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穿着一身漂亮、修身的黑色礼服,脸上带着比赛时的妆容,虽然看上去潘晓婷依然是那么的光彩夺目,不过眉宇间不经意显露出来的却是一丝疲惫。与潘晓婷的专访并不需要太多的寒暄,因为她本就是一个很真诚、简单的人。话题展开后,无论是谈到近期的状态、未来职业生涯发展规划等常规话题,还是近期焦点事件详解、个人感情生活揭秘等潘晓婷历来回避的话题,她都是有问必答,一如既往的平实、一如既往的真诚。

从事九球运动近二十年,潘晓婷通过这项在中国并不是很普及的运动收获了无数的冠军、荣誉和知名度,但伴随这一切而来的却是数不清的绯闻、隔三岔五的媒体恶意中伤以及莫名其妙的被抹黑。

潘晓婷:长辈与我握手被称“龌龊男” 真的无法再忍受

2013年10月18日,因为在欢迎晚宴上与认识十多年的中国最为资深的台球裁判、国际金章裁判吕康明握手的照片被某些媒体冠以“潘晓婷与龌龊男握手”的标题报道,潘晓婷一怒之下发微博斥责个别媒体颠倒是非的报道;12月初,因经纪人接到一位来自嘉峪关陌生人的电话,对方称自己的朋友与潘晓婷有暧昧关系,要求取得其私人联系方式,潘晓婷发怒在微博上谴责了这种行为。时间再往前,同年7月,在安利杯的一场比赛的决胜局中因上半身躯干碰球而被判犯规,有人竟称其故意炒作……

当提起这些近期焦点事件时,潘晓婷本能的有一些抵触。“其实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就算我不习惯也不喜欢这样被说来说去,但只要是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我就算不接受但我可以忍。但如果因为我而影响到了我身边的亲朋好友,那我决不允许,因为这触及到了我的底线。”并没有像在刚刚结束比赛后回答问题那般流利,潘晓婷断断续续但却很认真的告诉记者自己的想法。

“握手那件事,当时吕老师看到我只是问有没有看新闻,他都没有明说,等到我自己看到新闻的时候,发现这样一个我认识了十多年几乎是视作父辈的这样一位我很尊敬的长辈,却因为我被冠以‘龌龊男、猥琐男’这样称呼的时候,我真的无法忍受。”说到这里时,潘晓婷的声音在不经意间提高,即便是面对这样一位外表柔弱的女子,但那种发自内心的愤怒很容易就被察觉到。在停顿了片刻后,潘晓婷皱着眉头说:“毫不夸张的说,我甚至都不知道今后该如何去面对吕老师,他因为我被说成这样,我感到相当的愧疚,觉得非常对不起他,所以我跟吕老师很认真的道歉。”[详细]

潘晓婷:从小家教非常严 不希望自己成为台球的罪人

而在谈到嘉峪关的那件事时,潘晓婷更是直言不讳的表示“这让我感到很恶心!”据潘晓婷透露,她的经纪人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一开始称希望潘晓婷能参加嘉峪关的一个活动,称有个朋友跟潘晓婷关系“非同一般”,并自称与潘晓婷一家是“世交”。“然后我经纪人就觉得很奇怪,就告诉他既然都是世交了,那你们就直接通过家里联系就好,他这边是肯定不会透露我私人联系方式给对方的。”由于潘晓婷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件事令她感到恶心,所以在接下来讲述整个过程时,她不经意的压低了声调。“后来再三沟通才知道,原来对方也是一个球迷,告诉我经纪人有一个马姓的军人,在当地口碑相当不好,到处说他和我有暧昧关系,并且说我经常给他微信发暧昧照片什么的。我的微信号是另外一个,并非手机号,基本上没什么人知道,而且我也不发朋友圈什么的,但微信不同于微博,它没有实名认证,所以那个人就到处说我给他发照片。事实上我从来没去过那个地方,也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马姓的军人。”讲到这里,潘晓婷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潘晓婷出生在山东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亲是一位很典型的山东人——实在、传统。“我的家庭是那种很传统的山东家庭,从小我爸妈对我的家教就很严。”在谈到为何对这几件事情特别生气时,潘晓婷说:“小时候就连放学回家、写作业都必须和女同学在一起,从我开始打台球开始我爸就一直管着我,非常严格,而我自己也是如此,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我不希望自己做出的事情会影响到他们,让自己的父母、亲朋好友觉得很丢脸。”

另外一方面,潘晓婷认为自己对粉丝和球迷也需要尽到责任。“我的球迷群体年龄跨度很大,有小孩、有青年人、中年人也有老年人,很多人因为我而认识到这项运动,所以我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要求非常严格,我不希望因为我个人的一些事情,而让这些球迷们觉得原来台球运动员是这样的、台球运动是这样的,那样我会成为台球的罪人。”潘晓婷十分坦诚的说。 [详细]

几乎是从潘晓婷成名的那一天起,各种各样的绯闻便经常伴随其左右,而绯闻的对象也是五花八门,有同为台球运动员的丁俊晖、娱乐圈的男演员、媒体界的央视专项记者、随行的工作人员、比赛裁判、体育局官员,连网友甚至是潘晓婷的父亲也成了绯闻的男主角。

潘晓婷:这些事弄得我好像很没行情 现在单身正在找男友

对于这种自己绝不希望出现的状况,潘晓婷也是十分的无奈。“其实这么多年以来,你说的这些事情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潘晓婷开玩笑的说:“本来我好好的一个人,结果被这些事情弄成现在这样,让大家觉得我现在很没有行情。”由于潘晓婷从来不会在媒体面前主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就算是被问及她也会选择回避而不是正面回答,所以并不夸张的说,在准备这次对话时,笔者也曾有过担心这部分话题潘晓婷会选择不说。好在,在这个话题开始之前,潘晓婷开了一个自嘲式的玩笑,显露出自己活泼、可爱一面的同时,也打消了笔者心中的担忧。

言归正传后,潘晓婷说:“现在对外我依然会说顺其自然,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现在真的就是单身,正在找男朋友。”说罢,潘晓婷拿起自己的手机,指着上面的一个小玩偶有些无奈的笑着说:“你看,我连'月老'都挂上了,结果现在它都变黑了,绳子也快断了,我还没有找到男朋友。”

有很多网友认为,之所以这么多年来潘晓婷的绯闻一直不断,就是因为她一直没有男朋友,或者是有男朋友却步公布。对于这样的说法,潘晓婷并没有任何掩饰,也没有回避什么,她很坦然的说:“以前会觉得这些事情没有必要说出来,所以不管是接受媒体采访也好或者其他,我总是会刻意回避或者直接说顺其自然,可能我越是回避大家就越是好奇,越是好奇就会越想去挖掘一些事情,那这样我就会有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可能这是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但现在我真的单身,就是这样。”[详细]

潘晓婷:这两年父母开始过问婚事 男友要孝顺要对我好

潘晓婷告诉记者,之前在家的时候,父母从来不会和自己讨论这方面的话题,也从来不会过问这些事情。“但这两年我妈开始会跟我讨论这些事情。”潘晓婷告诉记者说:“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带着我去北京打比赛,那时候因为我是比赛里面最小的球员,就会看见有很多比我大的差不多18、19岁的球员就已经带着男、女朋友来打比赛了。那时候我爸就跟我说,只管我到18岁,18岁之后就不管我了,结果一管就管到了28岁,所以很多事情也只能是顺其自然。”

虽然没有明确表态希望找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但潘晓婷给笔者讲了一段她和老妈的趣事,却能从其中看出些许端倪。“昨天我就问我妈,我说如果您没有我这个女儿,是有一个儿子的话,您希望找什么样的儿媳妇儿。结果我妈就说,当然是找你这样的。我就跟我妈说,你别考虑我,你就想你生的是儿子,然后想找个啥样的儿媳妇儿?我妈想了一会儿说,当然要对我儿子好咯。”虽然这个小故事很短,但不难看出潘晓婷希望的男朋友必须得孝顺,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得对她好,并且能够过得了晓婷父母的那一关。[详细]

对于几乎是每一位优秀的女运动员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竞技状态下滑、何时退役以及家庭方面的话题是永远逃避不掉的。但有些出人意料的是,在谈到这些话题的时候潘晓婷没有丝毫的抵触。

潘晓婷:对自己年龄选择性失忆 退役后如拍戏想演女汉子

当今中国女子职业运动员中当之无愧的一姐李娜近两年来便总是会被问到关于年龄、退役的问题,说来也巧,李娜和潘晓婷同是1982年2月出生,稍微有一点区别的是李娜是26号,而潘晓婷则是25号。依然能够很清晰的记得,五年前在沈阳笔者采访潘晓婷时喊了一声“晓婷姐”,结果潘晓婷佯怒的说:“你就不能把那个‘姐’字去掉嘛,听着跟我很老似得。”但事实上,当五年后谈到年龄的问题,潘晓婷依然开着玩笑说:“其实我已经忘掉自己的年龄了,只要记得前面那位数字是3就好,我也不会去管后面那位数字是几。自我催眠,选择性失忆。”

“年龄当然会对竞技状态有影响,这个是肯定的。”潘晓婷说:“越往后,需要考虑的事情就越多,家庭、事业、孩子,孩子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再到毕业后工作什么的,一环套一环,一旦开始就永远没有尽头。这个是没有办法的,所以我总是告诉自己人要活在当下,往往最无忧无虑的生活我们才会去怀念,因为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

很多人认为,女子九球运动员今后的发展出路基本上就是进入演艺圈或者娱乐圈。对于这样的说法,潘晓婷并不排斥,但也不完全赞同。“我还是不太认同这种说法,我觉得人喜欢做什么就会去做什么吧,喜欢一件事情就去把它做到最好。”潘晓婷说:“我愿意尝试很多不同的事情,这样等到老了之后可以给后人们说很多故事,告诉他们这个时间我在做什么、那个时间我又在做什么。”

而对于进入娱乐圈,潘晓婷并不排斥,她说:“我并不排斥,如果到那个时候自己真的有兴趣的话,那为什么不去试一试呢?说不定我真的有其他的天赋,但如果不尝试就浪费掉了。”随后,笔者希望潘晓婷说出自己最希望扮演的角色类型,潘晓婷笑着说:“那你得说清楚这个是假设,不然又变成我要进军娱乐圈了。如果真的会去演戏的话,一定得是好人、正派人物!一定要假设的话,我希望是女特工、英雄啊、警察啊、杀手啊之类的,就是女汉子那种,反正得是酷酷的,因为不需要什么演技嘛。当然了,我演搞笑的也没问题,因为我本身也比较搞笑,有天赋。”[详细]

潘晓婷:最喜欢张亮和天天父子 赞同他的教子方式

对于《爸爸去哪儿》这档节目,潘晓婷坦言自己最喜欢的是张亮和天天父子。“我最欣赏张亮和天天,因为我特别喜欢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种交流和沟通的模式。”随后,潘晓婷举了一个例子,“我记得有一集,他们在沙漠里面搭帐篷,过程中张亮就一直喊天天过来帮忙,但天天还是偷偷跑出去玩。最后评选林志颖得了冠军,结果天天回来之后就跟张亮说,我原以为你会拿第一。然后张亮就告诉天天,对啊,我让你回来帮我你不帮忙,你要是帮我,那我们就有可能的第一啊。”潘晓婷说:“我就觉得大人不能给小孩太强势的感觉,让小孩觉得什么事情爸爸都可以做到,都应该是爸爸来做,我做不好反正有爸爸会帮我做,这样就不行。而且有的时候太强势的话,也会让小孩觉得自己没有发言权,所以我觉得还是商量着来最好。”

在被问到如果今后有孩子,会选择哪种教子方式时,潘晓婷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张亮和天天父子之间的这种模式!”[详细]

 

抹黑、歪曲、质疑她的声音几乎从来就没停过,但潘晓婷却很少去解释或者说明什么,因为她知道即便这么做了也不会有什么用,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没有办法要求每个人都喜欢潘晓婷。当你不了解潘晓婷的时候,你无法想象到她柔弱的外表下会露出骨子里的坚强,你也无法想象她看似坚强的外表先会有一颗多么柔弱的心。

制作:曹立峤 | 记者:修堃 | 2014.01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