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工同酬?体育里没有"男女平等"

本周,一年一度的红土赛季转战罗马。似火的骄阳不仅炙烤着网球赛场,即使场下的网球话题也在逐渐升温。

编辑/Pbb 文/Jonathan

1小威应跪谢费德勒? 网球已是最"平等"运动

目光转回3月,当小德在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顺利捧杯并在颁奖仪式上极尽赞美赛事如何出色的时候,赛事前CEO得意忘形的言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下辈子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一定要去WTA。因为她们可以完全生活在男选手的燕尾服下,并不需要做任何决定。如果我是女选手,一定每个晚上都跪谢费德勒、纳达尔,因为他们撑起了这项运动。”不知道雷蒙德-摩尔说出这句话时,他真正的诉求是什么,但此番言论掀起的波澜,足以盖过时下任何关于网球的话题。时隔两月之余,“同工同酬”的余震依旧回响在赛场内外。

“男女平等”、“同工同酬”这实在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与其他观念和热点不同的是,几乎每年,甚至每隔几个月,这八个字就会见诸报端,而且内容更是推陈出新、夺人眼球。

在现行的同工同酬体制下,小德每分钟要比小威少赚600英镑,这一现象引起了巨大争议。

回顾近代网球的发展史,可以说网球运动是职业体坛中为数不多最接近“男女平等”的竞赛项目。早在1973年,女子网球运动员在女权运动中,高举“男女平等” 的旗号,要求赛事组委会提升女子比赛的奖金。在这个过程中“金夫人”比利-简-金女士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以此为契机成立的世界女子网球协会 (WTA)也在日后女子比赛的推广道路上起到了深远的影响。

1973年,美网成为首个实现男女“同工同酬”的大满贯赛事,就在美网结束的12天后, 29岁的比利简金与55岁的男子选手里格斯在休斯顿上演了一场举世瞩目的性别大战。最终金夫人以6-4/6-3/6-3取得胜利,获得了世界的关注,“其实比赛的意义远超出网球的范畴,关乎人们是否能够承认女性对社会做出了同等重要的贡献。”这场比赛过后,WTA在金夫人的带领下逐渐得到了人们的尊重和认可。此后2001年澳网、2006年法网以及2007年的温网,网球界的四大满贯逐一被女选手所征服,可以说,自此,她们彻底推翻了“同工不同酬”局面。

可是,完全不同的大满贯赛制,使得外界对于这个话题的讨论远没有结束。而2012年那场旷日持久、足以载入史册的男单决赛更是引爆了外界积聚已久的能量,为何要求五盘三胜的男选手要与三盘两胜的女选手“同酬”,这一疑问再度被抛出,而这其中不乏在男子网坛颇有建树的球员出来发言。一时间,这一话题的关注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时至今日,国际网球联合会和各个协会并没有采取什么相应的措施,“公平竞赛”这个定时炸弹也一直没有去拆除。

“同工同酬”这几个字本身其实并不存在任何的倾向,甚至可以说,这是完全中立的看法。但是何谓“同工同酬”,实在缺少一个直观的判断标准。单独从字面意思上说,从事同种工作,便应该得到相同的待遇,这也是女选手当初大声宣扬“同工同酬”的根本和依据,但当我们反复推敲,尽管男女选手从事着同样的运动,但具体工种、工作量以及产生的收益却有着较大的差距,从这一论点上,“同酬”则显得对男选手照顾不足。假如我们把整个网球运动看成一系统,而男女选手看成这一系统的两个方向的话,就目前来说,这个系统还是趋于平衡的,无论从哪一方拿走一部分既得利益,这个系统都将面临着失调的风险,而当双方都是有“感情”的人类时,这个风险无疑会更大。【详细

2 真同酬?小德刷爆奖金纪录 李娜奇迹也难比

尽管我们说,网球是职业体坛最近接“男女平等”的运动项目,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顶尖的男女网球运动员也面临着巨大的收入差距。就拿当前两个单项的世界第一来说,德约科维奇比小威晚出道8年,大满贯冠军数量也比小威少得多,但是小德的职业生涯总奖金已迫近亿元,而小威可能在退役之前也很难达到这个数字。

这个差距并非是“小威参赛数量少”等原因可以简单解释的,因为即便我们单独拿出成绩单几乎相近的一年来看,小威的收入也远远小于同时期的小德。小威廉姆斯在2013年单赛季奖金收入超过900万美元,这已经创造了女子网坛的新记录,作为对比,2013赛季小德的奖金收入超过了1200万美元。更夸张的是,德约科维奇在2015赛季创造的男子网坛最高奖金收入记录为2164万美元!这是女子网坛最高奖金收入的两倍还多!毫无疑问,双方的比较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面。

再来,网球运动员的收入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商业赞助,而赞助商的眼光是很难用一个持久的标准来衡量的。就拿网坛收入最多的莎拉波娃来说,无论“服药”事件的最终结果如何,她的个人收入都遭遇了大把的损失。

李娜作为最近几年中国网球的代表,2014年在中网现场的退役仪式创造了中网有史以来最高的上座率。

而放眼体坛福布斯排行榜,排在前列的永远都是男选手,即便只是网球单项,拥有更大吸引力、更强号召力的男运动也要远远甩开女子选手。仅2014年,费德勒的全年收入高达5800万美元,而女子收入排名第一的莎娃只有费德勒的一半,而当年的女子世界排名第一小威廉姆斯只有2400万美元左右。

说到影响力,可能数字来的太过于冰冷,其实,在这个方面,球迷用双脚就足以表达自己的观点。2016赛季的迪拜公开赛上,赛事总监萨拉赫直言:“女单决赛的上座率都不超过50%,而男单首轮在晚上七点就坐满了。”在刚刚结束的马德里皇冠赛中,作为女子WTA巡回赛级别最高的赛事,决赛的上座率可以说惨不忍睹,而同一时间的意大利罗马,仅仅一次费德勒的训练时段,场地便已水泄不通。

奖金和赞助的差距并非由任何组织和个人能够主观干预,职业比赛之所以“职业”的主要原因来自市场,上座率、收视率、球迷基数决定了大多数的资金流向,而对于女选手,在赛事观赏性和关注度上与男运动员的差距,导致了市场对他们的“轻视”。资本的逐利性是必然的,男女运动员背后不同的市场所导致的巨大收入差距自然不可避免。

当然,这里边也有很特殊的情况,比如说李娜。我们必须承认,李娜在中国大陆掀起的网球热潮是现阶段任何男选手都无法做到的,她几乎一人撑起了中国网球市场女子比赛的票房。即便对于一个从未了解网球运动的人来说,李娜这个名字也会让他们心动。

可是,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是短暂的,民族情结的寄托需要不断的转换载体,随着李娜退役仪式创造了中网有史以来最高的上座率,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上座率”这个词可能都不会被当成积极的因素而谈及。更何况,即便是李娜这样的特殊情况,她在2014年所获得的赞助收入仅1800万美元,依然无法与顶尖的男运动员相比。【详细

3职业体育没有男女平等 一因素决定难如天堑

竞技体育本身就是对个人和集体在体力、心理、智力等方面因素的综合考量,而体质层面的差异则是男女最明显的不同。也正因为如此,男女竞技运动项目在激烈程度,观赏程度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别,这是造成男女不同性别运动受众群体大小差距的最关键因素。

这一点在在普及程度极高的运动中体现的尤为明显。纵观整个体坛,足球可以说目前职业化程度最高的运动项目之一,可是,当我们大声的呼喊梅西、C罗等球星名字的时候,有几个人还记得,同样是足球、同样是绿茵场,还有许多“铿锵玫瑰”在为之拼搏。

当男球员频繁的出现在各大媒体的闪光灯之下,女选手的收入可能并不比一般的普通公众高多少。目前世界收入最高的女足球员——美国前锋摩根,一年约有300万美元,其中90%来自个人商业赞助。但她的国家队队友年薪大都只有20多万美元。在顶级的男足运动员当中,20万美元可能仅仅是他们一周的薪水。300万美元的年薪更是起步价。当今男足收入第一人C罗在2014年的收入就达到了8000万美元。300万美元?C罗仅仅需要两周时间。回到赛事上,同样是世界杯,2014年巴西男足世界杯的总奖金是5.76亿美元,2015年加拿大女足世界杯的总奖金是多少呢?仅仅只有1360万美元!双方的差距超过42倍!

市场才是能否实现同工同酬的决定性因素。2016年马德里公开赛决赛遇冷,而这却是WTA赛事的常态。

在职业体坛,由于身体因素、历史及宗教等因素的影响,网球运动几乎是唯一一项能够勉强实现“同工同酬”的运动,毕竟寻遍福布斯排行榜的前100名,为数不多的女选手都来自该项目。而在非职业体坛,也只有乒乓球和羽毛球实现了“同工同酬”,但无论其影响力还是奖金数量,都无法与职业运动相比。

一组数据显示,羽毛球选手谌龙2015赛季的收入为30万美元,德约科维奇2015赛季的收入是他的72倍!同样是世界第一,差距不言而喻。而在这基础上的“同工同酬”也显得不具备什么实际意义。

在倡导“公平”的今天,“男女平等”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进步,同时这些进步有助于推动赛事本身的进一步发展,吸引更多的女运动员投身职业体育,提高综合水平,带来更多的受众,由此提高赛事的上座率、关注度,从而扩大市场,最终形成良性循环,这将是真正实现“同工同酬”的必经途径。

但是就现阶段的情况而言,我们不能忽视不同运动项目背后的市场因素而追求绝对的平等,即便在“同工同酬”大背景之下的网球项目,也很难做到。必须要指出的是,既然在职业体育的机制中把主导权交给了市场,那顺应市场的需求和调节是必然的。因此,一味地争论是否要推行“同工同酬“和现行的”同工同酬“是否合理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就当下而言,这更像是一个伪命题。【详细

结 语

既然是职业体育,那市场的因素必然是不可忽略的,在同工同酬这一问题上,顺应市场规律才是正确的做法,一味地追求绝对的平等并不可行。