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中国金花征战职业网球赛场,除李娜、郑洁和彭帅外,几乎看不到其他

小花的亮眼表现。在网球运动渐渐在国内高速发展的今天,中国网球

的人才培养却陷入了一个国退民不进的尴尬境地。原有的举国体制

逐渐被时代抛弃,而民间力量却还不足以支撑起网球人才的迅速

成长,金花身后的断层无可避免。[详细]

上世纪末我们就听到了郑洁、晏紫的名字,而今郑洁还在打,晏紫生了孩子即将复出。而李娜和彭帅则是中国军团在大满贯上的主力。那么,年轻人在哪里呢?

2011年李娜夺得法网冠军,而这样的成绩也激发了国内网球热潮。

前海宁教练罗德里格斯(右一)出席匠心之轮网球新闻发布会。

中国网球场地每年增长速度达12% 房地产企业亦投身网球运动

其实随着2004年的夏天,雅典奥运会上李婷/孙甜甜夺得女双金牌。之后,郑洁/晏紫在2006年获得澳网和温网冠军,李娜在2011年获得法网女单冠军。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的网球力量正在蓬勃地发展。据官方统计,中国网球人口已突破千万大关,球场更是每年以12%的速度增长。中国网球的巨大金字塔塔基已在形成巩固。在李娜2011年法网夺冠后,WTA官网甚至认为,李娜的这个大满贯冠军,影响深远,将为中国增加3亿网球人口。

2001年九运会期间,李娜夺得女子单打和双打网球冠军后,该项运动才开始在广州热起来,当时广州网球圈内比较活跃的教练有100人左右。而目前,广州网球教练人数估计在2000人左右。新兴网球学校则和世界接轨,像海宁的前教练卡洛斯•罗德里格斯就在中国开办了第六感网球学校,之后又成为了匠心之轮国际网球中心的股东,并安家在北京已经两年时间。据匠心之轮国际网球学校校长丁叮介绍,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有不少企业希望跨行业投身网球。其中,还有来头不小的房地产商。

中国小金花至今未取得大满贯一胜 孙晋芳:龙头有了,却没有龙尾

“用青黄不接都不足以形容中国网球的现状,”一名长期从事网球推广的业内人士说,“这是完完全全的断档。男子球员一直没有太好的表现,所以我们可以直接忽略。但是喊了这么多年‘以女子带男子,以双打带单打’,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能够扛大旗的。”

孙胜男、季春美、张帅、徐一璠、郑赛赛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却没有一个能够达到“前辈们”的高度。2011年的中国网球公开赛,6朵中国“金花”在家门口出战,结果在女单比赛中仅由郑洁取得1场胜利。女单第二轮即全军覆没的尴尬战绩,八年间仅出现过两次,上一回还是2004年中网创办元年。刚刚结束的伦敦奥运会,在李娜和郑洁身后的年轻小将,至今还无人达到参加奥运会的标准。张帅是小花中排名最高的选手,排名144,张帅六次大满贯都是第一轮,而这几名小花至今为止也没能取得过一场大满贯比赛的胜利。孙晋芳并不讳言中国网球青黄不接的问题比较明显,按她的话来说,“龙头有了,却没有龙尾”。

这就是中国网球的现状,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都是如此。当年柏衍和周奕妙在澳网青少年组比赛中发挥出色,可是到了现在他们已经年近20,也没有太好的成绩。人人都想知道下一朵小花在哪里,是在某个省队里,还是在某个网球学校当中?[详细]

由于专业体校对于奥运和全运“政绩”的要求,运动员的成绩成为教练甚至是学校非常看重的指标,为了成绩,很多不利于青少年成长的事情都会发生,而网球体校也遇到了自己的发展瓶颈。

李娜(左一)和新华路业余体校网球重点班成员合影

在体校,年幼的选手经常会经受非常严酷的训练。

新兴培养模式冲击体校网球体制 全国专业队25支专业选手仅900人

长久以来,我国竞技网球训练体制采取的是以体校为基础的多级训练管理体制:基层体校-业余体校-省市专业队的人才培养模式。像李娜从小就在武汉体校进行训练,当时,李娜父母一个月的工资加在一起还不到百元,当时汉口青少年宫租借网球场地的价格是1小时5元钱,一个月下来,光场地费的支出就是二三十元,占到了整个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而正是由于体校“包办”了李娜的一应开支,才让她一步步的走上了网球的高等殿堂。

但是随着,世界网球运动职业化发展的现状,专业队培养模式的局限性也开始显现。传统的体校体制目标具有单一追求全运会目标和单一追求奥运会目标的特点,其激励手段不能实现不同主体对利益目标的诉求。特别是对不能取得优异成绩的项目和运动员而言。

在这种背景下,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开始出现由社会力量参与的新兴网球竞技运动员培养模式,主要有网球学校、俱乐部和家庭培养三种。从小进入体校训练的人数很少。我国专业网球运动员总人数只有九百多人。从运动员的地域分布看,东部共有13支队伍,人数最多;西部只有5支队伍,人数最少;中部共有7个专业队。拥有运动员人数最多的省份是:湖南省、湖北省、天津市、北京市、辽宁省、山东省、浙江省和河南省。

体校学员易遭 “成人式”训练揠苗助长损耗身体 过分胜负观击破青少年信任底线

在体校中的好苗子很多时候会像成人一样接受训练。无论是对他们的身体还是未来的发展之路来说,这都是揠苗助长的事情。网易记者曾亲历过这样的事情:一对40岁左右的家长,他们的孩子非常喜欢网球。为了让孩子走职业的路线,他们将孩子送去了体校。但是短短几年之后,他们的孩子在同龄人中成绩突出,可是他们也发现孩子竟有了“老伤”。

纳达尔在16岁的时候就开始打成人赛事。虽然在17岁时就开始成名,可是他在2009年中网的时候就曾经说过:“我过早地进入网坛,当时我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这让我过早地受到伤病的困扰。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或许我可能会更早退役。”事实上,2005年年初他18岁的时候就因伤错过了澳网。除此之外,体校内的教练对于成绩的更加看重会让球员们也会形成相应的胜负观。而这种过于看重比赛胜负的观念会伴随他们一生,这对于他们的成长也有百害而无一利。有网球学校的家长带着孩子去打12岁年龄组的全国性比赛。这样级别的比赛都没有司线,采用的是信任制原则。所谓信任制,就是球出没出界的判定要依靠球员自己来判定,双方互相信任。 但是普遍的现象是,体校的学生会破坏这种信任底线,将对方一些没有出界的球谎称出界。如此一来,很多网球学校或者俱乐部的孩子都不太愿意和体校的孩子打比赛。[详细]

虽然目前中国网球的热潮还在继续,但其中仍然存在着不少的问题。资金是第一位的,然后是体育教育和文化教育的不接轨,还有95后甚至是00后球员在意志品质上比较薄弱……

2010年孙晋芳在《北京体育大学学报》上发表论文,剖析了中国网球培养体系的弊端。【下载孙晋芳论文】

2001年,15岁的纳达尔开始征战职业网坛,2005年他就捧起了自己的第一座法网桂冠。

中国网球选手专业学校进修年花费120万元 青少年ITF赛参赛费用年均6万

前国家队教练王越曾给记者算过一笔账。“按照球员的培养阶段,不包括吃住:8到14岁,每年十几万;14到18岁,主要参加ITF青少年赛事,需要20万左右;而18岁以后,费用会急剧上升,每年至少50万,主要用于赴国外参赛和聘请专职的体能师、康复师,这还不包括聘请境外的高水平教练。”这样粗略一算,在中国一名网球选手从8岁成长到20岁,仅训练、参赛费用就需要300万左右。

这还只是走“私人培养”路线的花费,如果是在匠心之轮这种全方位的网球学校,费用将会更高。根据丁叮介绍,现在学校专业组的球员每个月的学费为1.5万美元。一年下来为1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0万元。不是所有学员都能够付得起这些钱,所以他们有一些是做几个月的集中培训。当然,也有非常舍得下本钱的家长以及有远见的赞助商。

训练的成果显然要去赛场上验证。球员们需要参加各种比赛,包括国内的耐克杯比赛,以及国际上针对青少年的ITF级别的赛事。12岁的孩子会打大概8站比赛,14岁以上的孩子会打12站比赛。每一站都会有教练跟着,以发现孩子们在实际比赛中的问题。在国内比赛的话,每一站的花费大概在4000-5000元,12岁到14岁的孩子一年的花费在40000左右,而14岁以上的孩子则在60000左右

中国教育体系难接受“职业化训练”青少年 孙晋芳:希望能和九年义务教育衔接

其实,除了小球员的费用之外,他们的教育问题也很让这些家长头疼。大多数学校都不想要一个只能半天上学的孩子。学校生怕她会耽误了自己的升学率,即使这个孩子拿出小学时各科优秀成绩单也不行。

这个问题也困扰着一些网球学校,因为他们正在培养的孩子都是8岁到14岁年龄段。只有在这个年龄里被罗德里格斯这样高水平的国际教练调教之后,未来他们才可能成为真正的职业球员。可是这个年龄段除了上网球课,更需要接受教育。“希望有学校和机构能够和我们合作,我们会尽力配合他们的教学。” 匠心之轮国际网球中心董事长丁叮也曾说,“因为11岁以下的孩子不应该全天训练,他们一定要打好文化基础。”

为此一些学员的家长都为单独为自己的孩子“补习”文化课,相对于高昂的学费,文化课一节一百元左右。如果一个孩子上课,那么这个费用就要他自己出。但如果有更多的孩子一起上,大家可以平摊这个费用。以每节课两个孩子上、每周最少上四次课来算,一个月的课时费大概在1000元之内,一年则是12000元。对此,孙晋芳也深有感触:“我们希望能从体教结合的角度有所突破,争取能和九年制义务教育、甚至大学的各年龄段衔接起来,选拔出那些有天赋的运动员,同时也让参与的孩子们不至于耽误文化课。”[详细]

职业网球本来就是市场行为,下一个李娜的出现,不应该再是体制内的产物,而是真正的职业网球选手。

订阅本栏目

 RSS

 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布斯克茨,实力派的“影帝”
第603期:布斯克茨,实力派的“影帝”
钢管舞的奥运会之梦
第602期:钢管舞的奥运会之梦
全能战士:灭不了的热火?
第601期:全能战士:灭不了的热火?
别拿“软蛋”否定勒夫
第600期:别拿“软蛋”否定勒夫
朱骏欠薪质变:从赔钱到吸金
第599期:朱骏欠薪质变:从赔钱到吸金
“玩命”的体育运动
第598期:“玩命”的体育运动
 
编辑:张涛 | 策划:专题组 | 撰稿:伊克尔拉 | 零度角微博
推出:2012.9.28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