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体坛“打假”哪家强?

又是一年315,又到了人人打假的日子。纵观世界体坛,“假冒伪劣”产品也屡见不鲜,从假球到假摔再到兴奋剂,“打假”一直都是体坛永远逃避不了的话题。

编辑/Pbb 文/王阻拦

1中国成足坛"假赌黑"重灾区 扫黑震惊世界

要说体坛的“假冒伪劣”,世界第一运动足球还是得首当其冲。举世瞩目的关注度,带来的是超高的商业价值,当监管缺失或执行走样,巨大的利益就会衍生巨大的腐败,一系列假到令人发指的奇葩事件,就会层出不穷。

而这一点,中国球迷的体会自然是最深的。从甲A到中超,中国足球的黄金时代却一直被“假赌黑”的阴云笼罩。先说说官员,当年中超引入爱福克斯的6000万天价赞助合同,真正到结账买单的时候,鸡血变成了一地鸡毛:最终打到足协账面上的只有600万。因爱福克斯引火上身的时任中国足协主席南勇,在“反赌扫黑”的风暴中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罚款20万元。谢亚龙、杨一民、张健强、李东生、蔚少辉等一大批足协高官,也都锒铛入狱。

上行下效,球员们在那个时代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抛开直接参与假球被判入狱的原球员申思、祁宏、江津、李明不说,单说中国球员的年龄,就足以令人震惊了。改年龄,向来都是中国足球光荣的历史传统:1985年世少赛的中国国少队是清一色的超龄球员。1993年中国U17国青队参加亚青赛,于根伟、曲圣卿、李霄鹏、宋毓明、小李明、张篷生等多名队员都将年龄改小了至少两岁。1992年那届国奥队所有队员都报的1969年出生,但是后来证明范志毅、江津、黎兵等一批队员都生于1968年。

2015年12月1日,前国门江津走出了剥夺了他4年自由的监狱。重获自由的他已经两鬓斑白,令人唏嘘。

2000年高洪波带领国少队出战亚少赛,当时阎世铎要求国少队参加骨龄测试,结果球队三分之二的球员被开除,最终中国国少队0-7惨败给日本队。2005年的江苏十运会,陈涛、赵旭日等多名85年龄段国奥队球员没有胆量参加骨龄,也就无法参加当年的十运会。为了争夺周海滨,辽宁方面还是主动公开宣称周海滨的年龄虚假。所以不用再诧异为什么中国球员的职业寿命比欧美球员要短上许多年,不是职业习惯差,而是他们真的到岁数了。

比球员更晚退休的裁判,造假历史也可追溯至1995赛季。当时,裁判收俱乐部红包成为普遍现象,红包少则5000元,高则上万元。据了解,当时联赛中反复出现裁判在点球等关键判罚上有明显倾向,足协专职副主席王俊生以打击黑哨取证太难为由,未采取措施抑制这一苗头。这样的不作为,直接导致三年后的1998赛季,关键场次比赛进贡给裁判的红包已经高达几十万元!当黑幕大白天下,曾经的金哨陆俊入狱5年零6个月,黄俊杰入狱7年,周伟新入狱3年零6个月。经过反赌扫黑后的中国足坛,已经很少见到明目张胆的作假,净化后的中国足球,也在逐渐赢回球迷的信任与支持。

但距离真正的公平公正,中国足球还任重道远。从渝沈之战到甲B五鼠,从中超元年的G7革命到武汉光谷退赛,中国足球从来不缺发现假的眼睛,但惩治假的手腕和魄力,却依然迟钝而僵化。2015赛季末,眼看冲超功亏一篑,大连一方以地方球迷协会的名义,实名举报河北华夏幸福打假球。这支在与哈尔滨毅腾关键一战中收获难堪平局的球队,虽然有贼喊捉贼的嫌疑,但反观中国足协,对于这一见诸各大媒体、和自身休戚相关的的事件,却选择了默不作声。

中国足球假货满地跑,世界足坛也不是安分的主。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韩国队破天荒的进入了四强。对阵西班牙、意大利的淘汰赛上,一幕幕颠倒黑白的闹剧,让人大跌眼镜……2006年,时任尤文图斯俱乐部总经理莫吉的电话录音遭到曝光,他在电话中公然对当时意甲裁判指定员佩卢吉-帕伊莱托“颐指气使”,并亲自为尤文图斯队的比赛指定执法裁判,让意甲沦为意假。但正义虽然迟来,但它终究还是来到。FIFA地震、布拉特黯然下台,等待他的将很可能是晚节不保的牢狱之灾。尤文图斯被判降级,但卧薪尝胆后如今王者归来。打假会带来阵痛,但只有在痛过之后,才能更健康的生长。【详细

2"假冒"产品最多! C罗领衔体坛"跳水王子"

作为国际足坛屡禁不止的不道德“行为艺术”,假摔虽然不及上文假球、赌球那般严重,但绝对是体坛出现频率最高的“假冒伪劣”。各种花式假摔百舸争流百花齐放,在增添了娱乐效果的同时,也实实在在地损害着公平竞争的体育精神。但为了最终的胜利,那些足坛篮坛的高手,似乎都自带跳水技能,每到关键时刻,都会尽情施展技能、挥洒演技,奥斯卡着实欠他们一个又一个影帝。

说到影帝,拉玛西亚已多年没出品新作,近年来的假摔神作,还要看苏亚雷斯。2014年初利物浦与维拉之战。当时利物浦仍1-2落后,杰拉德后场一记斜长传,苏亚雷斯在禁区成一对一之势,维拉门将古赞果断弃门出击,0.5秒后,苏神应声倒地,痛苦打滚,主裁毫不犹豫地判罚了点球……慢镜头显示,古赞与苏神其实并无明显肢体接触,且古赞最后时刻还有个往后躲的动作,怎奈乌拉圭人演技实在高超,裁判想不信都难,维拉白白3分变1分。

半年之后,苏神在与意大利的世界杯比赛中,再献假摔神作:基耶利尼通过电视转播信号向全世界球迷展示苏亚雷牙印的时候,苏亚雷斯此时却在咬人后突犯急性牙周炎,只见他突然摔倒在地上,表情痛苦地手捂下颚,暗示自己才是基耶利尼肘击的受害者。这一本色出演,自然而不做作,举手投足间彰显着成熟假摔者的自信与从容。

要论及假摔功夫,吉诺比利和斯科拉这两位阿根廷双星绝对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2013/14赛季欧冠淘汰赛与拜仁的两回合较量,罗本一人制造了两个争议点球和斯泽斯尼的红牌,并用带球摔倒再带球再摔倒的循环模式让阿森纳全队走向崩溃。赛后,一贯温文尔雅的温格罕见失态,公开怒斥罗本利用无休止地假摔为拜仁偷来胜利,“他是国际足坛最顶级的球星,也是最一流的跳水选手”。以《每日邮报》为代表的英媒则集体炮轰荷兰人是“足坛第一大巨骗”。

2014年末皇马与塞尔塔的西甲比赛进行到第34分钟时,马塞洛送出挑传,C罗在与塞尔塔后卫乔尼仅有轻微身体接触的情况下夸张倒地。值得一提的是,即便乔尼对C罗有犯规,那也发生在禁区之外,但C罗硬是勉强冲入禁区才轰然倒地,成功赚得一粒点球。赛后乔尼痛斥C罗是个假摔骗子,《世界体育报》则称塞尔塔被C罗“打劫了”。天空台则更为犀利:至少在骗点的道路上,C罗早已将梅西远远甩开……

当然,假摔并不是足球运动员的专利,NBA里只要有上三路就一定有下三路。假摔成了这个联盟里的一种艺术,很多伟大的NBA球员已经把这门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当阿根廷人吉诺比利,带球突破的时候,防守球员要格外的打起精神,因为任何的身体接触都有可能被他精湛的演技骗到犯规。吉诺比利的脚步诡异,让他在摔出去或者甩出去的瞬间动作充满美感。有媒体如此评价他的假摔,“他摔得太夸张了,头发到处乱甩,就好像刚刚有人谋杀了他一样。”

但是和同胞斯科拉相比,吉诺比利就是小巫见大巫了。绰号“阿根廷影帝”的斯科拉是全联盟最好的防守端假摔者之一。随着年岁的增长,灵巧的跑位、积极的移动、精准的中距离投篮、诡异的脚步,都已不再是他的价值所在。真正让斯科拉在NBA立足的,是他丰富的经验和由此输出的假摔神迹,他无与伦比的演技在NBA已经技冠群雄。斯科拉自己都不讳言,“我看了不少迪瓦茨的录像带,他是一个很伟大的欧洲球员,我学习到一些防守的技巧。”要知道迪瓦茨可是那个时代,联盟数一数二的假摔王子。

不仅受害方对假摔深恶痛绝,赛事组织者也不再放任不管。2012-13赛季季后赛开始前,NBA颁布新规,季后赛中一旦假摔就将直接处以罚款:触犯1次的:罚款5000美元;触犯2次的:罚款10000美元;触犯3次的:罚款15000美元;触犯4次的:罚款30000美元。本赛季英超新规中也写明:A球员因为严重犯规被红牌罚下场,如果事后裁判发现被侵犯的B球员是假摔,裁判可以撤销A球员的红牌,B球员将会因此面临指控并被处以3场停赛。

尽管如此,有表演天赋的球员依旧是层出不穷,假摔,也将成为体坛“造假”永远的重灾区。【详细

3最恶劣造假:马家军or"药"家军 莎娃也中招

如果说假摔是可以用肉眼识别的,那么兴奋剂则是看不见摸不到的隐性造假,也是体坛中最严重、危害程度最高的一款“假冒伪劣”产品。当真相问世,曾经你我心中的民族英雄、体坛神话,就会轰然倒地、支离破碎。国人最熟悉的马家军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1993年8月25日,是马家军的巅峰,也是马俊仁个人的辉煌顶点。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大连接见了他们。此前的8月13-22日,德国斯图加特田径世锦赛,他们带着获得的10000米和1500米金牌,3000米金、银、铜牌凯旋归来,这一年在他们“刷爆”66次纪录,震惊世界。

但辉煌背后,队员们在心理和生理上都承受了极大的煎熬。在八十年代后期,国内开始有运动队组织运动员集体服用药物,对队员们的说法是,这些药物有利无害,但吃无妨。随着时间推移,药物在体内的日益累积,终于让姑娘们感觉到了异样:很多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多数队员罹患肝病,有时疼的不能训练、睡不着觉,有的姑娘甚至没了生理期。状况频出的身体,让马家军的队员们对扎针服药产生了强烈抵触情绪,只要马俊仁不监督,一部分队员就把口服的药偷偷扔掉。

不仅仅是俄罗斯,美国田径的历史也是一本血淋淋的禁药史。

这样的情况,终于在国际奥委会和反兴奋剂组织飞行检测的威慑下,逐渐收敛。但此后,马家军再也没创造出什么好成绩。2000年,马俊仁重整旧部,向悉尼奥运会冲击。但是,出征之前,国内实行禁药自检,马家军有多名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导致全军从青海多巴训练基地撤退,教头马俊仁受到通报批评,舆论哗然。此后,马俊仁还试图再度出山,但因为自己早年挖下的兴奋剂大坑难以逾越,最终不了了之。直接原因就是自2000年以后,国际体坛普遍应用了针对EPO药物的检验方法,改验尿为验血,马家军曾经的“灵丹妙药”只能宣告失效,无法保持原有水平。

田径场上曾经的神话——马家军,已经跌下神坛。而作为传统田径强国的俄罗斯,近年来也频繁曝出兴奋剂丑闻。去年年底,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设立、前WADA主席庞德领衔的一个独立委员会公布了一份长达约350页的禁药报告,正式揭开了俄罗斯田径界禁药问题的“冰山一角”。报告建议对5名俄罗斯运动员、4名教练和1名官员终身禁赛,其中包括伦敦奥运会女子800米金牌得主萨维诺瓦和铜牌得主珀斯托戈娃。

报告称,由于国际田联和俄罗斯田协对于反兴奋剂工作不够重视,使得许多原本应该被禁赛的选手出现在伦敦奥运会的赛场上,并因此让伦敦奥运会蒙羞。其实在更早的时候,德国电视台ARD播放的一组题为《兴奋剂-最高机密:田径的阴暗世界》的纪录片,就揭露了有关俄罗斯和肯尼亚运动员使用禁药的问题。ARD和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称他们拿到了国际田联一个数据库的资料,发现5000名田径运动员的12000例血检中存在“不同寻常”水准的禁药问题。

田径场上大面积沦陷,网球场上也传来令人沮丧的消息。北京时间3月8日凌晨,前世界第一、5届大满贯冠军得主、全满贯球员莎拉波娃在洛杉矶宣布,自己从2006年起开始服用含有米屈肼成分的药物,用于治疗镁缺乏和家族遗传的高血糖等病症。而米屈肼自今年1月起被列入禁药名单。这导致她收到了ITF(国际网球联合会)的信函,自己不得不宣布退出即将开始的大满贯赛事。

随着医学检测科技的进步,相信会有更多的“莎拉波娃”出现,打破我们对部分体育明星的崇拜。而相关赛事组织者和管理者,也在致力于反兴奋剂规则的完善与更有力的实施。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近日公开表示,目前所有的体育项目都对首次服用兴奋剂的选手禁赛四年,他本人则赞成对首次犯禁的选手终生禁赛。实际上,兴奋剂丑闻的层出不穷,是不断进步的科技水平和道德的一场博弈,为了追求更好的成绩和随之而来的利益,总会有人铤而走险,而科技的进步又在不断减少出现这样机会的可能。就像一张越勒越紧的渔网,早晚有一天会让漏网之鱼无处藏身。【详细

结 语

竞技体育有竞争,有利益,自然有人会为了它铤而走险,也就少不了欺骗和造假的存在。但体育的最大魅力,恰恰就在于它的真实与公正公平。体坛的“打假”不止在3·15,而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为了体育的长远发展,对于各种丑陋虚假的现象,人人都应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