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用生命参加的奥运会

距离奥运开幕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约的筹备工作依旧让人放心不下。大量的死鱼漂浮在帆船比赛的海湾,致命的寨卡病毒还在肆虐,这是要让大家用生命去比赛?

编辑/Pbb 文/Nino

1拿生命比奥运! 里约水域病毒超标170万倍

2016年8月5日至21日,第31届奥运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眼看着里约奥运会越来越近,可负面报道铺天盖地的传出,让人感到担忧。严重的水污染引发媒体的吐槽:水上项目的运动员们,你们是要命还是要奖牌?

巴西的环境污染触目惊心。有研究报告称,全球污染最严重的10个国家,巴西名列榜首。2016奥运会帆船帆板皮划艇比赛、铁人三项中的游泳项目的举办地——里约热内卢瓜纳巴拉湾,更是被法新社形容为“里约厕所”。这片水域的污染有多严重呢?

里约千万人口每日产生的污水,有70%未经任何处理就流入瓜纳巴拉湾。大量的死鱼漂浮在水面上,再仔细看,还有电视机、动物尸体、塑料袋、衣物、塑料椅等杂物。垃圾散发出的恶臭,让人无法忍受。去年8月奥运会帆船测试赛,一艘参赛帆船,被水中的垃圾物撞坏;有运动员的帆船被塑料袋缠绕影响成绩……

巴西政府申办时承诺新建的8座污水处理厂,只有一座在建设中,而其他7座因为资金不足根本就没有开工。

这些还只是表象,给运动员的身体健康带来最严重伤害的,是寄生于此的细菌和病毒。有数据显示,瓜纳巴拉湾平均粪便污染率,是巴西政府水质污染标准的78倍、美国政府水质污染标准的195倍。生物学家在这里检测出肠道病毒、轮状病毒、和粪大肠杆菌类细菌等,如果运动员接触到,会引发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的病症!

去年12月,2012伦敦奥运会帆船冠军徐莉佳撰写长文,描述瓜纳巴拉海湾的状况:我被水上的垃圾和死鱼给震慑住,第1次来巴西训练,走在路上一阵刺鼻、类似下水沟的味道迎面扑来。尽管我尽量多注意采取防范措施,可不出一星期,各种不适齐齐来袭。拉肚子好几天,脖子皮肤瘙痒至极,整夜无法入眠;咽喉肿痛、感冒咳嗽,不得不停训休养几天。

染上小病还不算什么,2014年底,巴西一家卫生研究机构发现,瓜纳巴拉湾存在耐药的“超级细菌(super-bacteria)”,这种细菌通常存在于医疗垃圾之中,能产生KPC酶,是抗药性细菌,抗生素对其无效。人一旦感染“超级细菌”,就很难得到治愈。BBC在去年12月底的报道中还指出,瓜纳巴拉湾水域致病病毒的含量,是美国/欧洲高度警戒标准的170万倍!

体验过“里约厕所”的运动员最有发言权,去年8月,瓜纳巴拉湾举办少年组赛艇比赛,567名参赛选手,比赛结束后有38人生病。1名德国选手被超级细菌MRSA感染,只能去住院治疗。水污染专家表示,如果你喝了3茶匙瓜纳巴拉湾的水,那么99%会生病。试想想,帆船、赛艇、游泳的选手,若是污水溅到嘴里,那就真是摊上事儿了。

得到参加奥运会的机会不易,对运动员来说,他们能做的就是最高级别的自我保护。选手们穿塑料紧身衣,避免身体皮肤接触水;或者是接种甲型肝炎、伤寒疫苗,使用消毒剂,勤洗手,比赛完立刻洗澡,比赛设备高温消毒。即便如此,这也无法保证运动员100%健康。比赛结束之后,运动员马上回国,万一被感染,回国治疗要比留在里约更好。BBC也发出感慨,参加里约奥运会水上项目的选手们,真是在拿生命比赛。【详细

2"缩水"奥运坑死中国夺金点 吹空调也收费?

2009年10月,里约热内卢击败马德里、东京、芝加哥,获得2016奥运会举办权,那时候的巴西经济状况良好;如今,巴西经历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经济衰退。为防止奥运会预算超标,组委会在场馆建设方面精打细算,能省则省。投入力度不够,场馆建设不到位,自然而然引发一系列问题。而这些问题,也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了我国奥运健儿的备战。

对于国乒来说,8月6日到17日的乒乓球赛事,他们会感到前所未有的新奇。蓝色的球台与挡板,绿色的地胶,乒乓球比赛馆一改过去淡红色地胶的传统。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乒乓球馆采用蓝色地胶,球员普遍不适应,刘国梁指出:“地板塑胶的颜色和球台颜色接近,对运动员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而丁宁和张继科也认为,蓝色地胶上打球让眼睛有些不舒服。这次巴西奥运乒乓球比赛馆的绿色地胶,国乒得提前适应好了。

去年11月底的奥运羽毛球测试赛(巴西羽毛球公开赛),林丹作为唯一的参赛大腕,此行主要目的是感受一下举办奥运会的羽毛球场馆。3次参加奥运会的林丹,对里约的奥运场馆表示不满意。“里约的羽毛球馆你真的就是这样吗?”林丹忍不住埋怨。场馆内只设500个座位,观众席偏少,狭小的场馆里气流变化偏大,导致很多运动员打不准球。

无论是乒乓球、羽毛球还是跳水,这些遭吐槽的项目都是中国的夺金大项。

2月19日至24日,跳水世界杯也是奥运测试赛,在里约热内卢举行。全主力参赛的中国队在8个项目中获得6金4银,展现跳水梦之队的风采。中国队领队周继红对里约恶劣的环境心有余悸:“比赛期间遇到各种情况,白天暴晒,晚上刮风下雨雷电,有时候还停电,大屏幕黑屏等状况,导致比赛停止。我们参加的比赛不少,遇到这种情况还真不多。”

里约奥运会的跳水比赛在室外场馆进行,基础设施也不到位,四枚奥运金牌得主吴敏霞,对里约任性的场馆条件颇感无奈。“决赛第一轮时停电了,我们都不知道分数是多少。”预防寨卡病毒也是头等大事,比赛场馆每天都要喷洒防虫剂灭蚊。跳水女将陈若琳说道:“我们每天都要喷花露水,现在身上全是花露水的味道。”

里约奥运会的筹备工作,的确是引起众人怒。去年9月,国际泳联发表声明,严厉批评里约市长和里约奥组委。FINA主席胡利奥-马廖内亲自写信,称里约市长帕埃斯的行为“没有尊重FINA对水上运动项目场馆的要求,严重损害FINA的形象和价值”。奥组委减少奥运游泳馆坐席、奥运公开水域存在病毒,跳水、水球和花游游泳比赛场馆没有屋顶这些现象,都让国际泳联相当不满。游泳场馆的观众容纳数,不到1.3万,而伦敦奥运会游泳馆可容纳1.75万人。

奥运金牌得主、前游泳名将波波夫指出,里约奥运会的游泳比赛条件,和过去几届相比是在倒退。里约市长帕埃斯否决给跳水、水球和花游比赛场馆加盖临时屋顶的提议,FINA也是极为不满,没有屋顶意味着比赛时,天气条件有可能影响选手发挥,更重要的是,还会影响选手们的健康和安全。FINA要求对公开水域的水质进行病毒检测,这片水域存在高危病毒,约有1400名选手要在这里参赛,也让国际泳联很是担心。

因为压缩预算,赛艇、游泳、马术等场馆场地看台容量缩水;奥运会游泳馆只有两个泳池(伦敦奥运会为3个泳池),跳水、花游和水球将在同一泳池展开,国际泳联执行主任马库莱斯库有些担忧:“比赛倒是没什么问题,但训练就麻烦了。”

去年12月初有消息传出,里约奥运会将收取“空调费”,奥运村公寓内的空调设备,你的交钱才能使用。这则奥运奇闻,在全世界疯狂传播。澳大利亚奥运代表团团长齐勒告诉美联社:“里约奥组委说,他们会给运动员宿舍放一个电风扇,大厅休息室和其他公寓亦是如此。我们都不指望在巴西用上空调了。”迫于外界压力,奥组委马上改口:“现在允许我们提供免费的空调,运动员公寓、公共区域的空调服务,都由我们出资。”奥组委的“抠门”不成,反倒成为笑话。【详细

3里约4大"恶魔"缠身 如此奥运还该不该办?

经济危机、政治动荡、病毒肆虐、环境污染,4大恶魔引发的灾难性恶果,压得巴西以及奥组委喘不过气。奥运会开幕迫在眉睫,一系列头疼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2月初,全球著名的旅游杂志《CNT全球旅行》甚至撰文讨论,2016里约奥运会是不是应该取消?当然,取消是不太可能的,但里约奥运会筹备遇到的问题,甚至比2014年世界杯更严重。

两年前,视足球为生命的巴西民众,强烈反对世界杯的举办。巴西急需在住房、食品、医疗和教育等民生领域的投入,但豪掷140亿美元(其中85%属公共资金)到世界杯基础设施建设中,民众游行抗议、超半数人抵制,导致场馆改建/建设工作进程缓慢。相似的情况发生在里约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中,巴西面临政治动荡,经济衰退,预计今年的衰退幅度约为2.9%,自1948年以来首次连续两年衰退。

经济危机背景下,里约奥运会的预算不得不压缩。2014年7月,里约市长帕埃斯称,本届奥运会的预算为163亿美元,其中奥运会和残奥会运营资金30亿,基础设施投入28亿,交通环境等永久性建设投入105亿。这163亿,43%来自公共资金。但今年年初巴西奥林匹克公共管理局声明显示,里约奥运会的总预算为100亿美元。原本30亿美元的奥运会运营资金,由于财政紧张被砍掉4.3亿,压缩开支造成的场馆瘦身缩水,引发国际泳联等机构的诸多不满。

2年前巴西世界杯的成功经验在严重的经济危机面前也派不上用场。

巴西国内的贪腐现象,也在奥运筹备中发生。这是长久存在的问题——巴西世界杯时,贪污腐败导致新建球场的造价飙升3倍,黑心企业为从中牟利漫天索价。里约奥运会筹备中,巴西国会众议长库尼亚被指控涉嫌在工程中存在受贿行为;去年3月,巴西石油公司(国内最大公司)被曝出“史上最大的贪腐丑闻”,牵扯到现任总统、曾经的巴西石油公司高管罗塞夫。去年12月,圣保罗市4万多名市民举行反总统游行,要求罗塞夫下台。仅仅是2015年,巴西国内就有4次大规模的反总统游行。

政治动荡、经济衰退、失业率猛增、生活质量下降,巴西民众像反对两年前举办世界杯那样,抗议奥运会的举行。去年8月,在奥运会倒计时1周年的日子里,里约数百人游行反对奥运会,奥运会公路自行车测试赛遇上示威游行,不得不更改时间和路线。

不只是民众游行,2014年4月,巴西政府公布超百亿美元的奥运会预算时,奥林村和奥林匹克公园约2300多名工人罢工两周,抗议巴西政府将公共资金用于建造豪华的体育场馆,而不是拿钱改善民生。去年的5月,又有8400多名奥运场馆施工的重型机械工人宣布罢工,要求涨薪85%,每月增加40雷亚尔(约80人民币)饭补的要求。

上文我们提到过瓜纳巴拉湾严重的水污染,这是最棘手的难题之一。里约奥组委称,瓜纳巴拉湾的垃圾清理比例,2009年为12%,奥运会开幕前1周年为50%,开幕前将为80%。短短1年之间,巴西要想兑现承诺,需要付出极大的人力和财力。如今,只有一半的污水得到清理,但已经花费25亿美元。去年12月初,卫生专家在瓜纳巴拉湾检测出“超级细菌”的存在,但巴西奥委会却认定这片水域符合比赛的健康卫生标准。然而事实是,瓜纳巴拉湾水域依旧漂浮着大量垃圾,发出刺鼻的臭味。

经济衰退和政治动荡,带来治安问题的恶化。2014和2015年的1-4月,里约平均发生107194起抢劫事件;2015年1月至6月,里约有108名警察被子弹击中,43名警察死亡。去年11月巴黎恐怖袭击让世界陷入恐慌,拉美地区严峻的治安局势,都给里约奥运会带来巨大考验。巴西政府祭出史上最严密的安保联动计划,3.8万军人、4.7万名安保、警察,超出伦敦奥运会的一倍。越是高级别的安保,反倒是带来惶恐的情绪。

最让人担忧的是,巴西近来肆虐的寨卡病毒。这种病毒传播方式猖獗,通过蚊虫叮咬就能让蔓延传播,对孕妇和新生儿有着致命伤害。巴西卫生部2月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10月以来,巴西已有583名婴儿被确诊患小头畸形症,另有3935例疑名疑似患者,寨卡病毒就是引发小头畸形症的元凶。肯尼亚和菲律宾奥委会宣称,如果寨卡病毒传播情况持续,不排除退出本届奥运会的可能;美国奥委会也向运动员传达内部建议,如果担心寨卡病毒危害健康,运动员可以自行选择不参加里约奥运会。尽管巴西卫生部长信誓旦旦承诺,寨卡病毒会影响里约奥运会,但对不少女运动员来说,这可能是最提心吊胆的一次奥运之旅。【详细

结 语

里约办奥运,却没能解决污染的大事。瓜纳巴拉湾被称为是“里约厕所”,在这里举办水上项目赛事,选手们最大的敌人,是病毒、细菌、垃圾,一不注意就可能染疾。整个巴西的形势,和进退两难的运动员一样:运动员拿生命参加奥运,巴西则是“割肉”办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