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当索契冬奥会开幕,所有人都在谈论俄罗斯的同性恋问题,但是却没有人谈论花样滑冰世界里的男同问题,尽管花滑一向是被认为最具男同性恋色彩的运动。同性恋公开身份被称为出柜,于是美国《新闻周刊》把隐藏性向的男同性恋花滑选手描绘为藏在“冰柜”里。【更多冬奥十事】

在奥运会上,威尔曾头戴玫瑰花冠,手抱心形枕头站在等候区,同时穿着内衬狐皮的粉红和黑色紧身衣。

08年世锦赛冠军,06年冬奥会铜牌得主杰弗里-布特(Jeffrey Buttle)出柜后结婚。

前花滑名将出柜后奥运夺金,威尔头戴玫瑰花冠手抱心形枕头

花滑一向是被认为最具男同性恋色彩的运动,而由于大众对于男性花滑运动员的评判和期望,使得他们中的同性恋者在出柜与不出柜之间为难。有一些著名的花滑选手在结束职业生涯后,选择了出柜。而有些人,虽然种种其行为都清楚表明了他们的性倾向,却始终难以宣之于口。因将芭蕾融入花滑而著名的英国人约翰-库里是其中最勇敢的选手之一。他在1976年出柜,同年获得奥运金牌和世界冠军,1994年死于艾滋病引起的心脏疾病。1992年加拿大人马修-霍尔出柜;1998年,由于与前男友的抚养费官司,加拿大冠军布莱恩-奥泽被动向公众出柜;美国名将约翰尼-威尔则在2010年冬奥会结束后,才这样做了,而他的这个举动看起来更像走个过场。因为威尔在冰场上的种种表现,正式出柜前就早已是赛场内外盖章论定的同性恋者。至于1988年的奥运金牌得主布莱恩-博伊塔诺,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公开他的性倾向,直到奥巴马总统任命他和网坛传奇人物比利-吉恩-金、冰球奥运冠军凯特林-卡霍夫组成美国代表团,前往索契。后两人是早已公开的同性恋者。

约翰尼-威尔曾三次获得全美花滑冠军,两次参加奥运会,在他的书中,将这种自相矛盾揭露得格外彻底。去年秋天威尔退役,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一直无视偏见,建立并加强自己在花样滑冰世界里做一个备受宠爱的同性恋者的形象——但是都只用行动表现,而非宣之于口。在奥运会上,他曾头戴玫瑰花冠,手抱心形枕头站在等候区,同时穿着内衬狐皮的粉红和黑色紧身衣。但是直到他退役前,他一直没有出柜。2011年,他在自传《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中写道:“虽然每一个局外人都认为花滑是全宇宙最有同性恋味道的运动,但是那些业内权力人士却竭力对抗这种印象。在他们看来,无论男女,花滑选手都应该代表一种圣洁的理想。美国花滑协会(USFS)希望这一运动保留在这个轨道中,尽管在他们制定的规则书中,规定了花滑具有的‘女性’表演方式无异于宣布了你自己就是个同性恋。在这种情况下,男花滑选手不得不表演得像个男人。” [详细]

曝5届冬奥花滑至少一半奖牌获得者是男同

滑冰组织和俱乐部尝试通过展示这项运动的阳刚气以及运动员的男性魅力,来吸引男孩子们加入。但是,这其实错误的,而且具有显而易见的讽刺性。“很多男孩子登记参加滑冰训练,就是想穿亮晶晶的衣服。”亚当斯说。“然后他们发现,当他们长大后,就会被告知‘我们不能再穿闪亮的衣服了,因为这些衣服是女性化的,别人会认为你是同性恋。’然后当然,有些听到这话的男孩的确是同性恋。”

想要确切统计有多少精英花滑选手是同性恋,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出柜的人太少了。很多人都藏在他们的冰柜里。2006年,前花滑选手和裁判乔恩-杰克逊在为《倡议者》报撰写的文章中透露:“在某些特定的圈子里,人们已经知道过去20年中获得奥运会男子奖牌的14个人中,起码有7个人是同性恋。事实上,起码有五个国家的男单花滑队的成员全部是同性恋(虽然某些国家所谓的花滑队只有一个人)。”同一年,花滑专家罗利-金写道:“非官方的内幕估计范围从25 %到接近50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到2006年,加林多仍然是唯一一个取得奥运资格期间出柜的顶级选手。”

“每个业内人士都理解伴随花滑选手成长的传统。”金说。多年来,他运营着一个相当受欢迎的名叫“冰上彩虹”的网站,专门关注于花样滑冰的同性恋问题。“因为共有的风险感,没出柜的同性恋花滑选手能够管制其他的同类,并让他们继续留在柜中。这对于那些真实坦白的人来说,会很费解,因为他们不能理解这有多难。” [详细]

花滑被赋予了柔弱的女性特质,按照固定的社会角色分工规则,花滑是一种女孩子的运动。

滑冰组织和俱乐部尝试通过展示这项运动的阳刚气以及运动员的男性魅力,来吸引男孩子们加入。但是很多男孩子登记参加滑冰训练,就是想穿亮晶晶的衣服。

加拿大冰协曾敦促官员和运动员强调花样滑冰的“危险性、速度、风险和难度”,以此来挽救收视下跌的态势。

传统偏见男子花滑被看做最男同运动,美国直男选手曾因此被女友甩

传统的偏见、花滑运动的自相矛盾性,最终的根源在于社会约定俗成的男女不同的性别角色标准。体育项目一直与性指向息息相关。从事类似冰球、足球的人,自然而然会被当做异性恋;与此同时,花滑、体操这些运动,则被赋予了柔弱的女性特质。男性运动员酷爱用与女性相关的词汇,去辱骂其他男人。当然,用涉及异性特质的形容词,来羞辱同性,这是一个全社会的现象,从一年级小学生,到进行政治演讲的人物,莫不如此。男人会程式化地使用诸如“娘娘腔”、“阴气”、“没蛋的”,或者说“你扔东西(跑起来)像个女孩”,来打击同性。而要贬低一个女人,就可以叫她“女汉子”、“假小子”、“野兽”。事实上,这是一种将硬朗阳刚与男性联系,优柔软弱与女性联系的固定角色分工。

因此,花样滑冰在全世界受到的“偏见”是一致的。普通人所看到的花滑就是:在空中高高跃起,三周或四周跳落地,以令人眩目的速度旋转,动作优雅,充满感情。花滑所具有的这种雅致的艺术特质,使它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柔性”运动。换句话说,按照固定的社会角色分工规则,花滑是一种女孩子的运动。

在明尼苏达州北部的钢铁产区一带,男孩子们从小就被教养得极富有男子气息,对抗激烈、雄性荷尔蒙爆棚的冰球是他们心中的神圣运动。在这种环境下,布兰登-拉尔科姆却作为一个男子花滑运动员,长大成人,于是成长的过程中充满了苦涩。3岁时,拉尔科姆第一次踏上冰面。他原本梦想着成为下一个韦恩-格雷茨基——美国冰球联盟历史上最伟大的加拿大职业冰球选手,但是颅骨缺陷却使得他不得不远离对抗性的运动。现年30岁的拉尔科姆如今在洛杉矶的丰田体育中心担任花滑和冰球教练,他回忆往事说:“我是当时唯一的一个男性花滑选手,而我的父亲是镇上的警长,哥哥是高中橄榄球队队员。这种情节简直就像电影一样。”

12岁时,拉尔科姆去往佛罗里达州的坦帕市训练。尽管远离家乡数千英里,可他受到的困扰依旧,依然到处都是“男花滑运动员就是同性恋”的刻板印象。他的一个同是花滑选手的女友因此甩了他,因为受不了被朋友们嘲笑与一个男花滑选手谈恋爱。而冰球选手们充满蔑视地称呼他为“兔子”、“基佬”、“玻璃”、“弯男”。 [详细]

裁判被指打分主观权利过大+怕被广告商排挤,花滑选手不敢出柜

花滑世界中,裁判权力过大,也造成选手们不得不让自己停留在保守而传统的轨道上,出柜的风险也是可以预知的。为《纽约》杂志和《Deadspin》撰写奥运报道的林赛-格林揭示说:“任何一种有裁判的比赛都存在一定的主观性。但是花滑项目的问题在于,裁判和选手之间的关系混乱而没有监管。没有其他运动的裁判在竞技场外还对选手拥有这么大的权力,运动员、教练和裁判的关系似乎可以影响比赛的总体结果。裁判们介入运动员的个人生活、服装、发型、化妆,以及对音乐的选择。运动员和裁判之间有这么多的互动,使得裁判的公正性变得越来越成为一种挑战。”

但是马蒂斯却不同意裁判的权力导致花滑选手出柜困难的观点。他的说法是,“现在很多裁判是我那个年代的运动员,所以可以说裁判席上和赛场上都有同性恋者。”他认为出柜与否的最大风险不在行业内,而在行业外,在市场对于同性恋选手的接受度。“如果你很受欢迎,是个花滑巨星,那么你在考虑出柜时,就会思考麦迪逊大街上的广告公司是否会因此而离开我?这种市场的未知性才是很多同性恋对于出柜感到畏惧的原因。他们会仔细考虑,如果我出柜,这会否损害我的吸引力?止汗露厂家是否还会要我参加他们的商业活动?”

制造商只会用有魅力而少争议的运动员来推销商品,花滑选手们都知道。“美国花滑协会也和这些厂商一样。”拉尔科姆说。 [详细]

花滑为挽救低迷市场打击同性恋运动员,威尔被摒弃在巡演名单外

从上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前几年,是花样滑冰的黄金时期。那时候,斯科特-汉密尔顿、南希-克里根、保罗-威利、克里斯蒂-山口、关颖珊这些名字都是家喻户晓。现在,这个时代早已成为过去。在克里根与哈丁的惊人纠纷事件曝光过度后,粉丝们的热情开始下降。1994年,全美花滑冠军赛前,哈丁的前夫袭击了克里根,成为扰攘一时的大新闻。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又爆出了裁判丑闻,令人发现体育领域内操纵比赛和政治议程的现象,直接导致花滑评分规则的改变,而新规则对于普通观众来讲,很难以理解。这些都打击了观众对于花滑的兴趣。到了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加拿大滑冰协会不得不发起活动来减缓滑冰节目收视率的萎缩速度。从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自从国际级大明星像斯托伊科和库尔特-布朗宁退役后,加拿大滑冰节目的电视收视率下跌超过了30%。为了对抗这种下降,花滑的同性恋色彩再度遭到压制。

加拿大冰协敦促官员和运动员强调花样滑冰的“危险性、速度、风险和难度”,目的在于和冰球争夺观众。加拿大冰协的行动,减少了花滑的“闪亮度”,从而激怒了同性恋团体。加冰协否认他们的行动是将男性气概置于艺术性之上。

冰协和运动员的种种行动,都是为了拯救低迷的花滑市场,争取更多观众。媒体也在其中推波助澜,帮助花滑重寻男子气概,采取的手法则是打击花滑运动员中的同性恋者。约翰尼-威尔在温哥华冬奥会上取得了第六名,他的粉丝认为这个结果有争议,其排名本来应该更高。当媒体通常将2010年冬奥会冠军伊万-莱萨切克描绘为运动员时,威尔就被它们成为艺术家,给予的形容词往往是“矫揉造作”、“过分艳丽” 。电视转播里,评论员贬低威尔的滑冰技巧和服装,质疑他的性别,担忧他过分华丽的形象可能会损害花滑这一运动。2010年,威尔代表美国参加了温哥华冬奥会。比赛结束后,组委会举办了明星冰上巡演节目,他被摈弃在名单外。虽然在一项询问粉丝希望谁加入巡演的在线调查中,他高踞提名榜首。媒体上发布他被排除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表演“不适合全家一起观赏”。 [详细]

索契冬奥会男单羽生结弦胜陈伟群夺冠 闫涵第七中国最佳

花滑早期本是上层绅士运动,好莱坞女星将花滑向女性化发展

在17世纪晚期和18世纪早期,花样滑冰还是上层绅士热衷的运动。直到1920年代和1930年代,索尼娅-海尼的出现,才导致花滑开始向女性化发展。索尼娅-海尼是花滑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人物,她从花滑女皇变身电影明星的历程,深刻影响了花样滑冰的发展方向。

作为一个富裕的挪威商人的女儿,海尼从小被培养成聚光灯下的明星。自从8岁获得奥斯陆儿童花滑冠军后,她继续向前,赢下了三次奥运会金牌(1928年、1932年、1936年),并连续十年摘取世锦赛桂冠。1936年,海尼成为第一个职业花滑运动员,并带着她可爱的酒窝和金发进入好莱坞。她的第一部电影《凤舞银冰》(One in a Million)在1936年开画,轰动一时,大受欢迎,使她成功跻身于好莱坞顶级女明星行列。接下来的十年,她的很多电影以冰上舞蹈、精心制作的服装和浪漫的故事情节为卖点,推动了花样滑冰为大众所接受。

海尼在电影里穿戴的闪亮饰物和羽毛,开始让花滑对于年轻女孩更具有吸引力。当男人们为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离开溜冰场时,看着海尼电影长大的少女们则在后面央求母亲为她们安排滑冰课。这项运动的性别天平发生了倾斜。男人们从战场回到家后,发现花滑的受众性别百分比已经变化了。“它不再被认为是男人适合做的事情。”加拿大安大略省皇后大学的体育社会学教授玛丽-路易莎-亚当斯说,她是研究花滑的专家,著有《艺术印象:花滑、男子气和运动极限》一书。 [详细]

花滑男同已逐渐被接受,性取向无碍选手代表国家争取荣誉

并不是所有花滑界的人都感觉到性向在这项运动中是不能说的秘密。花滑运动员萨瓦表示,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从未感受到必须保密性向的压力。布莱德尔和马蒂斯也谈到,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向朋友和教练出柜,甚至有些官员都公开了同性恋身份。马蒂斯说:“现在我打过交道的裁判和官员,他们真的不在意你的性取向。不过他们没有认识到,当他们保护运动员时,里面有个弯男。”

大卫-巴登在体育经纪公司IMG从事花滑运动员的经纪工作已经超过了20年,曾经负责把冰上明星们推向市场。他表示从不知道性取向“是一个话题或一个问题……在我们目前的社会阶段,如果一个运动员出来代表他们的国家,并不负众望,我不认为任何这些东西,无论其性取向或肤色或信仰的宗教,会成为问题。这不是40年前了。”而被问及为何没有任何公开同性恋身份的花滑运动员参加索契冬奥会时,巴登回答道:“老实说,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详细]

 

40年前,花滑世界的同性恋运动员还必须保守他们性向的秘密。在今天,对于越来越多的人来说,这已经不再是困扰他们的问题。虽然也许现在还有人藏在他的冰柜里,但是相信将来的某一天,冰柜终将被融化。

编辑:吴斌 撰稿:阿曼达 | 2014.02.15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