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亚其人与他的足球之爱(全文)

2012-03-22 16:10:42 来源: 网易体育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一贝利亚其人与他的足球之爱

提到贝利亚,人们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与秘密警察形象相符的有震慑力的相貌,可其实他还是一位足球迷,也踢过足球,当拥有强权后利用手中权力去编织自己的足球梦。

·权倾一时是肃反运动主要执行者

即使很多东西在历经时间变迁后都物是人非,但即使今天贝利亚的魔鬼形象也没有被淡化。有一则关于贝利亚有多恐怖的笑话,斯大林找不到了他的烟斗,他叫来贝利亚:“找找谁拿了我的烟斗”,贝利亚赶忙去查,第二天就抓到了10个小偷,他们全都招供了,而斯大林却在自己的沙发下找到了那个烟斗。尽管这只是一个笑话,但贝利亚所制造的恐怖现实却比这个笑话残酷得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做过什么,让人们像害怕斯大林一样害怕他。

贝利亚出生于格鲁吉亚阿布哈兹首府苏呼米附近的一座小镇,父母均是农民,在从一所技校毕业之后,他于1917年3月在巴库加入了布尔什维克,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参加革命活动。1921年左右,贝利亚加入了契卡,苏联的第一支政治警察组织,也是克格勃的前身。这位被斯大林戏称为“我的盖世太保头子”的格鲁吉亚同乡,也是斯大林“肃反运动”的主要执行者,1939年当上苏联内务部人民委员会主席,主持苏联内务部的工作,成为斯大林的左右手。1941年任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1945年成为苏联元帅。

尽管在“肃反”中参与制造了“卡廷事件”、“医生谋杀案”和1943年惨无人道的民族迁移事件等冤假错案,据说从1938年到1953年他被枪毙的这15年间他屠杀了无数苏联人民,但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去世后,贝利亚向世人展现了他的另一面,释放数百万政治犯,立即停止了全苏的反犹行动,为莫斯科医生集团案平反。然而贝利亚还是没有逃脱悲惨的下场,就在斯大林去世几个月后他被逮捕并被秘密处决,他的母亲、岳母、妻子、妹妹和儿子等20人被流放。

·曾司职左后卫球风很脏

当提起拉夫连季·巴夫洛维奇·贝利亚时,人们想到的是一位秘密警察头脑、斯大林大清洗计划的主要执行者之一、曾经苏联实际上的二号人物,但就像每一位强权者都从未离开过足球,贝利亚也不例外。足球即是政治,而喜欢足球的贝利亚在拥有强权后,自然也将足球场当成政治的秀场,值得一提的是,贝利亚的足球之爱从某种角度上看既可以视为他个人政治的缩影,也是当时带有强烈政治色彩苏联足球的写照。

贝利亚的身上充满了谜,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与足球有着不解之缘。与斯大林只是将足球当做其专制意识形态下的牺牲品不同,贝利亚是真正的足球迷,甚至曾经是一位业余球员,代表自己家乡第比利斯市踢过左前卫。据说技术还不错,但球风很脏,这可不是道听途说得来,而是得到尼古拉·斯塔罗斯丁的证实,这位著名球员还嘲笑过贝利亚的球技。尽管这位莫斯科斯巴达俱乐部的缔造者曾与贝利亚同场竞技过,他的话有一定可信度,但自然也要为此付出代价,当贝利亚成为实权人物后对他说道:“现在有个小人,在第比利斯躲避了我,让我们看看,你是否还能逃走!”

毫无疑问,尼古拉·斯塔罗斯丁无处可逃,虽然那就球技而言,贝利亚不是斯塔罗斯丁的对手,但他却可以凭借手中的强权来为自己编织一个足球梦,不择手段的打压对手。在贝利亚踢球时,马丁·米勒佐夫是一位足球裁判呢,后来担任了足球杂志社编辑,他将贝利亚罚出场,不难想象,当贝利亚后来成为斯大林身边的红人在清洗中利用特权让成千上万人失去生命时,米勒佐夫的内心得有多么恐惧,直到1953年贝利亚被执行死刑前,他透露自己都难以睡个安稳觉。纵然与很多强权者的足球江湖一样都是:不夺冠,便去死,可在将足球当成政治工具的同时,贝利亚的足球之爱却是不能被否定的。


二贝利亚手下的迪纳摩

莫斯科迪纳摩最初有着很深的克格勃背景,贝利亚不但是这家俱乐部的名誉主席,也不惜一切代价打压身为平民球队的斯巴达,包括逮捕在当时影响力极大的斯巴达四兄弟。

·迪纳摩有克格勃背影斯巴达是平民球队

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贝利亚是莫斯科迪纳摩的坚定拥护者,而莫斯科斯巴达是他最敌视的俱乐部,为什么如此的爱恨分明,这其实已经超越了足球的范畴上升到立场的问题上。

进入上世纪20年代,莫斯科这座城市的足球俱乐部逐渐形成了集团式的规模,而这些俱乐部都有政府背景。火车头有铁道部背景,鱼雷队来自一所兵工厂的工人群体,中央陆军的后台是军队。至于迪纳摩当时有很深的克格勃背景,1923年由苏联第一任安全首脑捷尔任斯基创建,就是一直得到内务部支持的特权球对,而身为安全局首脑的贝利亚对迪纳摩支持可以用露骨来形容,这位迪纳摩的球迷还担任过俱乐部的名誉主席。当然当时莫斯科的俱乐部也不全是“上面有人”,斯巴达就是一支平民球队,1922年成立,1934年这家俱乐部才有了斯巴达这个名字,取这个名字暗指古罗马奴隶斯巴达克斯,换句话说,由尼古拉-斯塔罗斯丁创建的斯巴达和贝利亚掌管的迪纳摩,属于两个不同的阶级。当斯巴达在进入30年代后强势崛起后,这个平民化的球队得到很多苏联普通民众的支持,这让贝利亚开始坐立不安,并逐渐转为恼羞成怒,直至痛下杀手。

1939年斯巴达在苏联杯半决赛中同第比利斯迪纳摩相遇获胜,贝利亚甚至宣布结果无效,而在重赛中斯巴达3比0再次取得胜利,贝利亚愤怒的离开球场,据斯塔罗斯丁后来回忆,坐在贵宾席上观看比赛的贝利亚气得直摔凳子,这并不奇怪,当迪纳摩失利时,贝利亚令他们坐一趟运牲猪的货车返回。而只要是迪纳摩对斯巴达的比赛他都会到场,每当目睹迪纳摩输球都会踢椅子,并质问教练:“怎么整的,为何我们总输给斯巴达?”当听到教练说出“斯巴达给队员待遇好,而自己球队防守存在问题”时,贝利亚反问道:“防守!也许你们需要有一组机枪手来帮助你们,对吗?”其实贝利亚同斯达巴的矛盾不是一个人的问题,由于迪纳摩同这个交手总处于下风,成为(克格勃的前身,前苏联的秘密警察部队)领导人的肉中刺,契卡的前后3任“老板”雅戈达、叶佐夫和贝利亚的不满,1938年一支比利时球队访苏大胜迪那摩队,叶佐夫威胁斯巴达克如果不能获胜,就将所有人枪毙,最后斯巴达以6比2大胜对手。

·贝利亚罗织罪名逮捕四兄弟

贝利亚知道光生气是没有用的,斯巴达获得1938和39年联赛冠军以及1939年杯赛冠军,为了阻止实力强大起来的斯巴达威胁他的御用球队,就开始着手对斯巴达的球员进行挖角,于是就出现了震惊苏联足坛的“四兄弟事件”。这四人是亲兄弟,也都是当时斯巴达的主力成员,与贝利亚同场竞技过尼古拉·斯塔罗斯丁是老大,不但对斯巴达贡献极大,也是苏联足球和冰球国家队的成员。

在上世纪30年代后期的苏联,政治大清洗也接近于尾声,贝利亚起初想把斯巴达队著名的四兄弟挖来,可是贝利亚诱惑也好还是恐吓也罢,这4个亲兄弟都不为所动拒绝加入他的御用球队。最终贝利亚使用了他在大清洗时期惯用的罗织罪名的手段,1942年将这4个亲兄弟逮捕,罪名是刺杀斯大林还有偷卖货物等非法行为,判了十年,后来被发配流放到西伯利亚,斯巴达的实力也就此一落千丈,直到50年代初这个球队才得以了复兴。不幸中的万幸是,尼古拉-斯塔罗斯丁没有成为贝利亚的刀下之鬼,出狱后他回到了球队经理的位置,并带领着球队逐渐走出低谷。

贝利亚为何没有对四兄弟中的老大斩草除根,身为英国共产主义者也是足球运动员的姆·里奥丹,当时就在斯巴达效力,他表示:“贝利亚有能力逮捕任何人,只要他想的话,音乐家和艺术家都可以,但他不能对足球运动员下手,因为足球代表着人民的力量。”事实的确如此,1930年代在前苏联尼古拉·斯塔罗斯丁甚至于斯大林一样知名,而他自己在后来就透露,之所以能幸存下来就是在人民中有巨大影响力,即使身在集中营也被许多狱友追逐仰慕,与其他被看押人的不同,他非但没有受到羞辱,甚至连看守他的卫兵都是他的粉丝,经常聚在一起听他讲足球故事。


·贝利亚与斯大林儿子瓦西里的足球PK

与喜爱足球的贝利亚不同,斯大林不是球迷,在他眼中足球就是在草地上进行的集体舞。尽管如此,当1936年莫斯科斯巴达首次被邀请参加在红场举行的游行活动时,他们被告知如果斯大林对比赛没有兴趣就会挥动手绢走人,结果斯大林一直没有挥手绢,说明不喜欢足球的斯大林还是敬佩斯巴达的球技。还好斯大林毕竟只是看看热闹,这让贝利亚日后对斯巴达四兄弟下手不必顾忌太多。问题是,斯大林的儿子瓦西里不但是位铁杆球迷,还因为足球与贝利亚发生了争斗。

瓦西里与贝利亚本来关系就欠佳,由于他支持的VVS队总踢不过贝利亚的迪纳摩,这位空军军人就想方设法挖迪那摩队的主教练过来,但这并没有改变VVS队低迷的战绩。尽管瓦西里出身显赫,但在贝利亚打压平民化的斯巴达时,却站在了贝利亚的对立面。1948年身在集中营的尼古拉·斯塔罗斯丁接到了瓦西里的电话,两人早在30年代就相识,斯塔罗斯丁的女儿与瓦西里是斯巴达赛马俱乐部的朋友,他让斯塔罗斯丁能成为空军足球队的教练,这使得他与贝利亚产生矛盾。贝利亚的秘密警察去了斯塔罗斯丁的家,让他24小时之内离开莫斯科,而瓦西里选择保护他,两人几乎形影不离,甚至睡在了一张床上。有一次瓦西里喝醉了,斯塔罗斯丁跳出窗户回到家中,但是第二天早晨6点被秘密警察逮捕,折腾再三后,斯大林给瓦西里去了电话:那家伙回劳改营!

Rachel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穆勒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海子母亲读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