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近日,北京教委介入调查“0-15输球”事件,地坛小学没

有向上级部门申报该场比赛被认定“违规违纪”,在足

协的求情之下校长杨森才保住了乌纱帽。在中国,小

学生的踢球环境已经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但教

育部门还在压缩学生踢球的空间,处罚小学校长,

教委无异自抽耳光。[详细]

因为组织比赛没有申报给有关部门,北京教育部门要处罚校长,教委的这一做法再次引发争议,对于小学生来说,踢一场球到底有多难?

2010年08月31日,快乐足球课堂在北京董家渡第二小学展开,无奈的是整个活动也只能在一片简陋的水泥地上开展。

 福州市小学生在校体育运动调查,三成小学生在校体育运动基本没有参加或不足1小时,锻炼时间明显不够。

  2011年全国校园足球联赛北京赛区高水平组比赛,3月5日在青年城小学拉开帷幕。

场地难:北京61%中小学无足够体育场 大连市内标准球场为零

07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近日在全国6个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长春、成都和兰州)2500名中小学生中进行的调查显示,近四成的孩子因为“没有合适的场所”而影响运动。北京市4个城区491所中小学61%没有足够的体育场。事实上,大部分城市的小学,因为面积有限,都没有标准的足球场,绝大多数操场没有按照青少年的需要设置锻炼设施,都是“田径+篮球”的模式;近年随着房价飙升,各城市的学校用地已经更加稀缺,足球场也变得更加遥远。

韦迪曾经介绍说:“缺乏场地,是客观上制约青少年足球发展的关键问题。”大连是著名的足球城,市内现在找不到一块能承接正式比赛的场地,体育场成了商业区。北京东城区,目前只有一块正规球场能比赛。在沈阳,有200米跑道的操场对于小学来说已是“奢侈品”;在昆明的100所小学里,拥有像样的足球场的不到10所,许多孩子只能在危险的水泥地上踢球。找不到踢足球的场地,有些学生家长会带着孩子进行游泳、乒乓球等其他体育项目的锻炼,而更多的家长,则干脆让孩子躲在家里,将踢球的时间用在学习中。[详细]

时间难:学生课余时间多被补习班占据 福州15.6%小学生不参加任何运动

在教育减压难以实现的情况下,学生很难抽出进行足球活动的时间。如今,小学生功课负担重,升学压力也越来越大,课余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上辅导班上。对于这种状况,很多家长也表示很无奈。即使家长有心,学生在高压之下也无力进行体育活动,“‘十一’七天假,孩子5天都在做作业。倒是想让他出门,不到半天他就惦记着回家。”北京市一所重点中学的学生家长对于孩子面临的压力,也表示爱莫能助。 而在学校期间,每周仅有的两门体育课,也经常被其他“更重要”科目的老师占用,能够进行体育锻炼的时间几乎没有。

《中小学生体育锻炼运动负荷卫生标准》中规定,中小学生体育课和课外体育活动时间每天不得少于1小时,每周不得少于5次。但事实远不会如此,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福州180个小学生的体育运动调查中,坚持让自己的孩子在每周双休日参加至少一次体育运动的家长,占46.9%,每天都让孩子坚持参加体育运动的家庭占了37.5%,然而令人担忧的是,还有15.6%的小学生几乎不参加任何运动。一项针对全国十省市10岁到18岁的中小学生及父母的抽样调查显示,接近六成的小学生、四成的初中生和三成的高中生反映自己每周体育锻炼时间只有1小时至2小时。[详细]

组织难:学校足球长期处停滞状态 北京1300所小学仅60支队参加联赛

近5年来,学校足球尤其是小学中学足球在大部分城市均处于停滞状态,这也直接导致了全国青少年足球人才连年萎缩不见起色,目前全国拥有30多万所中小学校,但仅有2200所学校开展了校园足球。在拥有约1300所小学的北京,“校园足球联赛(小学)”也只有60支球队参加,而这已经是近年来北京市规模最大的校园足球联赛。

2009年6月,中国足协开展大力推进“校园足球”计划,共有43个城市、近2300所学校参与。那些不是“试点”的学校,没能分到校园足球的任何经费,其工作积极性自然可想而知。而就是开展了校园足球的中小学校,其实施效果也难尽如人意,校园足球活动虽由教育部和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发文启动,但基本上以各地足协为主体,所有竞赛都由足协负责。有人形象地说,各地教育局只是在活动开展期间加盖公章,并没在人力、物力和财力上参与校园足球。教育主管部门没有点头,直接影响到了各所学校的工作热情。[详细]

体育课是基础体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在场地紧缺,应试教育横行的大背景下,迫于主观和客观的压力,连体育课都变得枯燥无味了。

2011年8月8日是第三个全民健身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发布第九套广播体操。

对于正在上学的孩子来讲,读书和踢球,很容易做出选择,当今的教育体制,踢球几乎没有出路。

体育课为达标多设立枯燥运动项目 安全为主杜绝高对抗有隐患项目

地坛小学队惨败给俄罗斯后,面对铺天盖地的舆论,校长显得很无奈:“现在小学方面体育课基本上以不出事故为宗旨,取消了铅球、双杠、跳箱等科目,体育课项目器械早就卖了废品了,现在体育课以不出事为主。”《中国青年报》记者曾来到北京市东城区某中学,亲眼目睹了一堂体育课,这节课除了跑步就是一套广播体操,一位初二的同学向记者讲述了新学期自己上过的8节体育课时表示:“太没意思了。”众所周知广播体操和跑步是体育课上最常见的教学内容,尽管学生们非常不感兴趣这两项内容,但还是占据了我们体育课最重要的一席之地。

贵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拥有众多的学生球迷,为何不能在体育课上多安排足球内容呢?按照教学大纲,体育课要保证完成每学期的教学任务,其中反映学生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的指标占绝大多数,如长跑、短跑和仰卧起坐等,因此为了让学生顺利通过体育考试,就必须在日常的体育课里大量安排强化学生身体素质和运动技能的教学内容。 [详细]

比赛数量不足上海名校一年仅踢十几场 足球“尖子生”教育系统几无出路

足球不是一项纸上谈兵的运动,需要通过不断的实战比赛才能发现好苗子,同时让好苗子良性的成长。 但现实情况是,中小学生仍然没有多少机会参加足球比赛,素质教育虽然搞了多年,减负口号喊了许久,搞来搞去全部都进教室了,学生搞体育训练没有兴趣和积极性,因为足球比赛太少了甚至没有足球比赛。

2011年上海杨浦区中小学生运动第一次将足球作为比赛项目,平四小学队16-0大胜开鲁二小,看到这么悬殊的比分,有记者问平四小学教练这样的比赛是否还有意义,他回答道:“比赛不是办多了,而是办少了。比赛中发现好苗子,一举多得,值得提倡。”据了解多年前上海市小学生足球赛分甲乙组,有20来支球队参加,如今这个数字已经降了一半,2005年平四小学参加各种比赛不下200多场,而2011年整个学校只踢了10来场比赛。而对于一些足球尖子生,现在的教育体制也没有他们的出路。例如,全深圳的初中只有深圳中学初中部一所目前在招收足球特长生,每年几个招生名额,对于上百名小学毕业的校队学生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曾培养出黄凤涛、朱聪等深足球员的翠园中学体育老师文武对此大吐苦水:“今年初一进校的学生里面,我只发现一两个会踢球的。我也想招收一些特长生,提高学校的足球水平,但实在没有名额。”很多孩子,不得不因此放弃足球。 [详细]

让足球走进校园的计划由来已久,但是至今仍然是举步维艰,作为另一头的教育部门却是冷眼旁观,殊不知,体育运动亦是教育的一种。

6月25日,前中国足协青少部主任冯剑明,在作客网易体育时,曾深度剖析校园足球举步维艰的现状。

如果教育部门还是一味的只抓书本教育,课堂教育,那么校园足球只能是一句空话。

校园足球是足协“剃头挑子一头热” 教育部门无足球相关文件下发

其实对于中国足球基础薄弱的现实,中国足协也是心知肚明。早在南勇时期,中国足协就提出了“校园足球”发展计划,但从体育和教育部门配合上有矛盾,体、教“两张皮”的症结依旧存在;校园足球只是足协“剃头挑子一头热”,而作为另一头的教育部却没有任何表示和作为。前足协官员冯剑明就透露,为了支持校园足球,体育总局拿出了4000万,但是却本末倒置,因为既然是校园足球,就必须有学校参与,而学校隶属于教育部。他们下达的红头文件比体育部门,中国足协下达的红头文件更管用,但直到目前,教育部却没下达任何与足球和校园足球相关的文件。

此外,作为校园足球政策权威的执行部门,校园足球办公室却没有任何实权。教育部抽调一部分人,中国足协抽调一部分人组成的办公室,组长是教育部的陈小娅副部长,还有国家体育总局的副局长冯建中,足协副主席薛立和冯剑明等人。但是在上报后,国务院却并未给出批文,原因是作为全国的校园领导小组,必须要有专门机构、专门编制、专门指标,而这些校园足球办公室都不具备。目前为止,全国校园足球还没有一个执行公章,而单独由中国足协盖章,或者由国家体育总局青少司盖个章和体卫处盖章,在权威性和执行力上都会大受影响,体制上的不健全和教育部的冷眼旁观,让校园足球举步维艰。 [详细]

无政策激励,教师没利益,学校没成绩,谁愿意组织比赛?

应试教育和强调成绩的大体制下,想让足球走进校园,似乎是难以实现的幻想。以如今的中小学为例,具体到市和区级学校的优劣及排名,仍然是文化课成绩为主要依据,体育成绩不包括在内。也就是说从学校的领导者校长来讲,他的工作得到肯定甚至高升,这与学生开展体育运动多少,是否组织足球比赛毫无干系,只有学生文化课的成绩和高升学率才是硬道理。在此情况下,和考试升学的成绩压力相比,怎能有人愿意组织孩子们锻炼身体,并参加足球比赛。

再详细到每个班级的班主任,他们的首要任务也是成绩和考试,粗略查找资料就会发现,成绩是老师们评定职称和晋级中最关键部分,是他们得到上级肯定的最重要评价准则。在学校对老师实现的福利和待遇中,绩效奖金同样与成绩和升学率挂钩。而使学生们强健身体,参加足球锻炼及体育比赛,根本不计算在内。带孩子进行足球活动的老师由于缺少政策支持而缺乏动力,一些地方的体育教师反映,一般带队参加比赛是在周末,要陪上个人时间却没有补贴;有些地方足球活动的培训还没有纳入继续教育的课时,对职称评定也没有帮助。如此环境,教老师和学生如何能爱上足球。 [详细]

教育部门手握着校园足球的生杀大权,却又选择不作为,如此大环境不变,校园足球乃至校园体育都是空谈。

网易零度角官方微博。

 
钢管舞的奥运会之梦
第602期:钢管舞的奥运会之梦
全能战士:灭不了的热火?
第601期:全能战士:灭不了的热火?
别拿“软蛋”否定勒夫
第600期:别拿“软蛋”否定勒夫
朱骏欠薪质变:从赔钱到吸金
第599期:朱骏欠薪质变:从赔钱到吸金
“玩命”的体育运动
第598期:“玩命”的体育运动
“吃人”的非洲足球
第597期:“吃人”的非洲足球
编辑:张涛| 策划:专题策划组| 撰稿:黄越、穆勒、叶公 | 零度角微博
推出:2011.11.8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