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0月24日乒超第三轮,天津队主场2-3惜败由王励勤、许昕领衔的上海队,整场比赛,除了在中场休息时与球迷互动了几分钟,佩尔森一直坐在板凳上。鼓掌,是似乎是46岁的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乒乓理想与46岁的现实之间,佩尔森会如何做出选择?[详细]

佩尔森

姓名:佩尔森 身高:186厘米
出生日期:1966年4月22日 出生地:瑞典
成绩:第40、41、42、45世乒赛男团冠军、41届男单冠军 现状:征战乒超效力天津队

七战奥运笑傲乒坛 佩尔森:我还赢过蔡振华

    即便是一名80后,即便不是乒乓球的忠实粉丝,也知道有一个球打的很好的老外,知道他总是在比赛中跟中国球员做对,这就是“老瓦”。很多人都知道国外有个“老瓦”,但提起佩尔森这个名字,或许就没有“老瓦”这么出名。现如今,在中国几乎耳熟能详的老瓦依然活跃在瑞典联赛中,而他曾经的“战友”佩尔森却来到了中国,来到了这个他们几乎与之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国家。
    虽然名气不及瓦尔德内尔,但佩尔森保持着一项不得不提的纪录: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乒乓球项目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开始,在之后的每一届奥运会上,我们都会看见佩尔森的身影。北京,佩尔森在铜牌战中输给了中国的王励勤获得第四名,那是他第六次征战奥运会。伦敦,佩尔森虽然止步第二轮,但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打满七届奥运会的乒乓球运动员,佩尔森绝对可以笑傲国际乒坛。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从80年代初的蔡振华到如今的王皓张继科,佩尔森几乎经历了中国八代乒乓球人,由于经常和中国球员在赛场上碰面,佩尔森与其中的很多人成为了朋友。听笔者说起已经成为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蔡振华,佩尔森立马来了精神。“我记得我就和他打过一次比赛,而且那一次是我赢了!真的真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他。”佩尔森有些孩童般的笑着说。现在想问问蔡局这事儿,估计难度不小,更何况连佩尔森自己都不记得那是哪一年发生的事情了。
    1981年,佩尔森第一次来到中国参加比赛,“真不敢相信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我当时在北京待了一个月,去了不少地方。”佩尔森说:“三十年前的中国和现在有很大区别,没有这么多汽车,而且大家都骑自行车。现在不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堵车,尤其是在北京,这太可怕了。”
   “不过,三十年前你出生了吗?呵呵,可那会儿我已经开始打球了。”呵呵一笑,有些豪气,但也有一丝落寞。 [详细]
佩尔森生涯主要成绩一览
时间
赛事
成绩
1989年
第40届世乒赛男团
冠军
1991年
第41届世乒赛男团
冠军
1991年
第41届世乒赛男单
冠军
1991年
第11届乒球世界杯
冠军
1993年
第42届世乒赛男团
冠军
1999年
第45届世乒赛男团
冠军
2000年
悉尼奥运会男单
四强
2008年
北京奥运会男单
四强
2011年
瑞士公开赛男单
季军
佩尔森经历国乒六代人
时间
代表人物
80年代初
蔡振华
80年代中后期
江嘉良、陈新华
90年代初期
马文革、王涛
90年代中-2000年代初
刘国梁、孔令辉
2000年代中期
马琳、王励勤
现今
张继科
迟暮英雄甘坐冷板凳 来乒超只因热爱乒乓

   在竞技体育中,最没用的就是忆往昔峥嵘岁月,那些都是只能摆在纸面上看着舒服的数据而已,它只能证明你过去很厉害,但并不代表你现在依然很牛。显然,对于这一点,佩尔森看的很透彻。来到中国,加盟乒超,看着眼前这些比自己小十几岁、二十几岁甚至快三十岁的年轻球员,佩尔森突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说实话,要与这些小伙子们相比,我知道现在的我不会有什么优势,或许大赛经验会好一些,但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佩尔森说:“即便我从来不考虑自己年龄的问题,但与他们相比我真的差很远,所以才需要更加的努力。”
    虽然佩尔森很努力、很付出甚至很拼命的训练,但毕竟年岁已高,考虑到整体实力因素,他的上场机会并不多,三场联赛中也仅仅在客场与江苏队的马琳有过一战,结果自然是很快败下阵来。“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都不敢相信46岁的我上场竟然会紧张,脑子一片空白很快就输掉了比赛。”赛后,天津队主教练也是佩尔森的老友马文革告诉记者说:“佩尔森对于乒超联赛的节奏还不太适应,这种不停换球而不是一个球来回捡的节奏,让佩尔森有点难以招架,他说第二场应该会好很多。”
    只是这“第二场”何时才能到来呢?10月24日晚,天津队回到主场迎战由王励勤、许昕率领的上海队,在主场球迷山呼海啸般的摇旗呐喊助威声中,天津队最终还是以2-3负于对手。整场比赛,除了中场休息那几分钟,佩尔森始终坐在板凳上。鼓掌,似乎是他唯一可做的事情。
   对于重返乒超的天津队来说,利用佩尔森的影响力来宣传并无不妥之处,而从主场的上座率便可看出这一招绝对是值了。问题是,佩尔森能否接受这样的现实吗?而这与他来中国的初衷又一致吗?“我从不考虑年龄的问题,因为他们可以让我变得年轻。”指着刚刚与自己互动过的十一、二岁小男孩,佩尔森笑的有些无奈。 [详细]

梦想依然照进46岁的现实 佩尔森:我还要参加奥运会

      3月份多特蒙德世乒赛后,佩尔森问刘国梁他能不能去中国训练,说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中国队的对手了,也不会对中国队构成威胁。当时也会有疑问,毕竟佩尔森已经是46岁“高龄”了。然而半年后,佩尔森就真的和天津队签了约,然后与比自己小十几、二十岁的队友们一起训练。“他比我还大三岁。”对于天津这座城市来说,马文革算得上是乒乓英雄,可在介绍佩尔森时,马文革的眼神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在谈到如何看待佩尔森46岁还在打职业比赛时,马文革是这么说的,“我觉得就是敬业吧,他对职业的热爱。其实佩尔森能够打到现在,因为乒乓球已经对他来说已经是爱好、乐趣了,不管在场上是输是赢,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享受。”佩尔森自己也这么认为,“之前并不太了解中国联赛,但这里水平肯定不低。”佩尔森告诉记者:“也没想过为什么要来,就是觉得我还能打比赛,也还想继续打球,所以就找个地方打下去。马文革是我的好朋友,我们认识很多年了,所以来到天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10月24日,由于晚上就要比赛,所以在结束了上午的训练、用过午餐后,佩尔森与队友雷振华、郝帅等人在天津队工作人员的陪伴下,来到赛场旁一家快捷酒店开房休息。或许是事先没有安排好,开房需要一些时间,这让天津队头号单打郝帅有些不满,而就在这位年轻人嘴里嘟嘟囔囔个不停时,佩尔森插着耳机安静的听着音乐。率先拿到房卡,郝帅拉着队友便进了电梯,看着队友率先离去的背影,佩尔森微微摇头,继续沉静在音乐中。
      对于46岁的佩尔森来说,来到中国、参加乒超、加盟天津队都不是什么难事,而要想真正融入这个年轻的团队,想要在这里继续和完成自己的梦想,佩尔森还需要付出很多。“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至少要等到这个赛季结束吧。”在谈到今后的问题,佩尔森表示他与天津队的合同只签到这个赛季结束,这也就是说佩尔森是走是留,一切还都是个未知数。 [详细]

五问佩尔森

-网易体育:什么样的原因让您来到中国、加盟天津队?或者说什么地方最吸引您?
-佩尔森:我觉得我还可以打球,而且我也想继续打球,所以就找一个地方继续打下去。我跟马文革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很多年前就认识了,现在他在这里做主教练,在他跟我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加盟天津队的打算。

-网易体育:今年您46岁,这算是一个“高龄”了。与比自己年轻20多岁的年轻人同场竞技,您认为自己有什么优势或者劣势呢?来中国打球,意味着您将长时间远离家人,这对您来说会是一个困难吗?
-佩尔森:虽然我从不考虑自己的年龄问题,但不得不承认我在体能方面跟年轻人还是有差距。在技术上或者经验上,我可能要比他们好一点,但整体还是不能跟年轻人相比。作为一名运动员你总会有一些取舍。当然,我会尽可能的保持通话,几乎每天我都会和妻子通话,有时候电话有时候通过聊天工具。她跟我说她非常期望来中国看我比赛,所以今后也有这个可能,但一切要看这个赛季结束之后的情况。

-网易体育: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您经历了中国好几代乒乓球人。这其中,蔡振华已经是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而奥运冠军王涛、刘国梁、孔令辉都已经成为教练,20多年来您绝对中国运动员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佩尔森:确实,我跟很多人都是非常好的朋友。蔡振华,我就跟他打过一次,当然我赢了,真的。这次我来到天津,他们中很多人也都跟我联系了,很感谢他们提出的帮助。我在中国有不少朋友,比如这次过来蔡振华也跟我取得了联系,很感谢他们。还有好多人,可能他们没有我的电话号码,王涛等等。
要说变化,他们进步了。以前他们大部分只会用球拍的一面打球,那现在他们两面都可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所以你就可以看到,马琳是奥运冠军、王皓世界冠军而且三次打进奥运决赛等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现在中国这一代球员,他们更具有力量,要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要好,现在规则变动很多,比如大球等等,但是他们这代人更具有力量一些,所以他们是最出色的。

-网易体育:10多年前,许多中国优秀选手远赴欧洲俱乐部打比赛,除了延长运动生命之外,他们去欧洲打球也被称作“淘金”。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外国球员来参加中超联赛,也是来淘金吗?
-佩尔森:当然不是,在过去他们来到欧洲打球是因为中国还没有乒超联赛。现在我们来中国肯定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技术而不是其他事情,这里有最好的联赛,最好的技术,最好的球员,要想保持竞争,他们必须来到这里比赛和训练。

-网易体育:您觉得现在瑞典乒乓球还能继续对中国造成威胁吗?或者说什么时候有可能超过中国?
-佩尔森:80、90年代,瑞典还拿过三次世锦赛冠军,我跟瓦尔德内尔一起。现在瑞典实力不行了,确实,因为我们国家不像你们这里有这么多天才,你知道瑞典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而且我们在大球上好像更有天赋一些(暗指网球、足球)。像我和瓦尔德内尔这样的球员出现,这种事情在瑞典并不会很经常的发生。当然,我们也在这方面想过办法,我们肯定也会找到一条回去的路,比如让一些非常出名的选手转做教练等等。 [详细]

佩尔森同国乒6代人"不解情缘"

更多
佩尔森 撰稿:修堃 制作:吴斌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