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杨健:大学体育差根源在于观念落后 冷门项目选手易走特招之路

2011年深圳大运会落幕,中国代表团最终以75金39银31铜的佳绩,雄踞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金牌数超越了前苏联在1973年大运会上创造的69金的惊人纪录。网易体育邀请了胡凯、杨健、单磊等等五位运动员和专家,就大学生体育问题进行了系列专访。本期邀请到的是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杨健、他认为深圳大运会的竞技水平虽然比不上世锦赛等高水平比赛,但是最大的看点正是学生军表现出的这种智慧和场上不一样的精彩。中国选手的夺金重点项目依旧是跳水、体操等奥运优势项目,但是这种项目在校园的开展却十分有限。杨健以为,这样的情况出现是因为我国的对体育的观念依旧比较狭隘,而且也有体制的问题,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详细]

嘉宾简介

杨健:中央电视台篮球解说员,2000年在央视解说员大赛中脱颖而出,从2001年报道解说CBA,NBA联赛及大型篮球赛事。[微博关注]


精彩观点荟萃

大运会竞技水平不如世界大赛 学生球员用智慧化解困难

网易体育:相对于世锦赛,你觉得来看大运会我们主要应该看什么?

杨健:不一样的精彩呀,就是这种大学生体现的他们的风采。在篮球比赛当中,包括中国男女篮的表现我也说过,我们的水平确实可能不高,在女篮来讲冲击前八可能是一个目标,男篮出线可能比较困难。但是我希望看到的是我们大学生球员的这种聪慧和这种智慧的篮球。

杨健:中国篮球实际上在这次大运会当中虽然小组没有出线,但是我觉得也打了几场好球,而且虽然输了几场对实力更强的球队的这种比赛,而且输了二、三十分,但是我觉得在某个时段还是有可取的地方,确实打得还是很聪明,我们打得很有整体性,战术上执行得也不错,而且比较多变。而且能够阅读对方的特点,然后根据对方的特点来限制对手,打出聪明的效果,这是非常可喜的地方。[详细]

深圳大运会学生选手比例接近90% 中国田径项目与世界差距拉大

网易体育:以前参加大运会很多真正是非常专业的选手,现在慢慢的走向说从大学生里挑运动员,你觉得这是不是才是真正我们未来面对大运会应有的态度以及未来的方向?

杨健:没错,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就是你的运动员学生和学生运动员的比例,这次从大运会来看,包括田径和篮球我说的项目,就是80%甚至接近90%的比例都是学生运动员,他们首先都是在校就读的学生,而不像以前就是挂靠一个所谓的院校都没有上过学的这种,基本上没有在大学进行过熏陶的这样的选手,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杨健:选手们参赛的平均发挥率等等这些数据,这都是衡量一个代表队大学生这个层面的一个最主要的数据,它也代表了国家的基础的体育力量。[详细]

篮球选手12岁左右面临选择 冷门项目选手易走特招大学之路

网易体育:举重、跳水、体操等等在大学体育当中开展的范围是很少的,到底是受到一些什么样的限制?

杨健:第一是奥运战略,因为我们会把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放在奥运会争金点上,这是我们体制的问题,像亚运会我们探讨的是全民体育、健身体育和竞技体育、唯金牌论的这个矛盾。

杨健:还有像游泳、田径比较枯燥,比较难练,又不太出成绩,我相信很多练田径的运动员不觉得自己能成为刘翔那样的选手。但是这可能会帮助他上学,比如说他要达到二级运动员,他上大学的时候可以保送,北大清华可以随便上,对他的人生来讲是一个帮助。[详细]

外国选手学业、体育一个概念 国内青少年缺少培训平台

网易体育:好像很少会有人把练体育作为我对自身完善的一部分?

杨健:练体育是为什么,像美国大学生,包括欧洲的运动员学生,我们也经过交流,他们就是纯兴趣的训练,他们认为体育就是他们一生的职业,而且他觉得在整个的职业化,就是他的这种学业和他练体育实际上是一个概念。

杨健:十四、五岁的时候我们很多专项基础培训的力量非常非常薄弱,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培训的平台的支持,他们技术非常粗糙,整个的意识,在项目当中的专项意识非常弱,他们靠的是一种超越平常常人的那种运动天赋,身体素质在显山露水。但是如果你达到国际整体水平来看,我们在这方面显得非常非常差。 [详细]

大学体育差根源在于观念落后 体制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可解决

网易体育:关于在大学的体育教育,到底有多少这种队伍,或者说这种有兴趣的课程能让他们参与到大学的体育当中?

杨健:因为我们对体育的理念还是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我们练体育是为了什么,大家可能会说出一千种理由,但是说我就是为了我的兴趣,就是为了喜欢体育,享受它去练它实现我一生的理想,我觉得这种比重不会太大。他可能会有很多目的:为了上学、为了强身健体或者说我为了,我觉得从兴趣的角度可能会非常非常弱。

杨健:我觉得在整个的这个体系当中,一个是观念的问题,20岁的这批孩子当中肯定有很多天才,但是因为我们这种机制、观念的问题,这些天才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到他应该走的那条道路上,体制和观念的问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详细]

访谈实录

杨健:大学体育差根源在于观念落后 冷门项目选手易走特招之路

以下为访谈实录:

2011年深圳大运会落幕,中国代表团最终以75金39银31铜的佳绩,雄踞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金牌数超越了前苏联在1973年大运会上创造的69金的惊人纪录。网易体育邀请了中央电视台在大运会现场主持人杨健就大学生体育问题进行了专访。他认为深圳大运会的竞技水平虽然比不上世锦赛等高水平比赛,但是最大的看点正是学生军表现出的这种智慧和场上不一样的精彩。中国选手的夺金重点项目依旧是跳水、体操等奥运优势项目,但是这种项目在校园的开展却十分有限。杨健以为,这样的情况出现是因为我国的对体育的观念依旧比较狭隘,而且也有体制的问题,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

大运会关注不一样的精彩 学生球员用智慧化解困难

网易体育:我们现在请到的是中央电视台的杨健老师,你好。

杨健:你好。

大运会关注不一样的精彩 学生球员用智慧化解困难

网易体育:这次到了大运会,你主要都会报道哪些方面的赛事?

杨健:主要是篮球、田径。前面半程是篮球,关注中国男女篮小组赛的表现,后面就是田径的比赛,可能有五天的赛事。然后21号结束,22号回北京,25号准备去世锦赛,挺忙的。

网易体育:是,那将是一场非常艰苦的较量。

杨健:对。

网易体育:相对于世锦赛,我们都知道大运会可能有的时候并不是很注重成绩,而且因为它的主力毕竟是一个大学生,你觉得来看大运会我们主要应该看什么?

杨健:不一样的精彩呀,就是这种大学生体现的他们的风采。在篮球比赛当中,包括中国男女篮的表现我也说过,我们的水平确实可能不高,在女篮来讲冲击前八可能是一个目标,男篮出线可能比较困难。但是我希望看到的是我们大学生球员的这种聪慧和这种智慧的篮球。当然我在解说当中也多次提到,可能我们打很多球队的时候是一种以弱敌强的状态,像同组的德国队、欧洲罗马尼亚队,包括南美的巴西队,他们在身体素质、整体素养上都比我们高出一块。赛后我们看到了很多篮球的前辈,包括篮管中心的领导他们也来关注这个大学生比赛,我们也进行了交流,大家普遍的反映就是我们不是某个点上的差距,是整体性的差距。但是在这个基础上,我更愿意看到的是一种聪明的篮球,就是说当我们遇到一些强敌的时候,我们大学生球员首先体现的是一种不放弃,坚韧的这种求生欲望。另外在比赛当中可能你在某个位置上,或者在某个点上,对方很强,你控制不住,而且会影响到整个比赛的胜负的时候,我们会有一种聪明的对策,然后会用大学生球员的智慧和聪慧去化解它。取长补短可能来不及,但是扬长避短我觉得可以在比赛当中体现出来。

中国篮球实际上在这次大运会当中虽然小组没有出线,但是我觉得也打了几场好球,而且虽然输了几场对实力更强的球队的这种比赛,而且输了二、三十分,但是我觉得在某个时段还是有可取的地方,确实打得还是很聪明,我们打得很有整体性,战术上执行得也不错,而且比较多变。而且能够阅读对方的特点,然后根据对方的特点来限制对手,打出一些聪明的效果,这是我觉得非常非常可喜的地方。

深圳大运会学生选手比例接近90% 大学生选手代表国家体育基础

网易体育:我们也看到大运会以前因为在十年前曾经在北京举行过,我们以前参加大运会很多真正是非常专业的选手,那时候是所谓在运动员里挑大学生,而

杨健:没错,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就是你的运动员学生和学生运动员的比例,这次从大运会来看,包括田径和篮球我说的项目,就是80%甚至接近90%的比例都是学生运动员,他们首先都是在校就读的学生,而不像以前就是挂靠一个所谓的院校都没有上过学的这种,基本上没有在大学进行过熏陶的这样的选手,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体育的这种发展,包括中国体育在2008年已经达到了巅峰,我们已经获得了奥运会的奖牌总数第一,包括去年亚运会大家也可以看到中国代表团风卷残云,那么这次大运会的赛场上更加突出的是一种体育基础力量的展示。因为大学体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大学生的年龄段是在18—24岁,这个年龄段实际上是一个运动员的黄金期、成熟期,是一个应该出成绩的阶段,而这个时候他们又受到良好的教育,我觉得跟他在体育赛场上的这种表现是一个良性的相辅相成的循环的阶段。

而在这个层次上,你整体的水平怎么样,你在很多项目上的均衡水平怎么样,将决定了一个国家体育的根基,我觉得是这样的。我说的是均衡的强,而不是说我确实是强,仍然是大运会金牌总数第一,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短项非常明显,而且弱项,当然你不能用成绩、金牌去衡量,但是你可以看到平均成绩,选手们参赛的平均发挥率等等这些数据,这都是衡量一个代表队大学生这个层面的一个最主要的数据,我觉得它也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基础的体育力量。

网易体育:其实我们在这次看到比如说像一些球类项目,排球、篮球包括足球等等,我们感觉到更多的是大学生选手,但是同样我们也看到,比如像跳水这个项目,我们带来的都是奥运会冠军,我们在比赛过程中完全没有任何悬念,我们以非常大的优势获胜。有很多人觉得我们这个大运会为什么会出现两种比较极端的情况呢?

杨健:实际上在大运会当中的体现你可以看到,中国队强的项目还是我们奥运战绩当中强的项目,我们相对弱的项目并不会因为在大学生的级别比赛当中就能够体现出不同的风貌。看我们的田径,因为我说这个项目非常,所以非常了解这个项目的基础,我们的差距是越来越大。包括像一个刘翔,一个超级明星不能够掩盖我们所有现在非常弱势的这种状态。现在跟世界上的差距确实是非常非常大。

但是游泳现在进步得很快,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世锦赛当中,包括在这次比赛当中表现也非常好;篮球、足球三大球也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大学生层面上我们的水平仍然是差距比较大的。这个就是现在的这样一个问题,不是说在跳水这个比赛当中我们派了奥运冠军,是因为在跳水这个项目,奥运战队这个项目当中我们的整体水平确实强,既使你拿大学生的冠军拿过来他也应该具备接近奥运冠军的水平,因为他整体确实是强,世界上最好的几十个运动员全在中国。包括乒乓球也是,并不是说我们派的这些运动员全都是奥运冠军,我们派的相对弱一些的,不是奥运冠军的选手来了以后也是一骑绝尘,因为在这个项目上我们足够的强别的国家没法儿跟我们进行比拼。

但是我们在其他相对奥运战队当中的弱项当中,无论是派最好的运动员来,可能在这个赛场上也不会有,就是说改变大家传统的观念和传统力量对比的这种表现。所以说这个就是一个问题。并不是说很多项目我们也派了好多奥运冠军来是为了怎么怎么样,他的整体水平就是那样的,很强。乒乓球、跳水,包括体操,这很明显,但是其他项目我们确实是,还是确实是体现了整体水平的差距。

篮球选手12岁左右面临选择 冷门项目选手易走特招大学之路

网易体育:说到大学生体育,我们看到在校园当中,比如像刚才提到的球类项目,因为是团体或者像乒乓球、羽毛球,非常容易开展,而且有很多人愿意从事,但是像一些竞技,比如像举重、跳水、体操等等好像在大学体育当中开展的范围是很少的,到底是受到一些什么样的限制?比如说真的是选材,还是说场地等等方面的限制?

杨健:刚才我说的第一是奥运战略,这个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会把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放在奥运会争金点上,这是我们体制的问题,这个在几十年的中国体育发展过程当中形成了一个根深蒂固的基础,很难(改变),不是说我们奥运会金牌总数第一了,亚洲已经一骑绝尘了,像亚运会我们探讨的是全民体育、健身体育和竞技体育、唯金牌论的这个矛盾,其实这个确实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不是说你非到了2010年、2011年这个阶段才爆发性的讨论。这个也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不是说你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这是第一。

第二作为大学生体育来讲,现在全国都有这种高水平的体育运动员机制,有很多从小出来的小的选手不论各个项目都是从学校里被选拔到业余体校,业余学校升到半专业的专业队,然后在这个衡量当中他是进专业队还是继续用他的专业特长帮助他在学习上有更好的提高,然后走学生运动员的道路。很多运动员就是走的专业运动员的道路,这是一个分杈,就是到半专业体校的这个分支,大概从选手来讲,其他项目我不太了解,篮球和田径应该是在十二、三岁就会有这个分化了。但是为什么能够成为高水平运动员的这个基础相对薄弱?因为像游泳、田径比较枯燥,比较难练,而且又不太出成绩,虽然有刘翔,但是我相信很多练田径的运动员不觉得自己能成为刘翔那样的选手。但是这可能会帮助他上学,比如说他要达到二级运动员,一级运动员,或者健将,他上大学的时候可以保送,基本都可以保送,北大清华可以随便上,对他的人生来讲是一个帮助。所以很多大部分运动员在这个岔路口的时候就涌向了这边,涌向了学生运动员这边。

而在这个当中因为我们很多初中、高中、大学学校体育竞技基础和体育专业性的这种培养的薄弱,和我们教育人才的匮乏,这些运动员的基本技术,基本功和基本能力就相对于专业队来讲,肯定是差得很多。当然我们的业余专业队的基本水平也不高,相对国际高水平来讲,我说的是篮球、田径这几个我比较了解的项目,他往这边走的时候更多的是投入到学习当中,也没有接收到更好的专业基本功的训练,所以这些非常优秀的运动员,他的性格、非常聪明,身体天赋非常好,他们浪费了最好的黄金期14—18岁打基本功的黄金期,他没有达到他应该可能会达到的那种高水平。

国外选手他们两条腿走路,他可以上大学,这些运动员占了75%,剩下25%进了专业队,经过那种打磨他可能会达到一个纯专业化的训练,达到一个相对国家队的水平,或者亚洲高水平的水平。所以我们现在总的来讲,我觉得最根深蒂固的原因就是一个是理念的原因,练体育是为什么,像美国大学生,包括欧洲的运动员学生,我们也经过交流,他们就是纯兴趣的训练,他们认为体育就是他们一生的职业,而且他觉得在整个的职业化,就是他的这种学业和他练体育实际上是一个概念。但是我们的运动员训练是训练,因为我以前也练过,我也是高水平运动员,加分上大学,我的训练是训练,训练是为了能上更好的学校;而上学是上学,学习是学习,所以他的这种理念是有区别的。

另外一个就是因为在很多项目上,可能你达不到一定高的水平,你的投入就会比较有限。像练篮球或者练什么的,你到十四、五岁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定型了,能不能更进一步你自己心里都明白,很多选拔都选不上你,那可能这些运动员都放弃了。

第三个就是我刚才说的,在这个年龄段我们很多专项基础培训的力量非常非常薄弱,缺乏文化和整体系统的培养,所以这些运动员的基本功,基本能力没有打磨好,他们可能都会有非常好的天赋,但是无论是25%进了专业队的人,还是75%的高水平的运动员,他们在十二、三岁从业余学校上半专业体校,或者向这种高校、高中、大学输送的时候,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培训的平台的支持,他们技术非常粗糙,整个的意识,在项目当中的专项意识非常弱,他们靠的是一种超越平常常人的那种运动天赋,身体素质在显山露水。但是如果你达到国际整体水平来看,我们在这方面显得非常非常差。

大学体育差根源在于观念落后 体制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可解决

网易体育:还有一个问题,关于在大学的体育教育,我们看到的更多的还是这些从小从半专业队出来的,他们身体素质就有,也是有一定基础的人在做这种大学体育,实际上真正的大学体育跟普通的这些可能没有这方面特长的学生来讲,好像还是比较脱节,他们可能只是上一上体育课,到底有多少这种队伍,或者说这种有兴趣的课程能让他们参与到大学的体育当中?

杨健:因为我们对体育的理念还是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我们练体育是为了什么,你练体育是为了什么?我相信我们的青少年,包括大学生体育的培养,大家可能会说出一千种理由,但是说我就是为了我的兴趣,就是为了喜欢体育,享受它去练它实现我一生的理想,我觉得这种比重不会太大。他可能会有很多目的:为了上学、为了强身健体或者说我为了,我觉得从兴趣的角度可能会非常非常弱。这个是一种整体的一个现象。

网易体育:而且好像很少会有人把练体育作为我对自身完善的一部分,好像觉得我去学个英语、学个数学,哪怕学一点艺术类的东西都是…但是好像体育一直都被排除在外,对普通的学生来说。

杨健:是,所以说我觉得在整个的这个体系当中,一个是观念的问题,还有一个是我们专业人才太少了。就像刚才我说的,我们75%的,比如说1991—1995年出生的这些孩子,16—18岁,20岁的这批孩子,这批孩子当中肯定有很多天才,也肯定有很多像刘翔或者孙杨一样的天才,但是因为我们这种机制、观念的问题,我们在刚才说的几个岔路口分流的时候,这些天才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到他应该走的那条道路上,适合他走的那条道路上,这是因为我们的机制、体制包括观念、种种个人原因的一种选择性的问题。所以我们的高水平的专业人才,青少年的这个层面上,从13—18岁这个区间非常非常小,非常非常少,那我们的概率就低。你中国有这么多人口,你说体育人口也很多,但是在这种高水平的青少年的培养,我们的概率非常低。

我们的概率可能还不如很多中北美、加勒比海地区,像南美一些小的代表队,他们这种人数基数的概率其实跟我们是一样的。再加上人家的这种训练的专业基本技术的这种打磨确实是非常好,就是青少年培养的专业基础技术,非常非常的专业。我觉得他们的成才率就高。

网易体育:像大运会以及大学生体育是否一定应该由教育部来抓才能够真正普及到每一个人,能够让它变成一种教育的必然的…

杨健:这个体制问题我觉得它一、两句话很难说清楚,现在我觉得我们也在进步,在调整。包括这次大运会大家也可以看到,确实有很多运动员都是在高校当中,像COBI、大超这种专业的,我们成熟的大学生联赛当中培养起来的这些大学生运动员。而且这次田径的比赛我也看到像北大的很多运动员,程鹏本呀像王宇啊包括这些选手,他们确实是通过高水平运动员的体制,然后又通过自己的学习成绩的被认可,考进了北大、清华这些的名校,在这样的体制当中他们又获得了很好的训练的支持,能达到一个高水平,代表去参加,这个刚才你也提到了,跟可能十年前在北京举行的大运会已经有很大的区别了,我们已经有在进步了。

但是体制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观念的问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体育正在向一个非常,怎么说呢,就是后北京奥运会时代的这个目标在前进,虽然步履维艰、步幅缓慢,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整个的发展的方向是对的,就是全民的整体的提高和对体育这个兴趣和对体育的认识的这种观念的改变,我觉得是会对中国体育以后有很大的帮助的。

网易体育:好的,谢谢杨老师,我们也希望以后在大运会的赛场上看到更多真正的学生运动员,也希望我们的大学生体育能够真正的惠及到每一个人,而不是极少的一部分。

经典语录

中国体育在2008年已经达到了巅峰,我们已经获得了奥运会的奖牌总数第一,包括去年亚运会大家也可以看到中国代表团风卷残云,那么这次大运会的赛场上更加突出的是一种体育基础力量的展示。

我觉得最根深蒂固的原因就是一个是理念的原因,练体育是为什么,像美国大学生,包括欧洲的运动员学生,我们也经过交流,他们就是纯兴趣的训练,他们认为体育就是他们一生的职业,而且他觉得在整个的职业化氛围下,就是他的这种学业和他练体育实际上是一个概念。

——杨健

往期回顾

  • 尚坤:赛程过密有些不合理
    尚坤:赛程过密有些不合理
  • 张淼:很想参加伦敦奥运会
    张淼:很想参加伦敦奥运会
  • 朱宇祥:很难信金牌属于自己
    朱宇祥:很难信金牌属于自己
  • 张静静:未凭体育为高考加分
    张静静:未凭体育为高考加分
  • 陈晓冬:最后一剑才觉能赢
    陈晓冬:最后一剑才觉能赢
编辑:张涛
推出:2011.8.24
转发到微博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