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网易体育专题

两年的讨薪路,所有南京有有队的队员们走得很艰辛。直至今日,他们依旧没能将自己的血汗钱全部拿到。为了讨薪,他们走上街头,将自己的苦楚展示给所有人。他们说自己连农民工都不如,没有保障,打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没有文化,被人玩了。前南京有有球员李瑶敞开心扉,向网易体育讲述了南京有有是如何一步步从高调入主给球员开出阔气的薪水到走上欠薪路,又是如何跟球员矛盾激化,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解散。已经退出足球圈的李瑶回忆起足球生涯,更多的是苦涩和无奈,说到被欠薪,他也直言不讳的说,“球员因为没文化,被人给玩了”。
pic 李瑶小资料
姓名:李瑶
出生日期:1982年1月15日
身高:175cm
体重:72kg
位置:中场
曾效力球队:南京有有
初入足球:有有给球员开1.5万月薪
pic
初涉足球有有出手阔气王洪礼等名帅曾先后执教球队
南京有有初涉足球给主力队员开出1.5万元月薪

    5岁半就开始踢球的李瑶,没想到而立之年时会过上为讨薪而奔走的日子。“每个踢球的人小时候都有梦想,比如为国争光,冲出亚洲什么的。”李瑶和多数踢球孩子一样:小学入门,初中崭露头角,高中(职高)进入体校,毕业之后进入专业队。体校毕业后,李瑶加盟上海浦东青年队,踢全国U21比赛。踢了一年多后,浦东队被中远集团买走。对方只买一线队,二队的球员一概不要。

    无奈之下,李瑶告别上海,回到南京,在学校里教小孩子踢球。2003年,辽宁青年队被南京斯威特集团收购,变成了南京有有。这是江苏省第二支职业队。球队组建完毕后就开始在广州集训,备战甲B联赛,主教练是王洪礼。为了踢上职业足球,李瑶辞去工作,只身一人背着包前往广东,向球队毛遂自荐。

    王洪礼当时觉得李瑶有一定潜力,决定将其留下。他也是球队当时队中唯一一名南京籍球员。南京有有队队最开始情况不错,主力队员月工资一万五千块钱,这在甲B联赛已是上等收入。李瑶当时因为太年轻,打不上比赛,收入也很少。

    后来,甲B变成了中甲,南京有有队一直在联赛的中下游徘徊。2006年的第五名,是球队历史最好成绩。[详细]

pic
南京球迷观看有有比赛 谁能想到球队会“消失”
2004年开始有欠薪 2007年已经出现大规模欠薪

     据前有有队球员李喆统计,球队2004年开始就已经有欠薪了,2004年~2006年这三年中,总共欠自己奖金七万元,而其他球员也存在不同情况的拖欠,只是数额不大。“都是个别场次的奖金。由于球队当时多数钱给了我们,我们也就不去计较那一两场的奖金了。”李瑶说。

     据李瑶回忆,球队2007年开始大规模欠薪,他那时已从边缘球员变成了主力,每个月的工资是9000元,这在中甲联赛中算是中上等收入了。李瑶认为,有有队出现大规模的欠薪跟俱乐部投资方情况不理想有直接关系。2006年8月,原上海科技董事长张杰被捕,而上海科技的大股东正是有有俱乐部投资方斯威特集团。

    当时就有多家媒体报道,斯威特集团一把手严晓群被警方多次带走,协助调查。甚至有媒体报道称,斯威特当时的经营状况出现问题,面临资金链断裂。“老板好了,俱乐部肯定跟着一起好。老板出了问题,俱乐部状况肯定会越来越糟糕。”李瑶拿当年的厦门远华队做了比喻,他认为有有俱乐部和远华俱乐部多少有些相似,“只不过厦门队投资方老板被捕后,俱乐部就直接卖掉了。”

    有有队当时的赢球奖金是20万元,平球奖金10万,输球不罚钱。据李喆统计,球队到现在为止2007年还欠自己七场比赛的奖金,总共四万八千元。[详细]

矛盾激化:欠薪达1000万导致有有0-10恒大
pic
南京有有球员在南京总统府前拉横幅只为讨回欠薪
俱乐部为球员代签注册激化矛盾 欠薪已达1000万元

    积蓄已久的矛盾,终于在2010年年初爆发。这一年,球队拖欠全部球员的工资和奖金将近1000万元。俱乐部在足协注册时,球员签字全部由俱乐部代签,球员并不知情。李瑶表示,球队过去几年都是在注册前给球员发一笔钱,这样可以让他们顺利在注册登记表上签字,“只有2010年是代签的。”对于代签的问题,中国足协也表示无法调查。“有有俱乐部每年注册手续都是齐全的。如果代签,我们也没法去调查。不管是欠薪还是代签,都没有球员通过正常渠道向中国足协反映。”一位足协官员说。

    虽然有有俱乐部2010年获得了参赛资格,但不发钱引发的矛盾却无法解决。球队在第一场中甲联赛之前出现了罢训,主力球员拒绝比赛,这是球队欠薪以来的第一次罢训,结果客场1比5输给成都队。为了缓解队中的矛盾,俱乐部发了一部分工资和奖金。同时要求队员们跟俱乐部一起度过难关,称资金的问题会马上解决。一些闹得比较凶的主力队员,还拿到了俱乐部的欠条。“我当时也想要到欠条,可是被南京市的领导给压下来了,他们希望我作为南京籍球员能够从大局出发,体谅俱乐部,起到表率作用,所以我至今都没拿到欠条。”李瑶说。

    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到欠条。拿到欠条的总共不超过六人,这些人都是无法或缺的主力队员,“年轻的小孩闹也没用,俱乐部都不搭理你们,爱踢不踢。”李瑶说。[详细]

pic
在2010年中甲中因为欠薪主力罢训有有客场0-10恒大
球员心理已经崩溃主力罢训 客战恒大0-10惨败

    2010年7月29日,第十二轮中甲联赛,南京有有队客场0比10输给了广州恒大。输掉比赛后,队员们将俱乐部欠薪的消息公开化。“当时主力就已经罢训了,去广州打比赛的,全是小孩。”李瑶说,那些小孩都非常非常年轻,基本上没怎么踢过比赛。有有俱乐部当时总共拖欠球员工资和奖金1000万,很多主力球员都被拖欠了40多万元,李瑶被拖欠20万。

    迫于压力,有有俱乐部那场比赛后不久发了350万给全队。据李瑶介绍,这笔钱是东拼西凑借来的,自己拿到了8万,是队中主力球员中拿到钱相对较少的,“最多的20万左右。”当时李瑶本打算再多要一些,但俱乐部高层提醒他,“必须先保证教练和外地球员,你是南京人,要有所牺牲。”

     那次讨薪时,刘栩楠被爆出父亲患有尿毒症,急需用钱。当时刘栩楠的父亲就在南京,多次地前往体育局、足协和俱乐部讨要说法。最终,刘栩楠拿到了35万欠款。拿到钱后不久,他就离开了球队。和刘栩楠不同的是,多数队员当时都希望继续留下来,“大家想保住这个队伍,因为只有锅里有了,自己的碗里才会有。”李瑶说。可是,有有队2010赛季排名垫底,降入乙级。“我们实力还可以,但受到的打击太多了,心理已经崩溃了,激情没有了,人心也散了。”李瑶说。[详细]

无奈解散:体育局欠俱乐部每年200万赞助费
pic
南京有有球员到南京市体育局门口进行讨薪
俱乐部得不到政府支持 体育局欠球队每年200万赞助

     李瑶认为,有有俱乐部跟那些带有国企背景的俱乐部没法比,“私企老板投资,希望投最少的钱,获得最大利益。”每年发工资时,俱乐部基本上不会痛痛快快地给钱,“一二月的工资要等待年中才能能发下来。年底的时候基本上能拿到十个月的工资。剩下的钱会拖到明年,有些钱干脆就不发了。”

    据李瑶介绍,有有俱乐部当年希望通过搞足球,得到南京市政府多方面的政策照顾。同时也希望体育局和足协能够出资支持。但这些,都没能如愿。前有有俱乐部总经理肖旭去年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体育局本应该一年赞助球队200万,但这笔钱始终没拿到。对于政府支持的问题,南京市足协秘书长牛勇说:“足协章程中明确规定,不允许政府投资足球俱乐部。”

    至于国内存在的政府资助俱乐部现象,牛勇认为只能定性为“鼓励奖金”,“现在每个省市都有体育产业引导资金,为的就是鼓励民营资本办体育。俱乐部可以通过正常渠道申请资金,但没有硬性规定说政府一定要为俱乐部投资。”江苏省去年才有这项政策,有有俱乐部那时已解散。无法获得照顾,有有俱乐部状况变得越来越差。2008年拖欠全队奖金200多万元,队长李喆的奖金是十一万四千元。2009年,情况继续恶化。[详细]

pic
南京有有球员只为拿回那些属于他们的血汗钱
有有解散球员被欠薪800万元 体育局和足协拒绝托管球队

     降到乙级后,有有俱乐部本打算保留住这些球员,但积累已久的欠薪问题依然无法解决。2011年4月下旬是中国足协规定的乙级联赛注册截止日期,由于没能解决欠薪问题,被拒绝注册。“这次不可能再代签了,因为事情已经闹大了。”李瑶说,有有俱乐部准备注册时就有多名队员向足协反应情况。

     注册被拒绝后,有有俱乐部只有一条路:解散。球员们当时拿到了一笔遣散费和工资,李瑶拿到了8万块钱。但俱乐部依然欠他30多万的奖金和工资,李喆被欠了45万。全队加在一起,总共800万。

    “体育局和足协也不托管。他们当时要是管了,不至于现在这个样子。”李瑶说。对于球员们的抱怨,牛勇说:“有有俱乐部的存在对于南京足球来讲已是一个历史阶段。欠薪不光足球存在,社会上也是很普遍的现象。俱乐部在发展过程中不可能一帆风顺。他们的解散,不会阻碍南京足球前进的步伐。”

    解散时,全队仅有三名南京籍队员:李瑶和另外两名年轻的小孩。据李瑶介绍,一名年轻的门将前往青海队踢乙级联赛,而另外一人则彻底离开足球,到房产中介做职员,负责买卖和租赁房屋,李瑶到南京一家水处理公司做销售员。[详细]

悲惨处境:球队解散只剩一辆大巴
pic
因为没钱训练基地坏了,有有俱乐部也不修缮
认清足球内部实质 有有大多数球员选择告别足球

    “除了一些小孩到乙级联赛踢球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没法再踢球了。”李瑶说,有有队解散后混得最好的是李喆,他现在是广州富力队队长,挣钱不少,“他经常跟我说;‘在有有的时候穷得什么都没有,现在的富力,已经武装到牙齿’。”在有有队效力时,李喆曾多次提出转会,但俱乐部不放人。

    对于自己没法继续踢球的现实,李瑶称能够接受,“我是个乐观的人,不会有什么失落感。我进过,足球这个门,看过了,知道里面怎么回事。现在又出来了,足够了。”

    除了正常工作外,有有队队员还要为自己讨薪。为了讨薪,李喆父亲曾在南京住了两个月,他几乎天天往体育局跑。努力了两个月,南京市体育局终于同俱乐部达成协议,让球员和教练到俱乐部去对账,把拖欠每个人的工资和奖金对账清楚。

    “俱乐部对账时也很配合。可是就不发钱,因为账面上一分钱都没有了。”李瑶说,俱乐部此前发钱时基本上不会走账,“发的都是现金,私人老板不存在走账的程序。”[详细]

pic
解散后的有有变得“一无所有”只剩一辆大巴车
有有只剩一辆大巴 球员因没文化被投资方玩了

     由于有有俱乐部和投资方斯威特集团是不同法人,因此投资方没有义务解决队员们的工资问题。“从法律上来讲,我们只能跟俱乐部要钱。”李瑶说,斯威特集团组建这个俱乐部时就想好了后路,“他们‘懂法’,玩儿我们这些没什么文化的球员,太容易了。”

     如今的有有俱乐部只剩下一个法人和一辆破旧的大巴车。法人金典今年60多岁,接近退休年龄。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他多次以“没有时间”为由拒绝。

     从2004年开始,球员们就坐着仅剩下的这辆大巴车去比赛,如今它成了队员唯一留恋的东西,“这辆车太可怜了,买来就没牌照,也从来没交过税。在南京路上行驶,靠的就是‘南京有有’这四个字,交警都不会拦。”[详细]

悲愤呐喊:球员欠薪没人管不如农民工
pic
南京有有球员向媒体展示球队的欠条
上街讨薪是因生活所迫 转行做销售每个月仅挣2000多元

    过去一年时间,被欠薪队员曾多次上街拉横幅讨薪,去过体育局、南京市政府。如今又去了新街口、总统府等地,将来还打算去中山陵。

    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是李瑶和他的母亲。为了让讨薪行动引起外界的关注,李瑶花200块钱给每个人做了一件背心,上面印有“南京有有俱乐部拖欠800万”的字样。

    “家里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所以我决定要讨薪,解决燃眉之急。”李瑶是2007年结婚的,孩子已经三岁多,马上就要去幼儿园,幼儿园一年两万块钱的学费对于他来讲,算是个大数字,“我现在做销售,没经验,业绩一般,一个月才挣两千多块钱。”李瑶的妻子是做化妆品销售的,一个月的薪水也5000块钱左右,“我们现在都不敢给小孩添置新衣服,孩子穿的都是本家亲戚小孩剩下的。”

    李瑶说,上街讨薪完全是生活所迫,“这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我在南京的亲亲朋友都看到了,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走到今天……”说这些话时,李瑶的眼睑有些湿润。他说自己小时候也曾希望成为足球明星,但最终却沦落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只想要回自己的血汗钱。”[详细]

pic
虽然打赢了官司 球员还是没能拿到球队拖欠的工资
打赢官司仍拿不到血汗钱 欠薪没人管球员不如农民工

     去年曾有两名有有队队员通过司法途径打赢了官司,但由于俱乐部没钱,强制执行也没有用。“我们还比不了农民工。”李瑶说,国家每年会出台相关文件,解决农民工的欠薪问题,“而我们呢?没人管!外界总是说球员不差钱,收入高,说得天花乱坠,但实际上呢?我们打赢了官司都拿不到钱。”

     李瑶希望政府能够帮着解决问题,“俱乐部骗了我们这么多年,是不会给我们出这笔钱的。”可是,牛勇也明确表示,政府不可能为这笔钱埋单,“什么事情都要合理合法,欠债也是有主体的,政府没有义务掏这笔钱。”

    南京市体育局刘处长接受采访时一直回避欠薪问题,他称体育局一直在全力以赴解决这个问题,“但其中有很多困难,也希望你们理解。”至于谁会出这笔钱,怎么解决欠薪问题,李处长两次表示:“这个不好回答。”此后,便没了下文。李瑶说,不管官方是什么态度,他都会坚持讨薪到底,“大不了就到青奥会赛场上去闹。”对于有有俱乐部,李瑶已经麻木了,“没有爱,也没有恨。”

    可是,李瑶还是放不下足球。他在找工作时,特意会留意公司是否有足球队。如今这个公司有支业余足球队,在踢南京业余联赛,李瑶的身份是队员兼教练。他说自己现在踢球完全是爱好,“不挣钱。如果踢业余足球挣钱,踢职业足球欠薪,那得多讽刺啊?”[详细]

 

投资方的良心缺失,足协的责任心缺失,造成了今天南京有有球员含辛茹苦的生活!中国球员,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光鲜夺目”,也有很多人生活的比不上农民工,可是又有多少人关心他们的死活!中国足球的管理者,不要求你们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先把球员被欠薪的事解决了吧!

编辑:许松 撰稿:林娱

日期:2012.05.24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