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转折点-宁泽涛》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梁迈导演曾两度想放弃这部纪录片的拍摄,却未曾想拍到了意料之外的故事。 编辑/海洋 文/欧璐婷

1导演梁迈:两度准备放弃拍摄 每次接触都很困难

历经8个月的拍摄制作,11月7日晚,纪录片《转折点-宁泽涛》与观众如约见面,用讲述了宁泽涛备战奥运前后的经历。在央视的镜头下,宁泽涛每天的生活就是在泳池中飘浮,为了梦想,甚至练习到一天呕吐八次,但却因为奥运前五周的风波,让努力毁于一旦。

48分钟的片长显然一言未尽,宁泽涛背后的故事远远比片子呈现的内容更多,梁迈导演亲承将以奥运前五周为重要内容制作纪录片电影。

网易体育:在拍摄《宁泽涛》这部纪录片时有没有觉得特别困难的时候?

宁泽涛前往里约奥运会途中,看似顺理成章,实则诸多波折。

梁迈:我两次想放弃宁泽涛的拍摄,因为太难接触。我每一次都像第一次接触一样,通过层层关系才能见到他,既然这么麻烦,我实在也是够了。拍摄他这么难,那就算了吧。我的初衷并不是要拍“粉丝”纪录片,如果我是怀着粉丝的崇拜感拍摄的话,那这部片子一定没有现在的深度和厚重。直到佛山冠军赛,我下了飞机,宁泽涛主动加我的微信,我们的联系从此开始顺畅起来,但真正联系其实也不多,特别是奥运前那五周,我几乎没和他说过话,那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

只有一次我说我希望能拍你,我知道你很难,但是有没有可能拍到一些东西,他没回,有人跟我说:“宁泽涛99.9%去不了里约了,这个片子再拍下去会不会对你个人有影响,中央电视台会不会有什么想法。”我和领导商量,领导先问我的意见,我说我希望拍下去。过了几天宁泽涛回:梁老师,你想拍我什么?

又过了几天,宁泽涛半夜十二点给我微信,告诉我可以过去拍摄。第二天一早八点,他要坐大巴去从公寓到训练馆,为了不引人注意我只让摄像去拍,宁泽涛把摄像的包拎进去,队医再出来把摄像接进游泳馆。拍了两个小时,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拍到了三个人训练的镜头。那天拍完我有一个预感,宁泽涛70%能去奥运,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对的。

网易体育:奥运会后您采访了宁泽涛和叶教练,当时怎么和他沟通的?

梁迈:我没有去成里约,回来之后约宁泽涛做一个采访。他问我采访内容,我说你奥运会前那五周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必须要你说,因为你是当事人。发完以后我想了一下,又补发一条,我不希望你用外交辞令的方式来应付我的采访,否则就算了。大概考虑十几分钟后,他回答可以的。我觉得那次他说得很真诚,拿捏得也很好。

之后我们领导就看了第一版,提了一个意见:“宁泽涛这个事件不能由他一个人来说,纪录片是对一个事件取证调查的过程,只听了一方之词那就太偏颇了。”当时我也想和游泳中心联系,我们领导说不用了,叶教练就可以代表另一个声音。我当时去上海,叶教练说:“你这个问题提得太尖锐了。”我和叶教练说:“您现在对着是我们中央电视台的镜头,您的每一句话都要负责任。您不用去考虑别人的感受,这个事情是这样就是这样,不是这样或者您不知道或者觉得实在没法回答,就可以说这个问题没法回答或者目前我回答不了。”

我们采访了两个小时,是我采访叶教练说的最中肯最客观的一次。我问她宁泽涛说的那五周主管教练不在身边,我理解的主管教练就是您,您为什么不在身边,叶教练您对这件事的看法是什么,你是国家队教练这么高的头衔,您是怎么看这个事情。叶教练的声音进来以后,更高的领导看了片子说:“梁导这个片子在把握平衡上把握得很好,必须要有这样的声音。”叶教练作为一个60多岁富有经验的教练,中国体育的历史各个阶段她都经历过了,她这种积累和经验最后回答这些问题,在某些问题应该是有分量的,有些事情确实是没有结论的,公说公有理,站的立场不同。【详细

2宁泽涛性格很拧拒绝"作假" 唯一信任的只有父母

网易体育:您说纪录片要表现他的孤独寂寞,那实际上,在您接触中,他是怎样的人?

梁迈:我把他吃饭的镜头剪掉了,其实当时有个特别好的细节,叶教练说“宁泽涛今天你洗碗”,宁泽涛说“不该我洗,大家轮着来。”“那人家今天拍你你就装装样子嘛。”“咱们真实一点好嘛。”我拍到这个镜头了,但是跟我的主题没什么关系,如果我这个片子主要是凸显宁泽涛特别拧,那这个符合。宁泽涛本身特别拧,认准了就不改,如果他说不行你再说三十遍他也说不行。但是奥运后,他会迂回。

梁迈尽量表现出宁泽涛真实的一面,却在拍摄中几次因“太刻意”被宁泽涛拒绝。

比如那次我要拍他地铁,我为什么要拍,他家人说他出行地铁,我以为是想在我面前拔高宁泽涛。那次我去采访,我问他谁去接你,他说:“没有人,我本来想坐地铁,结果被粉丝围住了,打了出租车回来。”第三次我到海军队采访,齐晖跟我说,有一次她给宁泽涛发微信谈事,宁泽涛说自己现在在地铁上,等方便时再说。齐晖都不敢相信宁泽涛还坐地铁。

齐晖都不信,那我必须把这事说一下,我就跟宁泽涛商量,宁泽涛第一个反应就是太刻意太假了,我说你坐地铁和公交这件事是真的吗,他说是真的,那不就得了。第二天他爸给我打个电话:“梁导,不是不配合你拍摄,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太刻意了,别让人觉得为了宣传宁泽涛绿色出行。”我说那天我拍你们俩在小区下车回家,你还示范给宁泽涛炒了一盘土豆丝,你看了您觉得刻意吗,他说没有,我说道理一样。我说我们又不从草丛中跑出来,突然出现,你让我进家门,事情是真的,父子关系是真的,家是真的,你给他示范炒了土豆丝让他尽快独立的意识是真的,就行了。

一个人都很复杂的,我的片子和我眼中的宁泽涛肯定是有差距,我们这么有限的时间只能表现一个人的侧面,真正能了解宁泽涛的就是他自己,或者他自己也没想明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拍的不是我心中感受的宁泽涛,而是我要表达宁泽涛的一个什么面,是他青春纪念册里的一页,等他十年二十年后再看这个片子他会有不同的感受。

每修改一次,我都发给宁泽涛,他说:“尽管我是当事人,但我每看到一次都觉得心潮起伏”,他好像觉得看得不是自己,每次都有新的感受,这就是对的。我有时候在想100年以后,如果那个时候年轻人偶尔看到这些影像,看到当时那个时代年轻人的故事,我觉得他们会有另一番感受,这就是纪录片影像能留给大家长时间思考的阅读形式。

网易体育:您也深入到他的家庭了,是什么感觉?

梁迈:他们家为宁泽涛付出的太多了,有一次宁泽涛好像病了,他爸妈连夜开了八小时车,从郑州到北京。他唯一信任的只有父母,宁泽涛母亲跟我说有一次,她和宁泽涛父亲在床上坐了一夜没睡着,她说:“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就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我们受够了。”他妈第一次跟我说这话,我一愣,我说这么多人羡慕你儿子,你现在说什么都不想要了,她说:“我们当时就像让宁泽涛当一个体育老师,平平安安过日子,有一次在武汉,当时游得还不错,才走上专业道路。就是为了克服怕水才进的游泳池。”她妈妈当时特别羡慕我们拍摄组的,觉得大学毕业有体面的工作就很好了。

网易体育:这部片子提到了奥运前五周的事情,有没有担心最后片子不能播出?

梁迈:没有不能播出的地方,从没担心播出不了,体育频道的领导都非常支持。详细

3未去里约成最大遗憾 后续将追踪制作相关电影

网易体育:纪录片拍完,有没有很遗憾的地方?

梁迈:遗憾太多了,艺术是一个遗憾的艺术,我们的片子是挂一漏万,比较遗憾的是我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去里约,很多东西没有记录下来。包括郎平,我听说打巴西那天是在晚上,上午郎平有点反常,练球练到中午,郎平说不练了,要求和每一个人合影,她从来不合影,之后通知助理教练把场内东西都拿走,以前不拿走的,跟赖亚文说看一下明天的机票,原来的机票订到22号,决赛21号,如果拍到我的纪录片里多好啊。没办法,人生本来就不是十足十美。遗憾太多了,不能想。

网易体育:佛山的时候,您告诉我想拍这个纪录片电影,目前准备得怎么样了?

镜头让宁泽涛看到了新的自己,但导演仍然觉得表现得不够充分。

梁迈:我们现在还在积累素材,光靠现在的素材不足电影的分量,但是我先积累。电影想做到90到100分钟,绝对不是电视的加长版。我还跟宁泽涛说,电影我想加《一个人的遭遇》。他说这么惨啊,我说遭遇不是一个贬义词,比如遭遇激情不是也很幸福吗,宁泽涛笑了笑。(现在这部片子改做《到边》)这个事情是具有国际价值的,触及了中国体育的体制问题,我怎么在电影里增加重量和厚度,是我要追求的。不光是事件的放大,还有事件后对宁泽涛的影响,对中国游泳队的影响,过头反思这件事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宁泽涛毕竟才23岁,完全可以继续游下去,因为这个事情的转折点,有可能走向另外一条人生道路,这是他的选择,不能用好和坏那么简单下结论,但是我再等待一下,让这个电影日渐其辉。当然不见得叫这个名字。我想看宁泽涛接下来会怎么样,中国游泳队之后的发展,还能不能再出一个宁泽涛,能不能再出一个明星。中国游泳队他们也应该反思,不是毁了一个一般的队员,我为双方遗憾,但是不能过早下结论。叶教练觉得特别可惜,但是现在无能无力。纪录片电影将有一些明显分水岭,带给人的深思一定远远超过电视。

记者手记:

和梁迈导演的采访约在10月20号,他在家中准备了牛轧糖、咖啡、绿茶……他很细心,细心地能够在短时间内发现宁泽涛的孤独和寂寞,在南半球的墨尔本,在满是运动员的露天的游泳池,梁迈导演站在池边,看着宁泽涛在池中孤独地游着、游着。

“很幸运地是,我拍到了奥运前他们三人去训练馆的镜头,队医、小黄、宁泽涛。”但让梁迈导演遗憾的是,他没有去成里约。

男子100米自由泳半决赛结束后,宁泽涛一个人蹲在场馆外,孤零零地摆弄这手机等着会奥运村的班车,场馆内是人们为菲尔普斯的欢呼声和宏大的颁奖音乐。梁迈说:“如果有了这个镜头,这个片子的厚度又增加了。”

有遗憾有幸运,这部“迟到”的纪录片还是和观众见面了,让大家知道了那段最真实的过往。宁泽涛的爸爸说:“如果你现在不快乐,你就转身,我跟你妈妈商量好了,全力支持。”宁泽涛说:“年轻的时候,经历了很多,看清了人性的丑陋。”而宁泽涛现在,也只有23岁而已。【详细

结语

无论是非对错,再多的记录,再多的笔墨,再多的安慰,里约奥运会再也不能重新来过。梁迈说:“青春很好,但是没有积累,等你积累足了已经不青春了。

往期回顾

  • $title
  • $title
  • $title
  •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