发挥出色。一时间天才少女的名号风头无二,还搭上了伦敦奥运那班车积累经验,此后全锦赛、亚运会连续斩获金牌,是体操女队在国际赛场上最有裁判缘的选手。可惜因为伤病姚金男的生涯严重受挫,没能得到前往里约的机会。

奥运年竟闭门造车不出国 中国体操“走不出去”

女子资格赛结束之后,国内媒体、多位前奥运冠军都在为小花们鸣不平,“高低杠公主”何可欣直接朝裁判开炮:“真心看不懂这打分,规则应该改改了。”赛后面对记者采访,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说了这样一句话,“没有话语权。”一句话就把舆论反攻的势头压了回去。

压力太大让这批小将发挥失误过多,但是年初的时候他们没有获得出去见见世面的机会
压力太大让小将们失误过多,年初时他们没有获得出去见世面的机会

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黄玉斌总教练有没有想起几个月前的一个决定。今年3月份,体操队领队叶振南公开宣布,为了确保主力队员系统备战,里约奥运会前所有的国际赛事,中国队都将选派二线队员参赛,主力队员将只参加全国锦标赛暨奥运选拔赛,直至前往里约。

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实在太过愚蠢。首先,奥运会前的国际赛事能让运动员适应赛场氛围,积累宝贵经验;另外,这样的国际大赛,是让裁判认识中国选手的最好机会。也许体操队教练组依然沉浸在“用秘密练成的动作一鸣惊人打败对手”的幻觉中。要知道8年前的体操项目也许还可以,现在通过几个月的内部训练、选拔和开发难度动作,就指望横扫千军,这样的梦早就该醒了。

裁判团势力之争,是体操在比赛之外的重要战场
裁判团势力之争,是体操在比赛之外的重要战场

黄玉斌总教练可能是这才意识到,我们在裁判问题上没有话语权。以范忆琳失手的高低杠项目为例,国际体联格局中俄罗斯、美国的裁判最强势,所以当时有种怀疑,是范忆琳7.1的难度分太高,对美国、俄罗斯太有威胁,偏偏拜尔斯在这个项目上是弱势,干脆借着早场打分低,把范忆琳逼出决赛。且不说这个“阴谋论”是否属实,最后高低杠的前三名分别是俄罗斯的穆斯塔芬娜、美国的科西安、德国的施查德尔,代表了裁判届三个最强大的体系,俄罗斯、美国,和抱团的欧洲裁判。

今年里约奥运会,中国裁判只有一个朱洁亚,她出任的是女子跳马的D组(难度分)裁判,和E分(完成分)没有任何。等于在其他项目上,根本不会有裁判为中国选手发声。反观中国体操队获得9枚金牌创造历史的北京奥运会,连在开幕式上代表裁判宣誓的都是体操项目的黄力平,裁判方面的话语权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中国队在裁判团中势单力薄,完全于大局没有影响力
中国队在裁判团中势单力薄,于大局完全没有影响力

裁判问题困扰中国体操届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里面的门道也很多。在中国现行的体育体制下,培养裁判是一件不能立刻见到成效的事,英语这一项就会刷掉很多人。就算考上了国际裁判资格,还得经过多次国际大赛的历练才能在奥运赛场上执法,裁判还需要每4年进行一次重新认证。各级别官员呢?与其花精力培养裁判,不如再找几个好苗子,往死里练了去出成绩来的即时收益大。

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邵斌改分门是裁判问题的转折点。男子自由操决赛,身为D组裁判的邵斌在F组比分被公示前,违反规定通知记录员直接修改了分数。这一行为让张成龙得分和韩国选手金洙眠并列第一,因为张成龙出场顺序靠前,颁奖时先奏响中国国歌。

对这一事件中国体操协会的态度是属于个人所为,和我们没关系。联系到此前董芳霄的“年龄门”也是个人所为。国际体联对于中国裁判,甚至中国体操从业者的职业操守产生怀疑再正常不过。今年奥运会,还有国外记者意有所指的询问商春松的年龄,这样的不信任不仅来自媒体,也来自裁判。

美国队在场内场外都具有绝对影响力
美国队在场内场外都具有绝对影响力

近年来,刘璇、陈一冰都考取了国际裁判资格,但裁判话语权的问题靠一个两个前奥运冠军无法改变。没有来自领导层的重视和支持,中国体操在裁判面前没有话语权的处境就不会改善。

输在起跑线上 美国10万人从事体操中国仅3000

这届奥运会体操比赛,还有一个细节可能很多人没有留意到。国外选手如美国的拜尔斯,俄罗斯的穆斯塔芬娜,她们在做动作的时候都激情澎湃,笑容满面,让人感觉精神饱满。中国选手则是如临大敌,十分严肃,笑容也比较紧绷。不得不说,裁判打分也有这方面的因素,也就是对选手精神状态的考察。

穆斯塔芬娜在比赛中,她的姿态优美而大方
穆斯塔芬娜在比赛中,她的姿态优美而大方

参加这届奥运会之前,知道商春松的人并不多,比赛过程中,媒体照例报道了一些她从哪里来,训练多有艰苦,肩负着多少人的期望之类的故事。商春松来自张家界的大山深处,她走上体操这条路,是因为家里觉得她在体操项目上有所作为的话,一家人就能走出大山。

于是从6岁开始,商春松就承载着带着“一家人”走出大山的重任,十余年来她一刻也不敢放松,用启蒙教练黄卫的话来说:“她刚来的时候年龄已经有些偏大了,拉韧带、体能、力量训练都非常艰苦,即便是这样,商春松也从没有说过一次‘我不练了’。”

除了人数不够之外,省队的斗争也是阻碍中国体操的一个难题
除了人数不够之外,省队的斗争也是阻碍中国体操的一个难题

商春松确实令人敬佩,这也是体操运动员给中国人的最大印象——瘦小、贫苦。大部分体操运动员都是商春松这样,盼着体操改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只有获得冠军才是成功,这导致只要孩子有其他出路,家长都倾向于不让孩子去练体操。而这条路,现在看是越走越窄。体操队领队叶振南说,目前全中国注册的体操运动员只有3000多人,各地体操学校都面临着招生难的困局。

女子体操霸主美国又是怎么做的呢?他们国内光体操俱乐部就有4000多家,注册运动员有10万人,体操人口达到500多万人。体操就像是钢琴、绘画一样,做用是培养孩子兴趣爱好,家长们把孩子送到那里,目的是锻炼身体,结交朋友。很多孩子最后选择了体操,最大的原因就是喜爱,而不是像中国选手一样动辄背负着全家人的命运,省内官员的政绩,以及全国人民的期望。

美国人把体操作为一种交际手段和兴趣班
美国人把体操视为兴趣班,也是一种交际手段

在美国的孩子们参加体操训练做为业余爱好的同时,我们的孩子们已经将体操做为职业准备一路走到黑。当他们一天只练两个小时的时候,我们的孩子们训练时间是数倍有余。当他们的父母会把今天不练体操做为惩罚的时候,我们的教练说不练体操会被认为是奖励。他们的体操训练时间少,但比赛很多,各个市、州都有比赛,直到全国比赛,世界比赛,通过层层选拔得到的精英选手可谓千锤百炼。在中国,只有日复一日的训练充斥着这些孩子们的生活,一年仅有的几次比赛机会拿不到名次,可能数年间的辛苦都会化为泡影,进而让很多人“失望”。因为没有其他的出路,还得埋头练下去,什么时候能出人头地像他们一样呢?这是每一届奥运会,国内很多练体操的孩子盯着电视机,脑子里都会有的想法。

所以在美国,体操这项运动从兴趣爱好,到业余,再到职业,形成了良性循环,基数足够大的情况下,自然能选出更好的选手。而中国,体操(包括举重等项目)就意味着吃苦,受伤,和家人天各一方,在这一点上我们不仅不如美国,连近邻日本都不如,他们结合中美所长,通过业余体操俱乐部提高民众在体操上的参与度,然后从中挑选苗子接受专业训练,参加比赛。日本体操人数相对充沛,全日本光体操俱乐部就超过了100家,仅男子体操选手就有6000人左右,已是中国全部体操人口的两倍。

日本队今年夺得了分量尤重的男团金牌,队员们在庆祝胜利
日本队今年夺得了分量尤重的男团金牌,队员们在庆祝胜利

这一点,国内的体操从业者们不是看不到,很多教练、官员都感慨过:“队员越来越难找,找来也是练一年就不练了。”可怎么改变体操运动的社会印象,怎么改变人们对体操的观感,没人能拿出一个可行的思路。或许还是等到有一天,孩子们在学校有了更多的体育课再说吧。

结语: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奥运会开始之前,实际上中国体操就已经输了。这不是运动员自身的问题,而是整个体操界的问题。之前有举国体制打鸡血,现在鸡血打完了,剩下一地鸡毛。我们需要一步一步做起。

shy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刘跃进 责任编辑:孙海阳_NS7151
本文系网易原创稿件,版权属网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网易或者网易××",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个方法帮你实现财务自由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